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 涵与商人

  在这狭小昏暗的房间里,只有墙上那扇唯一的窗户,把早间一道白色的阳光引了进来,又恰好斜射在涵的床头。

  她一开始蜷缩在床上,随后挣扎着坐了起来揉了揉惺忪朦胧的睡眼,刚刚醒来却感到梦与现实相差无几的她索性坐在床上发呆,几分钟后,涵点燃了一根香烟。

  房间内的陈设十分简陋,采光也很不理想,除了那扇略显可怜的铁窗,屋内四角都隐藏在阴影之中。涵坐在床上不紧不慢的吸着烟,脑子里空空如也,这与她平日里的生活别无二致,不用仔细看这间屋子便一目了然,真可谓杂乱不堪,她也并不收拾,床头柜子上的烟灰缸中摆满了半截半截的烟头。这地方充其量是个避风的狗窝,与家这个字真的一点不沾边。

  不一会儿功夫窗外传开了叽叽渣渣嘈杂的声音,涵在床上站了起来,身上裹着的毛毯顺势而落。这才看到这蓬头凌乱的女孩子,身穿暗红色的背心和同样颜色的底裤,虽是骨瘦如柴,却也有着惊艳的身材,一头红发披肩而落,拿着烟的手纤细修长,脸上没有任何的脂粉。她望向窗外,将烟头顺着手指尖弹了出去。

  “喂!吵死了!滚远点!”涵手里的烟头准确的落在邻居家的大叔身上。

  “这,这疯丫头醒了……”邻家大叔虽说正没好气,被这一挑衅却立刻闭了嘴,忘记了刚才和自己老婆吵嘴时气势汹汹的样子,只小声嘟哝了一句便像看到病毒一般慌张的回了自己的窝。

  涵没有朋友。是的,没人愿意跟她交朋友,虽然涵真的可以说是漂亮姑娘,身材也不错。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是的,没人愿意跟脾气古怪,孤单,没有亲人的她瓜葛太多,更别说交朋友。最重要的,涵也不需要朋友,这个疯狂的时代,谁知道哪天你的朋友就会在背后捅你一刀?涵坚信自己的观点,恰好事实也正是如此,尤其在这破落不堪的重污染区。

  而涵所住的鼹鼠镇也并非实际意义上的小镇,在这里的人口不多,地处巴尔哈斯第六重污染区的边缘,西临八仲群山,充其量就是山脚下的小型平原村,之所以叫做鼹鼠镇与这里的居住方式有离不开的原因。

  为了躲避外面不同程度的污染和辐射,鼹鼠镇的居民干脆在地面打洞,把家集体搬到了半地下,而其中不乏管道和坑道组成的通路,再加上这里经常性的新过客和雇佣劳动力聚集在镇中心的酒吧,由此得名鼹鼠小镇。不过,说这里有舒适感可真的谈不上。这里不过是成千上万的污染区中里,尚且苟延残喘的贫民窟的一员罢了。镇子入口的地方立着一块铁板,铁板上刻着这样的字:最终我们都将走向死亡,只不过不在今天罢了.

  而涵就住在这鬼地方。

  “笨蛋女儿啊,在巴尔哈斯活下去吧……”

  涵时刻提醒着自己要记住老爹在咽气之前留下的这句话。这句再不用过多解释的话,没有一个多余的音节,没有一个多余的字眼,老爹用浑身的力气说完这句话就去“万灵殿”找“奥丁”报道了。所以活下去就是现实里最充实的事情。

  眼下肚子已经开始咕噜咕噜乱叫的涵正在收拾着行装。她头戴电子防风目镜,和经过处理后既防毒又能保暖的针织面罩,身穿黑色紧身的连体装,脚上一双米黄色雪地军靴,上身套着加厚棉的卡其色旧夹克外套,腰间别着军用宽刃式黑柄匕首,两手戴无指手套,手腕上一块侦测身体机能的碳纤维智能腕带,后背背着雨林迷彩的大背囊以及一套行军卧具,卷成卷捆在背囊上面。这一套装备是涵出行的标准配置。这段时间,每次出去她总要在外面待上几天,直到找到入冬前充足的食物为止。

  而食物已经越发难以寻觅……

  涵走出家门,向镇外的方向走去,边走边在心底大胆的盘算着,这一次要走的更远些:可以去废弃公路的汽车里寻找工具;去无人再居住的民宅中翻翻衣服或是保暖用品;到达107号路之前的新塔斯顿那有个加油站,上次路过却没机会停留,这次也许能找到一些柴油什么的;最重要的食物嘛……

  “刚回来就要出去吗?!”涵的思绪被打断了,没有好气的回头看去——果然是这个镇上唯一能和她多说几句话的男人,此时此刻他正站在阴暗的角落里,看上去鬼鬼祟祟。

  “关你什么事,奸商!”红头发的姑娘一脸不屑的说道。

  “呵呵呵呵,”伴着这几声冷笑,男人从阴影中现出了真身。“都是老朋友了,干嘛这么无情呢?”发出这狡诈声音的人名叫西亚斯,他是鼹鼠镇中心酒吧的老板,为人诡秘,平时在酒吧二楼的內间里很少出门,只有在和拾荒者谈买卖时才有机会和他说上话。

  西亚斯大概40来岁,个头不高且略显清瘦,留着凌乱蓬松的银色头发,面色惨白的他是鼹鼠镇里唯一能吃饱饭的人,看上去却最不健康,一条藏青色的格纹围巾常年戴在他的脖子上,看起来却很干净。这一刻他正在手里把玩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金属盒子,盒子上一颗红灯不停的闪烁着,看上去有点阴森。而西亚斯却很开心,开心到无法抑制他丑陋扭曲的表情,他对涵说:“何必每次见到我都这么不高兴,不就是少给了些分量的小麦粉么,你知道这东西可是紧俏货,用一点少一点了哈哈哈……”

  “还有水和面包!”涵不耐烦的打断了西亚斯的话,“而且是越来越少!”红发女孩补充了一句,话语间夹杂着厌恶的语气。但就在这一刻,她注意到了西亚斯手中的玩物。涵的表情有些吃惊,她先是稍作迟疑,瞬间又转变的十分坚定,她大步地向西亚斯走去,一把揪住了狡诈商人的衣领,接着呵斥道:“奸商!你手里拿着的该不会是我正在想的东西吧?!”

  西亚斯想要推开涵的手,便在脸上泛出了略显作呕的笑容:“正如你所见大美女,我手里拿着的,是……”

  “纳米基因素!”涵抢着道出了金属盒子的名字。“内置两支装,用狙击步枪发射,一击破坏目标的基因组合,这是被禁用的武器,不过问题是……你想要做什么!?”面对涵的质问,西亚斯显得十分从容,他指了指抓住自己衣领的手,这让涵略微镇定了一些,等着听来自狡诈者的答案。

  “真有趣,什么时候拾荒者开始关心雇主的目的了?”西亚斯整理了一下衣领,谢天谢地他总算停止了那种惺惺作态让人作呕的笑容,但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庞却是如此的阴森和冷漠。他再次把玩起了基因素的弹夹,用一种轻蔑的口吻说道:“我想你应该知道,除了供应各位的口粮,进行一些必要的充满良知的贸易活动,我还是一名热心的收藏家……”

  “说重点!”涵有些不耐烦。

  “别心急,小姑娘。呵呵。我手里的玩意,一开始是双旋塔公司开发的。这我想你应该知道,在TBA(蓝色天启的英文缩写)之前,这东西还没有成为武器。不过TBA之后,官方就把它立即停产了,十几年啦,流落到黑市的基因素恐怕数不清了,这不过是子弹,还有地雷,炸弹,诸如此类的改良品,我还是很感兴趣的哈哈哈。”西亚斯兴高采烈的说着,而涵却是一脸不屑:“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就是个疯子?”

  “那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它的军事用途?”狡诈者西亚斯一脸得意的说道:“这样的基因子弹,用双旋塔为军方开发的Buckhound(猎鹿狗)战略步枪发射,可远程打击,弹道平稳,命中率高,不卡弹,说起来真是耐人寻味啊,自己造的武器被迫停产,却依然开发出了升级产品,不仅大量卖给军方,还有不少走私品流落到民间。不过不管了,反正,最近我就弄到一把限量版的Buckhound,所以我想好马配好鞍,哈哈哈哈哈!”

  “你什么时候对武器感兴趣了?”涵冷冷地说。“个人爱好有时也会稍微改变啊。”狡诈的西亚斯回应道,然后突然把脸凑了过来,吓了涵一跳,贴近了一看,西亚斯的眼睛里闪烁着混乱的光芒,这光芒是如此纯粹的邪恶和诡秘,像是可以吞噬弱者的无底深渊,那笑容又像地狱魔鬼般的嘲讽着:“我建议你不要问太多,你爸爸没教过你吗?在巴尔哈斯好好活下去?这件事办成了,就可以喂饱自己的肚子,那谁还在乎理由呢?呵呵呵呵……”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西亚斯……”涵冰冷的说道。

  “那么你是做还是不做呢?……”

  “当然!为什么不?民以食为天!”

  “很好,很好,我就知道我最喜欢你了,哦涵,涵!我的甜心,你果然比你的老爹识时务哈哈哈……”西亚斯听到涵的回答后变本加厉的得意了起来。而在一眨眼的功夫,一把黑色手柄的匕首充满杀气的立在了他的眼前,瞬间扼住了他的笑声,匕首的利刃离他的鼻尖不过一两英寸,而匕首的主人正是红头发的涵。

  涵用冰箭一般的目光死死盯着西亚斯,然后声音低沉且毫不拖泥带水地说道:“再从你的烂嘴里蹦出一个字,我就割掉你的舌头!”但话音刚落,涵却发现自己紧握着匕首的手腕上闪烁着一颗红色的光点。

  西亚斯先是落了一头冷汗,又马上恢复了他狡诈者的尊容:“我要是你就会冷静点。”涵见势不利,只好把匕首收回腰间,然后把额头的防风镜戴到眼睛上,做出一副准备离开的样子,走之前他对西亚斯说:“把线索给我吧。”

  狡诈的商人先是对着涵身后远处的方向做了个手势,然后从上衣口袋里取出来一张折叠好的地图交到涵的手中:“可靠的消息说,第五区的反抗军在向首府偷运一批物资,但是走到地图上标记的地方后就失去了联系,看来需要涵小姐走一趟了……”涵接过地图却没有打开看,只是把它揣进了背囊口袋,然后转身离开,连头也懒得再回一下,边走边留下一句话:“知道了,这次干完活别想再赖账!否则我一定宰了你。”

  “当然!当然!那么就期待涵小姐的好消息了,拜拜!”西亚斯招手欢送着红发姑娘,看着她的身影渐行渐远,方才收起了他惺惺作态的表情,转化成一如既往的阴森和冰冷,他按住耳朵里的微型对讲机,十分不满的问道:“你是白痴吗?她是什么时候拿起刀来的?”

  “十分抱歉,是在您把脸凑近她的时候……”对讲机的另一端传来了一个年轻男性的声音,这声音镇静的可怕,丝毫听不出道歉的悔意,只是机械的冰冷的叙述着应该说的话。

  而就在200码开外的一栋废弃房子里,房屋二楼的窗户已经残缺,从窗边的一角露出了狙击枪的小半截枪身,正好对着刚才涵与西亚斯谈话的拐角小巷,声音的主人就在这窗后趴着,瞄准了涵所站的位置,房间里十分漆黑,从哪个角度都无法清晰的看到他的脸,只有狙击手左眼上戴着的辅助射击目镜散发着绿色的微光。

  “既然看见了!你居然还让她拿起来对着我?!”西亚斯非常生气的质问着。而对讲机里依旧传来那冰冷的声音:“这个距离和角度,她不会造成任何威胁。子弹会在瞬间打穿她的手腕。如果主人愿意,她还在有效射程内……”

  “好了,好了!你个蠢货,回酒吧二楼来吧!你个看门狗。”西亚斯很不耐烦的打断了狙击手的话。

  而这一边的杀手应声收起了枪身,利索的将子弹退出了枪膛。只见他单膝跪地,轻触着耳朵上的对讲机,然后没有任何感情的说到:“是,主人。”

三 涵与商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