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 我们围坐在篝火旁

  十天前……

  涵在八仲群山兜了两天的圈子,而此时此刻她正躲在岩石后面,偷偷地看着远处那棵矮树下的两个人:一位被吊在树上,看上去已是遍体鳞伤。另一个留着庞蒂克式发型的高个子则在手里紧握着一支短鞭,坐在旁边气喘吁吁的抽着烟。

  红发姑娘已经暗地里观察了很久,她隐蔽的很完美,完美到那高个头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而她平静的看着被吊在树上的男孩,并透过防毒面罩,尽可能的保持着均匀的呼吸。

  那男孩垂着头,就在几十分钟前,他已从起初的尖叫和求饶,变成了现在的轻声低语。涵听不到他在说着什么,也看不清那被鲜血覆盖的脸庞是个什么模样。她只是等待着,等待着这惨遭折磨的男孩生命终结的一刻。她心想:可怜的家伙,谁也帮不了你,不如早点解脱吧。而看上去,那赤膊上身的男孩也算是奄奄一息了。

  涵正在盘算着:干脆一箭出去,免了他死之前的苦难算了,在这人人自危的炼狱之中也当是做了一回好人;可她又有些顾忌,看那施虐者的穿着,应该是第五区反抗军团的人,据说与他们打交道,一来二去都会给自己惹上麻烦,这对于拾荒者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涵慢慢地张开弓弦,右手的两根手指用力抓着箭尾,她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屏住了呼吸;在这个距离,她也无法保证准确的命中那可怜人的要害,也正因如此,红发女孩的心中激荡着矛盾,一旦这多余之举弄巧成拙,首当其冲的还是想办法扬长而去为妙。

  正在这时,高个头的施虐者突然抓起那男孩的头发。涵见此景迅速拉下了目镜,她想趁此机会把男孩的长相看个究竟。而那遍体鳞伤的男孩被迫抬起了头,鲜血顺着他的脸颊向后滑落,一只眼睛肿的发紫,半掩半合的看着高个子,嘴里像是嘟哝着什么话。

  涵仔细的端详,心中感到莫名的熟悉,继而让她恍然大悟般的自言自语道:“是他……?”

  谁知正在这时,高个子的施虐者突然抄起了一把匕首,对准男孩的脖子咆哮着划了过去!不由得半点迟疑,红发女孩赶忙起身站了个四平八稳,刹那间调整了弓身;只见她弓弦上的利箭呼啸着飞了出去,顷刻便撕裂了毒瘴,丝毫不差的穿入了高个施虐者的庞克脑袋里。

  涵救下了人,自己却也刚刚回过神来。她走上前去放下了男孩,随后边是调侃的一句问候,边在那倒地的反抗军身上蹭着箭上的血迹。

  小命未劫的男孩赤着双脚,用两手支撑着向后挪了挪身体,刚好靠在树上。而涵递给他一条看上去脏兮兮的手巾,男孩接过手巾,边擦着脸上的血,边从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正要再次对涵表示感谢,却被红发姑娘抢先发了话:

  “不用谢我,我这不过是脑子瞬间短路了一下罢了,我看你赶快穿上衣服吧。”话说着涵把弓箭重新插进背后的箭袋里,并继续追问道:“顺便说一句,你是那火车上的人吧?有名字吗?”

  男孩迟疑了片刻才轻声答道:“我,叫李响21号……”经过先前的一番折腾,名叫李响的倒霉鬼已经不敢再随意暴露身份,他轻轻的抬起了头,却为眼前的女孩吃了一惊:“你,你就是……”

  “我就是我!”涵打断了李响的话,自顾自的摸索起了倒在地上的尸体,然后一脸不屑的说道:“你这是什么鬼名字,又有人名又有数字的……”

  “你叫涵对吧?”这一次换成李响打断了红发女孩的话。而红发姑娘也立刻警惕了起来并厉声说:“你怎么知道的?!”见此情景,李响坐在地上笑了出来,那笑声虽轻却恰似从内心深处涌出的一股清流,毫无顾忌的写在了脸上,他指了指涵的围巾,就在围巾的末端绣着一个大小刚好的汉字——涵。

  涵顺着李响手指的方向,抓起了围巾的一角,然后无语的拍了拍脑门,随即蹲下身子开始翻弄死了那位的背囊。而李响只是微笑的着看着涵认真的样子,直到涵扔给他一件白色的上衣和一个防毒面罩并开口问道:“这是你的吧?还有那个防毒面罩,我看你还是赶快戴上。”

  李响穿上了衣服,又赶快戴上防毒面罩,这一天下来,他也算是彻头彻尾的品尝到了污染地区“新鲜美味的”空气了。随后他踉踉跄跄的站起身,看了看死了的迈特脚上穿着的鞋,那双鞋本属于他,而今却穿在那折磨他一天的人的脚上。涵见此景只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看什么,扒下来穿上啊,还等我给你穿么?”

  “啊,额。。。不是这样,只是,我不太想要了。”李响解释道。而红发姑娘应和着说:“那随你好了,反正现在是深秋,再过几天,没有鞋穿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李响笑了笑,却又紧跟着感到一阵刺痛,他表情略显扭曲的问道:“涵,涵小姐是在旅行么……”

  “想都别想!”涵像是读出了李响的心思,果断的说出了这四个字,然后迅速补充了一句:“拜托,救你一命估计已经给我惹上麻烦了,难道我还要带着一颗定时炸弹到处溜达么?”

  “哦,哦。也对……”李响被这一盆冷水泼了个正着,多少有些失落的回答道。而涵从眼角的余光扫了他一眼,随后收拾好行装便丢给勉强站在那的李响一句话:“那个叫21号什么的,我要走了,劝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虽然我觉得你也活不了多久。”话说着朝着那坡道的上方走去。

  “那,那边有雷区!”李响突然喊了一句。可红头发的涵头也不回的说道:“只有傻瓜才相信那边有地雷!那不过是放出来吓唬人的话罢了。”

  “我,我可以给涵小姐拿着行李!”见涵的身影慢慢远去,李响慌忙的寻找着留下她的理由。而涵翻了翻白眼,然后回过头去对他说道:“省省吧,我看你还是先把自己照顾好再说。废物先生!”话音刚落,红头发的女孩便转过身去继续前进,这一次她不再打算停下步伐。

  “那,那么再见了。。涵小姐。”李响感到浑身无力,刚刚大难不死的他,未来却又将如迷雾中的一叶扁舟一般捉摸不定,本以为可以紧紧抓住涵这棵救命稻草,但红发的姑娘只是义无反顾的渐行渐远。李响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四周吹来八仲山冷漠的秋风,而那风吹过双脚的凄凉加剧着他刺骨一般的痛楚,他使劲力气又喊了一声:“请,请多保重。”随即他眼前一黑,扑通一下摔倒在了矮树下。

  “知道了……”涵背对着李响的方向做了个摆手的动作,然后继续沿着坡道走着,走了几步不再听到回应,本该满意的她,却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过去,这才看到不远处的矮树旁边,那遍体鳞伤的男孩面朝前趴在了地上。一股与生从未有过的纠结,瞬间涌上了涵的心头,几秒种的徘徊和挣扎过去,涵一脸无奈的自嘲了一声:“额!我真是自作自受!”话说着,红头发的姑娘调转了方向,朝着倒地的李响冲了回去,一把将他搀扶了起来,然后对他没有好气的说:“你这个废物,我真是多此一举了。”

  回过神的李响睁开双眼,看到涵把自己的一只胳膊架在了她的肩膀上,便笑着眯起了肿的发紫的眼睛,感激道:“谢谢,谢谢,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知道说什么好就什么也别说了,保存好体力。前面的路可长了呢!到时候别给我添麻烦!”涵边扶着李响吃力的挪动着身体,边是抱怨的说道:“话说你是吃了什么东西,怎么感觉你那么沉啊?”李响呵呵笑了一声,回应到:“吃了一天的鞭子和毒气啊。”面对一句调侃的话,涵却面无表情,只是隔着防毒面罩努力调整着呼吸:“以后的日子,每天都有享受不完的毒瘴,如果想活下去,一切都要听我的,明年春天暖和起来的时候,你就必须自己走自己的路了。”

  听到这里,让一阵酸楚顿时流过了李响21号的心脏,而他那还算衣食无忧的生活算是跟他彻底说再见了。

  就这样走了不久,天色渐晚,八仲山的秋风越发紧了一些,而李响和涵都感到饥寒交迫,他们暂且躲进了一个山洞。涵从随身携带的补给包里取出了打火机,又从洞外找来了一些干枯的树枝,几分钟后,一团温暖的篝火便在山洞中生了起来。

  红发的姑娘看了看手腕上的腕带,又看了看辐射仪上的指针,见一切尚可,便取下了防毒面罩,而李响看到也如是照做。

  只见涵从背囊里翻出一些粗麦面包,这本是她留下当作困难时刻所用的紧急供给,可目前这样的情况,也只好分享给眼前的这位倒霉鬼了。

  红发姑娘掰下一块面包,又将一个空杯子一并递给了李响,再在篝火上架起一个盛满水的行军铁壶,随即开口问道:“你这样的身子骨,怕是熬不过一个冬天的。”

  “我……”,李响吃了一口面包,靠近火堆的他感到身上略微暖和了一些,只见他低头沉思了片刻,便对着涵说道:“涵小姐,我在几天前,想都不敢想会来到这样的地方。那次见到你之前,一直听说满月城外面已经不适合生存了,没想到原来还是有很多人的,而且……”

  “而且过的根本没个人样对吧?”涵略带嘲笑的补充道。

  “也,也不全是这样!”李响的脸一下红了,眼前的这位女孩似乎能看透他一般,每一次都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他的心思,他赶忙解释道:“比如涵小姐,就是个好人,你救了我一命,不!我觉得,你救了我两次才对!”

  涵有些不解:“两次?”

  “是的,两次。”这一次李响显得十分坚定,但话一出口,他却陷入了沉默。只见他眼眶之中含着些许泪光,像是为了这几天的遭遇感到了莫大的委屈和痛苦。见此情景,涵却表现的若无其事,她添了一根树枝到火堆里面,然后神情麻木的说道:

  “如果想哭,不如省下来力气好好休息吧,今天为了救你,已经耽误了行程,不在入冬之前穿过玫瑰荒原,你和我都得死在半路上。”

  听到涵如此一番话,让李响赶忙擦去了眼角的泪痕。他看到涵的脸上虽依然挂着些许的稚气,却也隐藏着几道伤痕,而那伤痕背后不知有多少故事,让哭泣和眼泪对这红发女孩来说却是毫无意义的存在。想来也对,亲身体验一番才知道,在这废土之上,脆弱的人性早已荡然无存。

  李响本想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等着涵说些什么。而正在这时,涵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了一张纸质的地图和铅笔,寻着篝火旁边一处平坦的地方把地图铺开。这倒让李响产生了一些兴趣。

  “额。这是地图么?”李响问道。

  “你别告诉我,你没见过地图啊?”涵一边看着地图上的标记,一边头也不抬的回答着李响的问话。在在她看来,这问题多少有点愚蠢和可笑,于是红发姑娘漫不经心的敷衍了一句,又继续用铅笔在地图上描画着什么。这一问让李响显得有些尴尬,便赶忙作出了解释:

  “额,我当然见过地图!只不过,我们都用平板电脑上的全息地图。这种纸上描绘的,我只在书里看到过。”

  “我是个比较怀旧的人吧。”涵只是心不在焉的调侃了一句,仍旧自顾自的研究着地图。而李响从行军壶里倒满了热水,用双手捧着杯子,一口下肚,男孩感到身上淌过一股暖流,这让他的精神好了许多,暂时的忘记了身上的伤痛。

  正在这时,涵拿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圆圈,然后抬起头对李响说道:“我说你个废物,你现在可以自己走路了吧?”

  这句话差点让李响呛住,他放下水杯回应道:“哦,我想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吧。”听到男孩的答案,让涵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继续对李响说到:“那么,我们凌晨的时候就沿着坡道穿过禁闭所,吃完了就抓紧休息,我先睡了!”

  没等李响反应过来,红发女孩已经躺在了火堆旁的空地上。而这边伤痛未愈的李响却坐在原地傻了眼,他焦灼的说道:

  “禁,禁闭所?!涵小姐说的是,是哪个禁闭所?”

  涵枕着自己的胳膊,眼都不睁的回应到:“你说哪个啊?当然是第六区的禁闭所,你可以走出洞去看看山顶上亮着灯光的地方。”李响一听更是满头急躁的对涵说道:“这,这怎么可能,这是自杀行为啊!那里面有禁卫警察。你知道的吧?”

  “还有水和食物!以我们现在的储备,3天都熬不过去。”涵依旧闭着双眼没有好气的说着,随后紧接着补充了一句:“况且总得给你弄双鞋吧!好了不要吵我,要睡就睡,不愿意睡就赶快死到外面去。”

  李响坐在篝火旁,浑身就像僵住了一般,他紧紧的盯着躺在那里的涵,想说点什么,却已感到恐惧和迷茫遍布了全身,殊不知今后的日子里还有多少磨难要降临在他的头上,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躺在地上的涵睁开了双眼,她翻过身来,用无比坚毅和锐利的眼神看着李响并斩钉截铁的说道:

  “在巴尔哈斯活着就是一场冒险,不试试的话就只有原地等死的份了。而现在,赶快睡吧,我们凌晨的时候出发!”

九 我们围坐在篝火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