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二 沉默林地(上)

  十一月过半,天气越发清冷,涵和李响在林地与村庄之间辗转走了半个月有余的光景。眼看在禁闭所补充的供给所剩不多,迫使他们每天只吃一顿饭,喝定量的水。

  从那晚过去,涵时不时把一些简单的生存技巧教给李响,让这白衣男孩尽量显得不那么废物。至少也该能懂得生生火,或是下个陷阱抓些小动物果腹之类的小事;当然,也得是在真有什么撞上门来可抓的前提下,就拿最近几天来说,他们在禁闭所那样的好运气看起来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两个年轻人在林间小道上前行,一路上连个兔子毛都没见过。而初冬时节本该是生机勃勃的密林深处,如今只有树上树下的枯叶,和那偶然路过的,已是腐朽不堪的报废汽车,这些车原本的主人都迷失在了森林之中。

  此时此刻,李响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个不停,他不仅饿的有些心慌,就连嗓子也跟着干的冒火。一个小时前,他们路过了一条小溪,李响本要捧一口水润润喉咙,却被涵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这才让李响明白红发姑娘为何一直只喝自己背囊里装的水。

  原来,蔚蓝天启之后,那些基因突变的植物不仅通过花粉向空气里散发毒瘴,还会从根茎破坏土壤环境,直至最终连水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而现在想喝干净的水,必须通过精心的检查和处理才能饮用,至于那些不明就理便张嘴就喝的,就要恭喜他加入“活鬼”的阵营了。

  红发姑娘走在前面一言不发,更确切的说,从早上检查过储备以后,涵便尽量避免把多余的体力浪费到说话上,这让走在后面的李响感到十分沉闷。

  只见白衣男孩吃力的背着背囊,一些涵坚持不能丢掉的废品让他不得不承受很大的负重,虽说身上的伤已经基本恢复,但依旧寸步难行。

  李响在脑子里寻找着话题以求打断这尴尬的气氛,也好让自己稍作喘息。于是他边走边对涵说道:“涵,涵小姐。……”

  涵自顾自的走着,对身后抛来的话置之不理,而李响见状略微提高了嗓音,继续说道:“涵小姐,为什么这么大的森林却没有毒瘴呢?”

  只见红发女孩若有所思的低头琢磨着什么,然后掏出地图看了看,突然又停下脚步回应道:“看来,我们是迷路了。”

  李响不免有些吃惊,可转念一想,就算不迷路又能好到哪去?就在涵一大早清点剩下的食物和水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着,像现在的涵一样沉默不语。这一切不过是两个人心知肚明的事。而那时在他耳边似乎回荡着红发姑娘说过的话——如果入冬前不能穿过玫瑰荒原,那就可能死在半路上。

  李响不知道哪里是玫瑰荒原,也不知道这废土之上哪里还配得上用玫瑰这么美好的词汇来命名。他只知道此去一行已经远远偏离了他熟悉的路线。之前的列车出了八仲群山便会一路向西直达满月城,但在几天前他意识到,他们两个似乎是在向着西北偏北的方位走;而时不时路过的村庄皆是一片破败不堪的景象,没有人,没有动物,更没有任何可以填饱肚子的食物……

  看着这满目疮痍的污染区,让李响从一开始逃出八仲山的喜悦,逐渐变成了麻木的失落和绝望。

  原来这个世界已经无处可逃……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正当二人跨过一座土坡之后,一个低地上坐落着的小村庄展现在他们面前。

  这小小的村落看上去也就十来户人家,且一眼便可望到另一端的村口;虽说人去楼空,但房舍依旧保存完整。涵心想:这么僻静的地方,如果不是迷了路到处乱转还真不容易找到,估计是天启之后都顺着洲际公路逃难去了吧。

  两个年轻人带着惊喜和希望不约而同的加快了脚步,几分钟后便到了一栋褐色平房的门前;门上钉着木板,徒手去推却纹丝不动,看来这房屋的主人盼望着有朝一日回到这里的时候,屋里的东西不会被人拿走或是说偷去吧,然而他肯定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

  李响放下背囊,上前试着推了一把,又拽了拽封门的木板;而涵也用力踹了几脚。见都无济于事,两人便开始四下寻找破门的工具。几分钟后,李响由地上拾起一根铁棍,兴高采烈的想要递给红发女孩,谁知被她冷言一句:“干嘛?”

  “给你啊,用这个撬开门啊?”李响答道。而涵却不太满意的说道:“那要你这废物干什么用?”说着一脚把李响踹到门前。

  白衣男孩躲闪不及便一脸贴到了门板上,只好拿起铁棍干活。而站在一边的涵嘴里也不闲着,见李响笨手笨脚的样子,便声词严厉的数落着他:“你早上没吃饭啊!棍子伸到里面然后向外撬啊!”

  李响也并不示弱,当他分别撬开两块木板,正准备搞定最后一块时,便气喘吁吁的对涵说道:“问题是……我确实……没吃啊!”随着他最后三个字话音刚落,地上咣咣铛铛的落下了截断成两块的木板。李响随即试着拧了拧把手,发现门没有上锁,便回头对涵笑了笑,而正当他准备推开房门的时候,砰的一声枪响猛然从屋内传来!

  李响吓的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而涵赶忙揪住他的衣领奋力一拽,白衣男孩便顺势连滚带爬的退了回来。

  只见涵瞬间端好架势,双眼瞄着褐色的房门刚要问个究竟,却听到屋里的人先开了口:“你,你们是谁!”这声音来自一位成年男性,他听上去十分的紧张。

  “你管我们是谁,你又是谁!?”涵愤怒的咆哮道,同时两眼眨都不眨的盯着褐色的房门。

  “我,我叫马尔文!”里面又传来一句喊声。

  “我他妈才不关心你是谁,为什么要开枪!?“涵质问着,同时紧紧的拉开了弓弦;而李响这边也赶忙从背包里掏出一把手枪并低声问着涵:“不是你问他是谁的么?”,红发女孩听了这话,看都懒得回头看他便低声回了李响一句:“闭嘴!跟我朝着一个方向瞄准!别忘了打开保险!”

  正在这时,门那头又再次传来了男人的声音:“我,我很害怕才开的枪,我们只有两个人!我们不是坏人!”

  涵见屋里那位无意战斗,便大喊道:“出来!让我看看你!我警告你别动歪脑筋!”

  “不要冲动!不要冲动!我们出来!”说着那褐色的房门被人轻轻的从里面拉开,缓缓走出来的是一位中等身材身穿灰色棉服的中年男子,他戴着眼镜,一副读书人的面孔,一头金发整齐的向后梳着,脸上也十分整洁干净。而紧随他出来的,居然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小女孩,看上去也就6·7岁左右,脸色红润十分可爱。但这小女孩应该是受了些惊吓,畏畏缩缩的抱着男人的大腿。

  而这位自称马尔文的中年男子正举起双臂,一只手还拿着手枪,但却故意张开手指以示他无意反抗,见李响和涵紧紧瞄着他和他身边的小女孩,便连忙说道:“嘿嘿嘿,别冲动!我,我把武器收起来,我们可以谈谈!这样对大家都没坏处!”话说着,他果然将手枪插回腰间并锁上保险,然后重又举起双手。

  “我们谈什么?”涵冷言问道。

  “这样,你们看起来又冷又累,屋子里有烧好的热水,我们不妨在里面说。”男人一脸真诚的回答道。

  而此时李响看着马尔文,又看了看他身边的小女孩,那小女孩恐惧的窥视着他和涵手里的武器。见此情景,白衣男孩便缓缓的放下了手里的枪。但涵看上去却丝毫没有松懈的意思,她依旧紧握着箭尾,并继续冰冷的说道:“给我个相信你的理由!”

  见眼前的红发姑娘不肯轻易放下武器,马尔文有些心急和委屈的继续说道:“你看,我们只有两个人,只有我和我女儿。而她才7岁!我们真的不是坏人。”

  李响拍了拍涵的肩膀并在她耳边低语到:“我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但红发女孩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马尔文。于是李响又轻声补充了一句:“我们且进去看看,他一个带着孩子的人,恐怕也没什么太大的能力对付咱们两个吧。”

  涵听李响这么一说也觉得略微有些道理,加上自己确实口渴难耐,便轻轻放下了手里的弓箭随即挎在背后,又从腰间取下匕首并威胁到:“你要是轻举妄动,我就割断你的脖子!”

  话说着四个人走进了房子。

  涵一跨入房门便开始四处打量,这30来平见方的屋子里,东西两扇窗户都被木板和胶带死死的封住,几乎密不透风;屋内的家具陈设一律覆盖着厚厚的尘土,唯有中间摆放的几支沙发看上去还算干净;而这几支沙发围绕着地上的两支保温壶和茶杯,刚刚倒入杯中的开水还在腾腾的冒着热气。

  马尔文把女儿抱到沙发上,自己也坐了下去,然后赶忙友好的示意李响和涵也坐下歇一歇脚。

  红发姑娘表情警觉的微微就坐,而李响却肆无忌惮的把背囊扔到地上,一屁股沉到了沙发的坐垫里面,顺势不忘舒展一下筋骨。

  马尔文见他两人坐好便弓下身去为他们倒上两杯热水,边递过来杯子,边面带微笑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们的茶叶早就喝完啦。现在只有水了。”

  涵接若有所思的接过杯子,然后对马尔文说道:“我们一路走来也没有看到生火的痕迹,那这热水是怎么来的呢?”

  “我们开车到很远的地方烧水,然后再回到这里啊,呵呵。”马尔文笑着说道,而这边的两位已经一脸惊讶。

  “车?这么说,你们还有辆车?”李响觉得多少有些匪夷所思的问着:“这怎么可能呢?这污染区还有这玩意?”

  “我的爸爸是工程师。”看涵杯中的热水已经见半,小女孩端着暖壶来为她加上了一口热水,一边倒水一边看似骄傲的说道。

  这才让涵仔细的看了一眼这懂事的孩子:一头金色头发梳着整齐的辫子,身穿酒红绒衣,脚上一对米黄雪地靴子,而皮肤白暂如玉,十分的讨人喜欢。涵虽依旧有些顾虑,但也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小女孩的脸蛋,并尽量温柔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莉莉。”小女孩说着又赶快回到她父亲的身边。如此可爱的举动,才让涵放松了下来。她心想:这个孩子也真的可怜,在这样的时代,成年人要活下去都举步为艰,何况是她。正在这时,马尔文又微笑着问道:

  “可以告诉我们,你们的名字吗?”

  “啊,失礼了,我叫李响。“见白衣男孩毫无顾忌的言语,涵只是表情冷漠的轻声回了一句:“我叫涵。”随后,红发女孩又追问着马尔文:

  “你刚才说你们有车?什么车?”

  马尔文显得有些腼腆的回答到:“只是一辆很旧的皮卡。说来惭愧,我也不是什么工程师,只是在大学里学过汽车工程而已,我们在红杉公路游荡的时候发现了这辆车,然后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才让它动起来。”

  “大学?开什么玩笑?”涵一脸质疑的问道。

  “大学还是存在的,涵小姐。”而这边的李响却帮马尔文回答了这个问题并继续补充到:“在满月城和第七区图尔森都有大学,而且10年前就恢复上课了。”

  “我们一家人住在距离图尔森市区还很遥远的郊外小镇上,后来污染和辐射越来越严重,我们那个小镇也要完了,我就带着妻子和女儿往满月城所在的第八区跑……”话说着马尔文摘下了眼镜,涵看到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便问道:“结果你们走散了?”

  “真要是那样到好了,唉……”马尔文叹息到,而他身边的莉莉却接上来说:“妈妈她,半年前已经死了。”

  听到这里让涵感到心中隐隐作痛,大脑里跟着一片联想。而马尔文用衣角擦拭着眼镜的镜片后又是叹了口气,随即继续说道:

  “我们所坐的难民船计划在坦多加尔河畔登陆,事实上我们也算是上了岸,可两脚还没站稳就被强行镇压了。后来他们把我们带到一个偏远的车站并分成了两批人,而且全程不许我们交流,偏偏不幸的是,这孩子的妈妈被分到二区,而我抱着莉莉被强塞上开往六区的火车。不论我们怎么苦苦哀求,那些禁卫说什么也不肯让她妈妈和我们团聚,直到火车开车了,莉莉的母亲拼命的叫嚷,然后不顾一切的从那边的车厢跳了下来,那些禁卫就……”

  说到这里,马尔文有些哽咽,从他的眼角垂下来两行泪水。而涵看着低下头沉思的李响并问道:

  “还有这样的事情?”

  “那些列车应该都是秘密行驶的,我也是偶然通过前些日子新闻里转播的,自由广场一个什么记者会上,有人当面质问总统并曝光的一些照片才知道的这些事。没想到,原来都是真的。”李响说完便喝了一口热水,随后抬头对马尔文说:“那你们怎么到的这里啊?”

  “我们所坐的列车一直在走走停停的非常慢,那时我心想真要到了第六区,天知道又会遇到什么事情,于是我就在一个夜里,趁停车时那禁卫放松了警惕,抱着莉莉没了命的跑,谁知后面竟然连追的人都没有……”

  “那是因为你都到了污染区了,还有什么必要追你啊?反正迟早是死,在第六区死还是在其它什么该死的地方死,无论如何,死哪里都一样,这坟场绝对大的让你难以想象。呵呵!”听到这里,涵冷笑着说道。

  “说的也是,哈。”马尔文听着涵这半是调侃,半是冷漠的话只得苦笑着回答到,随即又问了一句:“那么,你们呢?你们从哪里来啊?”

  “我是从满月城来的,说来话长,反正就是回不去了,但是没有涵小姐,我恐怕早就死在八仲山那里了吧。”李响一脸感激的说着,而涵却面无表情,自顾自的喝着水。

  “那这漂亮的姐姐是不是很厉害啊?”莉莉羡慕的看着涵和李响,然后天真无邪的夸奖着红发的姑娘,这一夸倒让涵的脸上挂上了一丝尴尬。而这边的李响反而追问了一句:

  “说起来真是啊,涵小姐的格斗能力非常强啊!我是亲眼见识过的。”

  “老爹!”涵突然从嘴里蹦出这么一句,让在场的其他三人一脸茫然。

  而涵递回手中的茶杯,又回手放下盘起辫子的头发,见大家不明就理,就进而解释道:“嗯!我的老爹是从特勤部队退役下来的老兵。相信我,假如你也有这么个老爹,从小带着你东跑西颠又摸爬滚打的,你也什么都学得会。”

  这话似是特意说给李响听的一般,让白衣男孩恍然大悟的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这么说来,一切就都合情合理了。”随后李响又暗自悲伤:就连涵都有父亲,可自己的亲人连是谁都不知道。

  “你从哪里搞来的汽油?”涵问着马尔文。而马尔文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喜悦的神情并说道:“这个问题其实非常简单,当全世界的汽车都基本报废了,谁还在乎加油站里的汽油呢?而且只要完全处在密封的环境里,汽油的挥发过程是非常漫长的。哈哈。”

  “有道理。”李响点头说道。

  而这边的马尔文突然又兴高采烈的说道:“嘿,你猜怎么着,我和莉莉正要出去一趟,你们要不要跟着来看看啊?”

  听莉莉的父亲如此盛情的邀请,让李响想都不想就痛快的答应了一句,而涵却一如既往的镇静,她捋了捋红色的头发,从嘴角轻描淡写的挤出一句话:“随你们的便,但是不要算上我。”

  沉默林地(上)完

罪恶起源说
各位读者,沉默林地的故事将至少分为两部分。

十二 沉默林地(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