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仪式之章 Part.3—4

  Part.3 疯子与狼

   对这个世界来说,影狼是不存在的,没人活着看到过面具后面的那张脸是个什么样子。而对影狼自己来说,黑暗中的世界才是他的世界,最真实的世界。

  几个小时前他从换风管道混进了国会公园的地下基地,然后一路躲藏在阴影之中向下潜伏。他的目的明确,行动也十分隐匿。而这一切在他看来就是所谓的生活——接受命令,寻找目标,毫不留情的杀死“猎物”;然后接受新的命令,再一次寻找目标,继而杀掉更多的猎物……周而复始,从未改变。

  生命是什么?生命是宇宙万物间的美丽赞歌?别逗了!生命是一副副面对死亡时恐惧万分的面孔,生命是一颗子弹就能令其陨落的脆弱谎言……

  是的,这就是属于影狼的真理,正如他今天潜入了这个地方,就像死神即将降临一般,且死神总是从阴影中走来……

  影狼顺着换风通道爬了很久,又从某个封闭电梯的电梯井中快速的走了一段;仰仗着他最新升级的幻象式装甲,他的机动性一直能得到最大化的辅助,而那些安全防控在一个对暗杀如此轻车熟路的人面前,简直是形同虚设。

  一段时间过后,冷漠的刺客蹲在遗忘堡4号闸口对面的天花板管道上,他小心翼翼的向下窥探,只见一位身穿白袍的中年男人正被几个武装护卫簇拥着走了过来,随着他们的步步逼近,斯宾塞那张不可一世的臭脸,也逐渐的在影狼的电子护目镜里清晰了起来。

  “目标确定,射杀位置良好,可以击杀。”影狼抬起一支便携式的狙击步枪,瞄准了总统先生的额头。这把枪比起猎鹿狗来说要轻巧很多,也人道了很多。他轻声呼唤着通讯器,等待着来自远方的终极命令。

  “那还用说!干掉他!不能让客户失望!”这回复的声音充满了邪恶,正出自狡诈者西亚斯之口。

  “是,主人,准备击杀目……”

  “你在往哪看啊?哈哈!”影狼的话没有说完便大吃了一惊!赶忙用枪托向后猛然戳了过去!而这说话之人则立刻翻转身体躲过了这一击。刹那之间,自信满满的刺客竟然失手了。

  这怎么可能?!影狼睁圆了双眼,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毫无知觉的贴到了他的身边。紧接着,这梳着庞蒂克发型,一半脸颊已经电子化的怪客冲着下面的通路大喊道:“下面的几个白痴,刺客就在头顶了,还不快带着总统……”

  这一次换成影狼打断了他的话。只见影狼扔下步枪,又霎时挥起一把短刀横劈了过来,而庞蒂克头则当即举起右臂招架,原来这只右臂也是金属所制,成了短兵相接的武器,且和影狼的白刃摩擦出了呲呲作响的蓝色火花。

  “你还挺着急,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迈特!”疯子迈特得意洋洋的说着话。影狼却依旧默不作声,他向前奋力一推跟着就是一脚,向着迈特的面门咄咄逼来!迈特不敢怠慢,只见他顺势闪到一旁,又抽出腰间的匕首展开了反击。两个人就在这漆黑狭小的空间里,低伏着身体扭打作一团。

  梁上打的胶着,下面的明处也跟着转变了风向。随着迈特的一声大喊,两名护卫压低了斯宾塞的身体紧忙向遗忘堡内部奔去,剩下的护卫都抬起枪头朝着通风管道就是一通扫射。急得迈特一边躲一边骂到:

  “你们这群蠢货没长眼睛么!我还在上面呢!”谁知这一喊不但没有作用,反而招来了又一轮疯狂的射击。

  影狼险些中枪,他见势危急便紧急向后翻了几个跟头,闪开了呼啸而来的子弹。在他的记忆中,这是第一次彻头彻尾的失败,且这沉痛的教训完全归咎于对面那个不可思议的疯子!而那疯子显然有着和自己不相伯仲的作战能力。

  想到这里,冷漠的刺客一个虚晃,便反身投出一颗闪光弹!这让包括迈特在内的所有人都当场中了招——眼中布满了刺眼的白光!待他们的视线逐渐恢复,影狼早已连续几个跳跃,顺着电梯井提前打开的通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迈特从通风管道上跳了下来,显得不太服气,但也没再追上去。而这边逃之夭夭的刺客则躲藏在电梯井昏暗的角落里轻声说道:

  “第一方案作战失败,目标已逃逸,开始执行第二方案。”

  仪式之章 Part.4 乌鸦

  斯宾塞显得有些狼狈,他感到自己几乎是被护卫架到了“大圣堂”的门口,于是他极为不满的挣扎开左膀右臂,随后站直身体又捋了捋慌忙中弄乱的头发,继而向前大步走去。

  站在大圣堂门口的,是一位十分高大且虎背熊腰的亚裔护卫,看上去应该是禁卫队中的某位人物。他看总统趋身而来便恭敬严肃的说道:“总统阁下,您受惊了,里面请。”

  斯宾塞抬着眼皮瞄了他一眼便没有好气的问道:“他来了吗?”

  “是的先生,比您提前20分钟到的。”虎背熊腰的禁卫回答道。

  “哼!他还挺着急啊?!”斯宾塞一脸的不屑,然后又对高大的禁卫补上一句:“告诉你手下那群蠢货,别再出什么岔子!否则就收拾好行李滚出满月城!”

  “是!属下知道了!”亚裔禁卫依然表情严肃,但声音恳切的回答道。

  斯宾塞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两个黑衣禁卫随即推开了圣堂的大门。

  这大圣堂内竟是如此空旷安静的巨大房间,几十根石柱拔地而起,支撑到雕刻了神迹壁画的天花板上,房间内没有电灯,有的只是一盏盏烛台上点燃的昏黄烛火所连接而成的微弱光线;房间中央没有桌子,却摆放的一圈古典风格十足的座椅,它们从各个角度分别相对,让气氛显得格外神秘。

  斯宾塞走到一把椅子前坐下并翘起了腿,他抬眼望去,露出了自鸣得意又略作轻蔑的笑容。硕大的房间里只有两个人,而这另一个人,则是坐在他对面的木川幸人。

  老木川从斯宾塞走进大圣堂的那一刻起,便如吞下了一只苍蝇一般浑身膈应。他看着斯宾塞一副得意洋洋的嘴脸,恨不得把他一口吃到嘴里再狠狠的嚼个粉碎!同时在心中咒骂了起来:“污染区的混蛋,竟然失手了!混蛋!混蛋!”

  “来得够早啊,木川阁下,这么急着见证我加入智议院么?”斯宾塞不怀好意的问着话,让木川幸人暗自攥紧了拳头,却又不露心思的回答道:“哪里,你不是也来的挺早,这硕大的房间里不就只有你我二人坐在这吗?呵呵。”

  “呵呵,可不是么。话说回来,您有没有听说,就在刚才,有人要暗杀我呢?”斯宾塞也笑了笑说道。

  “哦?有这样的事情吗?那您真是受惊了。”木川幸人这番话里布满了口是心非,他又继而补充道:“我劝您多加小心为好,据说那些刺客就隐藏在黑暗的角落里,像恶狗扑食一样,不达目的绝不善罢甘休,也许不是今天,但也说不定会是什么时候呢。”

  听着老狐狸木川这一套阴奉阳违的言辞,倒让斯宾塞的心中坐实了一个推论:他断定刚刚的杀手正是眼前这老不死的所做的安排。幸好自己提前做了周密的防范,才躲开了死神咄咄逼人的索命镰刀。

  斯宾塞紧紧注视着木川幸人,然后捋了捋头发,接着镇定自如的说道:“议员阁下,恐怕我有奥丁大神的庇佑,怎么也杀不死呢?倒是我突然想到了一些资料里面记录了不少非常有趣却又不为人所知的往事,你知道我最守不住往昔的秘密了,而这秘密兴许会害死某个人也无从知晓呢?您说对吗?木川议员阁下?”

  “你……!”老木川气的火冒三丈,差点从座位上蹦起来。但正当他要破口大骂之时,大圣堂的铁门却再次被人推开,并随着一声空旷的回响渐渐消去,门口的位置,一种威严且充满冷漠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房间:

  “先生们!别来无恙!”

第十九章 仪式之章 Part.3—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