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往昔之人(下)罪与罚

  Part.5

  “救命啊!”……

  木川幸人差点被一口气憋死,而莫名其妙的是,刚才的两只恶鬼居然同时消失了。于是他放眼看去,依旧是那条公路和远方的荒漠,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仰卧在一把金属椅子上,周围的景象也开始从四面八方快速的消逝而去。

  “我,我这是……?”突然他感到脸部有些疼痛便差点叫出声来,随后他睁开双眼——原来刚才仍然是场噩梦。

  木川幸人躺在椅子上凝视前方,发现他眼前正有两扇镜子对着自己。而当他定睛看去,又差点再一次晕过去。他的手脚都已被切掉,只留下一根根错综复杂的线缆连接在身体上,头部带着巨大的头盔,且头盔的线路板就裸露在外面,而他剩下的身体被绳索固定在这金属椅子上无法动弹。

  “第二目标捕捉完毕。”一个声音从正准备大声呼叫的木川身边传来,而这声音异常的冰冷和镇静。

  “你,你是谁?我在哪?!你要把我怎么样?!”木川惊恐的叫嚷着:“我警告你,我可是满月城的大人物……”

  “目标已彻底唤醒。等待下一步指示。”这个人似乎完全不在乎木川幸人的喊叫甚至威胁,继续说着自己的话。恰在此刻,这让人毛骨悚然的房间中,又从那广播喇叭中传来了另一个人的话语:“影狼,快把投影搞定。”

  “是,主人,正在启动远程影像投射。远程投射已启动。”影狼说到。

  “影,影狼?!你是那个影狼?!混蛋,快把我从这该死的地方弄下来,我是你的雇……”

  “哈喽木川议员!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嘿嘿!”全息投影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影狼的老板加主人西亚斯。

  “西亚斯!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这是在哪?!”木川用残留的躯体一边挣扎一边质问着西亚斯。而西亚斯却用玩笑般的口吻回答道:

  “我亲爱的木川议员,我的大人,显然我是在为客户提供服务啊!”

  “你!混蛋!你这算什么服务!?我,我的手和脚呢!!”木川几乎带着泪水的大叫着。这倒让西亚斯皱起了眉头,随后又对影狼说道:

  “我说感觉哪里不对呢,影狼,他这个样子是不对的。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我切断了他的神经回路,正在等待主人的指示。”影狼说道。

  “那怎么可以,这会让客户产生令人不安的购买体验的,以后不要做这种多此一举的事。”西亚斯看起来非常严肃的命令着影狼,而影狼面无表情的回答也十分简单明了,只见他一边回着话,一边把一根连接在木川幸人脑后的线缆应声拔了出来。

  “哇——啊!!!”随着影狼拔掉线缆的瞬间,木川幸人开始了歇斯底里般的叫嚷。原来正是那根线缆所连接的仪器切断了他的痛感神经。而这一刻,宛如烈焰灼烧般的痛苦顷刻间吞噬了他那残缺的躯壳,他感到自己已身在十八层地狱之中万劫不复。

  正当木川幸人即将昏厥的时候,西亚斯一脸不屑的对影狼点了点头,影狼遂将那根线缆重新接到了木川的头上,痛苦便随即消失。只见木川幸人的脸上分不清泪水抑或汗水,只做了拼命苟延残喘的惨状,缓了几口气后便又哭喊着说:“等,等一下!我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西亚斯的全息投影虽说只显示了头部,却足有两米多高,似乎一口“吞掉木川幸人”也不在话下。他冷眼看着那狼狈不堪的议员阁下哭喊着求饶的窘态,从嘴角挤出了一句充满鄙夷的话:

  “就凭你现在的样子,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我,我有钱!我有很多的钱!你只要告诉我谁雇的你!我出双倍的价钱!不!三倍!”木川幸人赶忙说道。倘若这时他身体健全又手脚自由,这位一向目中无人的当世权贵就差连滚带爬的挪着他那肥硕的屁股到西亚斯脚下为他舔鞋底了。

  “哈哈哈哈哈!真是笑话!议员阁下!我都不知道您这么有幽默感!据我所知,以你仅剩的那点资产,你可出不起我的价钱。不过你放心,今天我不是来要你命的。而且,我的大客户雇我来只是给你讲个故事的哈哈,那么……”

  木川幸人看着西亚斯滔滔不绝的说着话,心中充满了疑惑:这是何方恶煞要这么整我?但至少……应该能保性住命?想到这里,他似乎平缓了一丝恐惧,只听那投影中的狡诈者有何下文。

  “从何说起呢?”西亚斯正说着话,那全息影像中的画面突然闪烁了几下,变成一副由数个卡通小人组成的画面,看起来就像是小学生在作业本上的涂鸦一般画工拙劣。而正在这时,西亚斯那尖利的嗓音从扩音器中再次响起: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的作品还不错吧?嘿嘿嘿嘿,那么久等了!音乐响起!灯光到位!女士们先生们!故事开始啦!”木川一脸茫然的看着这个画面,听着扩音器中西亚斯兴奋的声音,以及房间里奏起的午后小调式的背景音乐,却让他感到一种诡异的气氛弥漫在这恐惧的地方。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男孩,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让他的父亲十分失望……”西亚斯津津有味的随着投影中的动画讲起了故事,而这故事正是那木川幸人糟糕透顶的前半生,这让木川更加迷惑不解:这一切就为了反复提醒我那个糟老头子的阴魂不散?!

  “……这个男人焦头烂额又不知所措。怎么样才能蒙混过关呢?!……至此,上半部分结束!”西亚斯兴高采烈的说道。随后全息影像又是一阵闪烁,画面上出现了一个年轻女孩模样的涂鸦。

  “接下来!下半部分开始!你要注意听喽,议员阁下!”木川回过神来,看着画面上的小女孩,那样子看起来有些熟悉。

  “从前有位聪明可爱的小女孩,她的家十分贫穷,可这位小女孩从小就酷爱学习,无论小学,初中还是高中,她永远在同学之间名列前茅,于是她顺理成章的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梦想中的大学,甚至成为了顶尖实验室的研究员……”西亚斯随着卡通画面一帧一帧的变化,饶有声色的讲着故事。

  “有一天,整个世界都乱成了一团,农民种的粮食被大面积污染无法食用,几乎所有的科学家都束手无策……而就在这时小女孩暗自下定了决心,要用她的力量拯救这个世界!她不分昼夜的研究和计算,计算和研究,还不分昼夜的做着各种各样的试验,终于有一天,她找到了一种新的物质,而这种新的物质可以治愈重金属的污染,她把这种物质称为:zero blue——零之蓝。于是兴奋不已的姑娘把写好的论文立刻拿给了她的顶头上司,而那位顶头上司就是你,议员阁下!”

  木川幸人看着一张恶搞他的照片出现在了画面中央,又听西亚斯继续说道:

  “还不错不是吗?哈哈!让我们继续!……这位天真的小女孩以为把这些珍贵的研究资料交给了正确的人。但是……大错特错!”西亚斯突然大叫了一声,让这四个字响彻了整个房间,随即又换做一种诡秘的嗓音说道:“她万万没想到,这些让她废寝忘食的研究一眨眼的工夫就成了别人用来飞黄腾达的工具!而这个人甚至会在几十年后忘记了她的名字!”听到这,让木川幸人恍然大悟,但不由他多加思索,西亚斯还在喋喋不休的继续诉说着:

  “年轻可怜的傻姑娘,不管她如何争辩,全世界都没人听得到她的声音,这些心血便如此轻描淡写的拱手送人了!小姑娘无力的为自己辩解着!直到他的顶头上司对她说:你这样闹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任凭你怎么说,我都可以颠倒是非!不如想开点吧?这里有一笔钱,够你活很久了,我劝你还是收下,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否则什么也得不到……小女孩拿着一袋子钱,精神恍惚的回到了家,她最终明白了自己的力量有限,是斗不过她的上司的……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零之蓝成为了人类对付污染的强大武器,一切看上去如此美好!可没有人知道,那些零之蓝的计算公式中隐藏着的致命错误……而小女孩通过日后的反复推理得到了这个答案,但正如他的上司所说的,除了小姑娘的家人外,没人愿意再听她说的话,没有人,年轻的女孩渐渐的心灰意冷,她受够了被千夫所指的委屈,受够了趋炎附势的小人对她的冷嘲热讽!对这个冷漠的世界充满了绝望与愤恨!……终于,蔚蓝色天启开始了!年轻的女孩在家门口点燃了一团篝火,把那些修改过的研究公式一张一张的扔进了火堆里,她心想:这个世界已经不值得拯救了……第二天早上,人们在她的家中发现她双脚离地,悬挂在房梁上,身体已经冷若冰霜……”

  听到这里已经让木川幸人目瞪口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见他竭力想把头抬的高些,然后紧张的问道:“你,你得意思是说,她……那个女研究生,她早就知道零之蓝的致命错误?!难道说?”

  “难道不是吗?!”西亚斯突然面目狰狞的反问了一句,又继而说道:“就是你!变向导致了那场灾难!如果不是你毁了那姑娘的一生!她又怎么会痛恨这个世界?!痛恨所有人?!所以是你!我的大人!你就是罪魁祸首!!”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木川幸人矢口辩解着。而影狼突然走了过来,在他脑后插上了另一根线缆,这便让木川幸人当即慌了神,他大叫道:“这这,这是什么东西?你,你们要干什么?!”

  “先别着急议员大人,我还没有说完……”西亚斯的脸又出现在了全息投影之中,他一如既往地面带着不怀好意的微笑,随即对木川说道:

  “最可笑的是,人这样的动物,居然真的可以忘掉重要的人名字,尤其是自私到极点的人,比如你这样的人!”话说着他对影狼抬了抬手。而木川的大脑正飞速的运转着,可无论他如何绞尽脑汁,竟真的想不起那位年轻研究生的名字:她,她叫什么来着?她的名字是……?

  “她的名字是:山岛雅子!我的大人!不用想了,我还是告诉你好了!顺便我还有最后几句话,有一些是我的客户要我带给你的,有的是我个人想对你说的,那么让我们先从我客户的留言讲起。”话说着,西亚斯把一张纸拿在了眼前,随即字正腔圆的读了起来:

  “尊敬的木川先生,想必这一刻对你来说真的是终生难忘,是的,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自由,彷徨无助又不知所措。对善良的人而言,这一切即是天道无情,而善良的人往往都无法扭转乾坤,好比我的妹妹山岛雅子。但我想,倘若神灵只会袒护法外之徒,那些肮脏的灵魂就由我来亲自审判好了,很久以来,感谢你让我坚信着一个真理——公正是由自己争取来的。不过请你放心,我的朋友西亚斯不会要你的性命,你也不配,对于你,应该有更好的安排。最后,很愉快的告诉你,我叫做:山岛样。希望你再不会忘记山岛家的第二个名字,我想你也一定不会忘记的。那么永别了。议员阁下。”

  “妹,妹妹?兄妹?!他,他是反抗军!他是恐怖分子!!”木川幸人一脸惊愕的大叫道。是的,也许他可以忘记往昔之人,却无法忘记这个名字。

  “精彩!议员阁下,非常精彩!我相信我的客户对你的反应一定格外的满意!”西亚斯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

  “这!这不可能!不可能!”而木川幸人此时此刻却想不出别的词语来表达他深入骨髓之中的恐惧。

  “所以我才会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不过别心急,更多的惊喜还在后面呢!”西亚斯看起来十分开心的说着话。但老木川可开心不起来:

  “还,还有什么?!你说还有什么?”

  “接下来就是我西亚斯留给你的话了。哈哈……”

  Part.6

  一阵春风温柔的吹进老山岛的办公室里,使这安逸的老者从午睡中微微睁开双眼,只见他伸了个懒腰,随即走到窗前向天空望去。

  “很久没有这么好的天气了。”山岛样笑着说道。

  Part.7

  影狼站在门口,而房间的中央是惊悚万分的木川幸人,他已经失去了手脚和一半的脑壳,并以某种奇怪的姿态,被铁链捆绑在一支金属椅子上,身上接满了各式各样的导管及线缆;在他面前的,正是狡诈者西亚斯硕大的全息投影。

  “这里可是费了很大心思找到的呢,谁能想到第四区的地底下还有这么个鬼地方呢?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客户的要求是必须实现的!”西亚斯惺惺作态的说道:“你得身上连接着各种维系你生存的导管和线缆,所以说,你的命还长着呢,议员阁下。只不过……”话说着西亚斯指了指木川幸人,然后继续解释道:

  “你脑袋后面那根可爱的红色线缆就不那么友好了。我把它叫做地狱轮回!哈哈!详细解释一下,每隔一个小时,这根红色线缆连接的仪器,就会接通你感受痛苦的末梢神经,并自动给你一定量的肾上腺素,也就是说,你接下来的人生旅程,一定十分的充实,啊哈哈!哦对了,这个地方的私密程度是独一无二的,我敢保证绝,您的余生都不会有人打扰到您的!祝您长命百岁哈哈哈哈哈!”

  Part.8

  西亚斯坐在鼹鼠镇酒吧二楼的房间里。他看着显示器那端的木川幸人歇斯底里的哭喊与咆哮着。直到他看见影狼从外面关上了那为老木川精心布置的房间的铁门,便笑着关闭了全息影像的传感器和他眼前的显示屏。之后,他再一次拿出抽屉中的照片,用手指温柔的抚摸着照片上的女人随即说道:

  “我说过赛琳娜,他们都该死!”

罪恶起源说
章节调整,上一章更名为《往昔之人》(中)请读者注意。   终于让第一次天启的罪魁祸首有了个“好去处”不管有没有看,我会一直更下去。接下来将回归两个年轻人的故事,敬请期待!

第二十三章 往昔之人(下)罪与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