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诡异的珠子

  地球华夏国江南省A市金苑首府小区。

  还有五天就是2017年元旦,这一天,陈羽商起床很晚,因为昨天他下了从美国洛杉矶机场飞往A市国际机场的飞机,赶到自己在A市的“家”时已是凌晨两点。

  前几天他去了美国,就是为了做完他从事十二年的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票买卖。

  陈羽商是一个杀手,号称“暗夜使者”,十六岁就开始过上了刀口舔血的生活,从业十二年来出手三十七次无一失手,俨然成了杀手界的传奇。他的人生计划,是在自己二十八岁时金盆洗手,退出杀手界,换一个地方换一个身份,找一个自己看对眼的女人结婚生子,过平淡生活。

  已是上午十点,刚刚起床的陈羽商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刺眼的眼光照射在他的脸上,眯了眯眼睛又把窗帘拉了回去,他讨厌光,这种在阳光下自己无所遁形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

  脱下宽松的睡袍,陈羽商只穿着一条黑色的四角短裤,走进卫生间。一阵水声过后,洗了脸,刷了牙,冲了澡的陈羽商神清气爽地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随后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颗红彤彤的富士山苹果,又抄起一把小小的水果刀,边走边削,走进卧室打开笔记本电脑,查询自己在瑞士银行的秘密账户,看着上面多出来的三百万美元,陈羽商略显单薄的嘴唇抿起一丝弧度,这是最后一笔买卖的尾款,还有五天自己就要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生活,做一个普通人,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第一杀手“暗夜使者”了。

  眼睛只顾着盯在电脑屏幕上,思绪早已经飘到对美好未来的向往中去了,手上削苹果的动作未停,一不小心左手食指被水果刀咬了一口,鲜血马上就渗了出来。

  陈羽商皱了皱眉头,玩了十几年刀子,到头来被水果刀划了手。

  用嘴噙着受伤的手指,捞起床头边上的医药箱,打开医药箱,一枚很普通的珠子压在创可贴上,左手拿起珠子,右手刚想去拿创可贴,猛然间一股奇异的力量从珠子上散发出来。

  这种力量仿佛是要把自己的灵魂硬生生地从身体中剥离出来,吞进珠子里面。

  陈羽商大骇,想要扔掉这枚诡异的珠子,却发现珠子好像就长在自己的手心一般,鲜血从伤口流出,立马被珠子吸收掉。他不明白这看似是小孩玩具一般的玩意儿怎么会见了血后变得如此诡异。

  这枚珠子龙眼大小,乍一看像是灰色,仔细看又像是五光十色,甚是怪异。

  三年前,陈羽商杀了一个无恶不作的混账,这珠子就是那时候得到的。那一年,他得知云贵边境出了一个专门拐卖人口、贩卖器官、走私毒品的组织,组织头目张某为了敛财,无所不用其极,陈羽商认为张某该死,在没有人出资发动‘格杀令’的情况下他毅然出手,因为他觉得这种人的命一文不值。

  三年前的某夜,月黑风高,陈羽商潜入这个组织的老巢,避开一道道守卫关卡,悄悄地进入张某的卧室,只见两具白花花的身体在一起纠缠着,而且是两个男人,陈羽商强忍着作呕的冲动,把一名长得极其漂亮瘦弱的男子打晕,将刀子递进了张某的心脏。

  临走时,他拿走了张某床头柜上的这枚珠子,不是看上了这珠子,而是为了不破坏自己的规矩,陈羽商杀人有两条规矩,一:目标是该死的混账,二:要有报酬。

  只是让陈羽商没想到的是这小小的珠子,在三年后的今天会发生如此大的变故。

  陈羽商强守心神,最终还是没能抵抗住珠子的吸力,灵魂体缓缓的脱离肉身,没入珠子当中,整个人软软的倒在了床上。

  当他的灵魂完全进入珠子内部时,整个珠子破窗而出,化作一道虹光冲天而起,其速度极快,肉眼难以捕捉。

  珠子很快就冲出了太阳星系,接着冲出了银河星域,一路飞掠而过,途中经过许多许多星球,有恒星、有行星、有生命迹象的星球、也有一片不毛的无生命迹象星球。

  当然,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陈羽商都不知道,他的灵魂正在珠子里面陷入了没有意识的沉睡中。

  这道流光不知道在浩瀚星空飞掠了多久,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年,亦或许是更久,终于冲进了一个未知的星域中的元明星系,最终进入了青玄星神风帝国国都的陈家。

  元明星系和太阳星系几近相同,恒星是元明星,有八大行星围绕元明星进行有规则的运转,其中有生命生存的就是青玄星,青玄星几乎五分之三的面积被植物覆盖,遥远观望就是一颗绿星球。

  青玄星神风帝国陈家。

  陈家府邸,坐落在神风城最繁华的地段,占地面积将近二十亩,门口两座高达八尺的巨大石狮子,朱红色的大门,一丈五尺高的院落围墙,以及围墙里那高大宏伟的建筑群,琼楼玉宇,勾栏阁楼,红砖琉璃瓦,这一切都显示了陈家在神风城非比寻常的地位,可以肯定是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

  然而此时,陈家充斥着哀伤之意,门口那以往高挂的大红灯笼也换成了白色的,哀乐声传出很远。

  这是神风城“陆地财神”陈百万正在给自己的独生子陈将相举行丧礼。

  陈百万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微胖中年人,此刻的他正颤颤巍巍,一脸萧索的站在陈将相的棺材前,早已不复往日的睿智和意气风发,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让这位商界大亨仿佛一下子老了二十岁。

  陈百万现在很后悔,后悔自己对儿子的娇惯,让陈将相养成了跋扈的性格,终于造成了这无法挽回的局面。以前自己总是对儿子说:“儿啊,在这神风城谁惹了你,只要是正二品以下的,无论文臣武将,你给老子往死里弄,一切有爹!”

  陈百万捶胸顿足,悔恨已晚。

第二章诡异的珠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