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马不落蹄子 蝼蛄通气 真天子

  王氏抱着小刘邦抓紧往东跑。沛县在丰县的东面直线距离有多远呢?两个县城城楼之间大概有50华里左右,并不是太远,现在当然是楼房林立人口稠密了,但是在秦汉时候就不是这样的了,那时候基本上都是盐碱地,往东一看都是大片荒地,几乎没什么遮拦,就是偶尔有几间破旧的土坯房子,住着的农民也没多少人口,真是人烟稀少荒凉无比。

  就这样跑了大概2个小时左右,走了大概有5里地左右吧,那看客要问了,刚生过小孩的孕妇,2个小时能走那么远吗?还有就是能走的动吗?也许好像没吃过多少东西,还要抱着个孩子,孩子吃没吃奶都是还是问题。其实不然,不能用我们现在的观念来衡量古时候的人,我们现在谁还走路啊,基本上是在家走走路,要不就是锻炼的时候走走跑跑的,要是去个几里路远的地方,要不骑自行车、要不电动车、汽车、公交车等等交通工具,要是几十里路走着去,还没去就心里发憷了。但是古人不同,几乎都是靠着双腿走路,记得听爷爷说过他那个时候没自行车,拉平车去徐州一天就要一个来回,丰县到徐州大概160里路左右,不光走着还要拽着一个带轱辘的车子,上面还要装几百斤的货物(煤炭上面的生活用品)。所以呢那个时候的人走路是很快的,这样说吧如果刘邦的母亲不是刚生过小孩身体虚弱,亦或者是没吃饱饭的话,给她时间根本用不了半天就可以走到沛县了。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后面浓烟滚滚而来,显然是追兵骑马追了过来了,几里地的话,给人以转瞬即到了面前感觉,这下王氏心里拔凉拔凉的,心说这下是真的完了,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啊。这时前面有个老人正在用牛艰难的耕地,也许经过一天时间或者几天时间的耕作,已经开垦出来几亩地的样子了,显然新翻的泥土在烈日下和那些没翻过的颜色不同,而且松软度也不一样。王氏急忙说老人家请帮帮我吧,现在官兵要杀害我的儿子,请救救我的孩子吧。老大爷也是一脸的纳闷,说到“我怎么救你的孩子啊,这也没有可以藏起来的地方啊,我只有带着一头牛还有一些简单的工具,连个口袋都没有啊”。王氏这个时候说“把我的孩子埋到你的地里面”。当然这个时候小刘邦是不能开口说话的,自己的妈妈知道能说话就算了,如果让这个老大爷听到婴儿说话肯定坏菜的,那真的会把刘邦当成妖怪处理掉的。老大爷听到这里,还别说,还真是有点见识,没有拒绝,只是说“如果埋起来死掉了不要赖我啊”。能答应这个要求已经是冒着很大的风险了,那个还是窝藏抓捕的人也是重罪的,当然举报还是有奖励的,通过这个可以看出这个耕地的老人家也是经历了很多事情的人,最起码有足够的同情心,也说明古时候人心是还很善良的,要是现在那是躲之唯恐不及,现在大街上摔的到老人没人去扶一把,也不敢去扶啊。这就说明现在人的心态变坏了,救人的怕被救的坑害,造成了一种人为的冷漠。

  土都是翻过的,很好扒开,一个小婴儿也占不了多大的地方,很快就埋好了,当然埋的并不深,从表面看不出来和其他土地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很快追兵到了这个耕地的地方,为首的一将军一看,地里面只有一个老头和一个妇女在耕地,除了耕地的工具外没有其它的东西,更没有小孩和藏小孩的地方。按照正常情况的话就应该往前追或者退回到城里去了,往前追没必要了,因为往前看几乎没什么遮挡,前面没任何人,而且袁天罡也说了,刚出城不超过2小时,不可能跑到更远的地方的,就这样回去肯定会被骂个半死。一想刚出城的时候袁天罡让他注意地里,是不是说小孩藏在了土地里面了,于是下令士兵下马拿起手里的长枪或者刀剑,把这块耕好的土地全部插一边,确保土地里面没有婴儿躲藏。众将士得令开始仔细拿兵器往泥土里面插去,寸土都不放过。

  这个将军骑着一匹白色的宝马,这匹马那真是威武异常,一看就不是凡胎,这匹在耕过地里最前面的马左前蹄抬起来了,其它三个蹄子站立接地,左蹄子就这样悬在空中,士兵用刀剑插了一边下来没有任何收货,没看到兵器上面有血出现,马蹄子下面的泥土不在插入的范围,当然谁也没胆量用兵器跑到将军的马下面去检查。马大家应该知道,睡觉的时候也是站着,马平时站着休息时,往往会轮流将一只后脚休息,休息的脚微微弯曲轻轻放在地上,承载较少的体重,两只前脚与另一之后脚承载大部分的体重,很像人的三七步。这个将军也没在意这些,如果袁天罡亲自前来也许可以算出刘邦藏在那里吧,将军带着士兵回去了。小刘邦此刻就在那匹马的左蹄子底下埋着呢,假设马的左蹄子放下来,那基本上可以说刘邦必死无疑了,一个蹄子的重量也不是一个婴儿所能承受的。那为什么刘邦没有被憋死呢?不着急接着往下看。

  追兵走了后,王氏急忙把刘邦从泥土下面把小刘邦扒出来,这个时候小刘邦突然发现一个虫子在自己的脸上,小手一抓,抓住了这个虫子,2个手一用力这个虫子的头和身子就分家了。王氏急忙对刘邦说“这个是蝼蛄也许是它钻开泥土给刘邦通的气,没它你就得憋死了”。刘邦一听对啊,蝼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能死啊,于是在地上找了一个小木棒一头插入头部一头插到身体里面,就这样把蝼蛄接了起来,然后在蝼蛄身上吹了口气说走吧,蝼蛄果然活过来飞走了。如果不信你现在抓个蝼蛄拽开身体和头还能看到一个像小棒的东西在里面呢,这是刘邦给蝼蛄接起来的木棒,蝼蛄就是尾巴上面有个分叉黑色的,经常在地里面打洞吃植物的根茎,在地里很常见的虫子,大家有机会可以抓只瞧瞧看。

  王氏谢过了耕地的大爷,继续抱着小刘邦往东走。回城的官兵回去禀报袁天罡搜查的情况,袁天罡演算推算了一刻钟后,告诉老将军王翦说“赤龙还活着仍然在往东面走,千万不能让赤龙进入小沛,一但进去任何人都没办法了,还请老将军亲自去追”。袁天罡都这样说了,老将军王翦也不敢怠慢,吃过晚饭立即带领兵马往东方追去。

  

第五章 马不落蹄子 蝼蛄通气 真天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