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刘邦的无赖生活

  袁天罡断绝天机一心炼制阴兵。这边的刘邦也突然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可以呼风唤雨,现在好像全部不灵光了,连土地公公都没办法沟通到了,火神和水族也凭空消失不见了。

  这下刘邦彻底失去了倚仗,家里面也没有什么余粮,在这个地方毕竟是新搬来的住户,底子太薄。生存下来,连吃饭都成问题。

  刘邦穿的破破烂烂的,家里总是吃不饱,有时候连吃的都没有。这个时候的刘邦只有出去找吃的,在找吃的过程中,偷鸡摸狗的事情,反正没少做,要不然怎么落的无赖两字。

  何谓无赖呢?字面意思是无耻而且赖皮,这两样形容刘邦一点都不过分,但是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总不能要面子而被饿死吧。

  民间对付偷盗或者其它类型的罪犯,是有办法的,但是对付无赖,那就真是没办法了。就拔了你地里面一棵葱吃了,你说怎么办?打又打不得,报官又不值当的,但是这样的无赖确实讨人厌。

  刘邦小时候就是一位这样的无赖,而且是无赖中的高手,任谁遇见他都只有被他吃的份,至于拿下他等等处置方式根本对他没用。

  刘邦只要睡醒,就起床找吃的,家里基本上是什么吃的都没有了,他只好出去到街上,看到什么就拿来就吃,比如街上卖油条的,刘邦过去拿起油条就吃,卖油条的那大爷一看是刘邦,也就不说话了,心说小子,你吃就吃吧,只要不捣乱就行,因为这位大爷曾经吃过刘邦的苦,那是怎么回事呢?

  第一次刘邦拿他油条吃的时候,这位卖油条的大爷一看,这还了得,白吃还不给钱,一把就把刘邦拽住了,大骂道:谁家的小畜生,白吃我的油条还不给钱,不准走。换成别的小孩早吓得大哭,不知所措了,但是刘邦不害怕,说道:爷吃你的油条是给你面子,你想怎样?

  卖油条的一听愣住了,心想这难道是谁家的公子爷,我惹不起。但是仔细一瞧,穿的破破烂烂的,肯定不是富人家的孩子。

  判断是穷人家的孩子后,卖油条的火冒三丈,心说吃了不给钱,还称呼自己为爷。这是哪家小兔崽子来占我便宜来了,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到刘邦脸上,顿时起来五个手指头印子,血红色的那种,这下可不得了了,刘邦嚎啕大哭,边哭变喊,不得了了,打人了,卖油条的打死人了。刘邦一嗓子下来,附近赶集的人都围了过来。

  这时刘邦把嘴唇咬破,嘴里面直冒血沫子,脸上红肿,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样,从眼睛里面往外喷,破破烂烂的衣服上面全部是泥土。

  围观群众一看这个样子,不用问就知道,卖油条的打这个小叫花子,看到小叫花子的哭的那个惨啊,所有的人都指责这个卖油条的太狠了点,卖油条的一看阵势知道自己有麻烦了,赶紧辩白说,他偷吃我的油条不给钱。

  谁知道不辩解还好,一辩解反而引起更大的民愤,大家分分说道,吃你一根油条,至于把这个孩子打的嘴里出血吗?你这个卖油条的心太狠了吧,你真是和黑心的人,要不报官吧,抓起来这个黑心的卖油条的。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这个卖油条的人,这时候刘邦哭的更狠,嘴里面血沫子乱飞,脸红肿,加上泪水,泥土,整个是惨不忍睹,好像马上就要断气似的。

  围观群众里面有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也就是现在我们说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走上前去,几个人一把把卖油条的,拽出油条摊子,拽着就往沛县县衙走去,另外一人领着哭泣着的小刘邦,今天就要见见官,几个好打不平的主,喊了一嗓子。大家都附和着说,愿意作证。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县衙走去,这个时候卖油条的哪位大爷,真是有苦说不清,有理辩不出来。

  到了县衙,鸣冤击鼓,县太爷升堂问案,县太爷往下一看很快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一看就是卖油条的欺负小孩,这样的案子根本不用细问。但程序还是要走的。

  于是问怎么回事,这个时候,围观的群众就说卖油条的怎么这么欺负人,把这个孩子打的有多么多么惨,都是亲眼所见。

  卖油条的一听我的老天爷啊,我只打了一巴掌,天地良心绝对没打第二下啊。但是向那里说理去呢。

  卖油条的想开口辩解,县太爷一听群众的话就火冒三丈那里还容得卖油条的辩解。直接说道,没问你话,你最好闭嘴,否则掌嘴十八掌。卖油条的吓得不敢说话了。

  县太爷一看刘邦那个惨样,心里更加心疼刘邦,问刘邦事情的经过,刘邦此时只是哭泣,并不说话。这也是他的高明之处,因为此时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什么都不用说,群众那边已经添油加醋的虚构好了,一开始群众还说是听到哭声才围过去的,到后来就变成了,亲眼看见卖油条的拳打脚踢打刘邦了,还都是亲眼所见,拉都拉不开。

  这就是众口铄金吧,那个卖油条的此刻瘫坐在地上,脸上冷汗直流,心说这下倒大霉了,早知如此,不如送几根油条给这位小爷了,看来还真是位爷,咱得罪不起。

  县老爷惊堂木一拍,堂下鸦雀无声,没人敢喧哗,县老爷说道:卖油条的你殴打小孩,证人都是亲眼所见,事实清楚,容易判定,你可愿受罚吗?

  卖油条的心说,算了,如果再辩解少不了皮肉之苦,这次就认栽吧,赶紧回道: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愿意受罚。

  县太爷继续说道:先带这孩子看伤,医药费你全出,另外补偿这个孩子一百珠钱(相当于现在的一百块钱),你可愿意。

  卖油条的连说愿意愿意。这个时候众人还说便宜你这个卖油条的人面兽心的人了,可见众怒难犯。

  人就那么回事,都是同情弱者,看见不平的事都想出头,尤其是替别人出头,特别有成就感,你不让他替你出头都不行,拉都拉不住。每个人都有这样心里,比如看到别人比自己过的差,都想主动打招呼,都想拉拢下关系,聊聊天什么的显示一下自己的优越感,如果看到过得比自己好的,有多远跑多远,还要在背后说别人的钱来路不正什么的,人性如此,没有办法的。

  当然刘邦也没真的去医馆看病验伤,而是和卖油条的商量,拿二十根油条代替去看病验伤,再拿了赔偿金一百珠钱,就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刘邦的父亲本来就看不上混吃混喝的刘邦,这次看见刘邦带回来的油条,脸上终于有了笑容,问刘邦在那里弄那么多油条,怎么有钱买油条吃的,等等问了很多,刘邦也懒得搭理他,只管给他吃。把赔给的钱交到妈妈手里,刘邦和哥哥弟弟们,今天都吃上了油条,有吃的总是比较开心的时刻,此时全家都很快乐。

第二十三章 刘邦的无赖生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