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鼋汁狗肉

  樊哙的无意之举,发明了一个绝味的小吃,狗肉中的绝品鼋汁狗肉就这样诞生了。

  这个传承千年的鼋汁狗肉居然是樊哙,这样无意中创造出来的,大汉到现在过去了两千多年了,沛县鼋汁狗肉一直是樊家绝学,一直在热销中。据说樊家的鼋汁狗肉之所以好吃,就在熬的老汤子,就是从樊哙开始用老鼋炖狗肉开始,产生的汁水,每次樊哙都会用舀子盛起来装在一个特制的容器中,每次新煮狗肉的时候就把老汤,放一些进去,这样煮出来的狗肉就特别香,煮好后再从煮好的汤子里面,舀出来放回盛老汤子的容器中。

  就和酿酒的差不多吧,新酿的酒,必须加点老的酒曲,这样发酵出来的酒才好喝,至于老酒曲里面的成分就算是现在科学发达了,也没办法按照成分配出来老酒曲。

  这就是鼋汁狗肉的老汤子的秘密,经过一代一代的传承,现在鼋汁狗肉已经成为了沛县的名片,享誉全球,在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买到真空包装的鼋汁狗肉。这就是樊哙留给子孙后代的遗产。

  刘邦不知道老鼋已经被樊哙和狗肉一起炖掉了,依然像往常一样来到河边,喊了半天老鼋也没有出现,这下刘邦是彻底绝望了,没办法过河,樊哙的狗肉是真的吃不上了。

  没有办法刘邦只有回去,弄些其它的吃的。

  这样过了四五天的样子,刘邦大清早的走在西街的街道上,突然好想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狗肉的味道,怎么了这是,难道出现了幻觉了?

  抬头一看那不是大个子樊哙吗?奶奶的居然回来了,也不打个招呼,刘邦大踏步走过去,到了近前,手抓起狗肉,甩开腮帮子就吃起来了,刘邦一吃,整条街就飘香,片刻功夫樊哙的狗肉就卖光了。

  樊哙为什么回来呢?是有苦衷的,自从樊哙把带刘邦过河的老鼋和狗肉一起炖掉后,刘邦过不去河,樊哙心中暗自高兴了一阵子。

  高兴过后就是烦恼,站了半天没人买自己的狗肉,按照道理现在的鼋汁狗肉,已经超过了以前的味道,比以前单纯的炖狗肉好吃的太多了。这些都没有用,好吃也没人买。

  这样过了一天,樊哙回家,第二天又去了山东鱼台县城,站了一天还是没人买。

  一开始樊哙认为是人家还不饿呢,但是过了四五天后依然是连张都不开,这下樊哙害怕了,心想要是这样下去,老母亲都得饿死,这时记起了,刘邦的好,虽然在沛县卖狗肉,刘邦总是白吃,但是总能卖完啊,赚的钱相对于刘邦白吃的多的多,现在是躲过了刘邦的白吃了,可是根本一点卖不动啊。

  早就说过樊哙虽是粗人,但是并不傻,这个账一算,就明白该怎么做了,于是不在花钱坐船去山东鱼台卖狗肉了,而是回到最初的沛县西街老摊位上卖狗肉。果然刘邦一来吃了一口,自己的狗肉就销售一空,此时的樊哙算是开窍了。

  刘邦就是我樊哙的贵人啊,几乎每次只要刘邦吃我的狗肉,都可以顺利卖完,只要不次,一天几乎连张都不开。居然有这样的怪事,本来不信邪的樊哙,这次是真信了刘邦的邪。

  从此以后,樊哙一直和刘邦是好朋友,凡是樊哙卖狗肉的地方,刘邦必到,只要刘邦一到狗肉立即卖光。

  这种关系最后发展成兄弟关系,生死关系的兄弟,到后来刘邦得到天下,开始大杀功臣的时候,只有樊哙一人幸免于难,可能和现在的经历有关系吧,主要是刘邦天天吃人家的狗肉,人家还舍命相救,估计是不好意思吧,最后樊哙是少数几个得到善终的大将军。

  无赖刘邦是沛县父老乡亲一起给起的外号,虽然后来贵为天子,但是无赖的名称致死都没去掉。

  刘邦混迹在沛县县城,吃喝拿要,也不是没人敢管,而是不愿意管,县衙是刘邦常去的地方,光说县衙当官的不问,那是假的。当时估计刘邦常去的地方就和现在的派出所类似吧。

  由于经常被带进去,来来回回的次数多了,多多少少混了个脸熟,时间一长反而转正了,后来刘邦成为沛县的亭长,相当于现在的公安局局长,负责一个地方的治安。

  刘邦起事的时候就是在亭长的位置上造反的,这就是当时的环境,一个无赖,由于种种原因居然混到了亭长的位置,估计没几个正常的人愿意干这个亭长,最后才让刘邦捡了便宜,估计亭长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就是吃力不讨好的角色。

  这就是无赖刘邦混迹沛县的历程没有谁可以改变,那怕是做了天子,当时就是无赖,至于无赖能不能成为天子,那都是时势造就的。

  外人怎么看不知道,至少刘邦的父亲,很看不上刘邦的所做所为。

  一天早上刘邦被父亲从被窝里面拽了出来,上去打了两个嘴巴,刘邦懵逼了,不知道那里得罪了,自己的老子。

  刘邦父亲打过后,说道:你小子不学好,过不几天被抓紧去一次,每次都要老子去取人,照这样下去,老子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了,天天去监狱里面提你去算了。

  刘邦一听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父亲是嫌弃自己游手好闲,惹是生非,经常进监狱,经常让父亲去提人,给老父亲丢脸了。

  刘邦也不多说话,因为做惯无赖的他知道,此刻说什么都是错的,说的多错的多,被揍你狠。

  刘邦的父亲见儿子不说话了,自己在怎么骂,也没啥意思,火气就压了下来。

  看着年少的刘邦,刘父也是恨铁不成钢,整天游手好闲和一群街痞子在一起,能学什么好。刘邦的父亲说道:儿子啊,你就不能学学你两个哥哥,老老实实的找份事情做,本本分分的过日子,多好,你能不能不跟那些混子交往啊!

  刘邦只是低着头听着,并没有回答父亲的问话。

  刘父突然有了个想法,趁着刘邦还小,只要让刘邦远离那些坏人,也许大大就变好了,也说不准呢?怎么样才能让刘邦离开他们呢?只有让刘邦换换环境了。

  刘邦家里外面也没什么亲戚,唯有丰县老家,有刘邦的叔叔,大爷等亲人,要不让刘邦滚回老家去吧,这样就和沛县的这些混子断了来往了。

  刘父立即严厉的对刘邦说道:为了你的成长,你以后不要在去沛县县城混了,我给你叔叔写封信,你拿着这封信,回老家丰县找你叔叔吧,你叔叔看到信后会安排你做事的。

  刘邦点点头说好吧,其实刘邦不想走,但是在沛县确实名声有点太坏了,也只有出去躲几年了。

第二十八章 鼋汁狗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