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武技专家(一)

  九洲纪元997年,第三届平民比武大会前夕……

  这是一间宽敞的教室,里面颇为空荡,除了墙壁上挂满的各式武器、平铺于整个地板的红地毯外,再无他物。

  居中站着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身武师打扮,只见他双手比划,言语之间抑扬顿挫,凡听他演讲的人,皆不会分神走样。

  在他五米之外,并列盘坐着七位年轻人,有男有女,一个个竖耳倾听。

  只听中年武师说道:“……所以,《总论》的结尾说,武技与功力是同等重要的,没有功力,再玄妙的武技招式也是花架子,必将攻敌无效;而荒废武技,一味增进功力,便如一位鲁莽的大力士,虽能举起千斤石头,却吓唬有余,而敏捷不足。”

  话音刚落,七位年轻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嗡嗡交谈。不一会,其中六位年轻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汇合起来,射向剩下的那一位,发出一阵哄笑之声……

  为什么?

  因为那位被孤立的少年有点逗,他身穿一件短袖衣。背扛一把巨剑,那把剑又厚又大又黑,足有七尺之长、两百来斤重量,竟然就这样一直扛在背上。

  不仅如此,他身材高壮,虎背熊腰,浓眉大眼,肌肉发达,满脸胡渣。

  其实,昨天他才刚过二十岁生日呢。

  这强壮少年见其他伙伴笑自己,气呼呼道:“哼,你们什么意思?别以为我汪惜昭好惹!”

  六位取笑者之中,忽然站起一人,却是五短身材,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只听他向武师说道:“老师,听您刚才的总结,我八皮子有话说。”

  武师道:“八皮子,你但说无妨。”

  五短身材的八皮子笑道:“老师刚才的‘大力士比喻’真是妙极,只是大力士也有聪明的和愚蠢的,嘿嘿。”

  武师道:“何出此言?”

  八皮子道:“聪明的大力士起码还会勤练功力,而愚蠢的大力士嘛,仗着自己一身蛮力,天天舞弄一把笨重得要死的东西,不仅武技招式练不好,功力功法也被耽误,真是自找苦吃,贻笑大方。”

  “你……”强壮少年汪惜昭被他辛辣讽刺,终于忍不住了,猛的站起。

  “怎么了?咬我啊?还容不得发表个人观点了?”

  “哼,个人观点是吧?我现在就要跟你比个高下!”

  两人说干就干,摆开架势,强壮少年汪惜昭举起发达的手臂,五指往脑后触摸剑柄,转瞬间嗖的一声,两百多斤的巨剑竟然单手抽出,横于胸前!

  双脚四平八稳,面容沉定!

  在场之人除了找茬的八皮子,尽皆叹服,就连老师也露出一抹稍纵即逝的惊异。

  天下间竟有如此神力的人。

  五短身材的八皮子见状,连忙抽出一柄只有十斤八斤重的刀,严阵以待。

  “等等,”老师说道:“你们打归打,要懂得点到为止。既然是武技课堂,就只凭武技取胜,少用点功力。”

  又道:“今天是周末,本来是你们休息玩耍的一天,我把你们叫过来补课,就是因为你们在场几位的武技乃是本班最优秀的,所以着重培养,这也是接了上面的指示。大家同学之间切磋切磋也就是了。切记。”

  老师的一席话,固然得理得体,然而剑拔弩张的两人,只轻轻嗯了一声,很快进入互相吹胡子瞪眼的状态,恨不得把对方吞了,好像一直有仇似的。

  仇归仇,毕竟是在学校,又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两人尽量克制不运用功力。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汪惜昭两百多斤的武器施展开来,果然虎虎生风,虽然动作不快,却也没有旁人想象的那么笨拙。

  八皮子不敢硬碰,全神贯注的闪避着,只见他纵高窜低,闪展腾挪,只闪不攻,虽连连后退,身子却颇为灵活矫健。

  不知不觉,汪惜昭已攻出了七八十招,却连对方的衣襟也碰不到半点。

  当然,观看的学生与那位武师并不认为八皮子有多轻松,且不说闪避是一种被动状态,一旦中招,这货两百多斤可不是玩儿的。

  再说八皮子根本不敢用自己的刀硬碰汪惜昭的剑,那是找死。这显然又增加了八皮子抢攻的难度。

  酣斗中,八皮子一边闪避后退,一边嘿嘿笑道:“你果然好力气,但是再强的攻击,打不中又有个鸟用!”他见对方连攻近百招气息却丝毫不乱,于是想用言语激他。

  谁知一向粗声粗气的汪惜昭,此刻却心如止水,淡淡回应道:“哼,总比你这个只会退缩的乌龟好。”

  八皮子得意道:“你才是大笨象,我这是‘灵猴身法’,闪避的不二法门,量你这吃杂粮的粗人也学不会。”

  他闪避的步伐和身躯的扭动方式,确实有一定的规律,汪惜昭并不确知到底是什么身法,只知自己招招落空。

  “你就退吧,乌龟,等你退到墙壁,我就把你的龟壳打烂!”汪惜昭脱口道。

  八皮子闻言,猛然惊觉,百忙中转头一看,好险!原来自己只差半米距离便到墙壁!

  这转头之际,稍有疏忽,一股猛风袭来直达颈项,八皮子大惊,闪避已经不及,下意识地双手握住武器,横刀一挡!

  硬挡乎?

  刹那间旁人无不紧张万分,均替八皮子捏汗,两百多斤重的武器居高临下劈头盖脸斩下,即使八皮子的刀能够挡住,恐怕握刀的手心也受不住。

  说时迟,那时快,当双方武器将触未触之际,八皮子忽然双手一松,机灵的将刀弃之不顾,同时整个身躯竟然如“踏板滑雪”一般,敏捷地向后滑开半米。

  哐啷一声闷响,刀被击落在地,沉重的力道将八皮子的武器撞得扭曲不堪,然而八皮子往后滑行,却安然无恙地闪开了汪惜昭的攻势。

  至于汪惜昭,由于用力过猛,根本来不及收招,巨剑一直砍到木制的地板上,深入几尺。

  他拔了几拔,咦?一时拔不出来……

  汪惜昭面红耳赤,旁观的学生不由一愣,随即又发出几声哄笑。

  八皮子嘿嘿一笑,身躯突然旋身跃起,他轻功果然了得,瞬间跳起一丈之高,头顶几乎碰到屋顶。

  这边厢,汪惜昭终于把武器拔起,他仰头一看,心道:“哼,就你会轻功吗?”

  正想跳起来举剑向上一挥,击打八皮子的小腿,谁知眼前突然一花,身上各处穴位一麻,汪惜昭竟自动弹不得!

  好个八皮子,原来他从腰间抽出几十个小铁珠,以“漫天花雨”手法,从空中撒下,汪惜昭防不胜防,在一片叮叮当当的碎声之中吃亏。

  八皮子神气万分,飘然落地,鄙夷的看了一眼如雕像一般不能动弹的手下败将,然后一个华丽的转身,面向那位武师,拱手施礼道:“老师,请评价!”

  老师干笑一声,快步向二人走来,扫视了两人一眼,友善道:“很好,八皮子,你赢了。”

  其余六位学生齐齐喝彩赞美,这一切当然是给八皮子的。

  老师解开汪惜昭身上封闭的穴道,汪惜昭哎哟一声,却是满脸不服。

  老师道:“汪惜昭同学,你服不服?”

  “自然不服!”

  “为什么?”

  “他只闪不攻,等到要攻击时,却又出阴招。天下间有这样的比斗吗?”

  “什么叫阴招?”

  ”暗器就是阴招!”

  八皮子闻言,狂笑打断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输了还啰里八嗦啊。”

  汪惜昭怒斥道:“有种再来一次?”

  八皮子哼了一声,双掌摊于腰际,马步一跨,两眼一瞪,得意道:“本少爷正有此意!”

  老师不快道:“行了行了,两位停吧,真要比,到全国武技大赛举办的那天再说,也就一个星期后的事情。”

  八皮子道:“嘿嘿,老师,比赛选手太多,我怕碰不上他呢。”

  武师知道八皮子正在风头上,是不可能听劝的,于是对汪惜昭道:“虽说你天生神力,但是这么重的武器玩久了也会累,是吧?不如换换口味,回去练一些灵活的武技弥补自己的不足,择日再比。”言下之意是:你汪惜昭武技笨拙,走错了路子。实力根本不如八皮子,没必要再斗了。

  汪惜昭自然听出话中之意,望了一眼老师,又望向矮小的八皮子,哼声道:“我就不信钢铁打不过豆腐,这次你先出招!”

  汪惜昭将武器举起,随意的挥动两下,严阵以待,这两百多斤的巨剑在他手上犹如无物。

  老师无奈,只得重复道:“好好好,点到为止。”于是退开。

  其余观看的学生兴致勃勃,不住的为八皮子助威。

  八皮子手掌虚晃几下,冷道:“嘿嘿,这次我让你尝尝‘玲珑透心掌’的厉害,不用武器照样吊打你!”话毕他摆出了架式。

  玲珑透心掌,单听名字就不简单,大概是既灵活又狠辣的武技。

  所有人认为汪惜昭输定了。

  其实汪惜昭自己也感到“压力山大”,这八皮子虽然身形矮小,却是短小精悍的人物,而且掌握的武技也很丰富。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怎么办?如何才不会再失败一次呢?汪惜昭内心忐忑不安。

  “看招吧!蠢货!”八皮子大喝一声,一掌拍来,这一掌表面上轻轻飘飘,却运用了绵绵劲道,似乎隐含厉害的“后着”,汪惜昭居然被震摄住了,正不知如何是好……

  原来,八皮子这一次用上十成功力,他要动真格的!

  忽然,教室门外有声音说道:“主人莫要被八皮子的花样吓住,论功力你远在他之上!”

  汪惜昭闻言,迅速向后退开两步,及时闪开了对方的掌势,同时将功力运送到剑柄之处,正要挥剑出击。

  没想到八皮子的巴掌如影随形,迅速追了过去,抢先一步往汪惜昭脸颊拍去。

  这一掌要是被拍中,强壮的汪惜昭就算丝毫无损,也是很丢人的。

  门外那声音又道:“掌法的变化已然穷尽,主人头往后仰!”

  汪惜昭依言运作,头往后仰,果然巧妙避开,免受了巴掌之辱。

  “出飞腿!”

  汪惜昭如接指令,又依言而行。

  啪的一声,八皮子“哎哟喂”一声闷叫,身子往后跌倒,一时间竟然爬不起来。

  这八皮子只不过中了一招,就吃了大亏。

  全场皆惊,均向门口望去,只见门外一位少年缓步向室内走来,他面容清瘦,神情闲定,身穿布衣。衣服虽然陈旧不堪,但却洗得非常干净,几乎一尘不染。

第1章:武技专家(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