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武技专家(二)

  清瘦少年终于走近汪惜昭身边,汪惜昭立刻展露出喜悦之色,一手握剑,一手拍了拍清瘦少年的肩膀,笑道:“烈心,你来啦!”

  这位名叫烈心的布衣少年说道:“是的,主人!我来了。”

  八皮子本来一直躺在地下,忽然一个“鲤鱼打挺”,接着站直身子,气急败坏的道:“什么?你叫他主人?”

  “是的,他是我的主人。”

  “他就是个平民,怎么还能有仆人?”

  “平民就不可有仆人吗?”

  “有你这样厉害的仆人?”

  “错了,厉害的不是我,厉害的是我的主人!”

  “哼,他有啥厉害的?本少爷一点不放在眼里!”

  “他若不厉害,你怎么如此不堪一击?”

  “我……咳咳。”八皮子刚受重击,几番对话,竟然气息不畅,干咳了几声。

  “闪一边去,现在是我八皮子教训他的时候,别碍手碍脚,否则连你一起吊打。”八皮子怒道。

  烈心微笑道:“你确定你能赢?”

  八皮子深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理顺胸中的闷塞之气,随即恢复得意的神情,道:“当然,你小子好好看着。”

  烈心道:“好,请给我一分钟时间!”

  八皮子道:“你要干嘛?”

  烈心道:“让我跟主人说几句话。”也不等八皮子是否答应,甚至也不管那位老师或其余学生是什么表情,他拉着主人的手闪一边去,两人说起了悄悄话。

  “主人,稍后你跟他对阵的时候,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后面声音确实太小,虽在室内旁人却无法听得清楚。

  好小子,大概是商量应对之策!八皮子皱眉。至于那位武师,双臂交叉于胸,眉头皱得比八皮子更紧,这位名叫烈心的不速之客到底何方神圣?

  一分钟后……

  “哈哈!烈心,我懂了,我这就过去把他打飞!”

  八皮子一听,气得哇哇大叫,喝道:“汪惜昭你过来!你个手下败将!”

  忽然一团猛风袭来,八皮子头上的毛微微吹起。

  原来汪惜昭急于“报仇”,向八皮子猛跑过来,刮起一阵风。

  刹那间两人的鼻子几乎相触,八皮子大骇,连忙后退几步,背心吓出汗来。

  壮汉果然浑身是劲!

  汪惜昭呵呵笑道:“怎么?胜利者,你怕了?”

  “怕你干嘛?小何,拿剑来!”八皮子对那一排观看的学生说道。

  小何立刻腾空一跃,身子在空中打了几个连环转儿,瞬间便靠近挂满各式武器的墙壁,然后手臂伸出,抓住某一把剑的剑柄,顺手一抽,轻飘飘落在地上,并把剑丢给八皮子。

  小何长得不算帅气,却是细皮嫩肉的人,作为帮助者,他不忘自我展露。至少,他的轻功显然不在八皮子之下,亦迎来一阵喝彩。

  八皮子接过剑,这剑比之前的刀更轻,只有五六斤重,然而一剑在手,八皮子的神色却比以往更自信,似乎剑术才是他的看家本领。

  这时只听老师说道:“《总论》说,剑者,乃兵器之王,易学难精也。八皮子如此自信,显然在剑术上颇有造诣,汪惜昭同学,你可要小心。”

  汪惜昭道:“老师有心,我不也一直用剑吗?只管叫他放马过来。”

  八皮子道:“好,我让你看看什么叫‘旋风快剑’!”

  果然很快,握剑的手随意一挥,便攻出七八招,仿佛七八剑同时击打在对方身上。

  汪惜昭冷笑一声,高壮的身躯屹立,他单手挥剑相迎,施展幅度却是极小,始终不离身边三尺,紧守门户,另一只手却暗暗聚集功力。

  一阵交鸣之声,八皮子全部攻势均被轻松挡格,不由得心中大疑:这笨拙的主儿怎么突然灵巧起来?

  他大大不服,于是速度猛增,剑招越使越快,使到后来,人们只看到耀眼的光网,无情地往汪惜昭身上招呼,周围呼呼生风。

  这已经是非常难得的剑术造诣了,想来这八皮子日以继夜,不知经历过多少枯燥的习练,剑术才有今日之速度。

  然而汪惜昭的抵制同样敏捷,任八皮子如何攻击,如何施加功力,他只需手臂微动,剑随臂转,便如一堵铁墙般不可攻破。

  你打得快,我挡得也快!

  哪怕你打得忽快忽慢,我也挡得忽快忽慢。

  一百回合……两百回合……三百回合……两人缠斗良久,一个稳若泰山,一个巧如灵蛇。

  旁人惊奇不已,内心紧扣现场,期待着变化。

  其实变化已经悄悄进行了,因为汪惜昭功力太高,武器太厚硬,八皮子每一次与他兵器相撞,都被严重反弹,握剑的手心随之痛得厉害,使力越大,对方的反弹力越强,几次险些痛得武器脱手。

  只听一个学生忽然说道:“谁会赢呢?”

  武师一笑,转头对烈心道:“这位小兄弟,你刚才在外面偷听我给学生讲课,你倒是说说谁能赢。”

  烈心微笑回礼,以示歉意,遂说道:“当然是我的主人能赢,而且赢得响亮!”

  武师道:“果然是个孩子,你忽略了八皮子的玲珑透心掌。”

  烈心笑道:“且看如何。”

  两人一番估测之后,迅速将注意力放到现场,决定胜负的时刻恰好来临……

  只见八皮子故技重施,又从怀里掏出几十个小铁珠,大手一挥,顷刻间如雨点般攻击过去。汪惜昭双眼圆睁,全神贯注的挥动巨剑挡击,然而毕竟铁珠太多,有几只打中了他的小腹。

  哎哟!汪惜昭吃痛,手臂一缓,八皮子抓住这一刹那的机会,脚下又如踏板滑雪,瞬间滑至汪惜昭跟前,同时左掌往汪惜昭的腹部击去。

  狠狠的一击!十成功力!

  砰!中招!

  所有人屏气凝神……

  却见汪惜昭整个身躯纹丝不动,口中猛一吐纳,腹部随之一缩一涨,顷刻间产生一股反弹之力,冲击八皮子的掌心,使其立退两步。

  八皮子知道不妙,没想到对方的功力竟如此之高,他立刻施展屡试不爽的“滑行之术”,瞬间滑开三米之远,避开锋芒,同时探手入怀,又想甩出几十只小铁珠,攻击对方的要穴。

  不料汪惜昭冷哼一声,左掌早已向前推出,一股肉眼看不见的“无形力道”竟隔空袭来,这完全出乎八皮子意料之外,漫天花雨手法已施展不及……

  噗!中招!

  “哎……呀……!”身形矮小的八皮子受无形力道击中,居然飞空倒射,重重撞在墙壁上!

  所有人惊得合不拢嘴。

  “汪惜昭好强啊!”一位女学生拍手赞道。其余虽不直口称赞,却也心下叹服不已。

  武师忙走过去把八皮子扶起,拍拍他身上的尘土,拉着他的手走到汪惜昭身边。

  终于知道自己判断错误,武师只好干笑道:“好,胜负已分,握个手吧!”

  八皮子全身火辣般痛,喘气道:“我八皮子不服!”

  武师道:“为什么不服?”

  八皮子道:“哼,他只守不攻,等到要攻击时,又施展莫名其妙的王八之气。天下间有这样的比斗吗?”

  武师一愣,无言以对。

  八皮子又道:“这王八之气到底什么来历?真是莫名其妙啊。大家说,是不是?”

  其余学生也围了过来,有的惊讶,有的呆滞,有的狐疑,显然同样莫名其妙。

  汪惜昭道:“大爷我隔空攻击,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武师突然惊道:“平民练习的功法层次较低,不同于贵族特有的功法,汪惜昭同学作为平民,是怎么做到隔空攻击的呢?这很少见,难道……”却是说不上话来。

  烈心此时走了过来,扫视众人一番,说道:“诸位可否听我解释?”

  “请说!”武师道。

  “快说!”八皮子道。

  “说来听听!”汪惜昭作为当事人,居然也迷惑不解的问道。

  烈心道:“这要从你们讲课的内容开始说起。八皮子同学认为我的主人是愚蠢的大力士,就连老师也暗中默认,但是你们没明白我的主人为什么要苦练这么笨重的武器。”

  “炫耀自己的力气呗。”八皮子讽刺道。

  烈心正色道:“我的主人力气大是肯定的,但绝对不是为了炫耀,他只是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武技。”

  汪惜昭道:“嗯,三年前,我刚刚就读高中一年级的第一天,我的仆人烈心就建议我每天练习这把玄铁剑,于是我连吃饭睡觉也背在身上,三年如一日,这把剑哪,可比老婆还要亲密。”

  学生们一笑,老师沉沉思索,八皮子哼了一声。

  烈心道:“重剑难学难精,然而在练习中功力增长却十分迅猛,如今主人的功力深到一个地步,可以做到隔空攻击。”

  八皮子不以为然,道:“哼,虚张声势,那干嘛一开始对阵的时候,不使用王八之气?我看八成是作弊!”

  “老师,我不服!”于是八皮子举手嚷道。

  烈心道:“因为平民很难做到隔空攻击,刚才你们对阵时,主人采取只守不攻的作战方式,以逸待劳,这样才能暗中积蓄功力,才能猛然爆发出隔空效果的无形力量。”

  汪惜昭拍拍烈心肩头,呵呵憨笑道:“好小子,以前怎么不叫我这么做呢?你使坏。”

  烈心神秘笑道:“主人,以前你的功力不够深,强制使用反而阻碍功力的进展,现在你快毕业了,功力足够深了,本来想让你在比武大赛中震惊全场的,既然你跟八皮子耗上了,就露一露也无妨了吧。”

  武师闻言嘀咕道:“隔空攻击,隔空攻击,咱们九洲帝国流传一句话,凡是没有贵族阶层专属的‘元素力量’,若有哪位平民也能够做到隔空攻击,就极有希望成为女皇心目中的屠龙勇士,啊……”武师说到后面,竟激动的叫出声来。

  八皮子道:“哼,奇谈怪论。老师,都不知道哪儿传出来的,一点都不符合逻辑。”

  烈心笑道:“咱先不说这个流传,反正八皮子不是我的主人的对手。”

  八皮子道:“不就是看不见的王八之气吗?论武技的掌握,我胜你的主人几条街。”

  烈心笑道:“不,八皮子,你武技很不过关。”

  八皮子抡拳怒道:“你再说一遍?”

  烈心丝毫不惧,道:“且听我说。”

  “说不服我,打扁你。”八皮子道。

  烈心道:“你一共用了五大绝技,灵猴身法,玲珑透心掌,滑行术,漫天花雨手法,以及旋风快剑,可在我看来,除了旋风快剑,其它的你远未学到家。”

  武师道:“已经很不错了,虽然……”

  烈心打断道:虽然灵猴身法是假的,对吗?老师?”

  老师笑道:“灵猴身法是十分上乘的闪避身法,《总论》一书说,未有五年之功,断无法修炼成功,八皮子三年来虽然刻苦,学的却不是灵猴身法。”

  八皮子赖皮道:“那身法麻烦得要死,习练的口诀明明就已经失传,结果教材上就叫人每天观看猴戏,从中悟出身法,有那么逗吗?所以我练的是另一种奇特步法,同样可以有效闪避,或许不如传说中的灵猴闪避身法,但是应付汪惜昭这个笨蛋绰绰有余。”

  汪惜昭怒道:“不是灵猴身法,偏要说是,你羞不羞?尽用名堂吓人!”

  八皮子嘿嘿笑道:“你这么容易就相信,难道就不羞耻?”

  汪惜昭脸一红。

  烈心道:“八皮子你知道灵猴身法是怎样的吗?”

  八皮子坦然道:“不知道!”

  武师道:“早失传了。《总论》没有关于这一身法的详细描述,只是简略提及,不过从传闻来看,创始者是和猴子一起生活的人。”

  烈心笑道:“功夫都是人创造的,就算失传了也能重新创造出来,不是吗?”

  武师纳闷道:“你口气如此托大,到底是谁?”

第2章:武技专家(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