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凤鸣剑法(三)

  烈心忽然深切感受到,人生在世欲求与现实的莫大距离,其实自己何尝不是如此?说句心底话,他从书本上坚持不懈的研究武技理论,难道内心深处不正是想踏入武者行列吗?可哪里有机会?

  七岁时被汪天日赶走后,又重新被汪惜昭带回来时,汪天日就严禁他私下练武,企图让他只做一个安分的、没有威胁的仆人,这深深扼杀了他的武者理想!对于一个幼小而又寄人篱下的孤儿,哪里敢有半点违逆?再宏伟的理想都是空谈——有什么比吃饭来得更重要?

  所以,至今他只落了个武技理论专家的能耐。

  不过他并没有埋怨汪天日,毕竟人家给他吃,给他穿,给他住,他老早就想通一件事:这世上从来没有人非得要给你特别的待遇,你也不能因为别人没有给自己特别的待遇而觉得奇怪。

  进一步,他很感谢汪惜昭,汪惜昭虽然是一个粗人,对他却是极好,从不把他当仆人看待。

  说到汪惜昭,烈心终于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情:就算汪惜昭能夺得平民比武大会冠军,也未必就能被女皇封为屠龙勇士,因为他知道,平民比武大会划分为许多特定的赛区,这些赛区各自比赛,赛后又不会再进行更高一级的比赛,这样,从整个帝国的范围来看,冠军其实有很多位,据说泱泱九洲大地,十几年来也就只有六位冠军选手被录入屠龙勇士的名额。

  ……

  已是清晨。

  温馨而淡定的光线朝着放荡不羁、纵横交错的松枝穿透进来。

  一株老松树下,一位妙龄少女身穿薄衣,头扎若干小麻花辫,曲膝坐在地上,柔弱的肩背靠着坚硬的树杆,一双玉臂环抱着双腿,呆滞而迷茫的眼睛直直地望着蓝天白云,她朱唇微张,白净的玉脸中显出无限的困倦。

  少女的前面,一柄又长又软的剑斜插在地上,剑身没入泥土一半,微风轻抚,宝剑颤颤微微,而老松树的后面,竟有一座怪石鳞寻的山洞。

  此人是汪惜缘。

  远处的山草忽然传来沙沙之声,不久,一条人影向少女渐渐走近。这人是约莫十八九岁年纪的男性,身材高大,只是偏瘦了一点;相貌说不上特别英俊,但是五官也算长得棱角分明;一身粗麻布衣,显得既陈旧又土气,然而他那双眼珠特别深邃,仿佛能察透万物。

  此人是烈心。

  “惜缘小姐,早上好。”烈心淡定的呼唤她。

  汪惜缘闻声抬头,一见是他,几乎不信眼前所见,讶异的眨了眨眼睛,道:“咦?是你?”

  “是我……”烈心青涩的脸蛋不由一热,“排练”了好久的淡定面容,立刻被破解掉,因为汪惜缘眨眼的一刹那,长长的睫毛上下滑动,透出一股动人的灵气,他又犯痴了。

  汪惜缘冷冷道:“你怎么会来这里?”忽然又警惕道:“你怎么就来了这里?快说!”

  烈心坦然道:“是的,惜缘小姐,我确实就是来跟踪你的。”尽管他对她有羞涩感,但是汪惜缘的警惕早在他的料想之中,因此能够重新淡定。

  汪惜缘娇笑一声,脸上却充满风干的泪痕,说道:“怎么了?我大哥的武技专家,今日沦落到偷鸡摸狗的地步了?”言下之意是说,大哥的修为不及她,所以派他来偷窥。

  烈心想了一下,笑道:“武技专家不敢当。这两日见惜缘小姐的剑术,我才知道自己的贫乏。”

  汪惜缘道:“你也不简单,丝毫没练过武功,居然钻研出适合大哥修炼的玄铁重剑,起初我不以为然,直到一个月以前,他的功力有突破的痕迹,有反常的行为,逼得我一个月前不得不半夜起床修炼,”说到这里,玉脸一紧,语气转为沉重,道:“这剑法我就算练不成,我也决不让他超越我!哼!”

  烈心一愣,原来,她也知道汪惜昭一个月前功力突然充沛,无法压制的来到悬崖边大喊大叫的事情。

  烈心暗道:“看来兄妹二人真是水火不容,对她来说,冠军或屠龙勇士之名还不是最为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能把大哥比下去。”

  想到这里,烈心露出微笑,口中说道:“如果仅仅是这个目标,惜缘小姐现在可以安心了,你已经超越了你大哥。”话毕,他友善的蹲在地上,鼓起勇气与汪惜缘平视起来。

  四目相对,一时无话……

  汪惜缘打破宁静,道:“这个当然,凤鸣剑法的厉害,岂是你们能战胜的?”

  烈心点头不语。

  汪惜缘又道:“你偷窥也是白费心机,这套剑法我练足七年,就是把修炼心得告诉你,你也无法使我大哥在短期之内练成。”

  烈心摇头不语。

  汪惜缘秀眉一掀,道:“你为什么摇头?”

  烈心道:“我因两件事情摇头。”

  “立刻说来听听。”汪惜缘急不可耐。

  “第一,你大哥不需要练你这套剑法,只要他能静下心,能沉得住气,也许他就能突破瓶颈,进入连我自己也不知晓的全新境界。”

  汪惜缘微微一惊。

  “第二,现在惜缘小姐虽然处处压着大哥,可是看得出来,你一点都不开心,因为你也陷入了瓶颈。这个瓶颈你自己或许不在乎,随时放弃都无所谓,可是汪老爷子催逼着你,半点不得放松。”

  汪惜缘被他戳中心事,冷笑道:“这又不是什么高见,你刚才偷窥了我跟爷爷的对话而已。”

  烈心脸一红。

  把话说开,汪惜缘倒也想跟他多聊几句,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她斜瞥了他一眼,道:“说说你对我这套剑术的看法吧。”

  烈心一喜,道:“好的。惜缘小姐这套绝技叫凤鸣剑法是吧?真是厉害,它包含了天下所有精妙的剑招。”

  却见汪惜缘一愣,道:“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呢?”

  烈心更是一愣,道:“你练了七年竟然不知道吗?”

  汪惜缘道:“笑话,我练了七年,从来没发现剑谱上哪里有说到它包含了全天下所有的剑招。”

  烈心正容道:“我说的是真的,至少我认为凤鸣剑法将天下剑法浓缩成一百二十式,所以才能这么厉害。”

  汪惜缘陷入思考,久久才道:“你凭什么这样说呢?”

  烈心笑道:“很简单,汪家东楼藏书房里五花八门的剑谱应有尽有,我全部都记熟了,发觉若把你那一百二十十式的剑招加以细分、拆解,正好可以化解成各种五花八门的剑术!完全地吻合,无一例外!”

  汪惜缘闻言,不禁大惊,细细地打量着烈心,打量着眼前这位对自己有着莫名羞涩感、而自己却对之不屑一顾的男子。

  这实在是她从来没有留意过的事情。其实,就算她留意也没有用,因为,她对藏书房多如牛毛的剑谱并没有达到滚瓜烂熟的地步,无法“双向印证”两者的密切关系。倘若眼前这位男子说的是真的,那么他的头脑究竟什么做的呢?居然能双向反推,这需要多么强大的记忆力、联想力以及敏锐的直觉。

  怎能使她不惊?

  然而她心中就是不服气,惊讶过后,强作冷漠的神情,说道:“哼,藏书房又不是只有你才熟悉,我不相信你的看法。”

  烈心笑道:“我的看法当然不一定正确。”

  汪惜缘笑道:“如果你的说法是错的?你会认为哪里判断错了呢?”

  烈心道:“很简单,只要能证明藏书房的剑谱并非包罗万象,那么我的说法就是错的。”

  汪惜缘又愣住,这小子真够自信,言下之意是说,如果他错了,不能怪他,只能怪汪家的藏书不够完备。

  可是,他能够这么说,同时又表示他的思维不是封闭的、死板的,可以随时纠正的。

  良久,汪惜缘终于一扫之前的冷漠,感叹道:“你不做武者,实在可惜。”又说道:“既然你如此自信,你倒说说,凤鸣剑法如何突破瓶颈?”

  烈心谦虚道:“不敢,惜缘小姐七年闭关,我没有资格指点你,不过你可以说说你目前练剑受阻的情况,我就算帮不了你,至少说出来心情也会舒畅很多,而拥有好的心情,对练剑岂不也是有帮助的?”

  汪惜缘一听,一向冰冷的目光悄悄转为柔和,说道:“谢谢你。”遂又脸色黯然,道:“我的心情怎么能舒畅?爷爷给我的真正目标并不是打败大哥,而是打败贵族,我先问你,你知道贵族多少事情?或者说,身为九洲子民,你知道咱们九洲帝国多少事情呢?”

  烈心叹道:“我阅书虽多,但是书本并非万能的,我从小到大,寄宿在你们汪家,除了上学和阅读书籍,就是做家务,活动范围不出百里之外,这个庞大的帝国若不亲自游荡游荡,我还真是陌生。”

  这是他的心声,只待那汪惜昭夺冠之日,能给他一笔金钱,便是他茫茫寻亲之时。

  汪惜缘感同身受,道:“其实我跟你一样,至今也是年纪轻轻、没有踏出温室的孩子。”

  这同样也是她的心声,她的活动范围甚至比烈心更小,因为她曾闭关七年修炼凤鸣剑法,牺牲了很多属于一个少年的丰富成长时光。

  烈心道:“九洲帝国主要由九大王国和一个中心王国组成,九大王国高度自治而又相互依存,一同受到中心王国的管辖。九大王国有各自的国王,只有中心王国的国家元首才被尊称为皇帝……”

  汪惜缘道:“你上学比我多,还知道什么?”

  烈心道:“汪氏家族隐居于群山之中,而群山附近有一大片地域,名为万山大村,我们虽然偏僻而居,却也属于万山村的人。”

  “很好,联系自身实际,还有呢?”

  “九大王国之中,其中有一个叫皓月王国,皓月王国共有六城,每城有六府,每府有六镇,每镇有六村,六六六相乘,大致上有两百一十六个村子。而我们万山大村虽然很大,却不过是皓月王国两百多个村子之一。”

  汪惜缘道:“很好,那么你应该知道,贵族有大有小,有高有低,上至朝廷,下至一个村庄,都有相应的贵族集团加以管理,那么单单我们皓月王国就有多少贵族?而不同等级的贵族之间,他们的功法层次水平亦相差很大,贵族尚且如此分明,我们平民阶层的身份及功法水平更是低贱。”

  烈心道:“对,所以我常常听说,咱们平民的功法层次哪怕练到顶峰,也无法与贵族习练的功法相提并论,哪怕是最小的贵族。”

  汪惜缘白里透红的娇脸中透出不忿之色,问道:“我们的功法层次怎么个低法?”

  烈心摇头笑道:“我不知道。我活动范围太小,在学校也只是学习文化堂,所以我连平民武者都不算,更没见过贵族武者展示过他们的特殊功法。学校有条硬规定,平民是绝对不能踏入贵族功法堂半步的。因此我对贵族阶层的武功修为层次一无所知。”

  汪惜缘道:“你对贵族无知的最重要原因并不是这些,关键是我汪氏家族两百年前被朝廷抄家,剩存的那一位祖先,被扁为平民并流放到皓月王国的边缘,永远不能再练习贵族特有的功法,就连藏书房里也不得有关于贵族功法的一切信息,这样汪氏家族从此就会彻底忘却自己曾经拥有的贵族身份。你既然生活在汪家,那么就算在藏书房里再读一千本、一万本书,又岂能知道贵族的事?又岂能知道九洲帝国的统治秘密呢?”

第9章:凤鸣剑法(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