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铁汉激情(一)

  又过了两天,离平民比武大会只剩下四天。

  这一天,也是烈心和汪惜昭所处的武者学校迎来毕业典礼的一天。

  前面说过,烈心并没有进修过武技堂和功法堂,这意味着主仆二人每天的上下课时间表完全不一样,所以两人尽管关系甚密,同住汪氏山庄的东楼,却几乎从来没有试过一起结伴上学。

  毕业典礼这一天,因为与往日不同,全校各色学生赴校参加的时间倒是一致的了,因此,按理这一天汪惜昭可以与烈心并肩结伴,同去学校。

  然而汪惜昭仍然没有与烈心同赴学校之路,因为汪惜昭从起床到出家门时,根本没有见到烈心的人影。

  当然,烈心提前跟主人打过招呼,说自己有点事情要很早起床出外面处理,而且可能要迟一个钟头才能到达学校,因此也就没有同行的必要。

  究竟是什么事情,烈心没有明说,汪惜昭也就决不多问,最多也就心里面纳闷一下。

  第二件纳闷的事就是汪惜缘。汪惜缘母女与汪惜昭母子芥蒂早深,双方分居多年,好好一个小家庭弄成两个更小的家庭。汪惜缘每日干什么,汪惜昭本来是没兴趣知道的。

  只是这两天来,汪惜缘那位又烦人又漂亮的母亲整天哭哭嚷嚷,说女儿失踪了,还唐突地来到汪惜昭的客房里来问,被汪惜昭强壮的母亲强硬的推出门外。

  汪惜缘又干什么了呢?

  一个是同父异母的妹妹,一个是仆人兼好兄弟烈心,给了汪惜昭不大不小的纳闷。

  然而真正困扰汪惜昭的是另外两件事情:第一,烈心夜窥汪惜缘回来后,竟坚定的告诉他说,汪惜缘的功力爆发确实与玉佩有密切关系,但又严肃地强调汪惜昭要努力突破极限,这样才能进入全新的武学境界,因为还有西楼的汪惜风等着他。这使汪惜昭感到很不爽,因为尽管汪惜风一直很厉害,最近又可能出外拜过师,但他觉得汪惜风还不至于对他构成严重威胁。

  另一件事就是,汪惜昭素来心仪一位酒家女侍,话说汪惜昭与八皮子课堂搏斗之前,汪惜昭刚过二十岁生日,生日那天,几乎所有他希望看见的人都来庆祝他了,唯独最渴望的那位人儿,却偏偏放他飞机。

  哦,这位人儿名叫阿兰,是位女性,非常有味道的女性,对汪惜昭来说,她既有母亲硬朗的一面,又有不输于妹妹汪惜缘的美貌,在一所远近闻名的大酒家里打工,乃响当当的酒店女侍。

  汪惜昭与她相识多年,彼此肝胆相照,他心仪她很久了,问题是,她是否心仪于他,他却向来没底!

  本来嘛,他设计了一套周详的计划,即生日那天趁着酒意大胆地向她抱过去当众表白,为了这事,他甚至事先找烈心一起探讨过表白的具体台词、还请教了一些猪朋狗友一起研究如何营造浪漫气氛等问题……

  当一切都排练就绪,咦?阿兰没来。

  阿兰的失约使他的“图谋”泡汤,心里的憋屈自不必说,一直想找阿兰“理论理论”,问问她为何不来。

  好不容易等到毕业典礼的完毕,烈心却又对他千叮万嘱,叫他比武大会结束之前都不要去找阿兰,说什么练功的关键时刻特别需要“沉静之心”,免得找了阿兰之后心绪不宁,那就妨碍武功的突破了。

  怎么办?

  一个是他不太放在眼里的宗兄汪惜风,一个是他心目中的女神阿兰,孰轻孰重,汪惜昭的脑袋自有分数,又怎么会尽听烈心的?所以,尽管他还是没有找阿兰,但是脑袋里满是阿兰,尽管知道汪惜风不可小看,却越发不把他放在眼里,于是乎,他又狂又燥,无法沉静……

  再说武学的全新境界是什么?烈心虽能提出来,却无法具体描述!那么,只要我汪惜昭把近乎顶峰的功力,练至顶峰也就行了,而这一点根本就不需要沉静的内心。

  他的内心从来就没有试过长时间的沉静,何况他清楚知道,他的功力进展从来与沉静无关,都是在满满的冲动情绪、以及高强度的兴奋运动中提升的……

  是的,他认为天下间最了解自己的人,应该是自己,所以关于武功的突破问题,这一次他终于没有听从烈心的建议。

  典礼过后,汪惜昭的武技老师,也就是那位在武技课堂上姓张的中年武师,携同他那几位优秀学生一起,来到万山大村一家远近闻名的酒家庆祝。而这间酒家恰巧是阿兰工作的地方。

  这,正中汪惜昭的下怀!

  “真是天助我也!你烈心千叮万嘱,可是老师的话我不能不听啊!嘿嘿,阿兰,我来了!”汪惜昭心中如此想道。

  这间酒家名叫“万象酒家”,座落于万山大村的商道口附近,周围山灵水秀,百物生机,而万山大村地处皓月王国的边界,那条宽阔的商道直通九洲帝国的另一成员国——火龙王国,生意自然是十分红火。

  酒家拥有五层高的楼阁,一二楼为酒饭客厅,三四五楼为借宿房,主要服务于往来奔走的生意人,江湖人和达官贵人。

  酒家脖大臂粗的厨师有几十个,妩媚热情而又服务周到的女侍有上百名,精明细算的掌柜有几个。而酒家老板据说祖上曾有几代是皓月王国的御厨,这位老板虽未曾入宫,却深得祖先真传,足下几个儿子也是出色的大厨,一家人请助手,不断做出丰富各样、味道一流的菜色,完全能满足各路好汉彼此迥异而又挑剔的嘴巴,故称万象酒家。

  正因为如此,连酒楼中斟茶倒酒、端菜送饭、卖艺卖唱,甚至卖色、卖身的女侍也为人津津乐道。而女侍当中最出名、最夺男人眼球的,正是阿兰。

  酒店里,以张武师为首的师生团队们定了一间独房,围成一桌,各色佳肴琳琅满目,他们边吃边说,边说边喝,喝了又笑,其乐融融。

  只是,这一次师生团队少了一个人和多了一个人。少了的那一位,名叫八皮子,八皮子甚至连毕业典礼也没有去,他的武者毕业证和高考成绩单,是托好同学“小何”待领的;至于多出来的那一个人,名叫烈心。

  烈心固然不是张武师的学生,但是烈心担心汪惜昭会“出事”,所以要求同来,而张武师因为烈心在武技课堂上的表现,对他极有兴趣,巴不得他同来,甚至恨不得他就是自己的学生。

  本来呢,张武师事先“约束”学生们多吃菜少喝酒,否则就不带他们来,谁知,这间豪华酒家还是汪惜昭带他来的,否则他连路都不识,因为他是别村人,偏偏又没来过万山大村。而且喝酒最多的,也是他。

  “张老师,您老是个好表率啊,叫我们不要喝多,现在菜还没上到五分之一,你就喝了五瓶烈酒了啊!”一位胖嘟嘟的学生一边斟酒,一边说道。

  张武师醉红了脸,快速夹起一个雪白的肉丸子便往嘴里送,笑骂道:“嗨,胖头子,我是三十多岁的老人家嘛,不在受约束之列,你们都还是学生,是小孩子,那肯定……”

  “嘿!张老师,我们刚拿了高中毕业证和高考成绩单,从今以后可不是小孩子了!”说这话的正是小何。

  “哇哇呀……”张武师突然一声大叫,竟将肉丸子吐了出来,没理会小何的话。

  小伙伴们忙道:“怎么了老师?”

  胖头子假装天真的问道:“莫非这肉丸子有狗屎?”

  张武师手脚发抖,连嘴巴也在窜动,道:“不是狗屎,去去去!记住,胖头子,吃饭不能讲脏东西。”

  胖头子伸了伸舌头。

  “这肉丸子蒙人啊,明明入口不烫,咬下去时,一股热汁射在我的舌尖上了。”张武师纳闷道。

  “哈哈哈……”学生大笑。

  不一会,一位长相平平、头扎羊角辫的女学生,也是桌上唯一的女学生,递给张老师一张纸巾,温声道:“张老师,您擦擦嘴吧。”

  张老师接过,望了望她,竖起拇指道:“你们看,你们看,还是小草好!不喝酒、又懂事,我看啊,明年专收女徒,老师命也长一点。”

  那位女学生连忙双手齐摇,慌道:“小草不敢,小草受不了夸的。”

  男学生们齐唱道:“哟,原来张老师喜欢小草啊!不得了。”说完全部大笑。

  原来,张老师的教学风格很独特,上课一板一眼,循规蹈矩;下课则与学生打成一片,谈笑风生,全无架子。所以学生们很喜欢他。

  张武师忽然板起一张阴沉的脸,道:“小何,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有两位胆子较小的学生,以为老师要发火,噤声道:“老……老师,小何他没说啥吧?”只见这两位学生的相貌竟有百分之九十雷同,就是皮肤也都一样黑乎乎,显然是双胞胎。

  小何胆壮而又机灵,看出老师的面孔是装的,一点儿都不惧,朗声道:“报告老师!我说我们不是小孩子!回答完毕!”

  张武师道:“咦?臭小子,高中毕业就拽起来了?你还有大学、研究生、博士没读呢,这么快就想做社会青年?有种你一直读下去,直到把“武者博士”的名号摘下来,老师为你跳五层楼都可以!”

  事实上呢,他就是跳六层楼也不会死,因为他会轻功。

  烈心因为跟他们还不熟,一直没怎么说话,此时听了老师的言语,止不住大笑起来。

  可是,一向不甘寂寞粗声粗喉的汪惜昭,今天却是心不在焉,坐立不安,完全没关注师生们的对话,显然是有一些难言的“心绪”……

第11章:铁汉激情(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