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8章:情之所致(二)

  这杨府的家奴总管,名叫高通,只听他兴奋道:“少爷,已经按你计划行事,进展非常顺利,就和预计的一样。”

  “噗”的一声,杨帆打开折扇,神气道:“哦?说来听听。”

  烈心心神一凝,暗道:“计划?什么计划?”

  只听高通道:“第一,那汪家小姑娘果然对你有些意思。”

  杨帆一乐,道:“那就太好了,像这种纯品女孩子,才是我杨帆的最爱。”

  高通道:“第二,我已经按你的吩咐,没叫其他女子,特意把口无遮拦的玉萍引出来,去跟汪家小姑娘交涉,结果汪家小姑娘受到了足够的委屈。”

  杨帆道:“唔,我看到了,否则她也不会扭头便跑。汪家小姑娘虽然迟到,我却早已派人暗中查探,原来她还是来了的。”

  那边,烈心只觉来气,暗道:“真是虚伪作态,到底有何用意?看来他生就一副好皮囊,品格却与主人相去甚远,跟这种人做朋友,根本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忽又想起汪惜缘对此人的情意,不禁又暗自叹息,嘀咕道:“是惜缘小姐慧眼识人,还是我烈心带有色眼镜看人?”

  高通道:“第三,我已经博取了汪家小姑娘的好感和信任,所以我三番几次暗示你对她的浓浓情意,她肯定也是相信了的。”

  杨帆道:“哈哈,好。”

  高通纳闷道:“好在哪里呢?反正你也不是真的在练功房,直接出来见她不是更好?反正她对你也有好感。”

  杨帆道:“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好感能当饭吃吗?告诉你,那女娃子对另一个人也是有好感的。我不耍点手段,怎么能一招制胜?”

  高通一愣。

  那边,烈心暗地里打了个突,想道:“惜缘小姐对另一个人也有好感?我咋不知道?谁呢?”于是,烈心把所有他认识的男人都浮想了个遍,就连八皮子、小何,甚至大黑小黑都算进去了,偏偏忘了把自己算进去。

  原来,当日在万象酒家,汪惜缘刚刚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杨帆就立刻被汪惜缘的容貌和清纯的气质吸引了,一直盯着她看,那时杨帆就琢磨着怎样以最快的速度把汪惜缘弄到手,但同时他也发现,汪惜缘好像注意着另一个男子,而且是完全无法跟他相比的布衣少年——烈心,而烈心当时的“能力”与表现,又是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他又如何不耍点手段呢?

  只听杨帆又道:”经此一事,现在汪姑娘在玉萍面前看似委屈了,其实却赢了,委屈越大赢得越大,我还怕玉萍打击她不够重呢!我就是要制造这种感觉,让她既痛苦又充满优越感,哼哼,下次我出击的时候,你看我不把她弄得服服帖帖,连动都动不了!”

  烈心大惊……

  高通佩服万分,转而又纳闷道:“可是大公子,她刚才被气跑了,你赶忙过去安慰她不是更好吗?”

  杨帆微笑道:“说你不懂你真的不懂,怪不得你几十年来得不到你最爱的那个。我这招叫欲擒故纵,再说现在她完全在气头上,刻意追上去用处不大,还会怪我迟迟不出现呢。还不如缓和一下,让她慢慢品尝个中滋味,等她想通了,一切委屈都是因为那个杨帆公子爱她甚于爱任何女人,到时我再施展一点手段,看还不手到擒来!”

  高通终于省悟过来,又竖起大拇指道:“大公子实在高明呀!”

  两人又一阵说说笑笑,言语之间颇为放肆,并渐渐进入门内,声音越来越小。

  这边,烈心听完,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觉自己从来没这么恼火过,只恨自己没有汪惜昭的身手,否则冲上去砍他几个斧头,虽不至于要砍死他,起码吓吓他也好,转念又想:“我又何必跟这种斯文败类闹心呢?现下还是找惜缘小姐要紧,她这次又跑开,该不会又想失踪几天吧?比武大会迫在眉睫,这可大大的不妙!”

  想到这里,他一秒钟也不想逗留,握住那把不相干的大斧头离开了。

  烈心在大街小巷找了个遍,逢人便问:有没看到咋模样咋模样的少女,大部分均说她沿着西边大道而去,不禁心中一喜,因为那个方向正是返回碧草镇及万山大村的路线,看来她是要回去练剑了。

  于是,他拦了一辆小型马车又回去了,尽管一路上,他始终没看到佳人的倩影,然而除了回去,他也没有更好的法子了。

  ……

  万山大村,因其占地比一般村子大得多而称为“大村”,因其依傍于绵绵群山之中而冠以“万山”之名。

  夕阳西下,太阳火红也似,诸山散发出淡淡的异彩,其中央之处,有一座山显得雄壮挺拔。

  在这座山凹凸不平的顶处,一片青松绿草,一袭扎着若干小长辫的倩影,一支长长的软剑,侧边一处怪石嶙峋的大山洞,洞内黝黑而神秘……

  每天晨练的剑声,此时又能听到,真乃清脆而又悠长,远近回荡,扬散于山谷之中,惹得丛林枝头上的鸟儿也随之跳跃、飞翔,争相鸣叫,活跃之极。

  不知不觉,夜色降临,山顶中点起了一堆火,熊熊燃烧,一轮新月高挂于无尽的虚空之中,原是那样的独特,安静与神秘。

  只是,日间的剑声仍然激荡不断,持续至夜,打破了所有的静寂。

  烈心从傍晚开始,就伏身于草丛隐处,此时借着月光与火光,能看到眼前大致的景物,还有她。

  只见汪惜缘剑势如虹,从第二式开始,越使越快,越使越流畅,越使越强劲,刚开始草木微动,当使到百招开外,十米范围刮起无形的强风,片片草尾使劲摇摆,就连挺拔的松树亦随之骚动……

  当使完第一百一十九式时,她忽然剑尖圈转,后退两步,同时将剑招完全收回,刹那间,所有剑势、劲力突然消失,就连原本大自然的风力,以及空气中不经人们察觉的跃动之力,尽都消失不见,仿佛这一切均被“收”到什么地方去了……

  接着她清叱一声,娇躯迅速向空中纵起一丈之高,同时双臂高高举起,软剑亦随之高扬,形成居高临下之势……

  蓬!软剑直直地斩将下来,顿时剑尖之处掀起一股无形而强大的气劲,急速地向远方冲击过去!

  砰!十米之外的一颗大松树轰然崩倒,并被分成几大块儿,哐啷坠地,木碎叶屑随之纷纷散射!

  强,远远强于哥哥汪惜昭。

  强,因为这是汪惜缘自杨府回来之后,准备了大半天的最后一式。

  忽然,叮的一声轻响,软剑掉地,只见汪惜缘大腿一软,竟沉沉的倒在山地上,不省人事。

  “惜缘小姐……”烈心终于丢弃手里握住的不相关的斧头,箭腿跑了过去,一把将汪惜缘挽扶起来,让她柔弱无骨的娇躯躺在自己并不宽阔的胸膛之中。

  他用一根手指轻按她的人中穴,但觉她娇美的脸颊上微微汗湿,神态困倦之极,柳眉紧蹙,又似颇有几分压抑,不由得大感心痛,幸好她呼吸总算均匀,心中稍宽,想道:“看来她是累得虚脱了,一时昏迷而已,没什么大碍。”

  烈心担忧过急,本没什么杂念,心境放松之后,忽然感觉对方的身体温软如棉,这时才想到彼此已是肌肤相贴,一阵淡淡的少女芳香扑鼻而来,烈心整一个纯思少年,何时想过有此刻温存?不禁心中既是害怕又是兴奋,想起她对俊俏贵公子杨帆的“种种情意”,理智告诉他要远离,要将佳人轻放到草地上才是“正当”,无奈的是,当他把目光不小心落到她的头部时,乍见她脸蛋精秀而红晕,容貌娇艳无比,竟不由得痴了……

  过了好久好久,又或者过了不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久或者不久,汪惜缘突然在不知不觉中悠悠醒转。

  终于感觉到她的娇躯和颈项在挪动着,惊惧得正要推开她的身子,没想到的是,她居然用力的把头一埋,埋在自己的胸膛里!

  烈心一愣,如在梦中。

  只听汪惜缘居然抽抽泣泣的哭起来,断断续续的说道:“还是不行……还是不行……这不是有形剑气……这不是!那可恶的女子……”说到此处,忽然呜的一声,竟就此失声痛苦起来,一双玉臂几乎要搂到烈心的脖子了。

  那可恶的女子自然是指杨帆的表妹,白玉萍。

  烈心似是感同身受,忽然间大为气馁,情不自禁的向她搂腰一抱,心痛道:“惜缘小姐,真惭愧,是我不好,十几年来都没有研究出超越‘平民功法’的秘密究竟在哪里!”心中却暗道:“惜缘小姐失败了,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惜缘小姐怎么会失败?我的方法又怎么会错?”

  汪惜缘听他这么一说,忽然发觉自己的失态,双臂狠狠使力,把他推开,烈心大骇,立刻满脸通红,结结巴巴说不上话来,连她都不敢看了,把头偏一边去。

  汪惜缘这边也是娇羞万分,虽然对她来说,世上最不能让她害羞的男子,也许正是眼前这个叫“烈心”的汪家仆人,然而自己投怀送抱,毕竟也“难辞其咎”,想不脸红也难了。

  汪惜缘道:“哼,什么惭愧啊?你研究不出跟我有关系的吗?”见烈心一脸尴尬,于是又娇媚一笑,说道:“刚才我那样子……倒是我的不好了。”把头低了下去。

  “不不不……我……”烈心说一半不说一半,暗道:“我欢喜着呢。”

  汪惜缘不理会他,抬头向月光望去,喃喃自语道:“如果我汪惜缘是高挂的月亮,那该多好,远离一切凡俗之事。”

  烈心不由自主的跟她一起赏月,只见夜空之中又何止月亮?还有漫天的繁星,汇聚成一片银光,将神秘的夜空映照得更加光华高洁,不禁心中一动,暗道:“我到底是谁?我不可能是石头里崩出来的,如果我的父母至今尚在人间,他们此刻不也跟我一样同在一个星空之下吗?他们会想我吗?”

  两人沉默起来,各怀心事,一时无言。

  少时,烈心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无法解决,于是对汪惜缘道:“惜缘小姐,你很想卸下家族复兴的担子吧?其实我也觉得挺难为你的,汪老爷子似乎把整个重担放在你身上。”

  汪惜缘黯然道:“与八皮子对战,我彻底输掉,看来没有元素力量的平民,根本没有办法对付贵族,否则……”她玉脸一紧,恨声道:“否则今天在杨府我一定拔出剑来教训那个可恨的女人!可我打得过人家吗?”这的确是事实,连八皮子这种人都可以从杨玉东身上得到一些元素力量,何况杨帆的表妹呢?

  烈心满心愤怒,脱口道:“那个女人?确实可恨又悲哀,还有那个……”他本想说杨帆也很可恨,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汪惜缘奇道:“你……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烈心一惊,才知自己关心过度说漏了嘴,只好结结巴巴搪塞道:“我恰好在路上碰到你,因为惜缘小姐从来没有去过府上,我担心你的安危,所以……”

  汪惜缘心中一暖,心中确道:“真有危险是你这个光说不练的家伙能解决的吗?”于是便对他轻轻一笑。

  转念又想:“爷爷既然收留了他,让他管理藏书房,为何禁止他练武呢?真可惜,否则以他对武学的热忱和领悟力,从小开始练习凤鸣剑法,只怕现在已经领悟出有形剑气。让他来替我们复兴汪氏家族,岂不是好?”

  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很没用,幽怨道:“有形剑气,有形剑气,荒谬!八皮子不就是可以使出有形剑气的人吗?看来只有元素力量拥有者,才可以施展出有形气劲,说什么平民打败中等贵族,根本就是无聊人编出来的无聊传说!”

  说到这里,她不禁千头万绪,无法平静,忽然笑出声来,道:“元素力量,又有什么了不起了?按八皮子所述,元素力量不就是把帝国秘密炼制的丹药吃下去吗?有嘴巴的人都会吃!”

  只听烈心忽然笑道:“对啊!所以惜缘小姐根本不必患得患失,怨天尤人。”

  汪惜缘一愣。

  烈心道:“刚才我见惜缘小姐所展示的力量,其实基本上达到了有形剑气!”

  汪惜缘烦闷道:“达到了就达到了,没达到就没达到,什么叫基本达到了有形剑气?”

第28章:情之所致(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