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江家

  说着厉声斥道:“蒋飞,道歉!”

  蒋飞一听顿时急怒:“慕师兄,你——”

  他想说你怎么能偏帮外人,竟然二话不说就让他向那小子道歉,堂堂一大顶级势力的门人却要向一毫无背景的小子低头,就不怕此举要让天风门颜面扫地?

  只是话还没说出来,就觉得喉间一紧,那刀尖离自己更近了些,几乎划破皮肉。

  随之又听慕千绝一声厉喝:“道歉!”

  他怎会不知蒋飞心思?

  但他也知道,如焱羽这般天资妖孽之人,假以时日必将问鼎巅峰,通常面对这种人,他们往往有两条路选择——

  一者、与其打好关系,必要时刻向其示好,或是结为盟友;二者、在其还未成长起来之前,强势抹杀。

  但眼下以小师妹的态度来看,恐怕对待焱羽唯有第一条路可走。

  毕竟师尊他老人家对小师妹向来都是无条件疼宠,只要她一句话,基本就没有不答应的,面对此种情况,他唯有让蒋飞道歉,示软服输方能保住他之性命。

  奈何蒋飞却看不出他一片苦心。

  也是由于其太过自负,将天风门弟子之身份看的过重,认定若焱羽真要杀他,慕千绝还是会阻止,因此非但没有道歉,反而出言挑衅道:“我便不道歉又如何?他杀我,慕师兄你难道袖手旁观?此事若传出去,岂不是让天下耻笑,说我天风门无人?”

  慕千绝忍不住在心里将蒋飞痛骂一顿,正想再说什么,却见焱羽忽地冷冷一笑,长刀化作一道光芒收入储物空间。

  蒋飞以为焱羽服输,得意的表情还未来得及浮上脸,双眼便倏然瞪大。

  一掌!

  出手快如闪电。

  少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掌印在他的脐下三寸。

  瞬间丹田尽毁!

  丹田对战师来说,乃是产生力量的源泉,如若丹田损毁,则再无法凝聚战力,此生也便与修行无缘。

  蒋飞意识到发生何事之后,不禁怒发冲冠,什么都顾不上了,扑上去就要和焱羽拼命:“我杀了你,你竟敢、你竟敢毁我丹田!我蒋飞与你誓不两立——”

  砰!

  慕千绝一掌劈上他的后颈,示意后面的师弟将其扶稳,抬眼淡淡道:“蒋师弟如今也已受到教训,焱公子,看在天月的面子上,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如何?”

  焱羽声音亦平淡如水:“自然,只是今日·之事虽了之,但若日·后再无事挑衅,同样莫怪我不看你们天风门面子。师姐,我们走。”

  一众天风门弟子目送焱羽二人离开,其中一人忍不住愤愤不平:“慕师兄,为何放任那小子嚣张?”

  “嚣张?”慕千绝重复,继而摇头:“此事谁也不要外传,待我与天月一同禀报师尊,再做定夺。”

  -

  焱羽和尹颖从云河里出来,找到约定的地方,梁越已经接到消息早早在那里等待了。

  看到两人立刻迎上去,大手一把就拍在焱羽肩膀上:“厉害啊,小师弟,你的事迹在外面都传开来了,以一敌九啊,痛快!”

  尹颖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说的轻巧,小师弟与创世宫结怨,有何好处!”

  梁越讪讪一笑,又改口问道:“不说这个了,小师弟,你在云河里可有得到九转赤梅花?”

  闻言,尹颖沉默下来,数秒后才道:“小师弟,你再说一遍吧。”

  焱羽苦笑着将当时情形又复述了一回,说着边把九转赤梅花的枝子连同肥鸟一起拎了出来:“这家伙就是罪魁祸首,师兄看可有办法让这枝子再开花?”

  梁越拿起那枯枝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片刻,摇摇头叹息一声:“如此一来,也就只能另想其他办法了。”

  他见焱羽神色黯淡,急忙安慰道:“小师弟,我并不是怪你,本身我和尹颖就没有想过能在云河里得到九转赤梅花,你的加入反而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更何况,你也不是无功而返,只是让这小家伙捷足先登了而已。”

  他将睡的跟猪一样的肥鸟拎起来交还给焱羽,开口严肃叮嘱道:“把它先收起来,小心被人盯上。”

  上古神兽幼雏,定是有心人的目标。

  云河这一条线断了,三人商议之后决定先回转最近的战师工会,之后再作打算。

  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刚刚踏入战师工会大门,就被上百人团团围住。

  一时剑拔弩张。

  梁越怒道:“你们这是何意?”

  “何意?”

  随着一声冷笑,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路,一名老者从中走了过来,其身后还跟着四名男子,举手投足皆是气势非凡,绝非等闲之辈。

  梁越和尹颖同时惊道:“江老!”

  “你们眼里还有我?”江义军,现任江家家主目光冷冷扫过梁越和尹颖身上,最后落在焱羽脸上:“你可知,老夫为什么找上你?”

  焱羽虽然未曾见过此人,但一提到江姓,再看如此大的阵仗,心里便大体上明白了其中原因,淡淡开口:“你是江超的什么人?”

  “哼,既然你猜到了,那老夫便也不拐弯抹角,老夫正是为我孙儿江超而来。”江义军冷声道,“我也不亲自动手,你就自裁谢罪吧。”

  话音落下,梁越和尹颖双双一震,抬眼朝江义军怒目而视:“江老,此事皆由江浩江超兄弟二人挑起,他们的死明明咎由自取,为何要将责任推到我们小师弟身上?”

  江义军仰天长笑:“哈哈哈,笑话!你们这些人的命,也配与我孙儿相提并论?我孙儿要杀你,那是你的荣幸,你为何不乖乖伏地任他宰割?”

  乍一听到如此言论,梁越二人皆是无比震惊,继而气怒交加,实在无法想象这位赫赫有名的江家家主竟会说出这种话来。

  梁越试图与他交涉,岂料还未张口就被打断:“你别想替他求情,他杀了我孙儿,自当以死谢罪,告我孙儿在天之灵。看在我江家和战师工会有所渊源的份上,你们两个我就放过不杀,只是你们要入我江家,终身为奴为婢!”

第七十六章 江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