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受辱

  “什么摹龙纹境的高手,也不过如此,还不是任由我逃出生天了!”

  就在莫钧暗自得意之际,一股强横的吸力蓦然从上方传来,这股吸力甫一出现,莫钧只觉得前冲的身体立即一顿,然后不由自主的便是被那股吸力吸离河中!

  莫钧心中暗自骇然,眼睛四处乱瞟之际便是看见,衣衫齐整的舒天宝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莫钧心头狂跳,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直面摹龙纹境高手的强大!

  从他潜水逃遁到离开水面,期间最多不超过二十息,而在这二十息的时间内,舒天宝不仅穿好了衣服,而且还能够悠闲地将他从水中吸出来,如此可怕的速度,真是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嘭!

  舒天宝随意的一甩手,一股巨力便将莫钧甩到了岸上。

  赤条条的莫钧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停住身子,白嫩的皮肤在地上擦出了几道血痕,他也没有觉得疼痛,此时的他,全部心神都被舒天宝的眸子吸引过去了。

  自见面开始便显然的极为和善的舒天宝,此时依然带着和善的笑,只是双眼之中,却有着点点寒芒不断的涌动着。

  “我记得我警告过你!”舒天宝的声音依然十分和善,只是语气之中却如双眼一样泛着丝丝寒意,“我温和的将你带回去交差,你老实的配合着等我交差,这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逃?”

  莫钧缓缓地站起身,有些惊异的望着舒天宝,面前的舒天宝好似完全变了个人一般,先前觉得十分滑稽的两撇胡须,此时也显得有几分狰狞。

  他双手捂着裆下,在惊异之余也是分外难堪,他已经十三岁了,却还要赤条条的站在人前,哪怕面前的是一个男人,他也感到十分难为情。

  “我并不想去,为什么要配合你?”难堪之下,莫钧也是有些怒意,他心知舒天宝不会下杀手,语气便也没有多少惧意。

  舒天宝微微一笑,只是这笑容显得有几分冷意,他右手猛地一挥,一股巨力便猛然轰在了莫钧身上!

  莫钧闷哼一声,整个人都被那股巨力抛飞,直飞了四五丈才砸在地上,赤裸的身体上沾满了杂草。

  “你还真的没有认清一件事,那就是我并非什么善男信女!”舒天宝身形一动就出现在了莫钧身旁,他蹲下身子,一双充满寒意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莫钧,“既然你不知好歹,那我就让你知道我的手段!”

  话音一落,舒天宝右手之上猛然泛起绿芒,那绿芒如一团火焰般在他手上晃动着。

  莫钧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事,不由急忙道:“你别忘了你接到的命令!”

  舒天宝冷冷一笑,双眼中透着抹冰寒:“我接到的命令是带你回去,可并非是带毫发无伤的你回去!我本耐着性子跟你和平相处,没想到你却是个贱骨头,那我就只好让你知道贱骨头的下场!”

  说罢,舒天宝泛着绿芒的手猛然按下,一掌印在了莫钧赤裸的胸膛之上!

  绿芒瞬间入体,莫钧只觉得浑身忽然似是被千万根针扎一般的难受,整个身体都剧烈的颤抖起来,他紧紧的握着双拳,死死的咬着牙忍受着那股疼痛之感。

  他自幼虽说吃了不少苦头,却还从未如现在这般难受过,那强烈的痛感已经深入骨髓,若不是他性格坚韧,早就已经疼的大叫起来。

  舒天宝淡漠的看着浑身抽搐的莫钧,并未因莫钧仅仅是个孩子便有任何恻隐之心,他身为妖族,本就从未将人命看在眼里,先前看莫钧还算顺眼,所以才未对莫钧施加辣手,可莫钧竟然妄图逃逸,虽未成功,却也让他极为恼火。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难受?”舒天宝望着莫钧,轻声细语,“你叫出来啊,叫出来你就可以舒服一些……不过若是你叫出声,我会认为你是在大声求救,到时候,我会用其他办法惩罚!”

  莫钧紧咬着牙关,双眼中有着一丝难以置信,他没想到先前看起来十分温和的舒天宝,竟会瞬间变得如此狠辣。

  刺痛感不断侵袭着莫钧的神经,他死死的忍耐着,心中也是颇为悔恨,他知道终究是自己太过大意了,太小看摹龙纹境高手的实力了,又没有正确认识到妖族的心性,他在书上看见过关于妖族凶残无常的信息,却并没有将那些信息放在心中,此时的痛苦让他上了生动的一课!

  “既然你这么喜欢赤裸身躯,那我便成全你!”舒天宝看着莫钧一脸的痛苦之色,不由得微笑起来,可是说的话却让莫钧心悸不已,“从现在开始你便赤裸着吧,我也不带你从地下赶路了,就让你好好的享受赤身裸体的妙处!”

  话一说完,舒天宝轻轻的一挥掌,一股劲力便将远处地上莫钧的衣衫尽数卷进河水中,望着那衣衫顺流而下,舒天宝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随意的一挥手,没入莫钧体内的绿芒瞬间飞出,消散在空气中!

  绿芒离体,莫钧立即就感觉刺痛感消失了,他赶紧站起身,一眼望见衣衫在河水中向下游飘去,他神色一急,若真的一路赤身裸体前往妖族,那也太过丢人现眼了!

  想到要赤身裸体的在人前出现,莫钧立即就向河流奔去,希望可以将衣衫捡回来。

  舒天宝见莫钧的动作,立即脸色一冷,轻哼道:“你还真的不长记性,看来人类真的是贱性难改!”

  嘴里说着话,舒天宝抬脚一扫,右腿猛地扫在莫钧小腹之上!

  这一脚势大力沉,带着破风声响,莫钧只觉得小腹上似巨锤击打一般,整个人都被扫飞出去,直撞在远方一棵巨树之上才停下!

  噗嗤!

  莫钧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赤裸的身体从树干上滑落,背后的皮肤都擦破了,从小到大,他虽受过不少欺辱,可却从未像今日这般窘迫屈辱。

  莫钧缓缓地站起身,双目喷火的望向舒天宝,他心中有着杀意涌动,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对某个人产生如此强烈的杀意!

  舒天宝看着眼中怒意狂涌的莫钧,不屑的撇了撇嘴,轻哼一声道:“贱骨头!”

  莫钧双拳紧握着,可在舒天宝这声‘贱骨头’中缓缓地松开,他心中十分清楚,如今的并非是对方的对手,若是此时抑制不住怒火,只有自找苦吃的份!

  “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百倍奉还!”

  ……

  魔灵宗内,文柔站在竹屋前抬头仰望着天空,自从莫钧拜入内门,这已经是她每日必做的事情了,以前每日要做杂活才能换得儿子修炼的权利,现在忽然不用做杂活了,她倒感觉无所事事起来。

  忽的,她眼眸微微一闪,可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依然仰望着天空。

  一道流光在此时蓦然出现在天空之上,下一瞬,那道流光便降落到屋前的空地上,酒剑仙那邋遢的身影便是出现在文柔眼前。

  文柔看着酒剑仙,眼中倒也没有多少惊异,轻声问道:“你是钧儿的师尊酒剑仙?”

  酒剑仙此时仍是一副醉眼朦胧的模样,他将剑插在身后的空地之上,斜倚着长剑喝了一口酒,才含糊不清的道:“正是。”

  “你此来所为何事?”即使是面对如此邋遢的酒剑仙,文柔依然温柔恬淡,轻声问。

  酒剑仙打了个酒嗝,道:“钧儿被派遣下山游历去了,所以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来看你,怕你担心,托老夫来告诉你一声。”

  文柔眼中涌起忧虑之色,她对自己的儿子极为了解,若只是下山游历,他必会来辞别。

  “您也别诓骗我了,钧儿的性子没人比我还了解。”文柔即使心中忧虑,说话的声音依然柔和动听,“是什么紧急之事,让钧儿连回家道别的时间都没有?”

  酒剑仙略有些惊诧的看了一眼文柔,没想到这个温柔的女子竟如此敏锐,但他也未放在心中,只当是知子莫若母了。

  “山下有妖族徘徊,我之一脉弟子下山查探。”

  文柔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轻声道:“据我所知,宗内的规矩是未凝龙珠者不得下山,钧儿应该并未凝结龙珠吧?”

  酒剑仙越发讶异,这个女子看来并非表面看起来的那般平凡普通,魔灵宗的确有这样的规矩,可是魔灵宗规矩极多,这个并非修炼者的女子,竟能够在一瞬间察觉到其中的不妥,绝非巧合!

  “宗内高层的决定,破例一次而已。”酒剑仙故意将事情说得轻描淡写一些。

  文柔轻轻点头,低头的瞬间眼中有着精芒一闪而过,低声道:“既然是宗内高层的决定,那自然没有什么可以质疑的,想必钧儿不会有危险。”

  酒剑仙点了点头,再次看了一眼文柔,露出一丝和善的笑容,安慰道:“你尽管放心,我酒剑仙的弟子,自然不会有危险!”

  说罢,酒剑仙向后一仰,整个身子压在长剑之上,将白色长剑压得平躺在地上,也不见他如何作势,长剑托着他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竹屋前。

  文柔望着酒剑仙消失的地方,眼中掠过一抹忧愁……

第25章 受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