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敢死队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著

军事
类型
2016.12.29
上架
15.83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九五一年五月下旬一个傍晚,朝鲜半岛临津江南一百余公里处的阿虎飞岭山脉西麓青涟山,天空乌云滚滚,电闪雷鸣,地上狂风呼啸,大雨倾盆。一个名叫树原里的丘陵,到处是浊水横流。树林下、山崖旁、石缝间、水沟边……志愿军一八0师被打散官兵随处可见,或断臂残肢,或头缠绷带,或柱杖爬行于山间小路,或饥饿得奄奄一息倒在地上……雨水、涧水、沟渠、溪流或淡红或殷红,汩汩流淌,汇集到临津江支流涟川江,江水变成血水。

  一面斜坡下石窠地,混杂着三十多具尸体,美国兵除被子弹击中汩汩冒血外,其余皆穿膛破肚,脑裂肢断。志愿军战士多被冲锋枪、机枪射中,胸、背被打成筛子般。突然,一具美军尸体动了动,隔了几秒钟,又动了几动,一个浑身血污身影渐渐掀开压在身上尸体,艰难起身,一会儿,身影慢慢站立,一米八五左右,四方脸,宽额,眉毛异常浓黑末梢上翘,双目炯炯有如闪电,高鼻子,厚嘴唇,衣衫破烂。身躯背靠石头,喘几口气,伸出污秽不堪的衣裳袖抹抹眼睛和双脸血水。良久,四处瞧瞧,坐下,眼睛闭上,双手合什慢慢下压,仿佛在练功;一会儿,头顶、周身蒸汽袅袅,犹如开水蒸腾。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打坐身影体内真气流转,四肢百骸暖烘烘,蒸汽渐渐消失,虚脱身体逐渐复原,收起双手。突然,扭头,蹲起,扒开美军尸体,翻摸衣袋,突然,手触及到一个食品盒子,眼睛蓦然一亮,掏出,打开,是两瓶牛肉罐头,两块压缩饼干和一瓶桔子水。不到十分钟,牛肉、饼干、桔子水全在肚子里了,咂咂嘴巴。沾着血污的手在身上到处摸摸,还好,前三处伤用急救包包扎过,没事,最后一次肉搏没有受伤。想到肉搏,眼睛左右张望,日式军刀插在一高个子美军胸膛。爬过去,抽出军刀,在尸体衣裳上抹几抹,放入背上刀销,又摘下两支冲锋枪,一支手枪,几梭子弹和手雷,站起,朝一丛树林走去。

  走近树林,惊呆了:树林下、草丛中横七竖八趴着三四十位志愿军战士,有的嘴巴咀嚼着野菜,苦涩得嘴角变了形;有的误食了毒蘑菇,舌条僵硬,说不出话;有的受伤后得不到包扎,伤口汩汩流血,眼睛失神,奄奄一息;有的柱着拐杖,欲站立,双手无力,瘫倒泥水地上;有的已经僵硬不动,变成了尸体……高大壮实身影鼻子陡然发酸,两行泪水滑落。

  “姜……姜飓风连长……”声音微弱,从左边草丛传来。身影奔过去,走近声音:“王参谋,是你……”师部作战参谋王光发左腿被炸掉了五分之三,脸上因失血过多而异常苍白。姜飓风扶起对方,抹抹泪水:“王参谋……”“姜连长,快……快想办法给大伙找些吃的,都饿得走不动了……”姜飓风一怔,放下王参谋,挎上冲锋枪,拿上军刀,走出树林,四处望望,奔下斜坡,在美军尸体堆疯狂翻动……几瓶牛肉罐头、数盒饼干分开来,战士们狼吞虎咽。姜飓风拿了几块牛肉和饼干,扶起王参谋:“吃点!”对方摆摆手:“不……不用了,给战士们,我……不行了……”“别瞎说,吃了,一起突围。”不由对方反应,姜飓风左手轻轻挤压他双颊,将牛肉、饼干喂下。找出一片树叶,去水塘舀来雨水,让对方喝下。

  夜幕降临,树林光线慢慢暗淡下去。

  “呯呯呯……哒哒哒……咚咚咚……”树林右侧响起激烈枪声和坦克炮轰击声。

  姜飓风放下王参谋,跑到林边,躲藏于一棵大树下,借助火光,朝外张望:前方三四百米外开阔地被敌人照明弹和探照灯映得白昼般,东侧山头,敌人机关枪在追逐一群志愿军战士,几十名步履蹒跚的战士一边还击,一边往北奔跑,在敌人机枪拖着一道道曳光弹的倾泻下,一个个倒地……突然,从北面树林中驶出四辆坦克,一边开炮,一边用履带碾压着失去抵抗力的志愿军战士,履带下,一具具被压扁的尸体血肉模糊……

  突然,两位手端冲锋枪的身影朝树林跑来,七八个高大美军士兵用英语不停叫喊:“抓活的!抓活的……”一边射击一边追赶。突然,跑在后面的一个身影倒在地上,前面身影一把扶住,倒地身影挣扎坐起,手枪顶着太阳穴,猛然推开对方:“快跑!”说完,向追赶敌人甩出一颗手雷,“呯”一声,不动了。“我操你美国佬的奶奶……”姜飓风利用林边黑暗掩护,风一般跑到一面土坎旁边,蹲下,让过志愿军身影,一梭子扫去,打倒了四个美国兵,趁敌人惊愕,飞身跃出,在一个巨大石头上一点,飞临敌兵头上,几道寒光闪过,犹如砍瓜切菜,两颗头颅落地,另两只胳膊脱离身躯,红色液体喷出几米远,刀影随即穿透敌人脸膛……就在此时,奔跑的志愿军被石头拌倒,扑地不起。姜飓风扶起对方,是位女战士。“同志……同志……”不容分说,背起对方,回头望望树林,朝相反方向跑开去。

  跑到一块巨大石头侧面,姜飓风放下战友,见她肩膀汩汩冒血,子弹穿越肩胛骨空隙而过。姜飓风摸摸自己身上,幸好有一个急救包,连忙动手。“你……你想干啥子?”标准的四川话音。“同志,你肩膀中弹了,流血不止,得撕开衣服包扎,否则……”“可……你是男同志啥……”“什么男同志女同志,别废话,救命要紧。”不等对方反应,姜飓风用刀挑破衣裳,将沾血凝结处撕开……“哎哟,你不晓得轻点舍。”“不许出声,敌人听见了,不想活了!”嘴巴小声命令,手忙个不停。

  刚包扎停当,“隆隆隆……隆隆降……隆隆隆”一阵恐怖声音响起,刚才那四辆坦克一面打着照明弹一面开过来,机枪手掀开盖顶,疯狂扫射散乱奔跑的身影和每一个可疑的藏身点。一辆距离姜飓风两人藏身巨石不足十米,另三辆朝树林驶去。“糟了,坦克进入树林,那几十位战士肯定……”电光石火间,回头:“不要动,我去把坦克引开。”姜飓风身形像一颗石子般跃出,飞身上坦克,刀光闪过,坦克盖顶被削成两半,飞向远处,机枪手身子断为两截,他朝坦克盖子内一梭子扫进去,然后转过机枪,将其余三辆坦克上机枪手击毙,接着风一样卷上坦克,朝盖子内丢进手雷……那边,敌人发现坦克被炸,二十多个手持冲锋枪美国兵冲过来,姜飓风利用坦克掩护,扫射、点射交替,七八个身影倒地不动了。接着,双手甩石子般,六颗手雷飞出,“轰隆……轰隆……轰隆……”敌军残臂断肢到处是,剩下四个敌后正想后退,姜飓风军刀出手,身形掠过,寒光闪闪,四颗头颅滚到斜坡下去了。

  天完全暗了下来,林边、草地、路上,到处是篝火和探照灯,敌人呼喊声、命令声、高频电话声、说笑声此起彼伏。姜飓风弯腰小跑回到巨石边,刚刚坐下,女战士满脸关切:“你受伤了,满脸是血?”“是敌人的血。”对方拿出手绢伸过来擦拭,姜飓风感激笑笑。“你……你是姜团长……”“嘘……”姜飓风伸出食指,睁大眼睛,小声问:“你是谁,怎么认识我?”“我叫苏向娟,原十八兵团司令部文工队员,川北剿匪动员期间,来过你们六十一军一八一师五四三团演出,你代表五四三团讲话哩!”姜飓风表情黯淡:“我现在不是团长了,降为连长了,叫‘姜连长’好了。”“啥子……为啥子嘛?”“别扯了,快走!”姜飓风指指左边黑压压一伙敌人,“到树林就安全了。”“姜连长,我饿得实在走不动了,已经三天三夜没得东西吃了……”说着,喘了几口粗气。“我扶你,到危险处就趴下,我拉着你爬。”

  距离树林尚有百多米,姜飓风、苏向娟爬到一堆尸体旁边,对面一束探照灯扫过来,姜飓风按倒苏向娟,“快,卧倒,装死……”

  探照灯过去了,姜飓风钻入尸体堆,东摸西找……突然间,一阵闪电划过,雷声阵阵,暴雨倾盆。借助闪电光,姜飓风看到右侧二十多米处一辆坦克旁边,六七个美国兵在围着蓬布吃罐头和喝威士忌。姜飓风四处望望,咂咂嘴唇,抽出军刀,摸上去……

  几分钟后,姜飓风一身血污回到苏向娟身旁:“罐头,快吃!这是威士忌,味道相当不错,解渴。”“你也吃!”“我不饿。”

  姜飓风、苏向娟钻过土坎,来到树林内,将半瓶威士忌送到王参谋嘴巴边,扶他喝下。“姜连长,得想办法将战士们带出去,朝北,翻过青涟山,进阿虎飞岭山脉……这……是师部最无奈的决定……”停停,王参谋满脸疑惑,自言自语,“奇了怪了,我们突围这一路,敌人围堵得这么快,像是事先晓得了似的……”拉拉姜飓风的手,眼睛看看苏向娟,“姜连长,靠过来点……跟你讲个事,得保密……”看到对方神秘眼神,姜飓风睁大眼睛,小声问:“王参谋,什么事?”苏向娟望望二人,转身过去。王参谋说:“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师长命令政治部政工处副主任和我去城隍堂山炮营指挥所督战并了解情况时,正碰上敌人坦克与山炮营近距离交火。突然,十几辆坦克从阵地背后冒出来,营指挥所淹没在一片隆隆隆声中,我被坦克炮弹震昏,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醒来,山炮营已经炮毁人亡。我撑起身子靠在一块石头缝朝四处张望,只见一队三十余人的志愿军,衣裳褴褛,没带枪,被美军押着,朝敌人坦克群走去,队伍中,我看到了政工处副主任的面容……趁天黑,我爬起来,跑回了师部。”王参谋歇口气,表情恐怖,“二十六日早晨,师部召开完突围紧急会议,决定分两路突围:师直、五三八团、五四0团为一路,向北,经驾德山、蒙德山、鹰峰方向突围;另一路由五三九团经纳实里、间村、红迹岭突围。我与机要科杨副科长发完电报,出发时,看到政工处副主任在师首长身边。我纳闷万分,想上前探个清楚,突然,空中出现敌机,一阵炸弹落下来,大家就互相找不着了……姜连长,这……”“王参谋,也许看错了吧?政工处副主任怎么会在俘虏队伍中?又出现在……”姜飓风眼神惊讶异常,“可不能乱说呀……”“但愿我眼睛看错了……可这两天突围,跑到哪,敌军坦克就跟到那?有时候,突围的同志还没到达那里,敌人的摩托化特遣队坦克群已经在前面埋伏了……如果真的是他,那就太可怕了……”姜飓风抬眼睛望望四周:“王参谋,雨停了,歇息一下,咱们得走。”“姜连长……”王参谋嘴唇靠近姜飓风,声音变得更小,“听说美国佬绝得很,咱志愿军战士坚强不屈,他们就……对男战俘,采用……采用割下面****的毒辣手段,实在无法忍受……在这种残无人道拷问下,再坚强的男人、再是领导也……何况……”

  姜飓风拍拍苏向娟,不应,原来,苏已经睡着了。姜飓风本来相当困顿,想到王参谋的话,心生恐惧,趴下,用耳朵听听地面,无任何声音,坐起身,靠着土坎,眼睛渐渐闭上。

  夜空中,东南风阵阵,树林哗哗哗,仿佛大海涛声。月亮旁边,股股乌云飘过,微弱光线时隐时现,让人心中阴影晃动。

  “姜连长……姜连长……”苏向娟靠过来,在耳边轻轻喊。

  姜飓风悚然惊醒,睁开眼睛……“你……有情况?”“姜连长,刚才左面升起两颗照明弹,是不是敌人开始行动了?”

  姜飓风抬头看看天空,启明星闪亮,身子猛然一震:“真该死,睡得死猪般……距离天亮不到一个时辰了,得想办法走。”说罢站立,整整衣裳、武器,走到林子边张望。“向娟,东、西、北都有篝火,我去南边看看,你在林边警戒。”“不,我跟你一起去,两人有个照应啥!”“你肩膀受伤了,怎么行!”“没碍事,脚能走。”“不行……”“姜连长,让苏同志跟你去吧!”王参谋说。“我分派两位没受伤的战士放哨就行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