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歇息片刻,四人钻出洞,牛大洋前面探路,姜飓风背上苏向娟,李水静随后,朝涟川山而去。太阳落山了,湿度重的山岚雾气渐渐弥漫、聚合、翻腾,周围变暗。四人爬上一陡坡,苏向娟说:“连长,放下我,你太累了,大家都休息一下吧!”

  “我去警戒!”牛大洋提起枪,离开了。

  姜飓风坐直,闭眼定神,双手下沉,气压丹田,吐纳片刻,浑身血液流畅,疲惫渐退,力气滋生,四肢百骸无不受用。

  良久,见姜飓风像一尊雕像,苏向娟靠近:“连长,你武艺高强,是在练习气功,还是闭目养神?”“我在练习气功,恢复体力。”“世上真的有啥子气功、轻功和金钟罩护体神功么?”“有,我师父就精通。”“那你也会了!看你杀敌英姿,古书上讲的万夫不当之勇是实实在在的!”“那有万夫不当之勇,一个人武艺再高强,被几十上百人围困,也杀不出重围。只是肉搏时,生存几率大些罢了。”

  “连长……连长……”牛大洋弯腰跑来,“敌……敌人……”三人迅速拿起枪,“在哪?”姜、牛跑出几步,从一棵大树旁探出头去,牛大洋右手指着下文:“在那……”千余米公路上,前面三辆坦克,中间百余辆汽车,车速较慢,看来是重装。后队汽车拉着榴弹炮、山炮,汽车后面又是十几辆坦克。

  “妈的,敌人特遣队好快呀!肯定是针对十二军阻击部队……”姜飓风嘴巴喃喃。

  “连长,你说啥子?”苏向娟紧张地望着对方。

  “刚才敌机轰炸、炮火覆盖的地方是射南山、元卜洞、洪杨口公路,那是兄弟十二军三十一师阻击阵地。他们可能还没来得及撤退,或许正在撤……我们师被包围打散后,敌人重兵压向那里,情况就……”说着,手指下面,“这条公路从珍富里过来,敌坦克、汽车、摩托车组合成的特遣队,正好挡住了三十一师退路。”“妈呀,那三十一师不也要被美军包饺子了……”李水静话未说完,苏向娟狠狠瞪了她一眼,李连忙住嘴。

  姜飓风转身,表情严肃:“牛排长,你们三人为一组,你任组长,沿山岭向东,过了前面几个山坳,便是阿虎飞岭山脉,在那里等我。”

  “连长,你要干啥子?”苏向娟拉住姜飓风不放。“我一人目标小,又穿着敌人衣服,容易藏身,搅一搅公路,将敌人引向西边或让他们混乱,一来便于我们自己脱身,二来掩护兄弟部队。”“不行!你总是……”苏向娟态度坚决。牛大洋请求:“连长,让我跟着你吧,多一个人多份力量!”“同志们,我是连长,得顾全大局……向娟两次负伤,没有位男战士搀扶,能行?水静同志无战斗经验,万一遇敌,谁指挥?缺乏野战经验的人,晚上辨别不清方向,怎么走?”“不行……”李水静靠过来,拉着姜的手,“连长,还是不分组,要死,也死在一块。”姜扭头注视对方两眼,李水静低下头……“同志们,不到最危险关头,不要轻言死。要活着回去,直到胜利……咱一八0师惨败遭遇,得向上级反应,吸取教训啊!首长们不一定看到全部,更看不到敌后战士们的悲惨情况。我们这些经历了千难万险、目睹了整个过程的知情者,有责任把这一教训带给党。另外,弄敌人一下,制造混乱,或许可以帮助三十一师点什么……”停停,左手指着正东方山坳上一棵参天大树,“咱们在那棵树下会合,这回不能学狗叫了,呼应信号是‘猫咕……猫咕……’连续两声猫头鹰叫,牛排长也回应两声。假如时间过了,我还不到达,你们就先走。”

  天色完全暗了,敌照明弹升起,车队、坦克上的探照灯交叉射出耀眼亮光,十几公里长的路段,三五个一堆,七八人一伙,围着,摆弄食品,准备吃饭。路两边派出警戒。

  坦克、车队、摩托仿佛一条长龙,探照灯、照明弹照得周围如同白昼,根本无法接近公路。更无从弄清楚车上装载着什么。“得赶快想办法,如果三十一师被包围,晚上弄出动静来,容易突围……”正计量着,距离不过十余处,一位军官坐在汽车草地旁边抽烟。“哈喽……”姜飓风上前,用流畅英语招呼,“借个火……”军官看了对方一眼,掏出打火机……突然,左肩膀一麻,浑身酸软,一个硬梆梆东西顶着后背……“开门,上驾驶室!”

  驾驶室内,姜飓风问:“你们是哪部分的?为什么向洪杨口攻击?”“美二十四师先遣联队,与南边美二十三团和坦克营合围中共三十一师及三十四师、三十五师数千名伤员。已经两面合围了,东边、北面再堵住,就……”“汽车上装着什么?”“炮弹,给养。”姜飓风双拳猛击敌军官太阳穴,然后脱下美军官衣服、帽子换上,掏出军官证放入衣袋,眼睛眨眨:“炸炮弹车容易,炸着中间一辆,两边的就……给养车呢……对,打中间车的汽油桶,引起剧烈爆炸……”跳下驾驶室,朝炮兵阵地走去。

  敌人榴弹炮整齐排列在树林与公路的空地上,公路上是汽车。姜飓风刚爬上一辆车车厢,前方传来一阵“隆隆隆”声音,一眼望不到头的汽车和坦克灯光闪闪烁烁,气势吓人。“坏了,三十一师退路断了……同志们,别直接朝北了,应该向东,进入大山,转一个大弯后,再朝北,否则……得赶快行动,让敌军无法布阵和休息……”大脑在动,手在动,掏出三颗炮弹,拉开弦,丢入三辆车厢炮弹堆,飞身朝坦克方向疯跑……“轰隆隆隆……轰隆隆隆……轰隆隆隆……”巨响冲天而起,连成一串爆炸线条,在公路上延伸……趁敌兵惊惶失措,姜飓风摸到坦克旁边汽车队中间树林,距离百余米,朝着汽油桶就是两梭子,“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公路上爆炸声音此起彼伏,惊雷阵阵,山摇地动……熊熊火光中,汽车残体、尸体等飞上天空,又雨点般落下,刹是好看。公路两边炸了锅,敌人到处乱冲乱撞,朝两边树林盲目射击……敌兵清醒过来,钻入没着火的坦克,发动,后退,离开,一辆,两辆,三辆……步兵在军官组织下,朝姜飓风藏身处追击。姜望望地势,钻进西边树林,点射、扫射交替,火光中,敌兵一个个倒下……“共军在西边,快追……”看看两队追兵从自己藏身草丛跑过,姜飓风正正帽子,站立,“共军在这面,快!围住他……”抽刀在手,四个敌兵奔过来:“共军在哪?”“在这……”几道风声掠过,液体狂喷,尸体横地……一辆坦克上士兵看到电光石火般情景,惊呆了,大喊:“快刀共军在此,抓住他!快刀共军在此,抓住他……”姜飓风抬手就是一梭子,飞身上坦克,手起刀落,三颗人头滚到草丛。掏出一颗手雷,丢进坦克内……

  “唧……唧……唧……”三发白磷弹升上天空,几分钟后,“唧……唧……唧……”又是三发升上天空。一会儿,“嗡嗡嗡……嗡嗡嗡……”南边天空出现了三列亮点,一列五架,共十五架夜航机飞临姜飓风藏身头顶,高爆弹、面包篮炸弹、燃烧弹、气浪弹、子母弹、菠萝弹雨点般倾泄下来,刹那间,一条火带在大山中漫延开来,宽约五百米,长望不到头。三列亮点消失后不久,又飞来三列亮点,将火带燃烧得更猛烈,更宽广……

  姜飓风眼珠骨碌碌转动一圈,从一树丛退回,摸到一辆汽车残骸下,朝山上打了一梭子,加入敌兵行列,向前呐喊,冲锋。刚冲出不到十米,前方草丛传来冲锋枪射击声,几个敌兵倒下。“怎么回事?难道是牛排长他们……方向不对呀?按理,三人应该过了火带,接近那棵大树了,这是……”大脑纳闷,眼睛眨眨,悄悄朝枪声回击方向移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