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天空突然滑下一枚照明弹,借助光亮,苏向娟望望三人,李水静眼角挂着两行清泪……狗日美国禽兽,只要能回到部队,一定报仇……战争,对人实在是太残酷了,尤其是女人……妈呀,孙利芳、赵秀敏呢?她俩随师部卫生护理重伤员,情况……万一……牺牲了倒好,假如被俘虏,后果……看孙利芳那漂亮劲儿,比自己尚且还……怎么咱姐妹就是倒霉呢?都分配来一八0师协助运送伤员,恰恰……哎……一八0师失败,也不全怪该师指战员,六十三军一八九师撤退没通知我们,敌人钻了空子……再说,上级领导也有责任,让全师掩护断后,还负责运送伤员,任务重。另外,战士们缺乏打恶仗思想准备……是的,宣传队有些口号太轻敌……战士思想上松懈,要吃亏哟……美国佬是纸老虎不假,可也是真老虎,也敢刺刀见红,也限拉手雷同归于尽……这些可是姜连长说的呀……纵然拼了命,也得让战友或自己回到部队,向首长报告,这一点是否也应该报告呢?

  苏向娟眼睛停留在姜飓风脸上……长得真军人!比美国佬还高大壮实!最多不过三十来岁,当过团长,十多年连长,怪不得指挥杀敌有章有法,排兵布阵谙熟于胸,遇到凶险沉着镇静,尤其是胸有全局……突然,大腿上一阵剧痛,肩膀上火辣辣……是不是跑了大半夜,发炎了?唉,自己成了累赘,如何是好……但愿已经冲出了包围圈……假如能够和他安全回到北方,找到大部队,一定要……蓦然间,股股羞涩感觉冲击大脑,双脸滚烫……望着英武的被烟火熏黑、汗水浸泡的脸,两行泪水从姑娘脸庞滑落……

  启明星刚刚隐去,东方鱼肚白姗姗登台,天空一片湛蓝。粉红曦光微露,大山姑娘从九天飘然而至。洁白、浓郁似少妇乳汁般的云雾静静缭绕座座山峦腰肢,淡绿、墨绿色峰尖虔诚地直视蓝天,腰肢以下偶现青翠、郁郁葱葱。从下至上,绿色、洁白、青翠、湛蓝四色分层错落,将旷野装扮得亦真亦幻,恍惚天堂。五月南风是母亲,温柔漫步,衣袂带动湿润空气,朝北方轻轻移动;云雾姑娘跟随母亲,慢漫婀娜身姿,白色腰带随着漫动,仿佛灵巧裁缝,乳白、青绿相杂衣裳魔幻般变化,让姑娘身形千变万化,多彩多姿。天灵地母玉手拂过,粉红曦光渐渐变成绯红,道道金光从地平线下直冲蓝天,白云姑娘翩翩煸情,乳汁般裙裾变薄、变轻,依依不舍朝高天慢慢飘去;晨雾姐姐素衣渐渐变红,变淡,弥漫开来,将高原身躯朦胧得模糊不清,构成真正仙境。当火球从东方悄悄探出头来,上半脸金灿灿,下半脸还被山尖挡住,那上半脸万道霞光,恰似七仙女纺织的锦绣,“唰”一声抖开来,丝线缕缕,笔直地染红着天空。大山姑娘上半身粉红、灿红、绯红交错,下半身依然浅白、乳白、洁白,确实实红妆素裹,烟云朦胧,亦真亦幻。云雾下,森林遮天蔽日,青翠连绵,茫茫苍苍。

  苏向娟肩上、腿上阵阵胀痛,难以忍耐,醒过来,看到李水静端着枪,大眼睛盯着东方,呆呆地。“水静,天亮了!”李水静不回头,手指着东方:“向娟姐,你看,多美啊!”苏向娟顺对方手指望:白色浓淡衣袂缭绕中,山峰、沟谷河流偶现轮廓。浓雾袅袅上升,融会进云端,瞬间幻化作白云,成为朝霞姑娘裙裾的一缕丝线。东北方数千米处,一条宽宽雾带向东南方向延伸,仿佛一串长长的美梦。“水静妹子,张养浩散曲‘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山因云晦明,云共山高下……’形容此景,实为绝唱哟!”

  李水静猛然回头,惊呆了……“向娟姐,你脸色好难看……是不是伤口发炎了?我看看!”说罢,小心拆开绷带,“又红又肿,灌了脓,严重发炎了,这……没有药,没有盐水,连急救包都没了,咋办?”“妹子,小声点,别让姜连长、牛排长他俩晓得,包上吧!”

  包扎完毕,李水静脸上充满佩服:“向娟姐,你真坚强,假如换做我……”“你也很坚强!妹子,打仗,随时可能负伤,牺牲,横竖是个死,怕死也是死,坚强也是死,不如……”“向娟姐,可是……痛太难受,我宁愿死,干脆,快当。”苏向娟点点头:“我也宁愿死,负伤,真的生不如死啊!可是,现在不能死,任务还没完成,有一线生的希望,就得想办法活下去,要完成牺牲了的同志没实现的愿望……看,那边多美丽哟!”

  红霞满天,天空湛蓝、东方距离地平线上层粉黄、淡红,火球周围大红、深红、绯红,六色排列,美丽非凡!一条宽宽向东南方向延伸的雾带,像一串七彩梦幻。又恰如天使,步履姗姗朝九天飘飘移去!

  李水静泪水潸潸:“多美丽啊!人生要是能像这彩霞、湛蓝天空一样美,该多好呀!向娟姐,看到美景,我就不想死,还想过好日子……你说我们能够回到北方,找到大部队吗?”“能,一定可以,或许,过了雾带,就脱离危险了啥……”“你哄我,这里是汉江南岸,我们从大同江出发,过了南江、载宁江,礼成江、临津江,好远哟……”

  突然,一阵低沉的“隆隆隆……”声响从西南方向传来,苏、李大惊,连忙回身,姜飓风、牛大洋跃起:“什么情况?”

  “那边有响声,”苏向娟指指西南方,“好像是坦克。”

  “嗯,”姜飓风点点头,望望天空,“哎呀,昨夜,我们才过了两个山头,走得太慢了,那边……”手指雾带,“是北汉江,过了江,就进入了阿虎飞岭山脉,相对安全些了,可至少还有三四公里,敌人坦克已经拦住了……”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震天价炮声传来,爆炸声中夹杂着机关枪扫射。

  “肯定是敌人围堵我们失散同志。”李水静语音发抖。

  姜飓风眉头紧锁:“应该是咱一八0师的,三十一师在东,就是撤下来,也应该在那边。”

  “得想办法营救呀!”苏向娟焦急……“哎呀……”话音未落,“卟嗵”倒在地上。

  “向娟,你怎么了?”姜飓风连忙扶起对方。

  “姜连长,向娟姐两处伤口都严重发炎了,红肿得历害,没有药恐怕不行了。”李水静泪泪汪汪地说。

  姜飓风沉思片刻:“牛排长,你带队,朝雾带方向撤退,我去救人,看能不能顺便弄些急救包回来!”

  “不行,我俩一起去。”牛大洋坚定地说。

  “一起去,一起去送死!”姜飓风火了。“向娟受伤,路都不能走,谁保护?现在,像炸了锅似的,遍地都是敌人,两个女同志,没有个战斗人员,行吗?”

  “姜连长,要不,牛排长带领向娟姐撤退,我和你去救人,多个人多份力量。”李水静要求。姜飓风眼睛横过来:“添乱!”

  “别争了,先到那边山头再说!山头距离炮声近,可以先看看情况。”苏向娟建议。

  天大亮了,山岚雾气越飘越薄,越荡越轻。阳光透过树林,一缕一行地,又直又亮,仿佛用梳子梳理过。雾气缭绕的林子、草丛,或明或暗,是绝佳掩体。

  四人爬到山头,朝枪炮声望去,一条由南而北的公路上,布满坦克、汽车、摩托车。公路左侧是山坡,坡上是乱跑的人群。朝阳中,薄雾里,身影时不时倒下,有些一动不动了,有的挣扎,有的趴着举起双手……

  “牛排长,接近江边,找工具过去。我随后跟来。”姜飓风说完,掏出三颗手雷,递给苏、李,“你仨一个小组,牛排长任组长,一切行动听指挥!拿着,万一……”苏向娟恳求:“连长,牛排长和你一同去,救人多份把握,水静我俩就行了。”姜飓风看看三人,点点头。牛大洋刚要迈步,李水静拉着他衣袖:“无论如何也得弄几个急救包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