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另一边,牛大洋带领众人钻进深深树林。

  追兵停住脚步,嘀咕一阵,退回,拿出对空联络机,呼叫起来……一会儿,五架飞机出现在树林上空,投下数十枚燃烧弹和霰磷弹,顿时,熊熊大火吞噬了一切。

  “快跑,前面有条溪水,到那里就有救了。”牛大洋刚喊出一句话,衣服上已经着火,肩膀上火辣辣疼痛,顺势打滚,额头碰在一块石头上,鲜血长流。石头下方,一条清澈溪流汩汩流淌。“唧……咣嘡……”一颗重型炸弹爆炸开来,石头乱飞,当场有三位战士身体被撕成几块,肉团跌入火堆、飞落溪水……有两位战士浑身着火,大脑失去控制,反而朝火堆跑,几秒钟时间,便倒在火堆中……众人跑出好远,朝枪声方向看,十几个志愿军丢下枪,高举双手,跪在地上,等待敌人收容……

  “妈的,软骨头!”牛大洋狠狠用手捶打树枝。

  “喂,志愿军兄弟们,别跑了,投降吧!跑不出联合国军包围圈的……大家几天没东西吃,野菜都找不到,饥饿得连说话力气也没有。这边有罐头、饼干、烧鸡、香肠、桔子水,随你吃个饱。士兵们,别为什么共产主义卖命了,共产主义不能当饭吃。当官的都跑了,只剩下我们这些可怜的士兵,快过来吧!”美军旁边,一位志愿军俘虏拿着扩音器,反复喊话。

  几分钟后,有两三个衣裳褴缕的战士,将枪举过头顶,朝喊话处走去……又过了一会儿,三天两两身影,从草丛、树下、溪水边、土坎上举起双手,走过去……牛大洋靠一棵树下悄悄站立,举起步枪,“狗杂种,这招真毒辣……我让你叫……”说罢,扣动扳机,“呯”一声,子弹飞出,喊话者身子晃晃,倒下不动了……“快跑!”十几分钟后,跑到溪水边的只有六男一女,连牛大洋在内才剩下八人。

  “牛排长,你受伤了!”方胜军靠近,“没有急救包,怎么办?”

  “我先替你包扎一下”一位二十一二、高挑、面容被熏黑、左脸用白纱布包着的女战士走过来,“幸亏只是被石头擦破了一块皮,如果中了弹片,那……”

  “谢谢你,同志!我命大,美国佬飞机炸不着我……同志,你叫什么名字?”

  “啥子命大,还嘴巴硬……”流畅的四川口音。“我叫孙利芳,CD人,四九年参军,十八兵团司令部文工队员。上级命令来帮助一八0师运送伤员,被打散了,四处乱跑,幸亏遇上你们,算大家有缘分……”

  大伙儿饿得跑不动了,坐草地上休息。方胜军指着一位中等个子介绍:“高行举,六班的。”指指身旁矮个子、左手缠绕绷带的,“马文明,师部警卫连的,掩护首长撤退,摔下悬崖,受伤了。”拍拍一位瘦削、二十来岁、满脸血污的战士,这位是蔡庆国。另一位头上缠着绷带、高个子不等方胜军介绍,站立:“我叫罗长生,三排机枪手。”右边头颅、面颊包扎着绷带、绷带渗出血迹的壮实个子主动介绍:“周汉山,五四0团侦察参谋。”

  牛大洋刚要介绍自己,火势冲过来……“大家跳到溪水里,蹲下,只留头部出来!”

  约一顿饭功夫,火势慢慢弱下去,众人爬上溪岸,坐在草地上。方胜军满脸沮丧:“牛排长,都负伤了,又累又饿,怎么办?”“妈的,跑不动了,先休息一会儿……要是姜连长在,肯定有办法……”方胜军听到“肯定有办法……”四个字,眼睛亮了,“牛排长,姜连长是谁?有什么办法?”“五三九团三连长,闻名全军的快刀鹰、快刀手。”方胜军睁大了眼睛:“就是原先在西北军麾下、大别山杀得日寇闻风丧胆的、当过一八一师五四三团团长的姜飓风么?”“除了他还有谁!一把日本军刀削铁如泥,砍下了多少美国佬的头。”方胜军纳闷:“他怎么会在这儿?”“掩护全团撤退,三连战士大部分牺牲,姜连长带领几位伤员打游击。”“怪不得!怪不得!这边动静如此大,敌人焦头烂额,原来……”方胜军喃喃,声音越来越小……“牛排长,想办法搞点吃的,野菜、野果也行,不然,敌人就是不追赶,大伙也得垮掉。”“先喝点水,慢慢往上走,再说。”

  八人爬上一个小草坡,沿火堆空隙朝东边方向艰难行走。突然,前面两三百米处响起枪声,牛大洋压压手:“趴下!”下方,六个美国鬼子押着一伙志愿军,朝公路上走。一个浑身是血、敦实的身影被五花大绑,由两个敌兵推着,一边走一边用枪托捶打。“龟儿子,你们不得好死!等我们大部队来到,把你们全都消灭掉。”“是邱副营长……”方胜军声音颤抖,脸色青黑,眼睛惊恐,牙齿打架。“我去救他……”牛大洋双手撑地,起身……方胜军拉住他:“下去是送死,我们七人也逃不了。”众人转过眼睛,只听“志愿军万岁,胜利是中朝人民的,同志们,永别了……”敌兵按倒邱副营长,坦克从身上压过……牛大洋眼睛喷火……“我操你美国鬼子的姥姥……邱副营长……”双手捶打地上……旁边,方胜军浑身颤抖,扭过头,脸埋在衣衫里……

  与姜飓风、牛大洋分开后,李水静扶着苏向娟朝东,跌跌撞撞,走过密林,爬上山坡,前方雾气散了,光线更加明亮。她俩不敢走林边,择草丛深处钻,脸上、额上、手上到处是割裂痕迹,血迹斑斑,衣裳更是破损不堪,不成人样。突然,李水静一脚踏空,两人一起滚倒,滑下一条石沟,李水静一头撞在石头上,晕死过去……苏向娟脚上绷带被尖石划破,脓、血汩汩流淌,疼痛如刀刮,加之饥饿难耐,身子缓缓倒下,失去了知觉……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高爆炸弹、燃烧弹震耳欲聋,一阵又一阵。苏向娟醒来,见李水静后脑撞出一个大血包,紫色血液不断渗出,连忙撕下一块衬衣布,替她包扎紧,扶之坐起。把弄李水静停当,苏向娟弯腰,双手捏住自己大腿,使劲挤“哎哟……哎哟……”挤一次,轻哼几声……脓血挤出来了,爬到一棵边,摘下几片树叶,堵塞伤口,再撕下一块衬衣布捆上,扎紧。

  眼见石头沟下方火焰燃烧上来,渐渐迫近,苏向娟、李水静用冲锋枪撑地,相互搀扶,往坡上爬。上到一开阔地,大树稀疏,矮小灌木密密麻麻。蓦然,身后传来“汪嗥……汪嗥……”声音,像狼又像狗……“向娟姐,好像有狗叫……”“不对,不像是朝鲜老乡家养的狗,叫声与狼相似,比狼声音短促,但更加凶猛……”苏向娟浑身紧张,“不好,是军犬,敌人的狼狗,狡猾的美国鬼子用狼狗搜索,而且不止一条……糟了,刚才挤脓血,腥味……快跑!”狼狗闻到腥味,追赶得更加凶猛,距离越来越近……看清了,八个美国兵端着冲锋枪、机枪,两条狼狗在前,朝苏、李尾追而来。两人咬紧牙关,浑身虚脱,拼命往灌木林内钻……后面敌人用英语喊:“是两个女的,跑不动了,快,抓活的,抓住了,先快活一阵……”听到“抓活的……快活一阵……”苏向娟、李水静头皮发麻,皮肤鸡皮疙瘩暴起……“哎哟……”苏向娟惨叫,倒地,伤口撕裂,血流不止。李水静转过冲锋枪口,右掏出手雷,左手扶起苏向娟,表情异常沉着坚定:“向娟姐,不跑了,拼了!”苏向娟笑笑,艰难站立,枪口指着来路,手雷吊在手上,准备拉弦……“倏啦……倏啦……”两声响过,两个追兵倒在地上,不动了……一个高大身影当空罩下,寒光划起两个圆弧圈,三颗脑袋跌落草丛。其余三个鬼子惊呆了,未及转身,一个胸膛凉森森,另一个刚跑出半步,后背被一脚踢中,飞向一棵大树,撞得大树剧烈摇晃……最后一个敌兵狗急跳墙,一把抱住身影,就在此时,一只狼狗扑上,咬住身影脖子,另一只咬住身影的脚……“姜连长……”两个女音同时发出,已经无法开枪,双双扑上,李水静在前,抱着敌兵后脚,拼命拉……苏向娟一枪托砸在咬住姜飓风后脚跟的狼狗屁股上……此时,姜飓风缓过手来,刀尖下移,插进敌兵脑壳……右手脱刀,双手捏住狗头,狠命一挤,朝刚才敌兵撞的大树甩去……转身躬腰,左右手卡着咬后脚跟狼狗的脖子,用力挤,狼狗狰狞张嘴,再也合不拢……苏向娟抽出敌人身上刺刀,捅入狗的肚子……

  苏、李萎顿在地,全身乏力。姜飓风检查一圈,才缓缓坐下。“连长,你脖子流血了……”苏向娟上前,用手捂住伤口,血从指缝间汩汩渗出。姜飓风解下背包,对李水静说:“有急救包,拿出来。”忙碌一阵,三个人的伤口都包扎停当,便感觉饥饿难点面耐,姜飓风割下三大坨狗腿肉,一人一坨,正准备张嘴,苏向娟抢过:“不能吃,生肉有毒。”“顾不得那么多了,救命要紧……”“不行……”站立,将三坨狗肉丢进大火中。姜飓风明白了什么,将狗砍成几小薄块,全部丢入大火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