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诺尔曼·詹姆斯用听诊器检查完毕,又量了体温,表情沉重:“这孩子肺部严重呛水,引起内脏紊乱,浑身高烧,需住院治疗,否则……”姜飓风着急万分:“詹姆斯先生,请您务必想想办法,住院,是不可能的。”詹姆斯给李水静打了一针,喂了几颗药,对苏向娟、牛大洋、罗长生说,“解开伤口绷带,我给你们动手术!”

  东方启明星亮了,一切手术结束,尤其是李水静,睡得香甜。牛大洋拿出几个洗干净的山芋递给詹姆斯:“先生,累了大半夜,吃点东西!”詹姆斯咬一口,“哇……”一声吐出来……“孩子们,大家就吃这个?”牛大洋表情自然:“先生,这个都没有了,更多时候是吃野菜。”詹姆斯眼睛湿了:“孩子们,你们精神太伟大了!意志太令人佩服了!你们就像一支地狱敢死队,在进行着正义搏杀!”

  姜飓风背起药箱:“詹姆斯先生,得回去了,再晚就来不及了。”“不行,我要留下,完成像诺尔曼·白求恩大夫一样伟大的事业!高行举、李水静两个孩子如果得不到护理,可能生命不保。”姜飓风差点跪下了:“詹姆斯先生,你不回去,地狱敢死都死定了……美军判断附近有中共伤员,飞机轰炸,大队清剿,大伙将无一生还……您的生命重要,您的家人盼望您平安归去啊!有今天一夜,志愿军感谢不尽了!您是第二个诺尔曼·白求恩,您的国际主义精神化作志愿军的动力,咱们八位战士一定会冲出重围,给您报告胜利消息!”

  “要不,您先回去,想办法给敢死队弄些药品……”孙利芳提议。

  沉思片刻,詹姆斯拉过姜飓风:“你送到公路边就行了,我有办法应对他们。孩子们,白天躲藏好,晚上你再来,如果地点不变,我在野战医院门口等,给大家弄些药品和熟食……另外,在美军野战医院住地西南两三公里处有一个村庄,可想办法尽快弄点食品,特别是伤员,太缺乏营养,伤势是不可能痊愈的。”

  姜飓风把詹姆斯的话告诉了牛大洋、周汉山,便背上药箱,和詹姆斯朝公路摸去。

  望着姜飓风、詹姆斯背影消失了,牛大洋、周汉山扎个简易担架抬起高行举,苏向娟、孙利芳搀扶李水静,罗长生断后警戒,向东边蹒跚而去。

  天大亮了,来到一处石崖,众人累得直喘气。山崖左边有个山洞,沿边是碎石、灌木,崖上流水淙淙,直泻而下,环绕成一个七八米见方的瀑布,瀑布下是个深潭,潭水朝南溢出,形成一条小溪,小溪在林间蜿蜒奔流,像一队蹦蹦跳跳欢快的孩童。

  放下担架,牛大洋提议:“休息一下,天也大亮了,山洞可藏身,安全。有水流,发出些许声响也不会被引起注意。”

  众人休息片刻,饿得头脑发晕,身上直冒虚汗。周汉山对牛大洋说:“詹姆斯大夫说,西南两三公里处有一个村庄,我想办法弄点吃的来,这样下去,谁都走不动了。”牛大洋担忧:“大白天,到处是敌人,尤其是得越过公路,太危险了。”“我是侦察员,又穿着敌人衣服,侦察员学过朝鲜语,能够应付南韩兵。”“周参谋,还是等姜连长来回再商量吧!”“不能等待了,依侦察常规,姜连长肯定从西边绕一个圈子,得走一大段弯路。再等,太阳出来,雾气散了,容易暴露目标。”

  周汉山走后,牛大洋走近大伙:“我和长生去找野果,向娟、利芳同志放哨。”说完,牛大洋沿溪流,罗长生走草坡,消失了。

  周汉山走出树林,借助庄稼掩护,一顿饭功夫,便接近了公路。公路上,坦克、汽车靠边停着,敌兵有的还在睡大觉,有的往两边树林屙屎屙尿。周汉山看准一个转弯处,那里树木茂盛,丝茅草幽深。躬身低头,接近,假装小便,站立,大模大样朝村庄而去。

  村庄不大,四五十户人家,差不多一半被炸毁,被烧焦的柱子、木板东倒西歪,有的还在冒着火烟。废墟中,偶尔有几个人影走动,间或传出一两声狗叫。周汉山进了村,找到一幢没被烧毁的房子,听听里面无动静,用朝鲜话轻轻喊了几声,死一般寂静。推开门,一个女人吊在梁柱上,脚还一蹬一蹬地……旁边是两具尸体:一具老年妇女,一具小孩。周汉山大惊,上前抱住对方,用刺刀割断绳索,将妇女平放在床上,手触近她嘴巴,还有一丝气息,蹲下,给对方做人工呼吸,好一阵子,妇女慢慢醒过来……周汉山用朝鲜话轻声说:“大嫂,别怕!我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追赶不上大部队,在附近山上打游击,来村里找些吃的。你为什么要寻短见呢?”妇女抹一把泪水:“我公公给美国鬼子抓了,婆婆、儿子让飞机炸死了,丈夫在人民军当战士,今年初,汉江阻击战中牺牲了,我也不想活了……”周汉山咬牙切齿:“狗日的美国佬,老子要报仇,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脸色变平和,“大嫂,越是这样痛苦,越不能死,要活下来,跟敌人战斗,等待胜利那一天,美国鬼子总有一天要被赶出朝鲜的……前几天,炸公路上坦克、汽车的就是我们,志愿军是不会放过敌人的。咱们被打散了,几个同志负了伤,躲藏在山上树林里,饿得实在不行,冒险来村里找点吃的。”

  妇女烧火,将仅有的白米拿出来蒸饭,又煮山芋,周汉山添柴。“志愿军同志,你们炸了狗日的坦克和汽车,真解气!鬼子来村里搜查过几次,弄得鸡飞狗跳的。这几天,美国佬坦克、汽车朝东南的下珍富里开去,又从那边运来伤员,就在前面几里远的公路旁空地上设了野战医院,那边还有志愿军打仗?”周汉山点点头:“有,不过,现在可能也撤退了。”妇女摆摆手:“可能还没有撤退完,前些天,听说从下珍富里押来十几个志愿军俘虏,来到树林边,趁敌人看守松懈,俘虏抢了枪,打死几个美国鬼子,向树林内跑,坦克马上追上来,开枪开炮,打死了好些志愿军。他们不甘心,又派飞机轰炸,村里的房子也被炸了。”

  饭熟了,妇女舀一碗,递给周汉山:“大兄弟,先吃些,看饿的样子,太可怜了。”山芋也熟了,妇女用芭蕉叶包好,又用一块布包了一层,还拿出一坛“道吉拉”酸菜,合成一个大包袱。“大嫂,好好活着,我们会回来的……”周汉山抹抹满眼泪水,转身迈步。妇女跪在地上,泪水汪汪,望着他,双手合什……周汉山心里一酸,回返,扶起妇女,安慰:“大嫂,别绝望,志愿军暂时失利,一定能够打回来,解放朝鲜人民,请相信我们……”周汉山走出村庄了,回望,妇女还在一边抹泪水一边挥手……

  周汉山机灵过了公路,上了坡,择树林间朝山洞方向赶。两个时辰左右,终于望见了石崖,渐渐听到瀑布声音。过了坡,快速接近石崖,双手拢嘴“猫咕……猫咕……”“猫咕……猫咕……”没回音,再呼两次,依然沉寂……心下骇然,悄悄摸过去,轻轻拔开草丛朝下张望:石崖下溪流左边十多米地方,一条饭碗口粗的巨蟒与五人搅成一团,一动不动……周汉山飞身跳下,走近……姜飓风右手捏住蛇颈,满口液体,身子被蛇绞在核心,已然晕死过去;孙利芳右手紧握匕首,插在蛇头上;牛大洋刺刀钉着蛇身,额头上正汩汩流血;罗长生抱紧蛇身体,早已虚脱;苏向娟扑在蛇尾上,蛇尾巴已经断成三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