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姜连长、周参谋、钱排长,给!”冯钢递给每人一个罐头。“在巡逻队帐篷发现的,还有这个……”扬了扬手中水壶。

  “冯副连长真细心!”周汉山佩服。“我只捡到一些干粮带和几盒饼干。”

  “同志们都找到食物吃了不?”姜飓风担心地问。

  “大部分应该找到吃的了……”周汉山回答。“巡逻队、坦克住地都找遍了,也搜过了敌兵身上……干掉敌人后,到炸桥,有将近二十分钟……”

  “姜连长,你武功好高强哟!削敌人脑壳像切豆腐……”钱发财小声说。

  姜飓风不搭对方的话,眼睛望着三人:“冯连长、钱排长,所有被俘志愿军都是从一个地方押来的么?”“不是的,我们九十一团有,九十二团有,一百零一团也有,至于其它单位,也不知道,有好多陌生面孔……姜连长,你问这个干嘛?”

  姜飓风纳闷:“怪了,按理,都是战士,不会随便走火,难道是……”

  “连长,到底怎么啦?”周汉山急了……

  “汉山,冯连长、钱排长,听詹姆斯大夫说,他们国际医疗协会在巨济岛呆过几十天,医治过志愿军、人民军战俘的伤病。美军和蒋匪为了策反俘虏脱离共产党,去台湾,专门派特务装成俘虏混入战俘营,做煽动工作,收买叛徒和变节分子。我担心刚才俘虏队伍中潜藏着这类敌特,趁乱给敌人报信……当然,这只是猜测,99%的志愿军同志是坚定、勇敢的……”钱发财声音颤抖:“姜连长,真有敌特混在队伍中,刚刚跑出虎口的战士们,不就……”姜飓风点点头:“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有敌特跟随,时不时报信,那……不过,晚上黑不留秋的,他们报的信号即使准确,同志们也能够隐藏……等天亮了,假设敌人有目标追击,判断就是正确的……只要进入了大峰山脉,便有七成把握。”

  “连长,”周汉山满脸担忧,“敌人在大山周围和重要地方有公路,汽车、坦克、摩托车组成的特遣队往来穿梭,四下搜索,又有飞机轰炸,扫射,几百名受伤、饥饿的同志,能……”

  “你分析的有道理……”姜飓风丢下罐头瓶,“大峰山、妙香山游击队听到枪声,知道这边肯定有突围同志,会接应的。”

  突然,一股腥臭味夹杂着夜雾露水气息扑面吹来,“不好,是前几天杀死的蛇,万一敌人追击,肯定发现……”四人起身,借助远处照明弹光亮,将蛇断为几截,身躯藏到石窠处,用草盖上,拿钢盔舀水冲洗干净污秽痕迹。

  “一切等待明天验证了……”姜飓风望着那边山坡,自言自语。

  “姜连长,万一敌人尾追,前面飞机轰炸拦截,咱们怎么救战士们?”冯钢问。

  “得想办法……走,先找上个高处休息,便于观察。”姜飓风说完,往上摸爬。

  阿虎飞岭像一头猛虎,从东北方逶迤而来,到礼成江南岸猛然抬头,完形了老虎特征,便开始趋于低缓,余脉直抵朝鲜半岛西海岸。平均海拔两千余米,主峰飞虎峰三千多米。东边莽莽山峦,连绵起伏;北面为虎背,虎尾后是载宁江,再往北是南江。西面是方圆近百公里丘陵地带。南边直下洪川、院巨里、下珍富里,涟川江顺流奔泻,汇聚到汉江,注入大海。几条盘山公路恰如丝线,沿礼成江、涟川江左右贯通,南北接阿虎飞岭、大峰山直连妙香山。那些缠绕在山腰、山脚的简易公路九曲回环,像巨龙爬行于山峦中。以飞虎峰为中心,方圆数百公里全是原始森林,蓝天、绿树、碧水相互映衬,切切的九天仙境,琼瑶世界。

  东方晨曦初显,天空碧蓝如洗,青黛色朦朦胧胧,渐现峥嵘。涟川江面水汽氤氲,慢慢上升,形成浓雾,仿佛七仙女素丝,随风飘浮,更似仙女翩翩起舞。

  姜飓风于望远镜里乐陶陶,醉不能持……

  突然,“呯呯呯……”清脆枪声划破森林宁静,距离姜飓风他们藏身地约两千余米地方热闹起来。公路上,坦克不停地抖动着身姿,朝树林发炮;从南方一空地飞来雨点般重型远程炮弹,炸得山摇地动。蓦然,从逃出虎口的志愿军藏身处飞出两颗白磷弹,弹光闪亮一会儿,呈弧形滑落,非常漂亮。

  “不好,打白磷弹,那是给敌人报信号,指示轰炸目标,果然有特务。”姜飓风把望远镜递给周汉山,又传给冯钢……“嗡嗡嗡……”天空出现了两排黑点,一排五架,朝枪炮声绸密地飞来……冯钢把望远镜递给钱发财,转头:“姜连长,战士们伤病、饥饿,加上夜间黑暗,肯定跑不远,地面是炮火,天空飞机轰炸,后头是追兵,这阵势……”

  “轰隆隆……轰隆隆……”敌机已经飞临树林上空,投弹,扫射。弹雾升腾,火光熊熊,此起彼伏……“姜连长,怎么办?”钱发财放下望远镜,“这么凶猛的火力围堵,几百名战士肯定难以逃脱。”

  姜飓风接过望远镜,涟川江边,敌人工兵正在架设浮桥,另一大队修复被炸铁桥。“一旦东西贯通,美国佬行动协调,咱们处境就……”

  周汉山说:“姜连长,如何救援,你下命令吧!”

  冯钢靠近,声音焦急:“是呀,姜连长,再不行动,战士们受的损失可就大了。”

  钱发财忧心如焚:“他们总共才三十来支冲锋枪、步枪和手枪,子弹也不多,顶不了多久,以赤手空拳应对地空火力,遭遇……一旦重新被俘,后果……”

  姜飓风招招手:“咱们来个‘前引,后搅,中间捣,屁股拉’怎样?过了溪沟后,周参谋直奔队伍前面,会同牛排长、范教导员,引领同志们往山峰、树林钻,朝大峰山方向奔。冯连长、钱排长从中间插进去,组织拿枪同志阻敌,同时注意观察,最好能够找到打白磷弹的特务,将其击毙。我化装成敌兵,切入鬼子屁股,搅他娘的一锅粥。这样,总体上可以造成混乱,迟滞敌人追击速度,怎么样?”

  “太巧妙了!”三个声音同时应诺。

  “另外,为了更加隐藏自己,消灭敌人,可剥下美国鬼子衣服穿上。咱们在右手臂上捆一圈丝茅草,以示区别。”

  四人身影如狼,消失在树林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