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姜飓风轻车熟路,很快接近小仓里,匍匐草丛,拿出望远镜朝村里张望:大部分房屋被炮火毁坏,火光东一簇西一簇,熊熊燃烧;涟川江已经架起浮桥,坦克、汽车畅通无阻;铁桥正在架设,工程车、材料车忙碌异常;江两岸设立哨卡,盘问过往行人;四个关键位置上,八名士兵手拿话筒,分别用英语、韩语喊:“各部队注意,有一位高个中共连长,拿着日式军刀,装扮成我军军官,经常潜入营地进行爆坏,破坏,杀害我方官兵。咬住他,追上他,消灭他!”噪音远远送出,压过了枪炮声……

  姜飓风悄悄骂道:“操你奶奶,肯定是俘虏队内特务、叛徒告密,全暴露了……暴露了也要搅你个天翻地覆。”回头看看左右前后,树林有的被烧焦,有的依旧茂盛,搜索之敌人,三五一簇,七八个一伙,朝草丛、山洞等任何可疑处扫射。突然,两个韩兵前、三个美国鬼子后,从姜飓风藏身左侧往坡上冲,脚步刚跨越他埋伏草丛,身影跃起,寒光闪成圆弧,三颗脑袋飞落地上,尸体未倒,血箭喷起几米高……韩军士兵惊愕,张嘴欲喊,一个头脑早已被削掉半边……另一名双膝发软,跪倒……“饶命……饶命……”姜飓风血淋淋刀锋压在对方肩膀:“向东跑,大声喊‘拿军刀的中共连长来了!拿军刀的中共连长来了……’”“共军爷爷,不敢……”“叫你喊,就得喊,否则,劈了你!快滚……”说着,一脚踢在敌兵屁股上,敌兵一个狗啃屎,爬起来,拼命奔跑……“救命呀,拿军刀的中共连长来了……拿军刀的中共连长来了……”姜飓风捡起两支冲锋枪,从敌人背后站立,对着鬼子猛烈扫射,敌人割麦子般倒地……姜冲锋枪喷出弹雨,嘴巴用英语喊:“拿军刀的中共连长来了!拿军刀的中共连长来了……”声音回荡,凄凉寒骨,令人毛骨悚然……

  周汉山好不容易接近枪炮声密集地带,草丛太密,看不见人影。忽然,头顶上一断枝落下,闪身躲避,抬头,一棵几人合抱粗松树,高耸入云,枝繁叶茂。周眼珠转动,将冲锋枪往背上摞摞,双手扳树,猫爬般,上去了。躲藏在枝叶间,借助照明弹,朝枪声处望,一幅画面扑入眼帘:十几个敌兵从南边、西面呈扇形围追七八个赤手空拳志愿军,其中两个女的。周汉山溜下树,绕到侧后,一梭子扫去,打倒了四个敌兵,就地一滚,又扫出一梭子……“哒哒哒……哒哒哒……”冲锋枪、手提式轻机枪泼雨般扫射而来,周汉山闪到一松树背后,掏出两颗手雷,扔去,“轰……轰……”敌人又倒下五六个……“拿军刀的中共连长来了!拿军刀的中共连长来了……”枪炮声夹杂恐惧的呼喊,东边一声,西面一叫,四处回荡……“坏了,敌人发现了姜连长……肯定是救援时刻,叛徒告密,妈的,找出这个狗杂种,非拔了他的皮不可……”跃出,捡了几支冲锋枪,朝队伍前面,找牛大洋去了。

  冯钢、钱发财朝枪声最密集处冲去,敌人正包抄志愿军大队,两人端着冲锋枪一阵扫射,然后向相反方向边打边退……待敌兵中了调虎离山计后,冯、钱悄悄潜回。

  一队奔跑志愿军战士不成队形了,炸弹东一颗,西一响,死的死,伤的伤,向导也不见了踪影,像一群无头羊在狼的攻击下乱撞。“钱排长,你去前面喊话,让同志们不要乱,跟随你向北跑。我去后面收容,怎样?”“好,就这么办!”两人分头跑开。“同志们,我是三十一师九十一团二连副连长冯钢,来组织大家突围!不要乱,跟上前面钱排长,朝北走,一个拉着一个的手,没负伤的搀扶受伤的,快!”

  牛大洋这一队完好不散,只是黑暗加饥饿,又增加了伤员,走得慢。周汉山找到范教导员、牛大洋和胡世民班长,惊问:“同志们,怎么这么慢呢?敌人马上追赶上来了。”“向导阿爸基牺牲了,迷了路……”周汉山一边走一边左右张望:“王玉阳指导员呢?”“他……牺牲了。不久前,那边有人打白磷弹,飞机轰炸,有几颗炸弹扔在队列中,有人趁乱,从背后开枪,王指导员……可能是暗藏的特务所为。”周汉山悚然:“刚才,在后队,有人喊:‘拿军刀的中共连长来了!拿军刀的中共连长来了……’难道就是那个特务?”牛大洋摇摇头:“不是,我们这边没听到声音。再说,特务喊,也不可能在咱们队列附近呀。”“妈的,看来特务不只一个……得想办法找到他,碎尸万段……”“周参谋,队伍在走,又非常混乱,黑暗,谁也没注意谁,哪里找得到。”“范教导员、牛排长,胡班长你俩继续带队伍前进,我在后面,收容失散战士,大家都留心观察,一旦发现特务,立即击毙。”

  周汉山、牛大洋交谈时,不远处草丛中,一双眼睛注视着他俩一举一动。周汉山走向后队,一会儿,草丛里的眼睛消失了。

  姜飓风正打得起劲,东西两面公路上出现了大量汽车、坦克,敌后续部队潮水般涌来。“美国佬是生力军,速度快……不行,无论如何得先带领同志们过山峰才算基本安全……”心到脚步动,野猫般往山上钻,撵着先前之敌人屁股打,打完子弹,丢下,捡起敌人武器,猛烈扫射……忽然,左侧涌出六个敌兵,姜飓风下意识蹲下,半秒钟时差,敌冲锋枪、轻机枪刮风般扫过来……滚地,旁边是个土坎,“咚”一声,额头碰在树干上,眼冒金星,伸手抹额头,是血,顾不得那么多了,顺沟向上窜,一口气跑出十几分钟……见追兵被甩远了,他正想站起,眼睛睁大了,惊呆了:前方五六米处草丛,一个穿着志愿军衣服的身影举起手枪,朝一位右手臂上捆一圈丝茅草、穿敌军服装、正指挥散乱志愿军战士归拢到一起的人瞄准……姜飓风猛扣扳机,没子弹了……电光石火间,冲锋枪脱手飞出……就在冲锋枪触及到草丛身影刹那,手枪响了……与此同时,飞出的冲锋枪击中身影后背,身影朝前一扑,鲜血狂喷……那边,右手臂上捆一圈丝茅草的人倒在地上……

  姜飓风跃出,扶起倒地者……“汉山,是你……”周汉山右肩膀汩汩流血……姜飓风掏出急救包,给周汉山包扎。“连长,幸亏没伤着骨头……”姜转身,左手提起草丛身影……周汉山拔出刺刀,插下……姜飓风倏地拉开周汉山的手:“汉山,别鲁莽,留着他有用。”转头,“你是谁?为什么穿着志愿军衣服?”身影闭口不答。“我让你硬……”姜飓风右手成爪,扣住对方肋条,使劲捏,顿时,对方感觉浑身骨骼如针刺,一阵接一阵;又似万箭穿心,痛不欲生……“我说,我说……我叫江古强,***军统中尉,一个月前来到巨济岛,负责收集情报,做俘虏策反工作。前几天,上峰说这一带发现一位姓姜的志愿军带刀的连长,原来是解放军团长,十分勇猛,命我装扮成俘虏,混入其中,便于暗杀……”“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情况的?”“是你们一八0师一名军官……对了,是个被俘的副指导员……”姜、周对望一眼……“刚才,是不是你打白磷弹,引来敌机轰炸?志愿军俘虏离开小仓里,过桥时,是不是你打枪给敌人报信?”“是的。”姜飓风看看山下,敌人打着手电筒,展开数公里队形,不知道几百几千,漫山遍野,压上来。“还有白磷弹不?”“有。”“只要你立功受奖,可以饶恕。马上发信号,让美国佬飞机从东至西沿公路北面一千米范围区域内,用燃烧弹作覆盖性、地毯式轰炸!”“长官,那我们不是也……”“脚下不就是山洞么,死不了。快,连打三发,三分钟后再打三发,隔三分钟再打三发!”“长官,是扔燃烧弹?你……你也懂……”“都是美国佬教的!少废话,快!”

  “叭叭叭……”三发白磷弹升空……一会儿,“叭叭叭……”又是三发……“叭叭叭……”三个三发,间隔三分钟。不久,天空出现“嗡嗡嗡……”声响,倾刻,东至西沿公路北面长四五公里、宽一千米多范围内,响起雨点般爆炸声,先前还听得清爆炸点,几分钟后,“轰隆隆……轰隆隆……”成一了片……

  躲藏在山洞内的姜飓风、周汉山、江古强只觉得山摇地动……

  差不多两顿饭功夫过去,姜飓风钻出洞,到处一片火海,搜山敌人尸体横七竖八,焦臭味飘荡得令人作呕。活着的、能够动弹的没几个了。姜、周押着江古强朝志愿军突围大队后面追去。行走不远,发现地上躺着三位志愿军战士,一位腰以下被炸得不知去向,另一个半边脑袋裂开,血肉模糊,第三个没虽然伤口,可一动不动……姜飓风扶起,探探鼻子,尚有出气……“我计算,无论如何,同志们应该撤离三四千米以外了……一定了饥昏了,走散了的……”周汉山将其余两具尸体合拢,刺刀掏土……姜飓风站立,“江古强呢……”抬头,一个身影跑出五六十米开外,一边跑一边朝山下狂喊:“拿军刀的中共连长在这里……拿军刀的中共连长在这里……”周汉山端枪……“别浪费子弹……”姜飓风拔出右腿刺刀,一道寒光飞出,直奔身影后背,刺刀挟带一股劲风插入身影背心,穿透胸膛,刺刀带着身躯飞向一棵被炸断的大树,钉在树干上。

  “走,敌人尸体上找些吃的,饿得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