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战士得食物吃了,体力恢复,追赶队伍去了。姜飓风丢下吃完的罐头盒和喝完的桔子汽水瓶子,咂咂嘴巴,走近,查看周汉山肩膀伤势。“汉山,必须取出子弹,不然的话,感染开来,就……”“连长,现在不行!牛排长他们在前面领着同志们跑,咱俩跟上,先过了山峰,到了大峰山再说吧!”“哪行呢!伤口发炎,胳膊就保不住了。”“连长,是我的胳膊重要,还是几百位同志生命重要?敌人上当了,肯定更加疯狂,更大围追堵截马上就到。并且……阿虎飞岭与大峰山之间有条简易公路,虽然有几截不通车马,敌人机械化,修复起来快。他们当然会想到用特遣队拦堵,一但美国佬修复简易公路,坦克抢占先机,大家就死定了,真正的才脱离虎口,又掉进狼窝。”话音未落,那边响起枪声,“快跑!”

  跑了半个多时辰,周汉山伤口疼痛,脚步慢下来。“汉山,我扶你!”“不用,你身上三支枪,还有……”“少犟牛!”不由分说,架起周右臂。“连长,你怎么知道美国佬打白磷弹联络信号?简直太神了!”“这是他们的老章法了。二战诺曼底登陆,美军、英军在欧洲战场用得频繁,让德军吃尽了苦头。太平洋岛屿争夺,美军频频用它,日军伤亡惨重,闻风丧胆。一九四四年初,美军顾问团在大后方训练国军,***在各战场挑选精英前往湖南芷江、贵州都匀、云南昆明接受美式武器训练,我从第五战区被遴选到芷江训练,军事顾问是位刚从太平洋战场归来的美军中校,战略战术、武器使用等样样精通,真正受益匪浅。其中对空联络有这项内容,尤其是地毯式轰炸,先打三发,三分钟再打三发。如果需投掷燃烧弹,又打三发。一九四五年四月至五月,我所在的军官教导队参加了湖南雪峰山战役,**52大型轰炸机的地毯式轰炸,让日军付出了上万人代价。其中洞口一战,歼灭日本鬼子一个整旅团,我们恨日军残暴,仅南京一城便屠杀我军民三十五万,官兵商议不许日军投降,全部枪杀。当时,从缅甸调回国助战雪峰山的王牌新六军,对美中联合作战谙熟无比,配合得心应手,杀得日本鬼子尸横遍野。是役共歼敌三万三千多人,真正的大捷。听新二十二师六十五团李定一团长讲,他们在缅甸丛林鏖战日军王牌十八师团和五十六师团,用白磷弹呼唤美机轰炸日军占领的密集丛林,尤其是燃烧弹地毯式轰炸,数万日本鬼子被烧死、闷死。新一军、新六军在缅甸作战两年,共打死打伤日军十二万余人,真解气!”

  “连长,你怎么知道是方胜军那狗日的告密?”“牛排长讲的。只有他跟牛排长他们几个相处过几小时,牛排长给他介绍了咱敢死队从突围以来的情况……怪不得敌人在小仓里及周边布置了那么多汽车、坦克,原来是针对咱们的。”“连长,他可能还知道部队其它情况,这个狗叛徒不除掉,对志愿军今后作战是个祸害,对咱们地狱敢死队是极大隐患。”姜飓风点点头:“姓方的杂种当然是祸害,还有和他类似的,目前还暗藏在志愿军队伍里的,更是定时炸弹……”蓦然间,大脑震动,“让牛大洋、冯钢、钱发财带领突围出来的战士们尽快过礼成江,到达大峰山、妙香山地区,与朝鲜人民军游击队汇合,向游击队首长报告,请游击队首长分派精干人员向志愿军总部首长报告:在我方被俘人员中,美蒋特务、叛徒进行策反,煽动志愿军俘虏变节去台湾,这是敌人一个阴谋,公诸于众,让美蒋卑鄙行为暴光,遭到世界人民唾弃。另外,美军对待战俘残无人道,对男战俘随意打骂、用刑、屠杀,对女战俘恣意强奸、***完完全全野兽行径,比当年残暴的日本鬼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得揭露出来,让世界人民知道,使美国佬在道义上站不住脚。第三,一八0师失败,除兵团、军两级有指挥失误责任外,该师指挥员素质不强,师长优柔寡断,惊惶失措,缺乏果断指挥信心,被隔断三天没有下决心,致使突围机遇错过。再者,一八0师原为晋冀鲁豫军区地方部队升级而成,没打过什么硬仗恶仗,加之起义战士过多,政治、军事素质都不强,根本没法与具备红军底子的部队比。”想到此,两人加快了脚步。

  在一条浓阴森森的水沟边,姜、周追赶上了范长城、牛大洋、冯钢、钱发财大队。“牛排长、冯副连长,让同志们歇息一下,喝些水,清点人数;趁白天,分派一些没负伤的战士找野果充饥;另外,许多同志衣裳不成样子,剥下敌人衣服穿,遮挡身体要紧。”

  “周参谋,你负伤了……”牛大洋俯身看周汉山伤口,“红肿了,得取出子弹,不然的话,发炎后,就……”姜飓风望望周围,脸露喜色:“牛排长,这里山岚雾气重,烧火不怕敌人发现,快,烫刀,动手术!钱排长,用钢盔打些水来,冲血污。”“姜连长,万一美国佬追赶上来,怎么办?”“没这么快,来得及。汉山,没有麻药,忍着点。”周汉山笑笑:“连长,你火烧伤口,用刀刮肉,有麻药不!周汉山是豆腐捏的,也不至于如此脓包。”

  四周围上来许多战士,见周汉山面不改色,谈笑自如,个个表情敬佩万分。冯钢帮衬着,眼里涌出了泪花:“周参谋,你是现代关公!”周汉山裂开嘴巴:“你没见咱们的姜长,那才是真正的关公!”姜飓风嗔嗔受伤者:“咱们志愿军战士个个都是关公。”

  手术结束,大伙吃过野果,冯钢扶起周汉山,往前走。

  几乎没有路,只得组织战士们用缴获的刺刀分批砍伐,开出路来,行进速度极为缓慢。

  冯钢靠近姜飓风:“姜连长,你就是敌人闻风丧胆的‘拿军刀的中共连长’吧!在小仓里俘虏营里,就听韩军议论,附近有一位带军刀的志愿军连长,他的刀削铁如泥,曾经将坦克盖顶砍飞了!”姜飓风笑了:“一人传实,十人传虚。把我吹成神兵天将了,没有的事。”“姜连长,听敌人还喊,你是解放军团长?到底怎么回事?”“是的,我原来是十八兵团六十一军五四三团团长,川北剿匪,打法与军、师首长产生冲突,违犯军令,被降为连长。”“怪不得,怪不得!闹出如此大动静,让敌人疲于奔命,焦头烂额。姜连长,万一突围不出去,你就带领大家打游击,像当年抗日战争一样。”姜飓风赞许地拍拍冯的肩膀:“说得对,再艰苦,也要跟美国佬拚,让狗日的不得安宁。大峰山、妙香山就是人民军游击基地,大家向那里靠拢。冯副连长,你参加过抗日游击战争?”“四0年参加游击队,四二年参加八路军,四六年当连长。四七年一次战斗,由于鲁莽,只知道猛打猛冲,中了敌人诡计,伤亡巨大,全连只剩下十三个战士,团长气愤,将我撤为普通战士,在后来战斗中,又升为副连长。”“你们是怎样被俘的?”“战役后期,三十一师全部和三十四师一百多名伤员被敌人快速反应部队穿插隔断在洪杨公路以东地区,接到撤退命令,九十一团从下珍富里开始撤退,为了迷惑敌军,团里决定先向东,再朝北,虽然绕了弯,但减少了与强敌撕杀危险,相对安全。就在此时,敌人攻了上来,我们连于射南山阻击,全团一千多人脱险了。打了一天,全连弹尽粮绝,肉搏力竭被俘。可以说,咱们连八十多人救了全团。另一部分是三十一师、三十四师伤员和运送伤员的卫生队及断后部队,估计三百四五十人左右。”“冯副连长,俘虏营里有变节和投降的人没有?”“有……因为敌人太残酷,近于无奈啊!对男战俘,审讯时,毒打、用尽各种刑具,女战俘命运更加悲惨……”姜飓风眼睛喷血:“狗日的美国鬼子……咱们得想办法过礼成江,与人民军游击队会合,设法派人回到北方,向志愿军总部首长汇报,揭露敌人这一残无人道行径……”双手攥紧,“战斗中,逮住美国鬼子,杀……”

  敌军生力,追赶身影渐渐逼近……

  姜飓风说:“范教导员、周参谋、冯副连长、牛排长,挑选二十名有刀枪战士留下,你们带领同志们先撤,钱排长、胡班长跟随我断后。”冯钢、牛大洋请求:“连长,我们留下,你先撤!”“啰嗦什么,执行命令!”

  姜、钱、胡率领战士砍竹树,削尖,插入人走过的通道中间,用草盖严;用尖竹做箭,藤条做弓弩,安放于树林枝叶。扯脚准备走,抬眼,望见身边大树上有几个水桶大马蜂窝,有的紧贴树干,有的吊在树杈。眉毛扬扬,已有计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