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洞内,高行举忽然觉得断腿处又痒又热又胀。“水静姐,刚才苏姐、孙姐给换药后,热、痒、胀得历害,你是卫生队员,该咋个办哟?”

  “昨夜行走,又爬山,活动多,天气炎热,当然有胀、热感觉。痒,是骨头缝合,长肉。现在洞内安静,我给你解开通气就好了。”

  弄了好大一阵子,累得李水静咳嗽不停。

  “水静姐,你休息一下!”

  “憋得慌,肺部难受,要咳嗽。幸亏附近没有敌人,不然……唉!”

  “水静姐,肺部呛水,能够治好吗?”

  “能,得去医院用药,须休息。”

  “姐,别担心,只要可以突围出去,就有救了。”歇息一阵,高行举又开口。“姐,你说,咱们能突围出去么?能回到北方,找到大部队么?”

  “我不知道……应该可以吧……姜连长、周参谋、牛排长去解救被俘虏的同志,不知道……要是出了意外,子弹可不长眼睛……愿上帝保佑姜连长……”

  “姐,我真恨自己”高行举表情痛苦。“冤枉是一个男子汉,没打死一个敌人就负伤了,总是拖累大家,真窝囊,还不如死了。”

  “小高,不能死,姜连长他们用生命保护了咱俩,死了,大伙会难过的。听姜连长说,一个革命战士,他的生命不仅仅属于个人,是大家庭中的一员,死,也要死得其所。”

  “姐,‘其所’是啥子意思嘛?”

  “是……应该是有意义,有贡献,不窝囊吧。”

  “姐,姜连长、周参谋、牛排长那么英勇,相比之下,我算个蚂蚁……稀里糊涂当了兵,跟随部队入朝,敌人影子没见,自己便当了俘虏。幸亏被解救,要是落在俘虏营,鬼日晓得是啥子情况……姐,你呢?”

  “我……更加窝囊……参军后,进医疗队学习半年,分配在师卫生队。入朝以来,日夜抢救伤员。开始,看到鲜血、伤口、断了的手脚,害怕得打颤,呕吐,吃不下饭……皮肤被针扎一下都痛得难受,被刺一刀,断手脚,那该有多痛呀……慢慢地,见多了,习惯了,也不怕了。还想扛枪上前线杀敌。在医疗队那段日子,是美好的!早上学习卫生知识,下午学两小时军事:射击、越野、背诵军事知识……教官讲,卫生队、宣传队、运输队、后勤战士都要学会打仗,万一部队打光了,我们就上。现在看来,他讲的非常有道理。后来,帮助五四0团运送伤员,被敌人赶了羊……就被俘虏了……后来又得姜连长他们解救,才……”

  “姐,这人啊……在***九十五军,只晓得随大流,有饭吃就行,糊里糊涂过日子。参加了解放军,才晓得当兵不为仅仅为了吃饭,可以做蛮多事,活得有劲。入朝前,听指导员在动员大会上讲:‘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当时,血往头上冲,想马上飞到前线,杀敌立功,咱也想当英雄……可……失败后,我不想死,又不敢一个人和敌人拼,就随大流东奔西跑。自从跟上了姜连长后,心里暗暗发誓,当一个英雄!可是,刚刚有想法,腿就被炸断了,英雄泡汤了喽……唉,我就弄个倒霉,别人……”

  “小高兄弟,你讲的这些,我也有。参军后,非常积极,想做事,争表现。特别听到或自己唱起‘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雅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大脑就冲动,热血沸腾,身体好像要飞起来……可是,在前方包扎所,手沾着血,眼睛看到从伤员身体内取出的子弹和弹片,耳朵听着战士因疼痛不忍的惨叫,脑壳发怵,心就凉,想双手捂住眼睛和耳朵……尤其是做了俘虏,只想到早点死……”

  李水静说着,眼泪滑落衣襟……“这人啊,处于顺利境遇,想奋斗,想献身。在失败、低落时期,在心头涌起的只是痛苦、沮丧、压抑、无奈,不想活了……”

  “姐,别啥子事都往坏处想。跟了姜连长、牛排长几天,我看到了啥子是勇敢,是不怕死,是为别人,是英雄……等腿伤好了,我就去打仗,死了也值,也心甘!”

  “兄弟,你讲得对!打敌人,在战场上死了,当然是英雄!怕就怕不明不白地死了。队伍被打散后,战士、伤员、护理人员……好多是在逃跑时,被乱枪打死,被炸弹炸死,有的被迫投降,我也……”李水静一阵剧烈咳嗽,说不下去了。

  “姐,不说了,你休息吧!”

  李水静望对方一眼,转身躺下。

  天刚朦朦亮,姜飓风带领战士接近礼成江边公路,隐藏在树林中。沿江七八公里地带,八辆坦克、几十辆摩托车组成的敌特遣队,往来巡逻。一处空阔地,十二辆炮车卸下十二门105毫米榴弹炮和几十箱炮弹后,开走了。一百多名炮兵将炮架好,炮口对准北岸,然后搬运炮弹,做工事。没发现其他步兵。

  周汉山说:“晚了,敌人抢先一步,我们……”

  姜飓风对钱发财发出命令:“让同志们先休息,清点人数。”

  “连长,天马上大亮了,还不见冯副连长、牛排长信号,怎么过江?是不是等到晚上……”周汉山忧虑地问。

  姜飓风不答,眼睛注视公路……“看来只是敌人先遣队,大队一定随后就到,再等下去,死路一条。奶奶的,老子就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美国佬估计咱们不敢白天渡江,肯定放松警惕,老子就来他个……”心里说着,向范长城、周汉山、钱发财招招手,“将全部战士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没负伤的,一部分是负伤的。钱排长把拿枪的同志组织起来,听候分配任务!”

  几分钟后,周汉山报告:“连长,一百二十三人生病和负伤,其中重伤十八个。没负伤的一百五十二人。”

  钱发财报告:“共有十七支冲锋枪,九支步枪,十二把刺刀,两百多发子弹。”

  姜飓风点点头:“没负伤、带刀枪的三十八个留下,其余一百一十四个同志,两人搀扶一个重伤员,轻伤员自理,在范教导员组织下,作好渡江准备。江面最宽处百来米,就是没有游击队接应,也要行动。周参谋、钱排长、胡班长你们如此……”

  四辆坦克、摩托车朝西边驶去,腾起滚滚黄龙般灰尘。剩下四辆摆在距离炮兵阵地一千多米地方,中间隔有一丛松树林。

  姜飓风、钱发财和十位带冲锋枪战士悄悄接近炮兵阵地……

  周汉山率领拿步枪、带刀的二十一人向坦克停留的公路方向摸去……

  胡世民和七个冲锋枪背影消失在西边草丛……

  榴弹炮阵地左边十来米处,是一丛松树,树下竖起一顶顶绿色帐篷,一位美军少校正脱去外衣,拿上洗脸巾,准备下江边洗刷。两个韩国军官走过来,用流畅英语招乎:“哈喽!少校先生,借个火!”“你们是哪部分的?”“不许动!”一个硬梆梆东西顶住背后……“我是中共带刀连长,命令你的士兵马上集合,不准带枪!”

  松树林内,十位端冲锋枪战士看住一百零四个美军。姜飓风对钱发财说:“快去,让战士们靠近江边,我这边炮声响起,开始渡江!”转头,军刀架在少校脖子上:“命令你的士兵朝西边坦克和摩托车开炮……”俘虏站起,走到炮旁边,摇动,转向……

  就在此时,剩余四辆坦克停留地方响起枪声……

  “轰隆隆……轰隆隆……”榴弹炮朝西边三四千米外坦克和摩托车准确开炮……

  突然,江北岸树林内冲出数百名游击队,划着几十只木筏,朝南岸驶来……

  “同志们,不要乱,靠近江边,上木筏!”钱发财站在公路边,指挥战士们跑过公路,奔向江边。“后面的跟上,不能掉队!”

  周汉山跑来:“姜连长,四辆坦克兵全解决了。”

  “姜连长,敌人增援部队过来了……”一个战士跑来,指着东面公路四五公里外,一长溜汽车驶来,车上重机枪“哒哒哒……”喷出火舌,朝炮兵阵地疯狂扫射……

  姜飓风指着东边公路旁一个土丘对周汉山说:“快,卸下机枪,叫上几个机枪手,占领公路旁高地,阻击敌增援部队。其余随大队渡江。”

  西边,胡世民和七位战士阻击着敌人被炮弹轰散的摩托化步兵的冲击。

  姜飓风跑到榴弹炮后面,扛上一箱炮弹,朝土丘跑去。

  土丘距离榴弹炮阵地两百多米,中间隔着高大茂密松树,俯瞰公路。姜飓风打开炮弹箱,拿出炮弹,拉弦,对准公路上驶来的汽车,砸下去……“轰隆”一声巨响,汽车开了花,美军尸体飞上空中,又雨点般落下,仿佛礼花炮……“打!”周汉山一声令下,六名战士四挺机枪、两支冲锋枪,刮风似的扫射汽车队,美国鬼子割草般倒下。

  敌人急了,后队下车,架起迫击炮,朝土丘轰击,朝榴弹炮阵地轰击……“轰隆隆……轰隆隆……”十几发迫击炮弹飞到榴弹炮阵地内,炸中了炮弹箱,引起连锁爆炸,巨响阵阵,敌兵、十位志愿军战士瞬间灰飞烟灭……

  姜飓风望望江面,木筏满载战士,已经接近北岸……“周参谋,我掩护,你带领这里战士撤退,去那边叫上胡世民,溜下江边,凫游过去,快!”

  “姜连长,你和战士们过江,我掩护!”周汉山一边说一边朝往上冲的敌人猛烈射击。

  “少废话,子弹不多了,再耽搁几分钟,谁也走不脱了!”姜飓风吼起来。

  “连长,你比我重要,你走!”

  “周汉山,你他妈的违抗命令?我走了,苏向娟他们怎么办?再不走,老子枪毙你!”

  看着周汉山和战士们身影走远了,姜飓风回转身子,端上轻机枪,朝敌人扫射……一会儿机枪,一会儿冲锋枪,东奔西跳,间或躲避迫击炮弹,又突然站立,扫射敌兵……

  太阳渐渐升高了,枪声稀疏了,最后归于沉寂……敌人冲上土丘,只见满地弹壳。“人呢?跑了……蒸发了……”美国佬面面相觑,无奈摇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