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天刚亮,飞虎峰细雨纷纷,云雾翻滚,虽然是盛夏,也寒意阵阵,远山、近树、花草全笼罩在烟雾缭绕之中。

  姜飓风靠在石头平台一棵枝叶浓密的松树下,眉头皱成一个“川”字……

  孙利芳轻手轻脚挨近:“连长,三天了,啥子动静都没有,看来,敌人真的撤退了。高行举伤口已经缝合,这几天草药不断,又得到休息,基本上能活动了,是不是可以向礼成江靠拢,准备与人民军游击队汇合了?”

  “得先探探路,摸摸虚实,万一碰到啥子情况……”苏向娟的话从后面传来。

  孙利芳斜眼苏,心道:真是跟屁虫,人家话都还没接上……

  “怎么感觉总不对劲,眼睛皮老是跳,不踏实……”姜飓风像对两人说,更像自言自语。

  孙利芳急了:“是左眼,还是右眼?”

  “右眼。”

  “妈呀,左跳财,右跳灾,怕不是要出啥子事情哟……”孙利芳看看两人,一脸惊慌。

  “乌鸦嘴……”苏向娟瞥眼她,站到姜飓风身边。

  姜飓风朝两人摆摆手:“按常规推测,山上、树丛、洞穴或多或少还躲藏有伤员、掉队战士,敌人不可能不搜索?纵然不发生激烈战斗,但零星枪声应该有,这山林,静得可怕……”

  “连长,是不是去侦察一下?”周汉山走来。

  姜飓风点点头:“不能再等待了,你和罗长生一路,朝北侦察,时间定为两小时,范围半径两公里。我向东,侦察原路。还是老联络暗号,两小时后返回这里。”转头苏、孙,“你俩注意警戒,高、李做好自卫,子弹上膛,枪不离手。”

  约莫一个多时辰,姜飓风来到护送从小仓里逃出的战俘与敌人激战线路上,蹲在一棵枫香树下,扒开草丛向四处张望。树林内,除了风声、虫鸣、鸟叫外,一片寂静。眼睛眨眨,飞跃上枫香树,透过枝叶往视野范围观察:右前方五六十米外有条小溪,两岸怪石嶙峋,野花鲜艳;南边丝茅草路上,鬼影没一个;公路方向不听马达声,也无人影;北面是浓密树林,偶尔传来几声狼嚎虎吼或其它动物叫声。姜飓风跳下树,朝东、北继续搜索,除几天前激战留下的敌我尸体外,什么也没有增添。突然,前方草地上散乱着一堆身影,有的身子裂开,有的四肢被炸断,飞得到处都……走近,头脑“嗡”一声响……三位志愿军女战士赤裸躺在地上,早已断气。另一位一丝不挂,上身不知去向,下身血肉模糊,肉团东一块西一块,旁边,倒着三个不穿衣裤的美军躯体……姜飓风流着泪,在一个凹处挖坑,埋了战友尸体……“肯定是掉队同志,惨遭……狗日的美国佬,一群野兽,碰上老子,不许投降,统统杀!”

  正午,太阳出来了,光亮透过树隙,洒下缕缕金丝,将林子点缀得五彩斑斓。身子靠在溪流边一棵树干旁,拿草遮挡着头和脸,闭上眼睛休息……

  蓦然,一丝细微悉悉索索声音,仿佛划过草丛,又像玲珑小巧野兽窜过林间树叶,轻飘留音……姜飓风揉揉眼睛,仔细倾听,一会儿,悉索声消失了。掀开挡草,伸手入溪水,抹水浇脸……刹那间,惊呆了:溪水里有一缕红色,从上方汩汩而来……“有情况……”浑身鸡皮疙瘩暴起,抽出刀,缘溪而上。溪左岸是个两三米高的石洞,洞内黑乎乎,红色水缕从里面流出来。身子紧贴洞壁,摸进去,右脚触到一具绵绵物体,三具志愿军尸体横在地上:一人脑袋落于石窠处,脚下一位左手已不在身上,头被削掉了半边;第三具断做两截……尸体尚温,血还汩汩往外冒……三人脚上、身上有老伤,肯定是伤员跑不动,躲藏在这。“新近被杀,是不是刚才悉索声……对手为什么不用枪?不是刺刀,是日本军刀。一刀断腰,一刀削去半边脑壳,手法多么像当年的日本武士?这等手劲,不是专业杀手就是武功高强之人……如果刚才悉索声是人发出的,应该是快速走路,如此快速,是轻功呐……高手……高手……”意念及脑,朝声音追赶而去……

  “哒哒哒……哒哒哒……”北面三四百米外传来枪声……“不好,是汉山、长生侦察方向,难道……”姜飓风身子飞起,踏草尖、跃树顶疾奔……树林边空地,周汉山在前面疯跑,后面四个穿着迷彩服、身形高大健壮身影快速追赶,周时不时扭头放几枪……姜吸气提身,纵到一棵树顶,老鹰般凌空扑下,一道寒光从追兵侧面闪到,一位迷彩服头颅跌落,滚出去丈多远。另一位一楞,胸口中脚,身体飞向一棵巨大松树……后面两位回神定眼,一个挥舞军刀攻上方,一个滚地,冲锋枪当刀扫姜飓风下三路……姜就地一蹬,身子斜窜出五尺,空中翻身,刀锋转过,上撩,上方迷彩服左手脱离身躯,飞向草丛……姜双脚猛然落地,刀尖朝攻下三路者刺去。那家伙了得,冲锋枪托托挥过,挡开姜的刀,身子斜滚,躲开致命一击……姜右脚踢出,踢中对方左腿,趁对方疼痛迟滞瞬间,右拳击在他的后背上……姜飓风正欲挥刀刺入敌手后背,头顶上一股劲风袭来,凉气森森……电光石火间,姜头脑略偏,躲过凉气,右手被袭击者踢中,军刀飞出好远……偷袭者是位蒙面迷彩服,身形落地,丢下军刀,用英语招呼:“来,我领教你的拳法……”声到拳到……“出势跨虎”“金鹏展翅”“韦陀献抱”三招如闪电……姜飓风“把臂拦门横铁闩”“魔鬼仰斗拓绿拦”,与对方见招拆招,缠斗成一团……“你是谁?怎么会大别山鹰猴拳和龙形拳?”

  对手不答,“飞虎旋窝回身转”“英雄打虎泰山压”“猿猴腾跃扑玉兔”“苍鹰展翅落平沙”“蛟龙出海横空扫”……鹰猴拳、龙形拳绵绵而上,迅捷如鹰搏兔脱,拳、掌、勾爪回旋变化,招招法度严谨……姜飓风不假思索,推、切、劈、挑、顶、架、撑、穿八般手法伸屈圆环,抵挡住对手狂风暴雨般攻势……三十余招过去,姜飓风还弄不清迷彩服套路。“这还了得……”心到招式到,姜卖一个破绽,趁势使出“猛虎回头”“双龙出海”“龙卷旋风”“退步跨虎”四招师传独门绝技,逼得对方连连后退。突然,运气于胸口,左脚一个趔趄,身子晃晃……对手何等迅捷,一脚踢向姜胸口……姜斜倒转身,就在胸口中脚刹那间,身体收缩一寸,对方腿脚踢空,姜飓风右掌结结实实击在对方背上……迷彩服身朝前扑倒,“卟”一口鲜血喷出老远……姜飓风上前一步,正想出左掌,两股劲风从左右肋下攻到……姜飓风分身无术,喷血敌人爬起,捡上自己军刀,回头望望,踉踉跄跄地跑了。

  姜飓风解决了两个迷彩服,坐在地上,气沉丹田,吐纳几分钟,站立。

  “连长,你没事吧?”左臂血流汩汩的周汉山跑来。

  姜飓风替周汉山包扎好,抬头惊问:“罗长生呢?”

  “牺牲了……被两个迷彩服袭击,无力还手,脑袋……”“在哪里?”“那边……”姜、周拾起自己刀枪,抢过去……罗长生身首异处,血还在流……姜飓风旋风般跑到激斗场,见后背被自己右拳击中的迷彩服正摇摇晃晃站起,朝刚敌人奔跑方向走……姜飓风夺过对方冲锋枪,右手扣住他背心第九椎节下的“筋液穴”,对方顿时浑身酥麻,瘫倒在地……“你们是什么人,从什么地方来,为什么会中国武功?”迷彩服闭口不答……姜飓风火冒三丈,左手起掌,重重击在敌兵脑门上……那边,周汉山刺刀穿透左手被姜飓风砍断、跑出百来米距离的敌兵之胸膛。

  姜飓风、周汉山埋了罗长生,脱下敌人迷彩服和摘下全套装备,穿上,配上,一边观察,一边朝飞虎峰走去。“汉山,敌人改变了策略,用特种部队悄悄潜入,对付我们,这一招太毒。估计山林里还有更多迷彩服,得万分留心!刚才跑了的敌人,武功十分了得,不是首领也是个头目。”“连长,美国佬也会中国功夫?刚才和你激斗的那个蒙面敌人,历害得很呐!我被他削一刀,幸亏躲避得快……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得跑……”

  “我也纳闷,他使出的功夫既有中国北方的鹰猴拳、龙形拳套路,又有日本武士拳法,也融入了西洋式精髓……听声音,好像是……”见姜飓风刹住口,良久不语,周汉山眼睛大了……“连长,好像是什么?”姜飓风不理睬周,眉头攒成一束,自言自语:“能够踢飞我的刀,缠斗三四十个回合,身法、武功已经达到出神入化境界,难道敌人是专门针对我?针对地狱敢死队?普通迷彩服身手都如此了得,头目更加……同志们不是受伤就是饥饿,一旦发生正面搏斗,会是什么后果?能够带领大伙渡过礼成江吗?那一掌居然不能让对方毙命,还能跑,是硬手呀……估计受伤不轻,暂时不会……对,应该赶快……”

  “连长,你说什么?怎么都是半句呀?”

  “快,先上飞虎峰再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