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刚到飞虎峰半腰,“哒哒哒……哒哒哒……”枪声一阵接一阵,冲锋枪、轻机枪、卡宾枪横扫、点射交织……“完了……”姜飓风大脑一片空白,身子“倏倏”,穿山甲般往上窜。

  临近石头平台,只见六个迷彩服一边朝上还击,一边向山下退去。“狗日的,给老子来了个黄雀在后哇……”姜飓风双脚在石头上猛然一蹬,身形跃起,像一只大鹏,直扑迷彩服……六个迷彩服感觉一团黑影当空罩下,冲锋枪未及抬起,两颗脑袋脱落脖子,篮球般滚下山去了……“妈呀,共军快刀连长来了……”一位高个子敌兵恐怖声音刚出口中,胸口被踢中,身子飞起,一边落向山崖,一边喷血……就在此时,一个身影抱住姜飓风后腰,一个冲锋枪砸向他脑壳,第三个丢下枪,来抱脚……姜飓风“嘿”一声,身子猛然压下,躲避头顶冲锋枪,顺手一刀,来抱他脚的迷彩服脑浆开花……未及抽刀,右手一掌,击在冲锋枪扫空头顶的敌兵腰间。从后背抱着姜飓风的迷彩服狠命甩两甩,但抱着的身躯大山般,丝纹不动……未等他放手抽刀,姜飓风左手刀刺进他的小腹……就在此时,下面不远处“轰隆……”一声,被姜飓风右掌击中的迷彩服拉响了手雷。

  “姜连长……连长……”牛大洋满脸是血,趴在距离山洞五六米远树下。

  “牛排长……”姜飓风飞过去,抱起对方,“怎么回事?”“快……快!高行举被抓走了,李水静倒在那边,还有胡班长,人民军游击队员崔俊德、朴叶原……”

  姜飓风疯起,洞内空无一人,洞口左边石缝中间,李水静脸上、肩胛上血流不止……石头前方二三十米地方,胡世民身中四枪,另两位穿着人民军服装的同志倒在草丛中,一动不动……“连长……连长……”苏向娟、孙利芳、周汉山从侧面冲来。

  姜飓风探探胡世民鼻子,早已停止了呼吸。扶起崔俊德、朴叶原,两位被重拳击打,晕死过去。李水静肩胛中了弹片,肩胛骨断裂,脸上被石头刮伤。

  姜飓风、周汉山、罗长生离开后不久,苏向娟说:“小高、小李轮流放哨,利芳我俩去找些野果和泉水。”说罢,苏、孙消失在丛林中。

  “小高,你先休息,我去警戒!”李水静走向石头平台。

  平台左侧千余米处有一缕飞瀑,正值初夏,崖上流泉似缕,飞瀑如练,全部倾注于谷中。峡谷中间是碧绿溪水。远望溪水,像一块长长碧玉抛落沟壑。河两岸绵延着一望无际的绿树,莽莽苍苍,微风过处,送来阵阵令人陶醉清香。溪岸草丛中,金色的柴胡在招摇,红色紫云英抿嘴微笑,成双成对彩斑蝶在花瓣间打闹。溪流两岸,是郁郁葱葱林木,四季青翠的马尾松,笔直修长的杉木,高大俊秀的枫树,枝繁叶茂的楠木,摇曳多姿的板栗……林间,喜鹊啁啾,云雀嬉戏,好不热闹!

  “哒哒哒……呯呯呯……”洞口响起枪声……李水静悚然一惊,收回眼光,端枪朝山洞冲,三个迷彩服架着高行举往下走。未出洞门,洞右侧下方冲锋枪、轻机枪、手枪开了锅……为首的牛大洋打倒两个迷彩服,冲上洞来,后面跟随三个身影……忽然,七八个迷彩服从侧边灌木林、石头缝扫出串串子弹,胡世民晃了晃几晃,倒下……五个迷彩服跃出,跳下石头,围住了崔俊德、朴叶原……牛大洋扫倒了另外两人敌人,自己也被击中……“牛排长……”李水静朝扑向牛大洋的敌人打出一梭子,突然,一个手雷在附近炸开,李水静肩胛一阵剧痛,天旋地转,什么也不知道了。

  姜飓风说:“找找,看看有没有活口。”

  前后左右石头缝、树林、草地,共发现十三具迷彩服尸体。

  埋葬了胡世民,姜飓风脸色铁青:“牛排长,怎么回事?”

  “连长,我们掩护两百多名战士过江后,把你吩咐的情况向游击队领导作了汇报,休息了两天,敌人防范松懈了,领导就派我回来接应你们。还派了三位熟悉地形、游击战能手来帮助我们,这位是作战参谋崔俊德,这位是战斗英雄朴叶原。另一位是游击队三大队九中队副中队长金玉男,跟随冯副连长和钱排长朝小仓里方向南面东营里去了。”

  “去东营里干什么?”

  “首长说,一位人民军团级参谋长朴禹恩带领一个营人民军与三十一师协同作战,三十一师回撤时,朴禹恩参谋长率领断后的一个排人民军战士没有回来,据逃回游击区的目击战士说,朴参谋长被俘虏了,关押在东营里,那是一个秘密据点。”

  “为什么要关押在东营里,而不是押往敌人后方俘虏营呢?”

  “游击队首长分析,第五次战役结束,志愿军、人民军北撤,敌人腾出手来,消灭隐患。朴参谋长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熟悉游击队情况,更熟悉大峰山、妙香山地形,可能想审问出情报,便于对游击区进行大规模清剿。”

  “牛排长,同志们刚过江不久,敌人增援大队来到,向北岸扫射、轰炸,有伤亡么?”

  “有,但伤亡不大,只牺牲了七位战士。游击队首长早考虑到这一步,预先作了准备,让游击队战士两人扶一人,快速奔跑,逃离了轰炸。”

  姜飓风对众人说:“敌人改变策略,用特种兵偷袭办法对付咱地狱敢死队,他们军事素养高,战斗力强,加上诡计多端,给敢死队压力很大,这里不能呆了,往北走。苏向娟、孙利芳扶着牛排长前面引路,周参谋、崔俊德参谋、朴叶原同志、李水静在中间,我断后。”

  “连长,高行举不救了?”李水静不迈步,问。

  “怎么不救!先离开这里,找到藏身之处后,再想办法。现在,敌人将他带到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如何救?快跑,说不定敌机马上就来了。”

  姜飓风他们身影消失不到二十分钟,五架轰炸机飞临飞虎峰顶,三架扔重磅炸弹,一顿狂轰滥炸,抱大树木被拦腰炸断,石头乱飞,山洞坍塌。两架扔燃烧弹,松树、杉木树、金达莱及所有杂木树熊熊燃烧,远近一片彤红。

  众人一口气跑了两个钟头,来到一涧水洞前,个个气喘吁吁,喝水休息。

  “连长,这样跑不是办法。”周汉山走过来,把一钢盔甜津津泉水递给姜飓风。“敌人顺着痕迹跟踪而来,是甩不掉的。如果用狼狗追击,更加……并且队员大部分带伤……”

  “姜连长,想办法救高行举吧,他是好人!落在敌人手里,不知道要受什么样的痛苦啊……”李水静挣扎坐起,声音带哭腔,眼神祈盼。

  孙利芳摇摇头:“我认为救人不那么容易……”眼睛瞅瞅李水静,“敌特种兵拼命抓走一个伤员干啥子?还不是诱我们去营救,一网打尽敢死队舍。”

  “那怎么办,人不救了?”李水静哭出声音来。

  姜飓风望望众人:“别慌,既然敌人要用小高同志做诱饵,目前就不会对他怎样。咱们慢慢想办法。”停停,眉头皱起,“敌人是如何发现飞虎峰的?为什么短时间就组建如此高水平特种部队,且……”像是问众人,又像自言自语。抬头,向牛大洋招招手,“我们怎样联系冯副连长他们?得赶快先招他们回来,免得中了敌人奸计。”

  “学老鹰叫,‘嘎嘎嘎’,连续两个三声,是安全;连续三个三声,是出现危险。崔俊德、朴叶原、金玉男三位同志都会老鹰叫。连长,要不我和崔参谋去东营里,找他们回来?”

  “都受伤了,行动困难,万一碰上迷彩服,如何应对?”姜飓风担忧。

  “不怕,有枪有刀!崔同志是作战参谋,内行;我牛大洋打仗也不差,会灵活保护自己的。只是怎么才能找到高行举,营救他。万一敌人对他采取酷刑,夜长梦多呐!”

  姜飓风挥挥手:“这个,你别担心,我想办法,你和崔参谋把冯副连长、钱排长、金玉男副中队长引回来,就是大功一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