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边,冯钢甩出两颗手雷,“轰……轰……”炸开,汽油桶升空,但并不燃烧……“妈的,是空桶,中计了……”意念及此,对准汽车油箱就是一梭子,“轰”汽车飞起来……“哒哒哒……哒哒哒……”六七支冲锋枪、轻机枪刮风般扫射过来,冯钢几次想冲进房屋救姜飓风,都被挡回,根本无法靠近……

  崔俊德挨近树林,看到敌人两把刺入金玉男胸膛,刚欲冲上前,突然,树林里冲出两个黑影,将他扑倒……

  冯钢背后出现四个身影,悄悄朝他摸去……“哒哒哒……”三个黑影倒地,另一个身影钻入树林,趴下,射击。钱发财飞跑过来,拉起冯钢返身朝北,“哒哒哒……”背后扫射来一串子弹,冯钢一个趔趄,倒在地上,钱发财不由分说,背起冯钢,钻入树林……

  姜飓风入水,拼命朝对岸划,身后,传来“轰隆隆……轰隆隆……”雨点般响声,手雷飞进江中,炸起根根水柱……爬上岸,朝东跑一阵,瞅空过了公路,朝北而去。

  钱发财背着冯钢一口气跑了两个时辰,来到一密林中,放下冯钢。冯钢左脚跟让冲锋枪子弹穿透,幸亏骨头没全断。“冯副连长,我身上有两个从迷彩服尸体搜来的急救包,先包扎止血,等到了飞虎峰,再取出子弹,接骨。”忙碌一阵,两人都累极了,靠在树干上睡去。

  姜飓风择一处安全草丛,睡了一觉,下半夜,醒来,听听四围无动静,双腿盘膝,两手合拢,打坐运功,一顿饭功夫,头顶热气腾腾,身上湿水衣服蒸气袅袅……蒸气消散了,浑身暖洋洋,四肢百骸无不受用,内力绵绵充盈……谛听着天籁,姜飓风大脑如松涛,一阵一阵涌动:人民军游击部队派人来协助,那是相当重视地狱敢死队的生存,哪知敌人改变战法,采用特种兵战术,刚交锋,就牺牲五位同志,还不知道冯钢、钱发财、崔俊德怎样……这种窝囊情况,从五月二十五日被打散以来,未有过。美国佬如此短时间就组建了一支数百人的特种兵,专门对付敢死队,敌人对我了如指掌……飞虎峰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王参谋临牺牲前讲一八0师政治部政工处副主任……是不是真的呢?这个人如果随师部突围出去了,隐藏在志愿军大部队里,多可怕呀……如果被打散,肯定就在为美国佬服务,更可怕……肯定有内鬼,美军对我的情况才摸得那么细致。特种兵请日本教练,仅仅是为了训练武功?当年,日本鬼子对付八路军的游击战是有一套办法的呀……如果美军请日本反游击战专门人员前来服务,伙同美军、韩军对付大峰山、妙香山游击队,实行清剿,麻烦就大了……与友军三十一师协同作战的人民军团参谋长朴禹恩同志,到底被敌人藏到哪里去了?据说被俘虏的有十余人,如果有叛变投降的,带领敌人围剿游击区,后果太可怕了……利用高行举、朴禹恩做诱饵,敢死队处处陷入圈套,敌人……难道是她……

  一九四三年四月,为配合第六战区实施“鄂西战役”计划,第五战区派出部分主力协同作战,在石牌、曹家畈、易家坝、长阳、五峰山血战中,出现了一位名叫柳生俊一的年轻日军大佐,十分厉害,军刀锋利,肉搏时,脱光上衣,常常一把军刀砍杀我军几十个士兵。五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五日,日军连克渔洋关、长阳等地,气焰十分嚣张。赵寿山军长当即派姜飓风所在的营,增援六战区第十集团军第五师。五月二十八日,姜飓风与日军十三师团第一零九联队相遇,五峰山斜坡上,五师一个半团加上姜飓风营,敌我双方近五千人进行肉搏,姜飓风砍翻了第七十六个日本鬼子后,与柳生俊一相遇,柳生俊一军刀也是锋利异常,两人战到第二十个回合,姜飓风才削掉了他的脑袋。柳生俊被砍死,日军气焰坍塌,国军趁势冲杀,日本鬼子终于不敌,丢下近一千五百多具尸体,狼狈逃窜。

  三个月之后,日军一支名叫“捕狼特种部队”出现在长江边战场,迷彩服,有些士兵蒙面,有些不蒙。经常隐藏于山林、草丛,让我军防不胜防,损失很大。尤其是一个日军杀手,武功十分高强,蒙面,军刀锋利,削铁如泥,每每偷袭我军,肉搏时,均一刀毙命,我军官兵,或被削下脑袋或被砍破头颅或残肢断臂。

  赵寿山命令姜飓风组建一支小分队,来对付日军迷彩服。双方交锋几个月,各有伤亡。一九四四年一月一个下午,在一河滩边,姜飓风带领十五人队伍对垒三十二个迷彩服,三十一个迷彩服成为刀下鬼,其中十九个或身首异处或身躯断为两截或腿肢离身。我方十五位战士也全部倒下了。突然,一位身高一米七四上下、身材苗条、蒙面日军,擦擦军刀上的血迹,朝姜飓风缓缓走来……

  交手四十余回合,姜飓风发现对方军刀锋利无比,与自己的刀不分伯仲,更令人惊讶的是,对方使用追风刀法精熟,几近自己水平……于是刀法变换,缠、滑、绞、擦、抽、截,不和敌方正面碰撞,瞅隙抢攻。“夜叉探海”、“*******浪子回头”、“怀中抱月”、“闭门铁扇”……招式如长江大河,逼得对方连连后退……瞅准,一招“白鹤冲天”上撩,对方军刀脱手,飞上半空……姜飓风身子拔地飞起,接住……

  “姜飓风,一个男子汉,敢和我比拳脚么?”标准的中国话。

  姜飓风斜对方两眼:“你是位女的?”将两把刀放在地上……“女的怎么样?”蒙面人说着冲过来,“晓星当头飞鹰过”、“出势跨虎猿猴盘”、“飞鹰展翅膀树头站”、“仙猴献桃在胸前”、“把擘拦门横铁闩”、“鹰猴互搏如风转”……冲、推、栽、切、劈、挑、顶、架、撑、穿、摇十二般手法变幻,腿下弓步、马步、仆步、虚步、丁步交错,攻势如暴风骤雨……“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精通中国武功?精通大别山鹰猴拳、龙形拳?”姜飓风嘴动手脚动,“老鹰回窝旋风转”、“弥猴藤蔓伸缩拳”、“雄鹰扑兔似猛虎”、“展翅飞扑平沙雁”……抵往对方攻势。脚步换成倒步、迈步、偷步、击步、跃步……腾挪有致,法度严密……“你们中国武功自以为了不起,没想到吧!田横率领五百壮士东渡大海,我们大和民族早已得了你们武术精要……你们的追风刀法是从日本学来的。”嘴巴不停,手脚攻击更猛烈……双方五十多招后,姜飓风瞅准一个空隙,变拳为龙爪,“分筋错骨手”扭对方手腕,下三路使出“串雁南飞”连环腿,对方措手不及,头罩、蒙面巾被撕下,右脚被踢中,单腿跪在地上……姜飓风呆了:瀑布般长发飘垂到地,适中额头,仿佛珠玉,鹅脂鼻,瓜子脸,尤其那花瓣般嘴唇,简直就是自然最完美组合……年纪约莫十八九岁……

  “你……你是什么人……”姜飓风语无伦次……

  “我是柳生俊一的妹妹金玉波子,你杀了我哥哥,本姑娘要报仇!”

  “柳生俊一杀害了多少中国士兵,你知道吗?”

  “死在你刀下的日本士兵,又有几百几千呢?”

  “你们是侵略者!残暴日军在南京一地,就屠杀中国军民三十多万,你们是真正野兽、魔鬼。难道日本女人和姑娘也要加入这一兽性行列吗?”

  金玉波子将脖子伸长,走近……“我发誓,谁看到我真面目,就……你杀了我吧!”

  夕阳下,苍山如海,残阳似血。倒在地上的尸体血肉模糊,江风吹拂,腥味浓郁。

  姜飓风捡起军刀,丢一把给对方:“我不杀手无寸铁的人,尤其是姑娘、女人。金玉波子,不要向你们的军士一样,太残忍,回日本去,不要让我再碰到你……”转身,走了。

  “回来!”金玉波子大喊一声,拿过军刀,抹向脖子……姜飓风飞起一脚,一块半个拳头大石块直扑对方,“咣噹”一声响,”金玉波子双手剧震,军刀脱手……

  “姜飓风,我不会放过你……”金玉波子蒙上脸,戴上头罩,望着高大身影消失方向,怔怔地,良久,一行泪水滑落……

  从刚才交手看,没有敌人常规部队,全部是捕狼特种兵,美军、韩军大部队去哪了?难道真如那天审问的迷彩服讲的,去围剿大峰山、妙香山人民军游击队了?人民军游击区还应该有大量志愿军伤员和失散后归拢人员,一旦围剿开始……天快亮了,先上飞虎峰找到同志们再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