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大队敌人奔跑到水潭边,见同伴没入沼泽,魂飞魄散,连忙朝周汉山、牛大洋射击……

  天黑了,望着茫茫水潭,敌人停止追赶,就石壁宿营。

  半夜,阵阵“嗡嗡嗡……”声音从树林扑来,刹那间,“哎哟……哎哟……”鬼哭狼嚎此起彼伏……由于天气炎热,大部分迷彩服都脱下不透风水的特制衣裤,垫在石头上睡,他们脸上、身上、眼睛、手脚全沾满了魔蝶蜂,有的就地打滚,有的站起来疯跑撞在石壁上,有的跌入沼泽……

  天亮后,敌人惊慌骇然,同伴尸体横七竖八,大部分七窍出血,身体发黑,十成死了五六成,没死的呼爹叫娘,被叮咬处红肿疱有拳头大,奇痒剧痛……军官立即对空联络,卫生员忙碌不堪。一个小时左右,两架直升机飞来,跳下四五十名迷彩服,卸下几箱医药、食品,装上伤员和尸体,飞走了。直忙碌到正午,敌人才惊恐逃离沼泽附近,朝姜飓风他们消失方向追击。来到小山包前,众迷彩服惊呆了:草地上、树林中到处是狼的尸体、是血。一军官走到坟前,左瞧右看……“有狼……有狼……”两声惊叫,令人毛骨悚然……“哒哒哒……哒哒哒……”几支汤姆生冲锋枪吼叫,军官走过去,一匹成年狼和八匹幼崽血溅草丛……“共军为什么不用枪呢?肯定怕暴露行踪……纪律与活命,他们选择纪律,可怕……可怕……”又回到坟前,命令:“挖开坟墓,看死了几个共军!”几个手执铁锹士兵刨土。十几分钟后,一具尸体露出。军官蹲下:脖子被咬破,喉咙管断裂,大腿上有枪伤。“怎么才死了一个,并且是先受伤才……还应该有六个……”朝周围招招手,“埋了!”突然,一士兵跑来:“报告,共军快刀连长还活着……”“什么……”军官大骇,“你说共军快刀连长没死?”众迷彩服来到一堆狼尸前,士兵指着两截狼体:“长官,请看,一匹小牛大的狼,砍作两截,力量有多大,刀有多么锋利……”军官点点头:“一刀劈为两半,力道十分钢猛!几个伤员、饥饿逃兵,能够杀死十六匹成年狼,不可想象,这功夫,战斗力……”抬头,“他不是跳下悬崖了吗?”另一军官沉思:“也许出现了意外……天呐,如果真的是他,太可怕了!我提议,请求增援,前面堵,后面追。另派侦察机,在方圆五公里范围低空侦察,协助我们抓捕。”

  姜飓风一行走出不足千米,前面林子间飞出一群山雀,朝水潭方向去了。

  “有情况……”姜飓风压压手,“隐蔽!”七人躲藏在深草丛……

  不久,传来轻微沙沙脚步声,接着,身影出现了,迷彩服三人一组,共四组,戴着草冒,绿色彩釉涂在脸上,猫着腰,端着冲锋枪,眼睛左右探视,朝水潭方向搜索前进。迷彩服过去了,钱发财欲爬起……姜飓风一把按住,摇摇手……果然,片刻,又有出现了六个身影……姜眼睛扫视了几分钟,确信没有后续小组了,附嘴到周汉山、钱发财耳朵边……姜飓风悄悄跟到迷彩服背后,几道刀光闪过,三个迷彩服倒下,另外两个被周汉山、钱发财弄死,第三个转身欲跑,孙利芳一刀刺进他胸膛……三个身影蹑手蹑手,扑向前头三组迷彩服……“快,穿上敌人衣服,搜出武器弹药和食品!”

  走在最前面一组的敌军官听到背后响动,转头招呼,空无一人,大骇,只见两名同伴鲜血疾喷,举枪,“呯……”“有共军……”胸膛被刀穿透,身子仆倒,抽搐几下,不动了。

  “汉山,搜敌人装备、急救包、食品,你带领大家迅速上飞虎峰,寻找一安全地方躲藏,我朝东转一个圈再折回,免得让敌人察觉出破绽。”苏向娟抓住姜的手:“千万小心,不可恋战,甩脱了敌人就回来!”姜飓风点点头,消失在密林。

  死狼地,敌军官刚发完电报,听到那边“呯”一声枪响,丢下报话机:“有共军,追!”

  “哒哒哒……”突然,对面扫来一梭子,两个迷彩服倒下……一个身影飞鸟般钻过树林,朝水潭那边消失了……“悬崖那边去了,分两包抄,快追……”两个军官兵分两路,朝身影扑去。右边包抄的那队迷彩服,发现地上十五具同伴尸体,都是一刀毙命,惊骇大呼:“共军快刀连长跑了……共军快刀连长跑了……”树林内充满了恐怖……

  石壁似门,三四丈以上,石缝零星生长矮小灌木,上面垂下藤蔓像一面绿色的墙,条尖嫩嫩地,茂盛非常。藤叶间,猿猴攀援,山雀欢叫,老鹰筑巢,昆虫唱歌。

  姜飓风观察毕,已有计较,选择一巨石趴下,摆出弹夹和手雷,放好冲锋枪,打开刚从迷彩服身上搜来的牛肉罐头,吃喝起来。

  敌人第一梯队到达石壁,见无动静,军官压压手,众迷彩服趴在石窠树丛,朝四处张望。良久,三个一伙五个一丛,搜索前进。一百多米……五十多米……三十多米……姜飓风双手捏两个拳头般石头,对准前面两个迷彩服狠命掷去,力道威猛,“啪……啪……”石头击中面额,当场倒下,哼都不哼一声。接着,四颗手雷飞出,准确落在敌兵头顶,“轰隆隆……轰隆隆……”身躯、残肢、断腿飞起老高……

  “共军快刀连长在石头背后……共军快刀连长在石头背后……”敌人一边大喊一边射击……姜飓风扫射、点射交替,忽然左边,一会儿右边,手枪、冲锋枪交换使用,瞄准一个摞倒一个……第一轮交锋下来,迷彩服丢下十多具尸体,退到百米以外,趴在石头背后、树丛射击,不敢进攻。姜飓风看准人影,手雷犹如炮弹,精准飞出,落在敌人头顶……

  “快,快调火箭筒来,炸死他……炸死他……”听到敌人呼喊,姜飓风收起枪支:“狗日的,办法不少,火箭筒来了,虽然不一定炸着人,但石头飞起砸在身上,也得死……”趁敌不注意,沿第一次走过的石壁缝,钻入东边小灌木林。正要伸手攀藤而上,抬头见石壁缝间零星挂着四五个水桶大的灰黑、外壳斑驳的马蜂窝。姜飓风眨眨眼睛,小心绕过马蜂群,飞手扯住藤条,身如燕子,几个猿猴纵跃,上到悬崖顶端,趴在一树下,望着追兵。十几个敌兵追击到石壁下,拿出攀援绳索甩上,钩住石窠树干,准备攀援而上,突然,几颗石子飞来,打中马蜂窝,顿时,石壁上像炸开了沸腾的水,手指大马蜂四处乱撞,布满石壁上下,见人就叮,见肉就蛰,敌人前队、后队全笼罩在“嗡嗡嗡”声音中……

  姜飓风笑笑,隐去了。

  “哒哒哒……”南面不远处响起阵阵激烈枪声,不久,枪声停息,寂静无音……

  姜飓风爬到一高处,躲在一棵干下,朝刚才枪声处望……“嘎嘎嘎……嘎嘎嘎……”两串老鹰声传来……姜飓风大脑一震,皱皱眉头,“这是……难道……”

  突然,正北方,礼成江方向传来阵阵炮响和飞机轰炸声,一阵接一阵……“敌人大部队围剿大峰山游击区了……怎么可能呢?大峰山方圆数百里,是打游击绝佳场所。听人民军领导讲,自从麦克阿琴仁川登陆,人民军战线被拦腰切断,金日成率残部北撤,大峰山、妙香山就成了游击区,美军无可奈何。现在,他们有恃无恐,大动干戈,肯定有原因……”

  “嘎嘎嘎……嘎嘎嘎……”老鹰声已近百米了……姜飓风双手拢嘴,“嘎嘎嘎……嘎嘎嘎……”蹲在树干下观察……一会儿,两个戴草冒身影出现……“崔俊德……崔参谋……”“姜连长,真的是你……”“崔参谋,你……这位是……”“姜连长,这位是人民军警卫班长禹东泽。刚才被敌人追击,伤了左手,幸亏没碰到骨头。”崔俊德对禹东泽介绍:“这位就是令美国佬闻风丧胆的姜飓风连长。姜连长,就你一人?同志们呢?”“东营里死里逃生后,敢死队碰上了敌人,纠缠两天多,我引开特种兵,大伙上飞虎峰了。”“还上飞虎峰呀,上次不是让美国佬特种偷偷袭击了吗?”“正因为被袭击了,他们猜测不到我们再去那里安身,兵法云:出其不意嘛!”

  三人往上爬,朝飞虎峰方向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