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个身影悄悄从洞口边溜走了。

  苏向娟、孙利芳来到小水潭,脱了个精光,侗体曲线美映和着蓝天、白云、夕阳、青草、绿水,实为生命最佳展示,女性美之绝唱。

  “向娟,自从四月二十几号第五次战役开始,就没机会洗澡,身上生蛆了。”

  苏向娟搓着身上,白对方一眼:“啥子没洗过,过涟川江不洗了舍?”

  “那算啥子洗澡?逃命,心都吊到嗓子喽!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臭气熏天。回到国内,得用香皂洗它个三天三夜!”

  “美你的!礼成江都过不去,说不定哪天就下地狱了……‘地狱敢死队’,这个名字真霉气……自从碰到特种部队以来,死的死,伤的伤,倒霉不?”

  “向娟,你就不能讲点好听的……连长说,‘地狱敢死队’这个名字好,闯过了地狱,就是天堂!能够走出地狱的地,是最勇敢的人,最能吃苦的人!”

  “说啥子好听嘛,整天在鬼门关闯,压抑死了,再这么煎熬下去,即使回去了,人也要变疯。说啥子好听的,王参谋、罗长生、胡世民、高行举、朴叶原、金玉男、牛排长先后牺牲,我的心在滴血……生和死距离那样近,说不准啥子时候就光顾到自己头上。”

  “向娟,你讲的也对!敢死队转了一个圈子,就付出了弄个大的代价,下面的路还长喽,得有思想准备……来,我两个互相搓背!”

  “利芳,同志们走得那么勇敢,我也没啥子怕的喽,轮到我的时候,决不眨眼睛。”

  “向娟,在我们前面,千千万万烈士洒下了鲜血,他们的牺牲换来了抗日战争胜利,换来了新中国诞生,换来了民族独立、自尊,他们值!活下来的我们,只有以他们为榜样,踏着血迹,奋勇前行!这,就是我们留给后人的价值和意义,留给祖国母亲的丹心!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有这样的子孙,是自豪的,是世界界上最幸福的!”

  苏向娟猛然转身,瞪大眼睛……“利芳,你啥子时候这么大进步了?这番话,比世界上任何一本书讲的都好舍!”

  孙利芳嗔对方一眼:“该你帮我擦了……我俩同学四年,孙利芳有好多墨水,有几根叉肠子,你还不晓得?是姜连长讲的!”

  “他……他啥子时候跟你讲的?你俩单独……”苏向娟双手颤抖……

  “吃醋了?”

  “哪个喜欢吃醋哟……你跟他咋样,关我屁事……”

  “向娟,你那点心思……那点花花肠子……好了,不窝里斗了。连长跟周参谋说的,被我听到了,就现炒现卖了嘛!”

  “啥子时候?啥子地方?”

  “就刚才,给李水静手术前……在这里,他俩找水,我找草药。要不,哪有天池般地方给你苏向娟洗澡哟!拿CD话说:好姑娘,想得美,半夜三更碰到落水鬼……”

  两人搓干净身上,赤条条坐着梳头。孙利芳转眼苏向娟,呆住了:修长身材,飘逸长发,潇洒落拓;青春肉体,色彩柔和;两胸鼓鼓像山峰,好似珍藏着无限青春的梦;白净净脸蛋,犹如两片白云;宽阔有光泽的前额下隆起高高的鼻梁,像一线山岭;秋水般眼睛,滟滟地,仿佛一泓深潭;适中的嘴唇,满是梦幻;表情温柔,恰似一尊活灵活鲜的维纳斯!“向娟,你好美呀!简直像一朵白云,真的!”由衷赞美,发自肺腑,毫无滞塞。

  苏向娟抬头:对方个子高挑,一头瀑布般黑发往后披着,前额不宽不窄,弯弓眉又细又长,大眼睛,双眼皮,里面黑珍珠会说话,瓜子脸上红润泛泛,高鼻梁下的樱桃嘴半含微笑,修长手臂肌肤细如凝脂,鼓鼓双乳撑得胸裙高高隆起,仿佛韵味着无限的活力……整个玉体仿佛西施沐浴西湖出落碧水,亭亭玉立。“利芳,你才是一朵真正三月桃花!”

  “向娟,我俩本来就美丽舍!打仗真是残酷,把美丽毁灭,将理想、憧憬变成肥皂泡,人化作战争机器、炮灰,根本就不是人。‘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讲得太对头了。从五月二十五日以来,投降、变节、做叛徒的战士不少,他们在死亡和做俘虏选择上,之所以选择苟且偷生,纵然惨遭屈辱,也宁愿卑微活着,就是心存侥幸,盼望有一日能够挣脱牢笼,幻想做真正的人……哎!假设能够回归祖国,一定要好好活,才不枉人世一遭。”

  “利芳,你……有时候,漂亮是一种错。残酷时期,还是……还是蓬头垢面好,万一……利芳,崔俊德、禹东泽时不时偷偷看你和我,那眼神……”

  “嗡嗡嗡……嗡嗡嗡……”天空出现几个黑点。苏、孙大惊,连忙穿好衣服,端枪,推子弹上膛,趴在潭水边,透过树叶罅隙观察:三架直升飞机从远处飞过来,在飞虎峰转悠,低空盘旋几周,良久,到地狱敢死曾经发生激战的线路贴着树梢盘旋,丢下几颗炸弹……孙利芳刚要站立,苏向娟一把按住……“干啥子?”

  “天快黑了,回洞内休息舍!”

  “暂时不行,连长说了,这次不能让敌人发现任何蛛丝马迹,飞机弄个低,下面草动都看得清清楚楚……”

  突然,一架直升机扑向飞虎峰顶,盘旋两圈,之后又环绕山腰转一个圈子。孙利芳大气不敢出,悄悄说:“向娟,敌人是不是发现敢死队啦?为啥子总是不飞走?”

  “应该不会……天快黑了,今天……不晓得明天要发生哪样……”

  “向娟,崔参谋、禹班长这时候来,我感觉不太对劲……”

  “啥子不对劲?你怀疑……”

  “被捕两天,不明不白回来了,有没有啥子名堂?在迷彩服眼皮底下,弄个容易跑脱?连长那身手,去救人,都九死一生,他两个……”

  “你从哪里看了了名堂?”

  “目前还没看出啥子名堂……我已经跟连长讲了,连长说多个心眼……”

  天黑后,分配了人轮流站岗,大伙沉沉睡去。

  连续三天,敌机反复侦察,有时甚至贴着树梢飞行。

  第四天,东方刚蒙蒙亮,姜飓风叫醒大伙:“同志们,我本想安静几天,大家养好狼伤,水静妹子肩胛骨刚刚合拢上药……敌机突然连续侦察,且频率增加,肯定闻到了什么。另外,敌人大举进攻大峰山、妙香山游击区几天了,不知道……这样,我和钱排长、崔参谋下山侦察,摸摸情况。周参谋、冯副连长、禹班长和女同志留在洞内。周参谋任组长,轮流站岗,严密注视敌人动向。”

  姜飓风走远几步,孙利芳追过来,小声:“多个心眼!”两人眼睛相对,会意地点点头……

  天亮了,大峰山那边枪炮声渐渐热闹起来……

  姜飓风三人朝北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崔俊德说:“姜连长,我觉得咱们应该去东营里侦察。”“为什么?”“朝北,就算是靠近了礼成江,三个人也帮助不了游击队什么忙。东营里是敌人一个物质中转站,如果弄它一家伙,还可以发挥围魏救赵效应。另外,顺便打探朴参谋长下落。”“东营里……咱们不是已经上过特种兵一次当了吗?”“正因为上当了,敌人认为敢死队不敢再来了,放松警惕,更好下手。”“万一敌人设了圈套等待我们钻呢,不是死定了?”“可先派人侦察一下嘛。”姜飓风沉思片刻,点点头:“有道理……朝南,去东营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