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两个小时后。

  三人埋伏草丛,姜飓风举起望远镜:涟川江从村庄东边流过,波涛平静;村子南面为丘陵地带,覆盖着不高的灌木林,相对平缓,与村庄隔着一丛方圆四五百米的松树林;西面、北面是莽莽森林,一条公路从村庄北三四公里处东西贯通。村庄周围百姓很少,偶尔有一两人走过。车队、坦克出入,美军、韩军士兵三三两两,搬运物质的、巡逻的、警戒的。公路上时不时有军用汽车往返,坦克奔驰。

  “崔参谋,你化装成敌人军官,侦察一趟,弄清楚敌人弹药库、军械库、关押俘虏地方及临时医疗所等重要场所,等你回来,商定计策,才能行动。”

  “是,姜连长!”

  崔俊德走后,姜飓风对钱发财说:“你在这里埋伏观察,我找另一个地方看看。”

  姜飓风悄悄摸到西边一处高地,对半径一百米内作了侦察,没发现情况,飞身上一棵高树,藏在树枝间,对东营里俯瞰:村庄南边丘陵地带灌木林中,隐约有几十栋矮小房屋,房屋左右小树林内搭着绿色帐蓬。丘陵北面公路上,汽车拐一个弯,便不见了,不一会儿,汽车从灌木林悄悄钻入房屋、帐蓬边……“妈的,名堂不少啊……幸亏来到这里观察,否则……上次吃亏,太鲁莽。且看姓崔的……”

  回到钱发财身边,姜飓风对着他耳朵一阵嘀咕……

  趁敌人开饭时刻,崔俊德和一位朝鲜中年汉子钻过公路,回到观察点。

  “姜连长,这位是副村长,地下党员,来给我们引路。”

  “你好,阿爸基,辛苦了,谢谢!”

  “志愿军同志,应该的,你们为了朝鲜人民的解放事业,奋不顾身,英勇战斗,牺牲生命,谢谢你们才对!”

  “不客气!下面谈谈情况吧。”

  “姜连长,村子东面的房子和帐蓬是弹药库,有炮弹、炸药、汽油、枪支等;南边五幢房屋都是俘虏关押地,估计朴参谋长他们就关押在那里,有明哨和暗哨,每十分钟有一队巡逻兵,一队有六人;西边是绿色军用帐蓬,临时卫生队;北面有一片空地,停有汽车、坦克。”

  “崔参谋,我俩一组,先炸东面弹药库,得手后救人。钱排长和阿爸基一组,化装成老百姓,袭击敌人卫生队,再射击汽车油箱,引起爆炸,让美国佬运输瘫痪。立即行动!”

  “慢……”崔俊德扬手,“姜连长,白天行动,暴露在敌人眼皮底下,还是晚上行动吧!”

  “对,晚上行动!”阿爸基赞同,“白天,就是得手了,敌机轰炸,大家也跑不脱。”

  姜飓风摆摆手:“崔参谋、阿爸基,上次也是晚上行动……敌人也摸到了我们夜战、近战规律。今天,咱们给来他个防不胜防!正因为是白天,敌人估计敢死队不敢行动,懈怠,妈的,老子就弄他个攻其不备,如何?”

  姜、崔穿着迷彩服,大摇大摆来到东面,恰对一辆十轮卡从东面驶来,经过姜、崔身边,朝村庄南边丘陵地带灌木林奔去。姜飓风飞步跨到公路中间,挡住车。“姜……朝这边……”崔俊德在后面急喊。一位美军中尉和司机下车,态度骄横:“快让开,耽误了前线战事,枪毙你!”姜飓风上前,掏出香烟,递给对方一支,用熟练英语搭讪:“中尉先生,准备去哪儿?”“拉炮弹,去礼成江边公路进攻游击队。你们是……”“捕狼特种部队,办点公干。哦,拉炮弹,不是在这边吗?”“弹药库在那边”中尉指指丘陵地灌木林,“快让开!”

  司机走向路边草丛,解小便。

  崔俊德见二人清一色英语嘀咕,上前……姜飓风前后左右瞧瞧,无人,右肋突然撞击崔俊德小肚子,左拳砸在中尉头上,崔慢慢倒下,中尉身子晃晃,伸手掏枪,姜左脚扫过来,击中中尉头部。司机听到背后声响,未及转身,脑袋被重击……姜飓风顺手给崔俊德一记重拳,然后将他和司机丢入路边草丛,扶中尉上驾驶室,开车朝灌木林驶去。

  借助中尉军官证,姜飓风顺利进入弹药库,将车停好,用英语对守库美军值班人员说:“装105毫米榴弹炮炮弹。”说完,假装找厕所,走到另一边去了。

  弹药库主要是炮弹、子弹和汽油、枪械和几十门等待运往前线的步兵炮、迫击炮。不到十分钟,姜飓风用军刀已经解决了炮弹、子弹和汽油库的敌人,将炮弹拉开弦,分别放入炮弹箱和汽油箱中间。倒下几桶汽油,用刀划开,汽油流得到处都是。身子抢进枪械库,背上两支冲锋枪,双肩挂满子弹带,提起一挺轻机枪。“装满了,快点开走!”突然,那边传来催促声。敌人见驾驶室内没动静,开门,拍拍中尉:“开走……有奸细……有奸细……”哨子声骤然响起。姜飓风冲出来,一阵横扫,敌人纷纷倒下……趁混乱,将手雷丢入炮弹室和汽油库,飞身出门口,朝灌木林内疾奔……身后,“轰隆隆隆……轰隆隆……”巨响接连不断,震耳欲聋……一会儿,熊熊大火漫延开来,灌木林迅速变成一片火海……

  钱发财和阿爸基刚靠近一间木房,踏进门,空无一人,钱发财不假思索,顺手关上门,右手刀捅入阿爸基小腹……隔壁房间传来冲锋枪子弹上膛声,不等对方倒下,钱发财右手掏出短枪,左手掏出手雷,扔向隔壁房间,自己身子朝门外扑倒……几个翻滚,到了小路边……“轰隆……”钱发财身子翻滚时,又扔出两个手雷……“轰隆……轰隆……”趁着爆炸间隙,钱发财钻进了路边草丛……蓦然,背后一阵风袭来,腰间被人抱紧,头部被重重一击,顿时天旋地转,倒在地上,几个迷彩服扑上,捆绑了……

  姜飓风、钱发财、崔俊德身影消失了,禹东泽对周汉山请求:“周参谋,我去站岗吧!”

  周汉山信任地点点头:“很好!为了安全,两个人一组,一人监视南边,一从监视西边,这两边都很危险,有小路上山来。苏向娟、孙利芳两位女同志算一人,监视南边,东泽同志监视西边吧!”

  苏向娟、孙利芳坐在树林下,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利芳,姓禹的积极申请站岗,正常不?”

  “得多个心眼……”说着,将两个手雷吊在皮带上,又拉上拉链。“连长说了,做最坏打算,随时……”

  “你这是准备同归于尽,还是啥子……”苏向娟眼睛大了……

  “以防万一,我可不想当俘虏。”说着,整整绷带,检查匕首、冲锋枪。

  苏向娟也如法炮制,将全身装备弄得干净利索。

  “向娟……”孙利芳猛然回头,“禹东泽不见了……”

  “啥子……禹东泽不见了……”苏向娟朝孙利芳手指方向看去……

  “向娟,你在这里监视,千万小心,我从树林钻过去,从侧面侦察一下。”

  “还是先报告周参谋吧?”

  “先不忙,我就不信,两个对付不了他……”说着,身影消失了。

  “嘎嘎嘎……嘎嘎嘎……”西边丛林传来老鹰叫声。一会儿,禹东汉回到原来位置。

  孙利芳悄悄回到苏向娟身边,“你盯住了,我去报告周参谋。”

  太阳渐渐升到头顶。

  周汉山、冯钢接替岗哨。

  洞内,孙利芳背上包,对苏向娟说:“你扶水静妹子到洞门口晒晒日头,吹吹风,对伤口有好处。我去找点草药来。”

  洞口,李水静斜躺在草上,问:“向娟姐,姜连长、钱排长、崔参谋执行任务去了?”

  “下山侦察,摸摸情况,敌人对大峰山、妙香山游击区进攻得很厉害,大家担心舍。”

  “早听姜连长说,游击区山高林密,无边无际,敌人找不到他们,无可奈何吗?”

  “那是以前,这几天情况复杂……上次连长他们去救朴团参谋长,结果中了敌人埋伏,差点全军覆没。朴参谋长他们也不知死活,是不是……今天,不晓得情况会出现啥子名堂。”

  洞内角落,躺着的禹东泽耳朵立起,苏、李谈话一字不漏,清晰,真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