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冥冥中,姜飓风仿佛在一个冰天雪地的空中飘摇,四肢已经不属于自己,不能动弹,不能叫喊,只觉得周身寒彻,肌肉往一个中心收缩,不久又渐渐荡开,像一个礼花在天空中炸响,脑袋里五彩缤纷……

  突然,大脑跌落一个红彤彤洞穴之中,周围仿佛血液流淌,包裹住浑身,越缠绕越紧裹,越紧裹越缠绕,让胸口无法出气,嘴巴无法呼吸。大脑内胀胀地,好像澎涨的海浪冲击沙滩,立即将脑壳冲破……

  蓦然,一股水流从一个洞口流入,将身子冲到一处光亮地,表皮微微有点儿热气,感觉略略沉重。同时,身上、四肢有东西在使劲揉搓,丝丝热气从外朝内渐渐渗透。继而浑身暖烘烘,股股热气往皮肤冲击,身子慢慢变重,四肢仿佛回归身躯……

  热量继续增大,揉搓逐渐加重,隐约有点疼痛感,身子犹如靠在一石壁上,血液开始贯通,汩汩冲荡,大脑里换成了赤、橙、黄、绿、紫、红、蓝七彩颜色,还夹杂着草地、流泉与森林色彩……

  身子飘了起来,恍惚间,飘至一处异境,那里山势巍峨,座座尖峰高耸入云,山顶白雪皑皑,晶莹剔透。山腰绵延着一望无际的绿草,莽莽苍苍,微风过处,送来阵阵远古苍茫。草丛中,金色的柴胡在招摇,红色紫云英微笑不停,成双成对的彩斑蝶于花海中翩翩起舞,嗡嗡的蜜蜂在花瓣间打闹。山腰到山脚青一色郁郁葱葱的林海,四季青翠的马尾松,笔直修长的杉木,高大俊秀的枫树,枝繁叶茂的楠木,摇弋多姿的板栗……林间喜鹊啁啾,小鸟嬉戏,好不热闹!抬望眼,一条清澈溪流从雪峰潺潺而下,淙淙漫过草地,会聚林边,跌宕腾跃而来,到自己站立的山沟滟滟成一个深潭,约三四千米见方。潭水蓝汪汪地,好像掬一捧便可拧出绿来。潭底青石隐隐可见,百余尾斤重左右的游鱼自由玩耍,日光下彻,影布石上,人刚走近,倏然而逝,似与游人逗乐。

  我是在哪里?

  姜飓风缘潭岸边行走,山更幽,草更密,树更葱,潭更宽。在一处开阔地,他惊呆了:碧波荡漾的潭边两岸数百米,一丛巨大桃李林混杂错落,犹如一块巨大彩绸飘落人间!春姑娘长袖拂过,红花彩色瓣片纷纷飘摇,仿佛翩翩起舞的蝴蝶,溪流顿时红白漫流,柔柔漾漾,恰似天堂!我难道已经死了,进入了天堂?姜飓风睁开眼睛,惊呆了:一位二十七八、身高一米七四左右、穿着一件白衬衣的绝色女子,坐在潭水石头上梳头。光泽墨亮的头发垂至臀部,像一缕瀑布;适中额不宽不窄,透出凝脂;两只大丹凤眼明亮异常,两颗灵动眸子犹如黑珍珠,晶莹剔透;眉笔似弯弓,细中带黑;两瓣红润的鹅蛋脸中间镶嵌着高鼻梁,仿佛鹅脂;双唇不厚不薄,桃花瓣般,略带微笑;简直就是自然最完美组合,真是亭亭玉立,风姿卓绝,维纳斯再生。

  “仙女,你是谁?这里是王母娘娘的九天瑶池吗?”姜飓风嘴巴嚅嚅,可发不出声音……不久,又慢慢闭上眼睛……

  潭水边,白色衬衣身影盘好秀发,用布包裹,戴上帽子、面罩,穿上外衣,于潭水边漫步,仿佛寻找什么……蓦然间,左侧约十余丈的悬崖上,一簇通红如火的东西映入眼帘,像花不像花,像草不像草,像树不像树,倒像人脑血管网络,傲立于陡峭悬崖上,非常耀眼。身影不假思索,往回走,拿过攀登绳,甩上,钩住悬崖石缝,双手交替,慢慢向山崖攀去。几分钟后,靠近了红彤彤簇体,右手用刀割下,放入口袋,然后小心滑下。

  仔细瞧,果然殷红如血,与人体血管无异,一阵阵凉幽幽异香直扑鼻子,让大脑心旷神怡。身影走到潭水边,洗干净,撕下一半,喂入姜飓风口中……

  姜飓风咀嚼几下,全部吞入肚里。进口清凉,入了肚还是清凉,四肢百骸有如水银流动,骨头也仿佛浸入温室之中,大脑异常清澈,脚下飘飘,似要离地而去……一会儿,浑身飘荡,四肢舒坦,眼睛发亮,慢慢醒来……

  白色衬衣缓缓转过身子来……

  “你是谁?你是……”

  “我是金玉波子……姜营长……不,姜连长,你终于醒来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为什么来到朝鲜帮助美国鬼子?”

  “姜飓风,别紧张!现在这里是绝壁。按你们‘地狱敢死队’名称叫,这里就是地狱。如果用圣经里伊甸园称,这里就是天堂!因为它与人世隔绝了,没有敌对,没有纷扰,没有缠绕,没有烦恼,没有战争……难道不是天堂么!”

  “我记得自己受了重伤,跌落悬崖,是你……你没有受伤,是不小心跌落下来的?”

  “我是故意跳下来的。”

  “故意……万一跳下来,撞击在石头上呢?”

  “人家才不那么笨呢!看到下面是水才跳呐!倒是你,差一点就……”

  “差一点就什么?就撞到石头上了?”

  “只差两三米……”

  “我是你的杀兄仇人,为什么反而救我?”

  “救你是为了杀你,我才……”

  “那……你现在就杀了我,姜飓风决不反抗。”

  “杀一个受伤对手,不是日本武士风格。杀了你,金玉波子一个人孤单单在深谷,怎么活呀?所以,现在不想杀你。”

  “你……你……你刚才给我吃的是什么药?吃下去后,感觉就是神仙啊!”

  “你刚才吃了一半,给!”对方递过来。像花不像花,像草不像草,像树不像树,倒像人脑血管网。

  “这是红莲,又名血莲草,其色泽殷红如血,全草,味甘。是少有的神药呀!我师父说《本草纲目》有记载,但没见过大自然生长的。你从什么地方找到的?”

  “你真正的见多识广!我抱着试试的想法。那边悬崖上。”金玉波子手指着陡壁。“既然是神药,那就干脆把它全吃了。”

  “不……不!剩下的你自己吃。”

  “我没受伤,也没病,吃什么呀?”

  “学武之人,增加功力呐!”

  金玉波子看看姜飓风,拿过红莲,小心放入军刀、枪支旁边,用一张树叶盖上。“先放着吧!姜飓风,饿了吧,你坐着,我去找些吃的东西。”说着,拿过军刀,背着冲锋枪,插上匕首,朝悬崖那边去了。

  一个时辰左右,金玉波子左手提着一只野山羊和一只死岩鹰,右手抱着一抱干柴,放到石头上,砸石头生火,烤羊肉,烤岩鹰。“姜飓风,岩鹰脑髓,是治疗头部震荡的良药。”

  “你怎么知道?”

  “早在几百年前,我们家族就知道了,习武世家也就是中药世家。”

  一会儿,岩鹰肉熟了,姜飓风吃下岩鹰脑髓和烤得香喷喷岩鹰肉。

  “说说,你的刀法是怎样练习成的,如此出神入化。”金玉波子说。

  “为什么要告诉你……我们是敌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