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的爷爷未到三十岁,自认为刀法在日本无敌手,一八五八年九月,来到武术发源地——中国,寻找对手切磋武功。在河北沧州,他遇上一个年姓周、近七十的道士,两人斗了将近一千个回合,我爷爷被打败。那个人就是太平天国武术副总教练。后来,爷爷和他结成生死之交。太平天国失败后,为了逃避清朝政府追杀,两人一起回到日本,副总教练带了两本书——《金刚般若经》、《追风刀谱》随身。那位副总教练活到一百零六岁才去逝。后来,柳生、宫本后代又多了一层中国武功。我爷爷将追风刀法与小太极刀法、岩流刀法融会贯,成为独居一格的小太极岩流追风刀法。”

  “怪不得,我师父说祖传宝书和刀谱失传,原来是到了日本。”

  “那位道士是你什么人?”

  “太师叔祖。”

  “可你姓姜呀?”

  姜飓风望望对方:“追风刀法、鹰猴拳、龙形拳是明朝末年官军最著名将领周遇吉集少林、武当两派武学之长创立的临阵格斗武功。周遇吉是位武学奇才,年少时曾经在嵩山习武,成名后又到武当山潜修,身负两项绝世神功。由于镇压李自成起义军需要,他从少林、武当精华演绎出了大力追风刀法、鹰猴拳、龙形拳,并且用新创武功斩杀了李自成大将刘芳亮、刘宗第等数十员将领,让起义军吃尽苦头。大力追风刀法、鹰猴拳、龙形拳自此代代相传。到第四代时,周家出了一位旷世奇才,内功深厚,将大力追风刀法、鹰猴拳、龙形拳发扬光大,并修缮了刀谱拳谱。我师父的爷爷也是位不世出的武学高手,一个意外机缘,救了周家一位后辈的命,自此,周家视他为己出,传授追风刀法、拳法。十九年前,我师父见我与武学有缘分,便将周家内功心法和追风刀法、鹰猴拳、龙形拳尽悉传授给我。”

  “姜飓风,你是天生异禀,学武奇才,什么武功,一学就会,一会就精!”

  “谈不上。”

  “别谦虚了!悬崖上,五十六个杀手都是我调教出来的,可三招两式便身首异处,你刀法之诡异,拳法之精妙,内功之深厚,世所罕见!你们中国武学太博大精深了!”

  “哎!只可惜……”姜飓风长叹一声,“只可惜《金刚般若经》、《追风刀谱》……”

  “你要,我回去拿回来,物归原主就行了。”

  “真的!你……”姜飓风表情换做感激。“那我怎么感谢你?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真的……都答应……”

  “只要是不拿了姜飓风这一百多斤,都答应。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蓦然间,金玉波子脸色绯红,转过秀头……“谁要你的命啊……至于本姑娘要什么,现在还没想好,等想好了,你可别反悔哟!”

  “当然了!哎,波子,你的追风刀法精湛,可你哥哥使出来,威力就差远了,为啥呢?”

  “亏你是武术行家,习武到了上乘境界,那是与天赋、灵性有关。在柳氏家族,算我的悟性最高。哥哥从小就在军营,练习的主要是军方教授的常规拼杀刀法,追风刀法练习比我少得多,因此,对付一般拼杀大大占上风,遇上你……我演习小太极岩流追风刀法给你看。”说完站立,步法一会儿凝重,一会儿轻灵,刀锋回舞,或闲雅舒适,或刚猛迅捷,或轻盈洒脱,一招一式势挟劲风,有的与追风刀谱相似,有的多了不少鬼诈套路……演练到精妙处,金玉波子嘴唇配合招式,说得明明白白:“左雉、右雉、左切上、右切上、逆风、穿刺、突刺、鬼斩、上挑、猛龙空斩……”足足一顿饭时间,才演绎完毕。

  姜飓风心下骇然:追风刀法是融合了唐朝公孙剑法的刀剑合璧招式,奥妙无比。她使出来的小太极岩流追风刀法居然也具备这种合璧威力呀!怪不得,对阵时,摸不到她套路,原来如此精妙,自己如果不借助内功,恐怕……“波子,你就不怕我偷学了去?”

  “本姑娘才不像你们中国武术世家那么小气,传子不传女呀,不外传呀,不偷学呀。天下武术是一家,不分国界,不分流派,相互启发,取长补短嘛!如果你不嫌弃,我教你小太极岩流刀法,怎样?”

  “我可不想占你的便宜,中国追风刀法博大精深,姜飓风只得了皮毛,足以让侵略者闻风丧胆。本人不想用祖传绝技做交易。”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谁要你祖传绝技了?”玉手递来一本刀谱,“真的有过人之处,拿着,峡谷是练习武功绝佳场所,集两国精华于一身,你就是真正天下第一高手。”

  “那……谢谢了!”

  “谁要你谢谢,少对人家凶巴巴,少记恨就拜佛了!”温柔笑笑,“去练习吧!”

  天完全黑了。

  姜飓风拿小石子给金玉波子的石头屋缝隙扎严实:“晚上睡觉留心魔蝶蜂,听到声音不正常,马上用迷彩服包裹身子,再不行,就呼喊,我起来点燃柴草,赶跑它们。”

  “你被魔蝶蜂叮过?听从沼泽水潭逃回来的美军特种兵说,他们在沼泽边悬崖深谷遭受两种毒蜂袭击,一种特别厉害,被叮处肿得拳头大,皮肉糜烂,奇痒难忍,毒气攻心,不久就死去了,无药可救治。是吗?”

  姜飓风点点头:“我遭受过。只不过我被毒蛇咬过,毒蜂毒、毒蛇毒在我体内综合后,相互抵消,所以我不死。但那种疼痛是不人能够承受了,比下地狱难受多了,比下油锅还难以忍受,说真的,宁愿死。”

  “怪不得!悬崖上撕杀,干掉了我五十六个杀手,还内力绵绵,雄风不减,让本姑娘奈何不得!听父亲说,有些毒药可以增添内力,难道魔蝶蜂毒、蛇毒碰撞,融合,升腾,助长了你内力?你的武功比七年前更加精湛了!你……什么传奇都让你经历了,什么苦都让你吃过了,你的肉体、精神、意志、人格均超越了凡夫俗人,你获得涅槃!”

  “谢谢夸奖!姜飓风只是一个在日本鬼子、美国鬼子刀尖上过日子,在地狱边缘闯荡的死了没埋的士兵。晚安!”

  第二天,太阳照耀悬崖石头上,姜飓风才起来。突然,潭水里噼哩叭啦响个不停,跑近一看,是两条六七斤重的鲶鱼在追逐打闹,一会儿水面,一会儿水里在……脱衣,一个猛子扑过去,五指成爪,几个沉浮,两条鲶鱼被提了上来。

  金玉波子接过鱼,砍成块,架到火上烤:“你水性这么好,是怎么练出来的?”

  “没练。大别山的一条河从我家门口流过,从小在水里长大,就会了。后来……后来,在长江边、汉水边与你们……与日本鬼子血战几年,就……”

  “哎,你这人怎么张口说话就与战争牵扯起来……姜飓风,我讨厌你的内容……这里是天堂,金玉波子不想让人间事缠绕。”

  “可……”

  姑娘眨眨美丽大眼睛,问:“可什么?”

  吃完烤鱼,姜飓风穿上外衣,挎上冲锋枪、手枪,拿上军刀,在水潭周围巡视……

  “哎,你想找路出去?没有路,这几天,我找过了。”

  姜飓风巡视一周,失望地回到原地。

  “姜飓风,撕杀了十四年,还不够?出去,等待你的美军,是特种部队。”

  “我得去救伙伴们,他们随时有牺牲危险。”

  “你的伙伴可能已经牺牲了。”

  “你说什么?”

  “刚才,悬崖上撕杀前,你没听到飞虎峰的枪声?崔俊德叛变后,向美军特种部队报告了你们详细情况。捕狼特种先遣队分成两队,一队就是我,追杀你。另一队袭击飞虎峰,从刚才枪声判断,已经得手了。只可惜……”

  “可惜什么?可惜崔俊德被我识破了?”

  “是的。崔俊德是个脓胞,让你识破机关,炸了真正的军火库。幸亏我留了一手,在灌木林埋伏下侦察眼线,跟踪你,在悬崖上等待……”

  “你们真卑鄙,诡计多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