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鬼影

  我五岁那年,村子里面有一家有钱的人做寿辰,要请所有村子里面的人参加,在那个吃上顿没下顿的年代,有人愿意出钱请大家吃饭,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在宴会当晚,整个村子里面的人都来了,连一些刚出生几个月的小孩子也被抱来了,说是凑个福气,说白了就是来多几个人去混吃的,村里面的民风比较淳朴,几家孩子年龄差不多,就玩到了一起。与其说是玩到了一起,还不如说是打到了一起,几个小屁孩之间,简直就是一言不合就开干,有个年龄稍大的孩子为了证明自己是胆子有多大,就提议要到村子后面的林子捉迷藏,我是不想去的,但是架不住几个小水军的轰炸,也只好跟大部队过去。

  在我的印象中,村子后面的老林子是个很不祥的地方,林子里树木层层叠叠,风一来哗啦啦各种声音响个不停,像是鬼在拍手一样,又有传言里面死过人,所以到林子里面砍柴的村民一般都是在林子外围砍,绝不往林子深处走。而且还有传闻说林子里面有爬人,就是四肢着地,在地上爬走的人,传闻那些没有出来的人都变成爬人了,所以很多小孩子是被禁止到这老林子外玩耍,而进入老林子,就很可能就意味着出不来了。

  我年龄最小,看起来也是最容易受欺负的那个,所以我被命令先藏起来,等其他小伙伴来找,如果十分钟内没被抓住,就算我赢。干巴巴地看着带头的大个子已经开始埋头数数了,其他小伙伴熟练地飞快跑向各个地方,而我却对此地一点都不熟悉,正着不知道要躲那,恰好看到有一个身影往林子里面跑了进去,我灵光一闪,躲林子里面那大个头肯定找不到。人们常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却说老虎算什么,初生的小屁孩连鬼都怕,说的就是我这种人。脑袋一热,什么老林子的传说,什么爬人的,立马就忘记了,跟着那个身影往林子里面跑了过去。

  约摸往林子里跑了十息的时间,我隐隐约约觉得不能够再往里面跑了,要是真的见到了什么爬人的,我就真的是GG斯密达了,当下就藏在了一棵直径半米的老树后面。这棵树直径半米左右,需要两个人才能够合抱起来,树皮是白色的,一层又一层的,部分已经脱落了,像一根被一层层拨了皮的人俑,白花花的树干上似乎还刻着一些符号,跟二叔公经常画的那些符号有点相像,当时我还夸过他说蚯蚓画的不错呢,这些符号看上去似乎是人为刻上去的,地面上还插着一些烧断了的香和蜡烛,看起来时间已经很久了,我一个小孩子也不懂这是什么东西,就一个劲地躲在了树后,侧头脸往外面瞄,其实我也不知道要看什么,反正就知道就保持这个姿势就对了,听说这个姿势能够吓人,那大个头要是真的敢进来,看到我这姿势,肯定要吓得屁滚尿流不敢过来。

  果然,约摸五分钟过后,那大个头认输的喊声从林子外传来,看来大个头真的不敢进这个老林子,毕竟这老林子里面的传闻是可以拿来唬住那些调皮捣蛋的小孩的。我一听到大个头要认输了,心里还嘟囔着我这这么mam的姿势竟然没有被人发现,刚才那个身影似乎也听到了大个头认输的喊声,就往原路跑去。我也跟着那个身影外原路跑去,毕竟这个林子又黑又深,怪吓人的,虽然说我这个小兔崽子确实是胆子长毛了,跑了进来,但是不代表我敢在这里面长时间逗留,我是一刻也不想呆在里面,要是变成了那些在地上爬的爬人,被村里的女孩子看到了,那脸就丢大了。可是往沿着原路跑了两三分钟,还是没有看到大个头和其他孩子的身影,我正觉得奇怪,难道大个头他们都被我这这么man的姿势吓跑了?突然身后又隐隐约约传来大个头的喊声,我一下子就蒙了,我不是正往原路返回吗,大个头的声音怎么出现在我身后,难道大个头忍不住寂寞跑到林子里面了想要跟我比划比划几招吗?我也不敢多想,继续往前走,走了一段路程却还没有看到其他孩子的身影,慢慢地我开始觉得这老林子有问题了,盯着身边这些密密麻麻的老树,那些关于老林子的传闻就刷刷地在我脑海中冒出来了,我只想赶紧出到林子外面,远离这渗人的林子,可是继续往前跑了几分钟,还没有看到其他孩子的身影。突然间在我前面一只奔跑的身影往旁边一拐,失去了踪影。

  前面那道身影一消失,一个人在这老林子里面,我立马就慌了起来,以前听闻的什么僵尸,鬼怪,爬人之类的传说在我脑海中是越来越清晰了,我仿佛都能看到下一秒就从哪里蹦出一个身影来把我抓到棺材里。

  虽然我还是一个小屁孩,但是经常跟着二叔公到处转悠,学到的东西还是不少的,没事也经常听他说的那套什么神神鬼鬼的说法,我知道我可能遇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了,二叔公常告诉我遇事一定要冷静,只有冷静才会有出路,害怕只会让鬼怪趁虚而入,因为人怕鬼三分,鬼忌人七分,只要你不自乱阵脚,鬼也奈何不了你。

  我深出了一口气,默念着二叔公曾经教我的真言,其实所谓的真言也就是几句话,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反正我也是这几句是什么意思,但是二叔公平时吹嘘的天上有地下无的,平常时就逼着我背,不背就要被他扎手指,我迫于他的淫威,也就背了下了,现在我脑子一片空白,除了这几句话深刻入我脑子中的真言,其他的我就想不起来了,说白了也没有装了其他什么有用的东西。

  说来也怪,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这两句话一出,我顿时觉得精气神都亢奋了不少,似乎真有浩然正气加身,蛇虫鬼怪无法近身似的,而原先看起来怪异扭曲的老林子,现在也变得不那么可怕了。可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问题出现,我现在是该继续往前走,还是后退,因为我一开始是跟着那道身影进来的,现在走的方向,应该就是出老林子的方向,可是我在这个方向上已经走了足足有十分钟了,可还是没有走出老林子。人们常说,事出反常必有鬼,一个念头突然在脑袋中闪过,大个头好像是喊了两次认输,而第一次听到大个头喊认输的时间,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说,应该还有没有到游戏限定的十分钟时间,大概就六七分钟的时间,而第二次听到大个头喊认输的时间,离游戏开始约摸有十分钟左右,一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毛了,那第一次喊认输,是谁发出来的。一想到这,我脑中立马蹦出一个念头,鬼。

  我不敢多想,继续在心中默念二叔公教我的真言,真言一出,心中的那种发毛的感觉立刻就减轻了不少,可能是真言发挥了作用,也或许是心里安慰,反正我也关不了那么多了。摆在我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继续往前走,一条是后退,先回到那棵刻有古怪符号的大树底下再思考如何出老林子,往前走是不可能的了,那道身影我基本可以确定不是人了,所以只有一个选择,我立刻调转头,往记忆中那白皮树的方向跑去,可我刚调转头,身后又听到大个头的喊声,而且这喊声忽远忽近,有种迷迷糊糊醉在梦中的感觉,我立马僵住了,难道是我判断错误了,继续往前走才是出老林子的正确路线?正在犹豫的时候,大个头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可是这道声音一直都在重复着我认输了这一句,似乎还有种扭曲的感觉,我全身一激灵,拔腿就往白皮树的方向跑,因为如果身后真的是大个头,这么近的距离,他肯定看到我了,而不会一直重复着我认输这一句话,而是会叫我名字,或者说些其他什么话之类的。

  慌乱中我也顾不上要做记号什么的,虽然二叔公平常时经常告诉我,在老林子中走路,一定要在经过的路上找一些明显的标志物做下记号,一旦发现方向走错了,还可以跟着标识原路返回,另外,这些标识也有告知山林中的山精野怪,这里有人经过,各位方便借个路的意思,而二叔公做记号的手法也是非常特殊的,有阴手与阳手之分,从阴手阳手中又引出了天干地支,六十甲子的画法,每一种画法要求力度不同,起笔和落笔的形状与方向也是不同的。

  对于这种学问,对于还仅有五岁的我看了之后也只是觉得二叔公画画水平高,在二叔公画这些符号的时候,我就老气横秋地竖起大拇指夸他,说:“嘿,老同志,国画画的不错啊。”二叔公听到这个立马就蹦了起来,几个暴栗立马从我头顶落下,其实当时我连国画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知道这句话能够调侃他,为了报扎手指之仇,每次看到二叔公画东西的时候,我就冷不丁来上这么一句,说完立马拔腿就跑,看着二叔公吹胡子瞪眼的表情,感觉特别刺激。

  可现在在老林子中的我脑中除了一个字跑之外,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毕竟人在慌乱中,是很难保持理性的,在我疯狂地奔跑下,原来要走上五分钟的路程,我仅耗时两分钟就跑完了。当我我喘着大气瘫倒在白皮树下时,也不管地面脏不脏,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可我气都还没有理顺,眼角余光看到有一根长长的影子从白皮树后透出来,在黑夜中就像在白皮树的背后伸出了一掌长长的鬼手,在漆黑的老林子中,突然间冒出一条长长的影子来,换了谁都会害怕。科学研究里,有一种叫绳子恐惧症,就是说人看到一些圆圆地直直的东西会不知不觉产生恐惧,这种恐惧来源于未知的心理,那时候的我看到这个影子,吓得两眼一翻,晕过去。

  或许只是刚才跑的太快,缺氧的原因,数息之后我就清醒了过来,脑中稍稍清醒,二叔公教我的真言自动就在脑海中冒出来了,可能是因为这几句话已经深深地植入我的脑海的原因,又或许是这几句真言已经是我在这老林子中唯一的依靠了。默念了几遍真言之后,原来快要跳出身体的心脏竟然渐渐平静了下来,我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当时为什么没有好好学习二叔公教我的那些本领。

  人一旦平静就会有理性,有了理性就不会鲁莽行事,虽然我看到了白皮树后面突然间冒出的怪影,但是这道怪影从我看到它到现在,一直矗立在白皮树后面不动,而且这道怪影又直又细,不像是什么生物,倒像是一根直立的棍子,人一旦知道对面的东西没有危险的时候,就会升起好奇心,话说好奇心一起,九条命也保不住你,等我慢慢地绕到白皮树的后面,发现这道影子确实不是某种生物的影子,而是一根一米多高的棍子。

  我大着胆子走上前,仔细端详这根棍子,这根棍子通体是黄色的,约摸是某种铜质金属铸造成的,棍子上面还刻着许多纹理,很像是二叔公画的那种,但是又不像,因为铜棍上的纹理太复杂了,每一根线条大小都不同,而且不同的线段之间互相交错,更为让人震惊的就是很难从线条的走势上看出这一笔的走势,因为稍有点常识的人,都能够从笔势上看出一个字中某一笔的走向,而这根铜棍上线段不断相交,让人有种任何一个交点都可以作为整个图像的起点,任何一点也是整个图形的终点一样。我听二叔公说过,这些刻有纹路的东西叫做法器,法器上面的纹路越是复杂,功能就越强大。

  法器在中国一般分为佛器和道器,顾名思义,佛教的法器就叫做佛器,一件佛器要经过得道高僧的加持才会有效果,一般佛器的法力的强弱要看加持法器的高僧的法力,著名的佛教法器金刚杵就是一件具有引动天雷的法器,传说金刚杵一出,通常伴有雷电闪光,金刚杵上系有铜铃,舞动金刚杵的时候,铜铃也会发出震耳的声响,铃的含义是惊觉诸尊,警悟有情的意思。在和金刚杵一起使用时,还有阴阳含义在其内,一般以金刚杵代表阳性,以金刚铃代表阴性,有阴阳和合之意。

  而道家的法器主要以符篆道纹为主,因为道家思想认为,天地万物皆为道,万象皆法,而这些道纹就是模仿天地万物生息规律而刻画出来的纹理,能够勾动天地能量,镇压一切妖魔鬼神。而越是高深的符篆和道纹对施术者的要求就越高,因为这些高深的符篆有可能反噬,或者因为一些不可预见的后果,而且能够刻画出这些符篆道纹的人,一定是对天地纹路深有体会之人。

  当我看到这根铜棍时,心中不免一喜,因为铜在天地中是一种可以辟邪驱鬼的金属,在被恶鬼包围的时候,看到了铜棍就像是黑夜中的行人突然间捡到一盏明灯。虽然这根棍子插在地上有点深,拔出来要耗费不少时间,但是为了我的生命安全我还是决定把它拔出来,毕竟一根刻着符篆的铜棍,至少能让我在这个鬼气森森的老林子中具有一丝自保能力。你别看我当时只有五岁,但是我的个头要比同龄的孩子要大,在我三岁的时候,就能够举起那些比我还重的石块到处跑了。

  拔铜棍的过程似乎比我想象中的要更为轻松,但却让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我这种预感在我完全拔出铜棍的那一刹那,老林子中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道像是车胎爆裂的声音,接着从原来插着铜棍的孔洞中慢慢渗出了黑水。我听二叔公说过,水属阴,而黑水更是大凶之物,水变成了黑色,证明附近的阴气已经浓郁到能积聚成水的程度了,一旦人长期在阴气浓郁的地方逗留,就会造成体内阳气下降,轻则头晕目眩,重则大病缠身,可是我在这老林子中呆了这么久,除了短时间内剧烈跑动给身体带来的不适外,并没有感到其他的异常,那这孔洞中涌出的黑水是怎么回事呢,我突然一个激灵,如果说地面上没有阴气,但是又能够冒出黑水,那说明阴气在地下,而且已经浓郁到能够积聚成水的程度了。

  我赶忙把刻有符篆的铜棍插回原位,可是黑水依然从铜棍周围冒出,我知道我闯祸了,铜棍已经压不住这些阴气了,就像撬开的啤酒盖,你再把盖子装上去,也很难保证不让啤酒漏出来了,我一咬牙,用力把铜棍拔出来,既然祸已经闯下了,现在已经管不上黑水了,先想办法走出这个渗人的老林子再说。

第二章 鬼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