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铜链锁尸?

  我绕着眼前这棵新出现的白皮树前前后后转了好几圈,都没有在白皮树附近发现什么与阵法相关的东西,如果非得说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就是这颗白皮树周围非常干燥,一点水的迹象都没有,按道理在这到处都有可能出现黑水的地方,这个情况显得就十分反常。我抬头向白皮树树上望去,这白皮树除了白花花的树皮就是光秃秃的树干,上面刻有大小不等的符篆,上面的符篆应该只是起镇压鬼物的作用,用以加强阵法的效果之用,而布阵阵眼大多数是某种物体,而与阵眼呼应的一般也是某种物体,很少直接用符篆直接布阵的,即使用符篆布阵,也是需要材质不同的符纸才能完成,而白皮树树干上刻着的符篆和阴文,应该不是布阵物品,对于上面的符篆和阴文反正我也看不懂,索性就不去看它了。如果说白皮树树上而周边都没有布阵的物品的话,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在地下了,我恍然大悟,想起插在地表下的铜棍,地下确实是隐藏布阵物品的一个好地方。

  虽然说布阵的物品很有可能就埋在白皮树的下面,可是如果真是埋在了树底下,光凭我这小屁孩怎么弄得出来,真正布阵的时候用到的物品,有可能大道数米,也有可能只是米粒大小的金属,况且如果布阵物品如果不是埋在树底,长时间挖土又会耗费大量力气,在这个危机四伏的老林子,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是挖,还是不挖呢,犹豫了很久,我还是选择了挖,因为我也不知道在这老林子中走了多远的距离,而且我在老林子中的方位也不明确,继续贸贸然不明方向地盲头乱串死亡率不亚于自杀,只要我能够找出点什么线索来,说不定就能够找出正确出林子的方向。

  说干就干,我选择了从刻有符箓前面的那块土地入手,因为我觉得符篆很有可能就是面对阵内的一面,如果说是大阵是镇压某种东西的画,那布阵物品也应该是对着阵内的。但是也还有一个情况,如果符篆是画给周边的山林野怪看的,那方向自然就会向着阵外,不管是哪种情况,在符篆前面的地下挖出东西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果然,在我用铜棍刨了地面不一会儿的时候,就感觉手上力度一紧,像是被什么金属绊住了,我心中一喜,手中挖土的速度加快,接着一条跟成人手臂粗细的大铜链被挖了出来,我也不知道这货到底是铜的还是铁的,但是直觉告诉我,如果这个大阵是为了镇压某种东西,那肯定是用铜链效果好,因为铜至纯,乃阳刚之物,邪气不能侵,佛教很多法器都是用纯铜制造的,可见铜用来镇压鬼物的历史来源已久。

  虽然我挖出了与阵法相关联的铜链,但是地面上露出一个突兀的脚掌,没错,就是人的脚掌,在这鬼气森森的林子中我都以为下一秒肯定会在地下蹦出一个埋着的僵尸,心里一阵暗哭,可是在地面上连滚带爬跑出了十几米之后,我回头看一下,刚才挖土的地方并没有发生什么动静,我却在动刹那间脸色被吓成了铁青,下意识蒙地一回头,往身后吐了一口唾沫,二叔公曾经告诉我,如果你发现僵尸突然间消失了,很有可能他已经蹦到你身后了,至于为什么要吐口水,我却是听孩子群那里面听到的口水能克僵尸,其实如果真的遇上僵尸,这样做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幸亏当时我还好没遇到僵尸。本来会以为在我身后会出现一个带着泥土的僵尸,但是我看到的还是黑漆漆的长大着巨口的老林子,虽然没有在我背后发现预料中的僵尸,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在离挖土地方十几米外观察了十几分钟,虽然想象中的僵尸没有蹦起来,却被我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端倪,林子远处似乎有个影子,若隐若现,似乎在盯着我,难道先前引我进来的那个东西还没走,一直跟在我身后?

  那道影子似乎发现被人发现了,消失在林子深处,过来好半天,我才鼓起勇气再次靠近那挖出人脚的地方。虽然没有蹦跶出预想中的僵尸,但是我却有另外一个不良的预感涌上心头,难道布置这个阵法的人是个邪道?在道术的传承中,最先是只有一派,就是道术正宗。在施用道术时,或者布阵祭天的时候,有人发现,用人来做布阵用品效果远远比用牲畜要来的快,有些心术不正的人为了获得巨大的力量就开始慢慢杀人,使用人身上的脏器或者某些部位来进行布阵,这些人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在他们眼中,人的性命跟畜生的性命没什么两样,如果这个那具尸体是阵法中的一部分,那这个风水大阵很有可能使一个邪道布置的,那么我很有可能会成为这个风水阵的一个牺牲品。阵法毕竟是人为布置的,时间长久了之后效力就会慢慢减弱,这时候很多邪道为了维持阵法的运转,就通过某种手段诱使活着的人走进阵中,活活祭献,用人死前产生的怨气来维持阵法的威力,有些高明的阵法,甚至能够自行地诱惑活人进来,通过祭献活人产生的怨气,能够维持几千年正常的运行。

  不过这个时候我也管不了这个阵是不是邪道所布置的了,现在摆在我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去弄清楚这个阵法到底是什么东西,要不就躲在林子中等死。正所谓,一旦人知道了自己没有选择,那就会拼命往唯一的方向前行,摆在我面前的就只有一条路了,只有找出这个大阵的端倪,才能够找出线索,才能够活下去。

  再次回到了挖出人脚的地方,发现那双人脚并没有移动,我这才稍稍出了一口气,至少说明,这尸体还没达到尸变成僵尸的程度,如果是僵尸,有活人这么靠近,肯定蹦起来咬人了。僵尸的大脑基本都已经死掉,可能还有一些生物电或者磁场留在脑干上,而一旦有活着的生物接近这些磁场,就会让僵尸产生反应,据记载,对僵尸的解剖中还有发现,是因为僵尸的脑袋中寄生了某种虫子,而导致僵尸主动咬人的。

  既然我确认了地下埋在的尸体不是僵尸,自然没有了先前的害怕,虽然说我一个孩子对于死人还是有很大的恐惧的,但是现在知道了它不会蹦起来咬我,我的胆子也大了不少。继续沿着原先的出现尸体的地方挖了下去,慢慢地这具尸体的手臂也被挖出来了,可我诧异地发现,这具尸体的手臂弯曲的角度非常诡异,折成了一个V字型,如果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手臂,肯定是不可能出现这种角度的,唯一的一个解释就是,这具尸体的手臂被人打断了,而且断的非常彻底,我心中冒出了一个不良的想法,如果这个人的手臂是被人故意打断的,那么这个人的脚是不是也被人打断了?

  随着尸体的下半身也被挖出来,我用铜棍轻轻地碰了一下那具尸体的双腿,果然不出所料,在铜棍触碰到尸体的腿部后,那具尸体的腿骨竟然呈现了一个V字形,很明显,这具尸体的双手双脚都被人打断了,而且还是活生生地打断的。

  为什么我肯定这人是在活着的时候被打断双手双脚的,因为如果是死人的话,再去打断别人的手脚就没有必要了,只有活着的时候,被人打断他的双手双脚才有意义,如果这个人生前不是得罪过某人,就是被人用来当做布阵的用品了。而这个人埋在土里的方式很特殊,是头朝下被埋的,就像倒栽葱一样,想象一下一个活着的人被打断双手双脚,头朝下被埋在地底,那是一件多麽恐怖的事情,而古人讲究入土为安,而这种埋法,很可能让被埋者产生巨大的怨气,而这种手法正是邪道中人的作风,无所不用其极。而另外一个疑问就来了,如果布阵的人埋尸体是为了产生怨气,但是铜链又是镇邪的,那岂不是互相矛盾了,难道是说这种配合会产生一些不为人知的效果,或者是说布阵的人发现自己控制不住局面了,又布置了铜链用来控制尸体?

第六章 铜链锁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