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第九棵白皮树

  我看了看铜链上这些密密麻麻的痕迹,如果这是用牙齿咬出来的痕迹的话,那这个人生前是受了多大的痛苦啊,不对,我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里不止一个死人,一个人就算是把牙齿全部咬碎了都弄不出这么多的痕迹,一想到这我头皮就发麻,难道我脚下还有更多的尸骨?一想到我脚下还埋在这么多死人我就浑身直打激灵,而这些人的死法又如此凄惨,而二叔公跟我说过,鬼都是因为生前受过巨大的痛苦或者冤屈,导致死后怨气冲天而生成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棵白皮树上是不是已经爬满了随时向我索命的怨鬼了。虽然知道这白皮树上很有可能有鬼,但是我也不能乱跑,因为至少我现在还是安全的,在白皮树附近挖了这么久的土,如果要出事的话,早就出事了,我知道现在必须要在白皮树下找出一些什么线索来才能够走出这个老林子。

  而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有三根铜链,一根就是沿着我来的方向布置的,这条路我是肯定不能走了,因为自从我拔出了铜棍之后,那里就不断冒出黑水,估计那里的黑水已经积聚了一定的程度了,往回走是肯定不可能的了。第二条路就是沿着有挖出尸体的那根铜链的方向前进,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那里肯定会走向阵法的深处,这条路肯定也是行不通的,走这条道无疑就是自行送死,第三条路就是最后一条铜链了,以我的推测,沿着这条铜链走,很有可能会到达这个大阵的另外一个阵脚,虽然也有可能会有危险,但至少比直接进入大阵中心要安全不少。既然做出了决定,我也不敢在这白皮树下多做逗留了,因为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除了我挖出的那具尸体外,肯定下面还埋在不少东西,至于是什么,我就不敢想象了。

  沿着第三条青铜锁链前进了一段时间后,在我视野尽头又出现了第四棵白皮树。其实这期间我前进的时间有多长我也没有办法准确来说,反正就是觉得时间概念开始模糊了,有时候觉得自己走了很久都没有走出几米的路程,但是回头一看,却发现周围的景物已经大变了,如果不是脚下还躺着一根青铜锁链的话,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往大阵深处走去了。找到了第四棵白皮树后,我不敢多做停留,匆忙摸索出没有挂着尸体的青铜锁链,继续前行,毕竟我也不知道树底下还到底还躺着多少尸体。

  我在这种没有时间观念的老林子中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在快要崩溃的时候,在视野的尽头出现了第九棵白皮树。我已经习惯了看到白皮树的影子了,在第五次,第六次看到白皮树的时候,我的惊讶就已经用尽了,我已经做好了这是一片白皮树林子的打算了,如果这是一片白皮树林子的话,我沿着铜链摸索就成为了没有意义的事情,因为如果这里是白皮树林的话,我再走下去肯定还会见到白皮树。人一旦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只是无用功,而又没有其他道路可走的时候,就会变得绝望,特别是我已经拖着疲惫的身子在这老林子中已经不知道转悠了多久了,现在只能机械地沿着青铜锁链,朝着白皮树前进,可是越靠近白皮树,我就越觉得不妥,这白皮树,好像有点眼熟,我余光不觉中瞟向地面上那香和蜡烛的痕迹,心中不免一喜,我回到了刚进老林子的第一棵白皮树那了?

  如果说这是刚进老林子的第一棵白皮树,那么这里距老林子的边缘肯定是不远的,虽然心中窃喜,我仍不敢大意,仔仔细细地沿着这棵白皮树观察了好几圈,又蹲在地上仔细查看那些香和蜡烛的痕迹,确认这确实是我遇到的第一棵白皮树。可是我仍不敢放松警惕,因为,带我进老林子的那道黑影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呢,他随时都有可能从哪个方位蹦出来咬我一口。果然,就在我蹲下来查看地面上的蜡烛的时候,我听到背后有细微的声音,这声音很轻,不像是人走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而像是某种东西在地面上慢慢蠕动发出的声响,刚才因为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检查地面的痕迹上,并没有发现附近有什么声响,等我发现有动静的时候,这声音已经是在我背后几米开外了。如果是平常人,听到背后有声音,第一反应肯定是扭头看一下后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我知道,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够回头,因为二叔公曾经说过,人体上有三把阳火,肩上两把,一回头,肩上的阳火就会熄灭一把,这阳火一旦降低,鬼物上身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了。

第八章 第九棵白皮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