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人在江湖 身不由己

  那阴冷的声音听了二叔公的嘲讽,也没有生气的意思,“要不是你这假仙二破了我的黑水局,把黑水引入九龙局中,让黑水提前爆发,不然单凭那黑水中几百只鬼手,这小屁孩哪里还能蹦跶到现在,不过你也不用给我套话来拖延时间,想找到我的方位,就这点时间还是远远不够的,识相的最好不要插手此事。”话一说完,那阴冷的声音便消失了,估计是怕方位被发现,隐匿了起来,一般越是强大的阵法,变化就越多,很多时候就需要施术者在现场操控,估计二叔公应该是想套出对方的位置,但对方也是老狐狸,这种场面已经见过不少了,让二叔公的算盘落了空。

  我从他们的对话中也听出了个大概,原以为,我是靠着我的聪明才智与勇气才侥幸从黑水鬼手下逃脱的,看来如果不是二叔公提前把那黑水局给破了,就单凭我这小身板,还没走到一半,估计早就成为那黑水中的一堆枯骨了。本以为就这事也能够在二叔公面前炫耀好几天了,知道了真相,却吃了个哑巴亏,真是有苦说不出。不过从二叔公与那个阴冷的声音的对话中我也能听出个大概,二叔公与另外一个人在借局斗术,而我一直都在两大高手的交战中心,神秘人想杀我,而二叔公想保我的命,现在看来,还是二叔公略占上风,因为我现在还活着,这就足够说明那神秘人不是二叔公对手。即使我躲不过那黑手和人皮的攻击,二叔公也会出手帮我解决掉困难。

  过了好一会儿,二叔公确认了那阴冷的声音的主人已经远去了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盯着他那笑眯眯的眼神,火气就刷地一声冒了上来,准备将先前遇到的种种委屈一把发泄在他的头上,谁知道还没有等我发话,二叔公就劈头盖脸地把我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他那语速快得我可是一个字也插不上,也只得硬着头皮老老实实地挨了一阵臭骂。

  二叔公像倒水一样将我种种罪状数落了出来,我知道不能够让这种势头这样发展下去,按照这种语速,我肯定就只有挨骂的份了,必须找个机会打断他的节奏。等他稍稍停顿的时候,我赶忙抓住了一个发话的机会,急忙问他,“二叔公,别生气嘛,我知道错了,那黑水真的是你破的?”我这话哪里有半分认错的觉悟,分明是带着质疑的意思,没想到二叔公也不生气,反倒有了几分高兴,摸了把老胡子说道:“没错,不然你以为单凭你小兔崽子这身手,能够在黑水上面跳来跳去,你还真以为那黑水就只有一个鬼手吗,那是你二叔公专门为你留下的,嘿嘿。”我一听,气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原来二叔公是专门留了一个黑手来戏弄我的,是来看我出丑的,不过二叔公接下来的话,也让我释然了,只见他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到我爷爷留下的字迹面前,轻轻说到,“好久没见过他的笔迹了,今天再见,仍旧苍劲有力,当年你爷爷的道术远远在我之上,可惜天妒英才,英年早逝,导致你父亲甚至你这一脉连一些最基础的道术都不会,本来我是打算让你安安心心做一个快乐的平常孩子,不要参和进世间纷争,既然上天安排你来到了这里,来到了你爷爷布下的九龙大阵,或许就是老天要让你重新走上道门这条路吧。”

  他沉默了好久,我也沉默,对于我的爷爷,我是一无所知,对于道门,我更是一无所知,如果非要我说出对道术的了解,除了二叔公曾画过的那些蚯蚓,什么都没有了。我和二叔公都沉默了,气氛瞬间就变得凝重起来,我知道下一刻很有可能就是决定我今后命运的一刻,如果说二叔公要教我道术,我绝不会像世人看的那样,会因获得一种巨大的力量而兴奋,跟在了二叔公身边这么久,我深深地知道跟鬼物打交道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其实最可怕的不是那些随时会要你命的鬼,而是潜藏在黑暗中人心的贪婪与冷漠,这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鬼物。

  最后还是二叔公先打破了沉默,他盯着墙壁上的字迹,又看了看地面上呈一字型互相堆叠的铜钱,轻轻地叹了声,道:“走吧,我带你看一下当年的事情。”我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命中注定的,怎么躲也躲不掉。

第十四章 人在江湖 身不由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