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玉佩

  微生凉接过师刀的时候,女鬼趁机使出洪荒之力挣从微生凉手中挣脱,绕道他身后伸手死死的掐住施怡的脖子。施怡的脸已经涨得通红说不出一个字来,感觉自己要窒息了真的要死了吗?突然女鬼惨叫一声,掐着施怡的鬼爪也没了力气,女鬼狰狞的回头对用师刀刺自己的微凉生呐喊到“我有什么错?无耻的女人就应该死!”

  话音刚落女鬼就化为一缕青烟被闵毅的纳灵盅吸了进去。

  树林里的八卦阵的金光也随之消失,闵毅跑过来捡起落在地上的师刀塞回包里。树林里恢复了宁静,要不是脖子还留有刚才被掐的疼痛,施怡真的会觉得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还好吗?”尽管微生凉的声音是那么的悦耳,施怡也无意欣赏!摸着脖子坐起来来回打量着这两个臭道士“你!你们刚才故意把我丢在那什么破阵中间的是不是?”

  “是!不过那也是为了救你!那女鬼是戊寅年生城头土命,木克土,只有在树林里布阵才能减弱她的怨气。你已经被她缠上了,只好用你做诱饵。”说完微生凉走到施怡身旁不由分说的抬起她的下巴看了看脖子上的伤,只是有点淤青和一点破皮。施怡有点不好意思转过头去,转开话题问到“那,那个女鬼刚才说无耻的女人就该死,难道无耻的女人是我?”

  “她本是上届毕业生,放假之后学校的学生几乎都走的差不多了,她去找朋友一起回家的时候,正好撞见好朋友跟男朋友在宿舍见不得人的事。之后男朋友就对她不理不睬,并且明目张胆的跟好朋友在一起,最终她选择以死来报复他们。就在宿舍风扇上吊自杀!因为在暑假,学校完美的隐瞒了这件事。”闵毅无奈的摇头说到。

  施怡恍然大悟一拍手“噢~所以我现在睡得床是她生前睡的床咯!”

  向来没什么表情的微生凉也无奈的摇头“你睡得是被捉奸的床!所以她认为睡在那张床的你就是背叛她的朋友。”

  施怡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满脑子里浮现着不好的画面,幸好现在是晚上他们看不见自己面红耳赤的模样,好像是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闵毅好死不死的盯着施怡的脸看了半天“你干嘛脸红?”施怡翻了翻白眼“你被鬼掐着脖子试试!真不知道是我有危险才遇见你们,还是因为遇见你们我才有危险。”说完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嘴里还嘀咕着“今天白洗澡了!”

  闵毅像上次一样去地府安置魂魄。

  “走,我送你回宿舍。”这次微生凉主动请缨送施怡回宿舍,让施怡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还硬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实际上这么晚再让她独自回宿舍会怕的要死。

  一路上微生凉以他一贯走姿走在前面,施怡还不忘用手机照着地面找妈妈给的小玉桃。突然微生凉蹲在她面前,隐约还有个小球球在她眼前晃动,施怡抬头一看“小玉桃!是你捡到的吗?”

  微生凉却把小玉桃抓回手心里,没有要还给施怡的意思“这是我捡的不错,但不是刚才。今天早晨天还没亮的时候在你宿舍楼下的草丛里发现了它,这个玉佩你从哪里得来的?”

  “我妈给我的,奶奶说是传家宝能保平安的。怎么?这个很值钱啊?”不爱多话的微生凉都问她小玉桃的来历,估计是个值钱的好东西。

  微生凉说“如果你没有这玉,估计你早就是死人了!当你第一天晚上睡上那张床的时候那女鬼就缠上了你,碍于玉佩所以一直不能下手,之后应该是控制了你的室友,趁你睡觉的时候拿走了玉佩随手丢了,才有了刚才的事!”

  没想到爸爸家的传家宝还真是个宝“那你快还给我,带着它就不会那么倒霉了!”施怡想趁他不备给抢过来。

  微生凉先她一步把手举高高的“不行,借我用几天,我会保你没事!”任由施怡蹦蹦跳跳怎么也拿不到。

  “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回宿舍睡觉?”严厉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来,拿着手电筒对着微生凉施怡上下照着。

  应该是保安大叔,施怡马上停下来不再蹦哒,尴尬的笑了笑“呵呵,我这就回宿舍。”等保安大叔转身走了,施怡还想拿回玉佩,却发现微生凉已经走的远远的了。心里不停的嘀咕,有那么高的道行还跟自己抢小玉桃。

  回到宿舍,打开门施怡就感觉不怎么对劲,夏微微和李烨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这是几个意思,再看看赵梦梵她的目光却有意的躲闪。施怡想起微生凉说女鬼控制了我的室友,估计就是赵梦梵。

  “老实说刚才那个白衣服的男人是谁?这么晚还急急忙忙的跑去约会,肯定没好事!”夏微微眯着眼睛好像抓到什么不得了的把柄一样。

  “哪有什么男人,我一个人回来的。”

  李烨把施怡按到椅子上坐下,指着窗户“就在离宿舍不远处,我们宿舍的窗户能看到的一清二楚,两个人搂搂抱抱的,还有你高兴的蹦蹦哒哒的样子,啧啧啧……”

  施怡的脸都扭曲了,就算有蹦蹦哒哒那也不是高兴的啊!搂搂抱抱?这都哪跟哪啊?施怡一脸正经“我看你们都很喜欢同一个牌子的电子产品吧!”

  看她们两个被问的楞楞的,施怡忍不住笑出声来“你们两个都喜欢联想啊!”夏微微和李烨都被逗笑了。施怡不敢再睡自己的床,硬跟夏微微挤在一起,虽然遭夏微微百般嫌弃,但也总比睡自己那张床好。

  ……

  阴曹地府

  到了地府的微生凉并不似人间模样,瀑布般的长发上半部分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衣服虽也是白色但不是长褂,而是古代繁琐的服侍,最外一层薄纱轻盈飘逸,飞在地府大海之上越过坐坐岛屿和宫殿,终落在漂浮在海面上名为鬼判第一殿的殿前,略微急促的快速走了进去,门前虽有阴使站岗,但并无人阻拦。殿中牛头马面微微垂头弯腰“微生先生!”

  微生凉微微点头,朝殿中央正在办公的秦广王俯身道“秦广王,微生凉有事相求!”

  “嗯?”秦广王微微抬眼瞟了一下又继续办公“你也有一百多年没来过本王殿中,今日一来就有事相求?不买账!”

  (秦广王,与天同寿,身高180+,十殿阎王之首,未坐上第一殿时曾在人间捉鬼救世,与同在人间捉鬼修道的微凉生相识!)

  “还不是你小气?我大费周章的帮地府捉鬼,记一功才增寿三日。我若不勤奋点,早就死了,哪有空来这里。”微生凉也装不下去了,熟络的找个坐席盘腿坐下!

  秦广王放下手中事物走到摆满小册子的书架前,伸手一抬一本封面上写着‘道人阴阳’的小册子就飞入手中,自动翻到微生凉的那一页,上面记载着四百多年来抓了多少鬼,增阳多少天,还有阳寿多久“你的寿命还有一个月呢,这几天可以休息休息了,活了三百多年还没够?死了就来地府,封你个判官做做!”

第四章 玉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