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旧梦

  “我不睡觉也不会死!我就在这禅坐!今晚估计会有贼来这里。”微生凉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施怡睁大了眼睛说到“你怎么知道会有贼来?难道你也会像电视里面的道士一样会掐指神算?”

  “我不用掐指!”微生凉说。

  “宿舍不安全,你家也有贼!反正认识你们之后就没安生过!”施怡又小心翼翼的问到“你,刚才为什么生气啊?我好像没得罪你把?”

  微生凉睁开眼睛直视着施怡的双眼“你不信我!我让赵郁泽放手就一定能保你无事!”

  就因为这?施怡觉得在那种情况下正常人都会像自己一样吧!“我那也是自保的自然反应!你要是没接住我摔死了多冤啊!”施怡躺到床上盖好被子“反正今晚你在这杵着,我就不用怕贼了!我睡觉了!”

  “我是钟馗吗?”微生凉有些不削的说到。

  施怡想想钟馗因为长相奇丑被画在门上当辟邪辟鬼怪的门神,就觉得有莫名的喜感。捧着肚子笑了起来“今晚你就当一回钟馗好了!晚安,门神!”施怡见微生凉不愿再搭理自己又闭目禅坐了,施怡也背过身准备酝酿睡意!

  片刻微生凉睁开了眼睛转头往穿户外看去,院子里枫树树丫上靠着满脸不悦的赵郁泽。由于微生凉把房子施了结界,只能委屈赵郁泽在枫树上过一夜了!想到这微生凉不禁得意的笑了。

  施怡睡在微生凉床上闻着他身上特有气味,不知何时已经在睡梦中了,梦中有一个穿着古代复杂的湖蓝色罗裙乌黑及腰长发散落在背后随风飘逸,还有一位一身刺绣华服身材健硕的男子,两人并排坐在哗哗细流的小溪旁,那华服男子说到“只要你愿意,我定会遵守18年前你我父亲定下的亲事,不会因为你家道中落而做出任何改变!一定以最盛大的场面迎你过门!”

  “我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也不愿再做锦衣玉食的笼中鸟!”那女子精致的面容看上去是那么的从容,看得出她对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华服男子长呼一口气,好像努力不让自己内心的煎熬露于表面“我不明白!这样的生活好在哪里?每天都东奔西走四处拿鬼除怪的日子真的是你想要过的?跟着那个毛头道士海角天涯你真的愿意?”

  那女子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微笑着看着华服男子说到“我愿意为他挽发!”

  华服男子自然明白女子挽发便意味着为人妇,他低下头冷静了半响才拉着那女子一起站了起来“如果那毛头道士对你不好,我府上就是你最终的家!我还是会像小时候那样待你如妹妹!”

  女子微笑着点了点头,华服男子张开双臂“临走前我想抱一下你!小时候那样的拥抱!”

  女子正准备接受朝华服男子的要求时不料空中传来一句“你敢!”随后一个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竖在了两人中间终止了那一举动,白衣男子虽穿着干净得体但跟华服男子的穿着比起来还是显得过于简单。白衣男子高昂着头对他正对面近在咫尺的华服男子说到“要走就走,抱什么抱?”

  对于这半路杀出的陈咬金华服男子已然是恼羞成怒的举起了自己的随身配剑“臭道士,想打架啊!”

  “来就来啊!”白衣男子把拳头捏的嘎嘎作响随时做好了准备。

  那女子摇了摇头绕到他们中间,将他们推开了一些距离“好了,你们两个怎么都和跟个小孩子一样?”

  华服男子收起了配剑,对女子说了几句体恤的话后狠狠的瞪了白衣男子一眼后才驾马驰骋而去。

  ……

  早晨还没睡醒的施怡嘴角露出了微微一笑,正巧印在了准备开门出房间的微生凉眼里,他下意识的抽回了已经放在门把上的手朝施怡走去,坐在床沿上看着还在睡梦中的施怡,伸手弗了弗她脸上的碎发,施怡突然睁开了眼可能是她自己的生物钟到点就醒了,也有可能是微生凉的动作弄痒了她!刚睡醒的施怡眨巴着眼,眼神呆萌的看着微生凉,还没来得及想为什么她刚睁开眼看见是他时,只见微生凉神情有一闪而过的失措而瞬间他就恢复了往常的样子若无其事的起身走出了房间!

  闵毅已经做好了早餐已经开吃了,本来他还好奇昨晚施怡在这师父是不是没回来,刚这样想着却看见微生凉从房间里走出来,闵毅当即呛了一口豆浆,半天才顺了过来强忍着满脑子的疑问还装的一切正常的样子说到“师父,吃早餐!”

  “嗯!”微生凉应了一声往浴室走去。

  睡得晕晕乎乎的施怡也没多想就起床走出了房间,目光对上了正在吃早餐的闵毅,闵毅清咳了两声小声的问到“吃早餐啊!小师娘!”

  之前施怡还花痴的觉得小师娘挺好听,自从知道微生凉有老婆之后就觉得不好听了,但还是不死心的问“为什么叫小师娘?”

  闵毅根本没察觉到施怡的醋意,还一本正经的解释“去世的师娘是大师娘!你可不就是小师娘了吗?”

  原先还睡意朦胧的施怡顿时觉得精神倍儿佳,因为她想去把闵毅那个没把门的嘴用胶水黏上,居然自己说的跟个偏房一样,再说了微生凉搞不好对自己没兴趣呢!闵毅察觉到一丝异样埋头吃起早餐不再说话!

  “聊什么?”微生凉从浴室走出来随口问到!

  施怡立刻傻笑着摇摇头一股脑钻进的浴室!

  三人吃完早餐施怡和闵毅准备去学校,刚走到院子,枫树上的赵郁泽跳了下来。施怡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几步“你怎么在这?”闵毅也吆喝着“你怎么找到这来的?”

  微生凉则似笑非笑的看着赵郁泽“昨晚睡得可好?”

  “你还有脸提?她昨晚为什么住在这?我去她学校找了大半圈也没找到。幸好我找到这来盯了你一夜,你要是有什么动作我就砍了你这结界!”赵郁泽一边激动的说一边夸张的比划着!

  “原来你说的贼是他啊!”施怡不禁有点想笑,看着微生凉又问到“那学校不安全也是因为他咯?”

  听了施怡说的话微生凉不经意的坏坏一笑,虽然只有一瞬间的功夫却被施怡看在眼里,她估计这个赵郁泽不是什么坏人只是不太安常理出牌。

  赵郁泽却有些怒了,看着微生凉“说谁是贼?想打架吗?”

  “你想我就奉陪!”微生凉双手环胸不紧不慢的说到!

  闵毅已经习惯了他们这样打来打去的场景早有预备的离得远远的,正要开始的‘打是亲骂是爱’被施怡‘扑哧’笑出的声音终止了“你们两个怎么都跟个孩子一样?”说完意犹未尽的笑着拉着闵毅准备上车“快走啦!不能太晚到学校!”

  微生凉和赵郁泽的身子都微微一怔,惊讶着看着正上车的施怡,那感觉让他们都回到了从前!连闵毅跟微生凉打招呼走了也没让他们回到现实!

  

第十四章 旧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