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变:囚狼

异变:囚狼

任夏 著

奇幻
类型
2016.12.29
上架
8221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袭击事件

  剧烈的疼痛迫使王国维醒来。

  空气潮湿显示昨夜下过一场大雨,王国维感到身上寒冷,衣服裤子都是湿漉漉的,撩起衣襟可以看到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两排尖锐的牙印深深扎进皮下。伤口已经停止流血,也没有出现溃烂、或者感染导致伤势进一步加重,然而伤口处却传来不正常的疼痛,简直让王国维喘不上气。

  费力从泥土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向树林外扶行,凭着模糊不清的记忆回到林中小屋。

  这是属于他和朋友的秘密基地,周末、放假都会来到这里休闲,或者躲避家长、隐藏和销毁秘密,有一个这样的地方减负减压,对学生仔来说很重要。

  他是府涧镇镇立高中二年级的高中生?还是每天抱人大腿回家捍卫尊严的小职员?

  将伤口用酒精消毒,再用棉花和透气绷带处理好,躺在床上后王国维才终于有时间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昨晚睡觉前,他还是那个在公司和家庭之间苦苦挣扎,每天都在为柴米油盐纠缠牵绊的人。今早醒来后,他就成了双木省府涧镇五千个居民中的一员,还是唯一一间中学高中部二年级的学生,甚至严格来说这个身份在昨晚已经死亡,王国维只是一个雀占鸠巢的迷失的灵魂而已。

  这就像有一双透明的手,在控制着王国维的人生,让他感到害怕。

  “这么说来……我已经死了,难道死后会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然后开始一轮新的挣扎……”

  王国维对现实接受不能。

  好不容易逃脱了生活的魔爪,马上又陷入到另一张魔网中。

  两年后高中毕业,到离家几百上千公里的地方上大学,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公司混吃等死?

  王国维已经有过一次这样的人生,他此刻一点都不想重蹈覆辙。

  人生在世他还有什么?

  一个当校园保洁的单亲母亲?一个医生世家的死党?至少他的成绩不错,或许可以考上一所常青藤大学,然后进入五百强企业,兢兢业业五六年勉强混上一个部门经理。也可以继续深造,毕竟学无止境,硕博再留校成为尖端人才。

  人生也就这样了。

  每个人都在为他人而活,真的是王国维想要的吗?

  扪心自问,单亲母亲能够把孩子拉扯大就已经十分不易,难道他还指望只是个保洁员的母亲供养他上完大学在读硕博?这实在是有点想入非非,如此看来王国维重复已经经历过一次的人生可能性极大。仰天长叹,老天不让他选择出生,连选择人生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当务之急是尽快回家,不要让母亲担心。

  毕竟昨晚出门前没有告知家长,而且是在母亲睡着以后,和死党偷偷溜出来的。

  想到死党,黄天成昨夜被守林人发现,想必回家后会被他爹教训一顿,只希望他不要出卖自己。

  回想起昨夜溜出家门的原因,王国维突然感到一阵心悸害怕。

  近来小镇上出现人类被袭击事件,仅仅五名警员调查毫无头绪,只知道是被某种野生动物攻击,每个受害者身上的伤口都极像是被狼的撕咬。这事让王国维和黄天成两人极富兴趣,商量着半夜到树林中探险。但昨晚黄天成被守林人发现赶出树林,留下王国维一个人,而后他听到狼嚎声不断,后背遭到巨大力量的袭击,便昏迷在深林中,直到早晨醒来。

  难道,自己也是被狼袭击了?

  王国维忍不住这样去想,眼神不经意看向右侧腰间的伤口,那明显就是被某种猛兽咬伤,如果真是狼会被感染狂犬病吧?

  应该不可能,野狼是不携带狂犬病病毒的,只有狗才会携带这种病毒,野生的狼只会被狗感染后死亡,因此被狼咬倒是不用担心患上狂犬病。

  然而,镇上已经发生过两起袭击事件,两名受害者都是在被发现后死亡多时,甚至还有辐射青紫、嘴唇发黑这些中毒迹象。

  胡思乱想着这些回到家中,万幸母亲还没有起来,回到房间中躺下,又迷迷糊糊的睡着。

  “国维,快起床,早餐我放在餐厅,我先去学校了!”

  熟悉的女中音将王国维叫醒,慵懒的伸个懒腰,穿衣洗漱毕看着镜子里熟悉又陌生的脸,他已经接受自己成为另一个同名同姓的人这个事实。

  既来之则安之,多想也无益。

  但身体上的异样还是引起王国维的注意。

  伤口处已经不再疼痛,而是一种骨子里透出来的瘙痒,飞快撕掉绷带,所见让王国维对自己的记忆产生怀疑。

  那里已经没有伤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光滑的皮肤,如婴儿的皮肤一样细嫩,用手轻轻抚摸上去,根本就感受不到这里两小时前还有一个极深的伤口。

  是幻视吗?

  不可能是幻视,早上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绝不可能有假。

  而且王国维清楚的记得,几天前做饭时不小心切到手指,那小小的伤口都要三天的新陈代谢才逐渐愈合。

  突然之间,王国维发现的这个世界,从都市生活剧转变成灵异幻想剧,麻烦谁告诉他这并不是《美国恐怖故事》,也不是《初代吸血鬼》。

  将脑海中不切实际的幻想挥散,匆匆吞下煎蛋和牛奶,向离家两公里外的学校赶去,此时他已经迟到了。

  来到学校后已经是早自习时间,教室是单人单桌,王国维的位置就在死党黄天成后面。死党耸拉着脑袋,脸上没有什么精气神,就像昨夜没有休息好一样。

  “昨天我回家后,我爸他正好出门……据说昨夜又发生了袭击事件,就是那个发现我的守林人,被发现的时候一只脚被咬断了,现在还在医院重症病房,你没事吧?”

  想到昨晚鲁莽的冒险行为,很有可能害死自己的好友,黄天成就感到一阵自责。

  “我没事……”

  踌躇几秒钟,王国维决定不把自己被咬这件事说出来,毕竟身上已经没有伤口,说出来反倒让人觉得在说谎。

  

第一章:袭击事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