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掌域使

  神战古地,又名神魔战场,是贯穿整个北域的一处重要战场。

  常年充满了罡风与空间裂痕,此时此刻,在这存在了无数年地神魔战场,有着来自北域七十一城,数量高达千人的清理队伍。

  这些人中修为最高者竟高达武天境巅峰,按道理说,以这样可怕的修为,在北域跺跺脚都能让整个北域颤上三颤的武道高手,此时在这可怕的神魔战场,也仅仅只能完成外围清理的工作,丝毫不敢深入战场腹地。

  神魔战场腹地到底藏着什么,谁也不知道。自古以来,北域神魔战场因封印松动的缘由,每10年都会派遣一大批武修进来清理神魔怨灵,以防止诞生出的怨灵逃出神战古地,从而祸乱北域。

  怨灵,是由神魔战死后的怨气集结而形成,保留了部分神魔生前的神力,破坏力极其恐怖,即便是武天境强者遇到也极其危险,不过此等怨灵在整个神魔战场外围几乎绝迹,即便有那也是凤毛麟角,数量极其稀少。

  而此时,在神魔战场东北角的位置,一具漂浮着的巨大尸体上,十几个武修正爆发出惊天大战,战斗的余波荡漾出数千公里。

  若仔细看,会发现这十几人穿着统一的服饰,为首那人一身青竹绿袍,此时浑身带血,而其他几人更是全部负伤。

  “明奎,带着族人速走,这是一具刚刚诞生的怨灵,你们不是对手!”竹袍男子大开大合,护着身后的族人快速退走,但每退一步,巨大的尸体上黑气便更浓郁几分。

  “青竹长老!”名叫明奎的男子浑身是伤,狰狞的伤口黑血直流,他神色复杂的望了一眼半空中的林青竹,然后转身对着身后的族人,大喝一声:“走!”

  得到命令,十几个伤痕累累的林家武灵境武者,快速退走,留下林青竹一人独自与怨灵缠斗,争取拖延时间。

  .........

  与林朵儿他们告别之后,林洛神色复杂的回到了后山自己的住处。

  这是一间不大的石屋,有些简陋,只有寥寥几具简陋的家具摆设。

  “唉”坐在床榻前,林洛发出一声轻叹。

  心里微微有些苦涩,作为林家百年内第一天才林青竹的儿子,但他却是十五岁都无法开启传承的废物,他的心里又岂能不苦涩?

  从小就励志习武的他,是多希望有一天能超越父亲,多希望父亲能以他为豪,而不是他成天借着父亲威名招摇过市。

  如果单单只论勤奋,他自信绝不输于任何人。

  只是,血脉传承并不是勤奋就能弥补。

  如果修炼境界能靠勤奋来弥补,那血脉传承绝对行不通。

  血脉传承是武修第一步,开启了,便能成为血脉武修,便能进行武道修炼。

  没开启,那便不能进行武道修炼,那又如何谈论勤奋修炼?

  月儿清照,悄悄地爬上梢头,林洛深深吐了一口浊气,从窗前的暗格中取出一柄铁剑。

  铁剑长三尺,通体乌黑,剑身上有几点乌黑的血渍,无任何铭文符刻,也无任何元气溢出,乃是一柄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铁剑。

  这会是一件异宝?

  林洛心中很怀疑,不过,想到父亲当初将它交给自己时那郑重的神气,他又不免相信了几分。

  “父亲,不会害我,也许真是一件异宝,只是以我的眼力看出其中玄奥吧!”林洛心中嘀咕。

  据说这铁剑是他母亲留给他唯一一件遗物,可炼化为本命魂兵。只是,一个武者一生只能练就一件本命魂兵,一旦练成本命魂兵,就算是以后想换都不可能。可以说,本命魂兵直接决定一个武修今后的发展,故而,让他不得不慎重起来。

  当然,事实上大陆中的武修一般都会在修炼到达一定层次之后,才会精挑细选一样上等玄兵,炼制成本命魂兵,如果实在没有好兵器,那么他们都宁可不炼制,也绝对不会随意炼制一件普通武器当做本命魂兵。

  但是,对于林洛来说,他却是毫无选择的余地。还有一年他就满十六岁了,如果不能开启血脉传承,他以后必然没有前途,只能碌碌无为的等死。但炼制了本命魂兵,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说不定能触动血脉传承。

  以今后的发展换现在开启血脉传承的契机,这看似不怎么划算,但林洛别无选择。

  “也只能这样了,希望这真是一件异宝吧,别让我失望就好!”林洛摸了一下圆乌黑的铁剑,苦笑道。

  说完之后,早已下定决心放手一搏的林洛面色立刻一紧,毅然决然的用铁剑划开手腕,将本命精血滴在剑刃上。

  只见,精血一接触铁剑,就立刻被其吸收进去,就好像那不是个铁剑,而是个贪吃的小怪兽一样,疯狂吸收林洛的精血。

  见到这种情况,林洛不惊反喜,因为他早就查过相关典籍,知道只有能够自动吸收精血的宝物才能炼制成本命魂兵,没有这种能力的宝物,要么品级不够,要么就是已经有了主人,无法炼制。

  “难道真是的一件异宝?”

  林洛大喜之下,都顾不得包扎伤口,就赶紧握着长剑,盘膝调集自己全身的全身的血气进行炼化工作。随着林洛的精血缓缓注入铁剑中,林洛感觉自己和铁剑似乎建立了一种莫名的联系。

  半个时辰之后,林洛睁开双眼,只见他手上的铁剑剑刃已不再是通体乌黑,而是散发着妖异的红芒,在那红芒之下的剑刃之中,一条条殷红的血液细流,正涓涓不断循环流转,就仿若凭空生出了血管一般,看起来极为怪异。

  “还差最有一步,就能炼制出本命魂兵!”林洛脸色有些凝重。

  本命魂兵,顾名思义,要炼制魂兵自然牵扯到灵魂。

  灵魂,乃是武者之根本,同时也是武者最为脆弱的弊端,稍有不慎,就可能魂飞魄散。

  “成败就此一举!”林洛脸色露出毅然决然之色。

  再次闭上盘膝,因为他并不是真正的武修,从而根本无法靠自身的修为截取一丝灵魂植入剑体之中,而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只能听天由命了。

  调息片刻,只见他缓缓用铁剑划破眉心,铁剑轻轻刺了进去半寸。

  只见,他身子轻颤,脸色瞬间变得一片惨白,捎去片刻,他额头便满是汗水,仿佛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他依然咬牙坚持。

  两个时辰过去,静谧的林家后山,天穹之上朦胧的星光洒落在林洛身上,映照出他那刚毅的脸庞,以及被汗水浸湿衣衫而若隐若现的古铜色肌肤,忽然,他身子猛然摇颤,接着,只见一道耀眼的血光刹那弥漫整个林家后山,随后又冲天而起,使得星月都为之黯然失色。

  水清城城主府宅高楼上,水清宇望着冲天血光,震惊的豁然起身。

  于此同时,大陆数十位武道大能者齐齐抬头,遥望北域林家后山方向。

  过了许久,冲天的血光渐渐消散,楚妙音砸了砸嘴,对震惊中的水清宇问道:“水老,那是血光什么?”

  “是祸端,是起源!”水清宇双目湛湛,忧心匆匆的感慨道:“看来我这水清城,注定将不会安宁了!”

  “楚丫头,你还是离开这里吧!你所说的事,我有心无力!”水清宇双眼中闪过一丝老态,似不甘,似认命。

  楚秒音俏脸平静的点头,看不出喜怒的转头望向那渐渐消散的血光。

  冲天的血红之光持续半分钟后,突然瞬间消失无影无踪。

  而后一阵铺天盖地的威压瞬间降临水清城,压得整个城中之人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哈哈哈......”

  滚滚如雷的豪迈笑意,响动九天十地,只见静谧的天幕上凭空出现一个高千丈的巨人,那巨人长者八臂四目,仿若天神一般,凭空出现在林家后山,林洛住处上空。

  “朱鸟,是你吗?我感受到了你的气息!”四目巨人脸上带着激动,仿若遇到了万年不见得情人一般,情绪有些失控。

  随着巨人语毕,只见林家后山忽然火光冲天而起,随后一只巨大的火红色朱雀吐静静浮现。

  巨人四目同时流转,齐望那火光流转的朱雀,许久之后,他忽然摇了摇头,神色有些暗淡的说道:“残魂?看来朱鸟你真不在这世间了。”

  随即,他又看向林家后山盘坐着的林洛手中的铁剑,恍然道:“原来如此,此剑沾有朱鸟散落的精血,难怪会有朱鸟的气息。可惜铁剑上最后的神性也散尽了,不然,此剑也算得上异宝了。”

  四目巨人猛然大手一挥,只见天空巨大朱雀残魂迅速缩小,眨眼化作一团精纯火星,被四目巨人小心翼翼地握在手心,缓缓的向后山盘坐的林洛道:“朱鸟残魂不是你这等武修能够拥有,今日我将残魂收走,也算为你这小娃娃化去一幢祸事!”

  说完,巨人的身影瞬间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于此同时,大陆上数十位为武道大能皆一阵苦笑。

  中州天煞国,一个老人手中张宝镜,忽然嘭的一声化为齑粉,老者肉痛不已的愤愤道:“该死的,这老不死,竟然到现在还没死?还毁了我的煞天镜!”

  南疆百蛮山,一个巫蛊大祭司,身前一只巨大的白玉蜈蚣,忽然化为血水。

  东荒十万大山,一处剑门剑冢前,一柄宝剑忽然断成两截。

  西域神土,一处破旧石庙,一个扫地老人手中的扫帚,忽然散落消散。

  北域神魔战场,一处巨大漂浮的尸体上,一个浑身是血的青竹绿袍男子,正前一只怨念极深的怨灵,灵体忽然无声无息的消散,留下一颗漆黑如墨的石头。

  “这是?”林青竹悍然,望着怨灵消散的方向,喃喃道:“这是掌域使得气息,为什么我还感觉到了洛儿的气息?”

  

第三章 掌域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