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万物皆奕

  “嘿!哈!嘿哈!”紫气东来,青石大板。少年挥汗如雨,身板挺得笔直,像一杆长枪,他目视前方,手中不时有白光闪烁,再仔细一看,原来他手里拿的是一截枯枝。他似是在练剑法,可细观而看,却又不像是在练剑。倒是像小孩子拿着树枝胡乱挥舞,毫无规律可言。就这样,少年练着古怪而又看起来有些幼稚的剑法,一下又一下,一下又一下?????时光如白驹过隙,几个时辰不过是眨眼功夫。那位少年仍旧再练那古怪的剑法,口中还念念有词:“奕,剑之灵,剑在手;心如剑,剑气穿心;身如剑,引剑而行;则弈剑!”少年大汗淋漓,脸色苍白,看起来消耗极大。这时,有一位少年来到了这里。那位练剑的少年停止了古怪的剑法,欣喜道:“石头哥,你也来练剑了!”“当然了,李白,你可真勤奋,这么早就来练剑。”那位被称作石头的少年看着衣衫褴褛,手拿枯枝的李白,又问道:“咦?这是。”他的目光聚焦在那根枯枝上。李白摸了摸头又笑道:“哦,这个呀,因为今早练剑时一不小心就将木剑弄断了。”“不可能吧,这是为凝气中期专门打造的桃木剑耶,你才凝气初期,因为你练功刻苦师傅特意奖给你的,只有凝气大成才能弄断,你是怎么做到的?不会在骗我吧?”石头问道,“我才没骗你,你看这桃木剑!”李白拿出桃木剑来,只见浮雕旋刻,淡青花色的桃木剑中间有条笔直的黑细线,李白再将桃木剑用力一撇,“咔擦!”桃木剑应声而断,石头瞠目结舌一个只有凝气中期以上的修士才能弄断的桃木剑却在一个凝气初期的十岁少年手中弄断。

  “这这,这也太邪门了吧,你是怎么做到的?”“就是一边练剑,一边念着师傅交给我们的《弈剑诀》,练着,念着就在不知不觉中断了,就这么简单。”“什么,那我为什么不可以??????”“李白,你的桃木剑怎么断开了?”一只白鹤乘着一位老人而来,“师傅!”李白惊喜道。于是他又将刚才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那位老人不断紧蹙眉头,:“李白,难道你练成了那个诀法吗?这应该不可能呀,那《弈剑诀》使我们弈剑宗的开派祖师自创的,自他传承宗内,便去云游四海,而我弈剑宗无一人习之,我都不会,你又是怎么做到的”李白又摸了摸头道:“怎么我说出来,你们都不信呢?我演示一下吧!石头,把你的木剑借我一下。”“哦,好的。”木剑到手,李白长吐一口气,腰板挺直如枪。师傅也屏住呼吸,紧紧盯着李白。“奕,剑之灵,剑在手;心如剑,剑气穿心;身如剑,引剑而行;则弈剑!”李白念着诀法,木剑应声起舞,依旧是毫无规律可言,像小孩一样乱挥。李白静若止水,心中没有一丝杂念,他回想着刚刚的方式。灵光悄然无息间在他的眼睛里涌现,体内的丹田之处隐有剑鸣之声,只不过这些,李白都未察觉。李白越舞越乱,破绽显眼,漏洞百出,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但实力高深的人一看就会知道这剑法简直完美的无懈可击,让人不知从何下手。好像跟他对剑下一步的动作就会被识破一样,让人无所遁形。“呼!”狂风涌起,却是师傅捏起诀法,猛地一吞,前方空气的一小部分瞬间抽空,然后朝李白一吐。

  狂风朝李白极呼而过,经过一个枯树,顿时风携枯叶向李白飞去,紧接着,风瞬间消失,落叶漫天,朝位处下方的李白落去。落叶还未接触李白便已被桃木剑打飞,这是密集的落叶全部飞向李白,速度极快。但李白依旧从容不迫,还是那个看起来小儿科,破绽百出的古怪剑法,舞的速度很慢,枯叶的速度极快,但李白却全部将其打飞。这看起来有些荒谬,但事实的确如此,李白在这枯叶的天罗地网面前,无一例外,全部打飞。没有一片粘在身上。李白的师傅惊讶无比,他的境界超出李白太多,他看得清清楚楚,落叶本来是要落在他身上的,每每只有相隔不到一个手指头的距离却能及时打飞,并且片片如此。哪怕是接近同时落下也依旧打飞。李白他抓住了每一片枯叶的间隙,这在像他这样境界的人不开灵气罩,有可能做到,也有可能做不到,这太让他吃惊了。想他这种境界的人也很难确保能百分百无失误的做到,又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凝气初期弟子。灵光聚集的越来越明显,剑鸣之声的波动也越来越快。所有枯叶全都打飞,落叶满地,唯李白一人立于枯叶地之中,手持木剑,其站立的地方毫无落叶,更别说是身上了。李白依旧在舞,舞的如痴如醉。“咔擦!”又是一声清脆的细响,石头的桃木剑应声而断。“就是这样了,师傅!”“好好好!精彩,精彩!”李白的师傅扶须笑道:“看来弈剑宗出了一个奇才啊,这《弈剑诀》除了开派祖师,谁都没有练成啊,包括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也没能练成这诀法,你究竟是怎么练成的?”“就是一边念着这口诀,一边随心乱舞,舞着舞着就产生一种玄妙的感觉,这种感觉说具体一点就是能够感知到周围的一草一木的动静,自己就像是这一小片空间的主宰一样。能够知晓每一个事物的动机,也能提前预料到它们下一步的动作,然后伺机作出反击!”“厉害,厉害。这诀法果真了得,可为什么我们练了几十年都没连成呢,你还感觉到练剑时有什么一样吗?”师傅追问道,“这个嘛???因为练剑相当于修行,身体会自主的吸收天地业力,而我练剑时起初也会吸收业力,可到了后来,练这诀法时在业力进入体内时却会莫名其妙的消失,而消失之后,我又会感到前所未有的空明之感,感觉一切都懂了,豁然开朗似的!”“这倒是有点意思了,李白,你等一下,我去叫一下宗主过来,宗主是开派祖师的座下弟子,见多识广,实力高深!”边说着,师傅便掏出一个玉符出来,上面流光婉转,师傅一下将其捏碎,玄奥晦涩的波动朝四周散开。

  不过几息,李白前方空间一阵闪烁,一位仙风道骨的须眉老人出现,“好快,他是什么时候?”“宗主,此番找你来是因为???”师傅在宗主耳边说起来,宗主的神情先是不可置否,再是惊讶,最后眼露精光。宗主轻声笑道:“李白,你不必紧张,来我给你一把筑基期试用的剑,我和你来对剑,怎样?”说着宗主便凭空一抹,一把由天地业力凝聚成的三尺长剑便已形成,欲要丢给李白,谁料李白却说:“宗主,不必了,我还是用树枝的好。”说罢,李白便弯腰捡起一根树枝,遥指宗主,按照宗门内的礼仪,抱拳施礼。“有意思,既然如此,莫怪我以大欺小了,放心,我不会动用真实实力和剑术的,我只靠技术,不过我就用这见吧!”宗主也抱拳施礼,将全身气息压至凝气初期,与李白相同的实力,但技术却是犹如天壤之别。“小心喽!”宗主瞬身欺向李白,没有动用丝毫灵气以及剑术,单凭多年战斗的经验。“奕,剑之灵。”一根不起眼的树枝迎面飞扑,速度缓慢,漏洞百出,并且朝另一个方向点去。“他往哪里挡啊?”石头非常疑惑。“当!”清脆的碰撞声传来,之间原本是直刺的剑却撞向了不是往同一个方向挡的树枝。这看起来异常诡异。“这是怎么回事啊?师傅。”“别吵,仔细观看,宗主要刺的剑本来是要直扑李白门面的,但是树枝却好像将它吸了过去。”“好生诡异,明明要中的,却被一股古怪的吸力给吸了过去,不对,严格来说是剑失去了控制,自己飞过去的。弈剑,弈剑,这《弈剑诀》果真玄妙,怪不得我浸淫多年也无法参悟,却让一个小辈练成了,真是后浪推前浪啊。”宗主心中感慨道。“当!当!当!”碰撞之声不绝于耳,每当宗主的剑快要刺中时,却诡异的刺中树枝,次次如此。“奕,剑之灵,剑在手;心如剑,剑气攻心;身如剑???”“咔擦。”树枝应声而断,宗主的剑直插而入,宗主正准备收手时,玄奥晦涩的波动覆盖了他的剑,紧接着,剑不断颤动;与此同时,剑鸣之声在李白丹田之处响起,李白继续说着刚刚没说完的口诀:“身如剑!引剑而行!则弈剑!”剑当即从宗主手内脱离而出,不受控制,像一枚棋子一般,任下棋人摆布,而李白就像是这个下棋人。剑临阵倒戈,朝宗主额头劈下,继而停止。李白笑道,抱拳施礼:“承让!”宗主一脸惊愕,不过也随即反应过来,“承让承让!好啊,我奕剑宗出了一个不得了的绝世奇才啊,简直就像当年的开派祖师一样,天不亡我弈剑宗啊!”宗主抱拳回礼,:“《弈剑诀》,名不虚传,当年老祖说道,谁能将这《弈剑诀》练至出神入化的境界,那么天下万物皆可奕!”“霸气,天下万物皆可奕!开派祖师爷可真是个妖孽,竟然创出此等诀法,天下万物皆可奕!”

诗仙俊说
抱歉抱歉,更新迟了,临近期末,空闲时间那是相当紧的,所以更新有些迟了,见谅见谅。另外希望有幸能看到这本不起眼的小说的读者朋友们,能够多拉点票,推荐给别人看一下,处女作嘛!鼓励鼓励了呗!

第一章 万物皆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