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当年,立春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在当时我们的居住地附近,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大家为她的离去叹息、惋惜、怜悯······同时也成了人们在茶余饭后的谈资。一天天,又一年年,这件事在人们的记忆中逐渐淡去,尘埃落定。夏家的人再也不愿意别人提起,有关立春的所有记忆,他们烧掉了她穿过的衣服,用过的物件,所有的所有,想借此来抹去内心的伤痛,然而那是不能够的,那是绝不可能从内心深处抹掉的一个人。海子曾经说过:生命中有许多东西,能忘掉的叫过去,忘不掉的叫记忆。仲夏好像一夜之间迅速成熟、长大了,逢年过节,她会想起她大姐。偶尔,家里只剩下她和中秋的时候,她会提起,以前立春曾经说过的只言片语,有关她生前的一点讯息,一边说一边掉眼泪。每逢这时,中秋就恶狠狠、咬牙切齿的说:为这么一个没有骨气、没有志气的人有什么好哭?她自己不争气,抛下她的父母、兄弟、姐妹一心寻死!让她去死!反正我不会哭。接着转身离开,不让别人看见她溢出的眼泪。这样一个外表坚强、孤傲、冷艳的女孩流出眼泪,其实更让人莫名的害怕。人有悲伤的时刻,庭院里的花可永远也不会有忧伤,每年都是一个模样的,让自己的美开到极致,只要有风吹过,阵阵清香。

  中秋给人的感觉总是那么孤傲、冷艳,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屑一顾,她也几乎没有朋友,别说男孩了,连女孩子都好像和她没有什么交流,在学校是个不合群的女孩,对于别人的非议,她也根本无所谓。她所有的精力和心思都放在了学习上。仲夏从小给人的感觉是:干净清爽,乖巧可爱,见人有礼貌,比较随合,但这并不代表她性格软弱。因为她从不示弱,经常有男生想对她恶作剧般的捉弄,都被她拎着木棍追的满操场跑,前面男生抱头鼠窜,后面的仲夏穷追不舍,成了操场上一道特殊的风景。中秋是一个从小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过什么样的生活,不想要什么,对自己身处的生活环境并不满意的孩子。她为实现自己的梦想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努力为自己的未来而奋斗。

  时光就在院门的一开一关、花开花落之间流逝。九十年代初,中秋也在另外一所高中就读。她遇事冷静而理智,不屑于和同龄的同学打打闹闹。她平时不苟言笑,不是在教室上课、写作业,就是一个人在操场一角孤独的晒太阳。别的女同学就连去厕所都是三、五结伴,嘻嘻哈哈的一起,她从来都是一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合群,对于别人的非议,她根本是无所谓的态度。因为她对待学习态度端正、严谨、勤奋,平时又总是少言寡语,各科老师还是很喜欢她的。在家里,她从来不会像别人家的姐妹那样,对妹妹有过于亲昵的互助,她讨厌那样粘粘乎乎的小女孩的做派。她从小就讨厌和自家姐妹穿一样的衣服,也绝不允许别人借穿她的衣服,或者碰她的东西,她从小就有洁癖。她自己的床总是干干净净,各类物品摆放整齐。穿衣打扮,简洁脱俗。学校每个周六的下午,团委会会搞一些校外活动,比如重新布置学校各个版报,或者去敬老院慰问演出,下雪的天气去街道上扫雪。她几乎每周都不想参加,因为她内心抗拒和别人过于近距离的接触,或者有过多的语言上的交流,为此有几次被团支部老师批评,不热爱集体活动。

  中秋在年级绝对算得上是学霸,而且长相出众,每天一副冰美人的样子,还是很引吸男孩子注意的。但是这些青涩的男生,让她觉得萦然无味。在这些关注的目光里,有一个男学霸,他叫方向,是隔壁班的,是一个高大、帅气、阳光、积极向上、性格外向的男生。他不仅学习很棒,而且平易近人,每天他一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是焦点,随时随地都能和同学们打成一片。他是个运动型的男生,每天下午放学在操场上打篮球的人群中,肯定有他的身影,而且很多女生放学不回家,就是为了当他的啦啦队成员,用现在的流行语说:这是他的粉丝们,他是名符其实的校草。

  一次学校在某个周六下午,举行高一年级的作文比赛,一个班推荐三名同学,中秋和方向都参加了,而且两个人并排坐着,中间只隔了一张书桌。方向觉得自己的特长是理科,作文不太灵光。当他还在绞尽脑汁,东南西北,苦思冥想的时候,用余光扫了一眼旁边,我的天哪,那个女生已经写了大半篇了,而且表情平静,目不斜视,简直佩服的他五体投地。当他才找到一点感觉,写了五、六百字的时候,那个女生已经交卷出去了。不出他所料,那女生作文得了第一名,而且她的作文在校门口的光荣榜里整整挂了一个月的时间。从那以后,他对这个女生格外注意,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她总是一副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后来学校在高一的第二个学期举行了一场数学比赛,哈哈,这可是方向的特长,一百二十分钟的比赛时间,他却只用了四十分钟左右就完成了考卷,绝对算得上是速战速决了,当时着实让各位考生钦佩、羡慕。从此也让中秋知道原来有这样的一个男生存在。时间一晃,转眼又过了一年。高二一开学没有多久,一天,老师手里拿了很多的报名表走进了教室,老师走上讲台说:十月份我们学校将要举行秋季运动会,希望同学们积极、踊跃的报名参加。同学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踊跃报名。中秋低着头好像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完全置身事外,只管低头做自己的数学题。第二天下午,快放学的时候,老师走进教室,让体育委员把报名表送上讲台,他一边看一边笑眯眯的,然后一皱眉头说:“怎么女子八百米没有人报啊?“教室里刚才还有人交头接耳,刹时变得鸦雀无声,全都低着头,就怕老师叫到自己的名字。老师左望望,右望望说:“夏中秋,你怎么什么项目也没有报啊?就是你了,你报个八百米长跑,为咱们班争个光嘛。“中秋沉默了十几秒说:“好吧,老师,如果那个八百米没有人愿意去,那就是我了。“填好报名表后,距离运动会还有一周的时间。从那天晚上开始,每天晚上临睡前,大概晚上八点钟左右的样子,外面已是漆黑一片,路灯稀疏,忽明忽暗的,中秋却从家里跑出去,一路跑到河堤去练习长跑,然后再跑回家睡觉。她也不告诉家里人她去干嘛,偷偷的打开大门,并虚掩着,一连几天都是这样,仲夏觉得很奇怪,偷偷的从后面跟着,这才发现她是去跑步。可是这大半夜的她又不放心,于是躲在某个地方等她,看到她快拐过来了,仲夏就先跑回了家。“秋高气爽的季节,又迎来了我校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运动健儿们,昂首挺胸······“运动场上每十分钟就响起,广播员念的同学们的来稿。运动会进行到第二天的下午,就是八百米的比赛,大家试目以待。枪声一响,中秋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跟着,不近也不远。隔壁班的方向跑到跑道边上等她经过,为她加油、鼓劲。让老师和同学们没有想到的是,平时不言不语,从来没见她练习跑步的中秋,竟然夺得了女子八百米比赛的冠军,让大家面面相觑,对她刮目相看,不得不佩服她的胆量和勇气,也让想看她笑话的女生失望极了。在仲夏的眼里她姐姐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只要她想把一件事情做好,她都会做得到,从来不会失手。

  她们家距离学校有三站地,大多数同学都是骑自行车,少数搭公交车,只有中秋是个例外,她既不骑自行车,也不坐公交车。她把自行车给了仲夏,为了省下每天来往的车费,她每天坚持走路上学,而且从来不会迟到,每天都不紧不慢几乎“踩“着上早自习的铃声走进教室,绝不早一步,也不会晚一步。有一次,最后一间课后,每个班选出几个成绩优秀的同学进行数学补课。因为是冬天,天黑的比较早,才六点半钟,天就全黑下来了,夜幕笼罩下的世界格外的宁静、安详。中秋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在路上,方向就跳下车,想捎她一段路,她就是不肯坐他的自行车,并且讨厌方向扯她的胳膊。急得方向大冬天的直冒汗。他说:“为什么你这个人总是那么自以为是,不肯接受别人的好意,拒人以千里之外呢?”中秋也生气的说:“我并没有求你让你来帮助我,那是你自找的。”方向不再坚持送她回家,远远的推着自行车在后面跟着,一直送到她家门口才放心的离去。第二天早上,在教学楼的楼道里他们相向而过,好像昨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中秋故意躲闪目光,拒绝和对方打招呼。冬去春来,小院里的月季花开始长出了嫩绿的叶子,燕子又从南方飞回来了,开始在屋檐下筑巢。傍晚放学,春寒料峭的季节,天上飘着雨,同学们要么搭公交车回家,要么两两结对骑自行车回家,有的学生干脆站在校门口等家长拿伞来接,只有中秋一个人走路回家,因为她知道不可能会有人给她送伞,她内心也毫无期待。她才走出校门口不远,方向骑车从她身边经过,把伞塞到她怀里就快速离开了。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她只好接受他的回意。第二天傍晚放学后,中秋快速离开学校,在方向回家的必经之路等他,她要把伞还给他,而且她不想让别人看见。远远地方向就看见了她,提前就下来,推着车走过去,中秋把伞递到他手上说:“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下次不要这么麻烦了。“然后转身离开。方向追上去说“你就不能和我多说几句话吗?““说什么?没什么可说的呀?““怎么没有啊?可以聊未来,比如你打算高考考哪个大学?学什么专业之类的。““我还没有想好考哪个大学,所以无可奉告。“方向把脸转向别处,说“为什么,你总是一副自我封闭,孤芳自赏的样子?“中秋这下恼了,“你可真幼稚可笑,我那是不以物喜,不以已悲,不愿意随波逐流,和你们没有心灵的共鸣。“中秋实在找不到适当的语言来反驳方向。其实,中秋对方向是有好感的,只是她不允许这种好感漫延。每个女孩都希望自己能遇见那个彼此喜欢的人,对方能把自己当成稀世珍宝一般,放在心里妥妥的珍藏,免我受苦,免我流泪,让自己的心有所依有所靠,不再六神无主的彷徨。可是她不敢挥霍自己的青春,也怕自己的感情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付出。时光流转,中秋一晃就上了高三。后来,他们高三第二个学期开始上晚自习,晚上九点才放学。北方的夜幕降临的早,九点已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别人都是三五成群的结伴回家,因为中秋他们家附近并没有同学在那边住,而且她不太和同学互动,所以每天晚上都是她一个人回家,其实她内心是有些恐惧的,只是她不想把自己的弱点表现出来,让别人知道,只有自己独处的夜晚,她才会卸下自己的伪装。最后那个学期,方向一直推着自行车在后面跟着她,保持着足够远的距离,不让她发觉。其实他的家和中秋的家分别在不同的街道。送完了她,他回到家已经快十点了。快高考的那段时间,别人都在分秒必争的学习,他却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了,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内心感觉中秋对他并无好感,但也并不讨厌。

  一年一度的高考还有一个月就要来了,班里的气氛紧张,大家又故做轻松,老师上课前五分钟总会说些鼓励大家的话。有一天夜里,中秋睡得很沉。她的梦境里,月光如水般顷泻,院子里的山楂树上停留着一只青色的大鸟,羽毛碧绿而光洁,叫声清丽而婉转,仿佛在轻轻地呼唤······

  第二天,中秋病了,好像着了凉一直发烧,连着两天没有去上学,每天昏昏沉沉的,趴在窗台上望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向往着外面的世界,此刻才觉得自由是多么的珍贵。第二天的傍晚,她正躺着闭目养神,突然听到有人轻轻地敲玻璃窗,侧脸一看原来是方向。他说这两天没有看见她,有点担心,所以过来看看。他一边说话一边眨巴着睫毛长长的黑眸。中秋的样子看起来嘴唇苍白,面色有些憔悴。可是方向觉得她还是那么好看,中秋觉得此刻,眼前这个大男孩像个小学生一样羞涩,她倒是情不自禁的笑了。他还给她讲了讲他们班这两天复习的内容,大家学习的状态,直到暮色初上之时才离开。

  高考的那天终于来了,和往年一样,有很多的家长都拥挤在校门口等候,他们比自己的孩子还要紧张,好像要考大学的是他们自己,他们恨自己使不上力气能帮自己的孩子考试,所以他们的担忧也是徒劳的。中秋的父母也有一点担忧,但也无可奈何,只是每日三餐尽量做得可口一些,并无更多的语言上的交流。父母和子女之间的情感就是即平凡而

  又复杂互相纠缠扯不断的。高考结束之后,大家尽情的喧嚣、欢呼,甚至把每天拿在手上的复习资料、书本全都拿出来撕得粉碎来发泻自己压抑的情绪。中秋面带微笑的默默地离开,她去了游泳馆,她把自己尽情的投放到清澈的水中,这是她全身心的放松自己的方式。她从水里露出自己的头,趴在边上的时候,方向正托着下巴,眯着眼晴,望着如出水芙蓉般的她微笑。夏天的阳光下,十八岁的她是一张令人不舍得挪开视线的图画。

  经过悠长而焦灼的等待,终于等到了中秋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她被南方的一所大学所录取,全家人都发自内心的喜悦,太久太久没有这么畅快淋漓的笑声。九月份开学,内心兴高采烈的中秋将独自南下,她内心并无半点人在旅途的落寞。临行前她写了一封信寄给了方向,她在信中写到:最后一个学期,每天下了晚自习,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在我身后跟着,谢谢你那段时间给予了我需要的温暖和安全感。彼此不需要说再见,因为彼此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珍重我的朋友!几年之后,中秋大学毕业,留在那座城市工作,又过了数年,经过她自己在社会上的

  摸趴滚打,有了舒适的工作环境,稳定的经济收入。又过了几年,她认识了一个比她年长十几岁的美国男朋友,飞往国外生活,这也许是她认为的正确的人生轨迹。在以后二十几年的山河岁月中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仲夏长大以后脾气越来越温婉、可人,这大概和她的工作有关。初中毕业以后她考上了卫校,在本市的一所小医院里工作,成为了一名护士——可爱的白衣天使,因为性格爽朗,工作认真,心思细致,大家都很喜欢她。

第四章 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