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阳原不屑的撇撇嘴,他已经认出了争斗的两人。一个,是他三叔阳连的二儿子阳向,而另一个,就是唐家家主的二儿子,唐豪。

  此时两个名副其实的二世祖正打得火热,唐豪双拳挥舞得虎虎生风,阳原一眼便认出了那是唐家特有的黄级九品武技“伏虎拳”而阳向却在这片不大的空间里闪转腾挪,速度极快,用的,也是阳家特有的黄级八品步法“追风步”。

  “阳向,有本事你就给小爷停下来,看小爷的伏虎拳咋收拾你!”唐豪一边挥舞着伏虎拳,一边大声喊到,阳向听见这话,反倒是发出一声嗤笑“唐豪,你是吃丹药吃傻了么?让本少爷停下来?自己伏虎拳没练到火候,伤不了人,还想让别人停下来挨打,你脑子是被驴给踢了么?”唐豪听见这话,大为光火。“只会嘴上说说的家伙!有本事停下来咋们正面打一架啊!”两人一边嘴上互骂着,一边全力施展着武技,状况一时间焦灼不下。

  “两个靠着吃丹药才晋级到元体三重的家伙,明显武技都没练到火候,还在这里丢人现眼。”阳原看着正打得火热的两个人,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人群。

  “还是先卖掉天命散要紧。”阳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朝着街道往里走去,不远处,有一栋六层小楼,那里,便是阳原此行得目的地,天丰商会。

  这天丰商会,在整个崇明王朝都是十分有名的,他们不仅在崇明王朝的各个郡,城开设有分部,还承接各种贵重物品的拍卖。据说,曾经在这天丰商会还拍卖过玄级的元兵,达到了数千万初级元石的天价!

  阳原看着这天丰商会的大门,砸了砸嘴,“连大门都是用一品黑木制成的,这天丰商会,果然财大气粗。”这样想着,阳原走了进去,一进门,阳原便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得有些发愣。

  这天丰商会的一楼,并未有什么豪华的装饰,而是在大厅中央摆着一个巨大的铁笼子,笼子里,一条通体淡青色,略微有十五六米长的巨蟒正抬着头,看着大门口,口中淡紫色的蛇信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丝丝声,一股威压冲着阳原铺面而来,阳原只感觉莫名的一阵心慌,就这样死死的看着巨蟒,一时间竟看入了神。

  “这是一气三重的青玄蛇。”一个老者的声音在阳原耳边突然响起。阳原猛然转醒,扭头一看,一个身穿淡金色马褂,胸口绣着一朵莲花的老者,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不知道友来这天丰商会,想要买些什么?”老人对阳原施了一礼问到。

  阳原看着这老人神态安然,再想到这老人胸口的那天丰商会特有的标志,以及老者身上淡淡的药香味,也不敢怠慢,连忙回了一礼道:“老先生,我是来卖药的。”

  “卖药?”老者笑着点了点头,这天丰商会虽然有专门的炼药师和采药人,但偶尔货物不足时,也是会收一些闲散修士的丹药和药材,当然,这些药材和丹药必须得品级够高,药效够好,或者够稀奇,天丰商会才会收购,但就算是这样,每天来准备碰碰运气的修士也是络绎不绝,阳原这种,并不稀奇。

  “老先生是这天丰商会的供奉?”阳原见老者慈眉善目,犹豫了一下,便问到。

  “哪里是什么供奉,就是个管事的而已。”老者笑着打趣道“到时道友,将来说不定,能成一代大能哦。”听着这话,阳原也笑了起来“晚辈资质愚钝,只求平平安安。”“哈哈,也对,平平安安就是福嘛。”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不知不觉间,就在那大厅里站了一个多时辰,最后,阳原才想起了正事还没办呢,连忙向那老人做了一揖。

  “老先生,光顾着跟您聊天了,晚辈正事还没做呢,得先告辞了。”

  老人一听这话,有点急眼了。平日里在这天丰商会,所有人都对他毕恭毕敬,哪会像这小子一样跟他聊天。现在他还意犹未尽,这阳原却说要走,想了想,便叫住了阳原“道友留步,我小老儿虽只是一个管事的,但也活了这么些年,天天跟着丹药打交道,眼力劲还是那么有些,道友不妨先让小老儿看看,小老儿也好判定一下这个药,天丰商会会收不收,怎么样?”

  阳原一听这话,心下一琢磨着也好,就让这老者先看看,免得到时候去了被人耻笑,于是便把腰间的天命散拿了出来,递给了老者

  老者接过玉瓶,打开随意的闻了闻,一张老脸却在刹那间变了颜色

  “敢问道友,这药,是用来增加命元的?”老者脸色凝重,压低了声音问道。

  “对啊,这药的确是增加命元的丹药,敢问老先生,这药?有什么不妥么?”阳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聪老者的语气里,他听出了一丝不对劲。

  “不,没有什么不妥,反而是很好。”老者看着手里的药瓶,脸上随时凝重,眼中却流露出了一丝激动之色。“

  说说你这药吧,你这药可以延寿多少年?”“锻体和元体都是延寿十年,元体以上没有什么作用。”阳原应道。

  听见阳原这话,老者却是猛然一愣,自言自语道“不应该啊,药经上记载的这种丹药,应该是可以帮一气乃至锁脉的修士提升五年命元啊?怎么这药,和药经上描述的不一样呢?”

  说着,老者将这天命散倒出一点,在手掌上仔细看了看,然后将其服入了体内。

  “您见过这种丹药?”阳原心下大奇,这天命散,是那无名古经上记载下来的,阳原越是修炼,越是感受到了这古经的强大,编撰着无名古经的前辈在当初起码也是一方大能,怎么就连这小小的金澜城,都有人知道这丹药?

  老者的耳边响起了阳原的声音,正细细感受药力的老者这才猛然回想起了阳原,连想到刚才自己那副痴迷的模样,老者不由得哈哈一笑。

  “这天地间,虽然存在着许多可以增加命元的药材,可是他们的药力,年份,属性,都有所差异,而炼制这增加命元的丹药,必须得有将其中和的方法,将药力调配到一个均衡,才可成药。

  须知,这命元,可是人体内最宝贵的东西,容不得半点差错。所以这增加命元的药物,在这十万年间,仅仅研制出了四种,而且药方都在那些大人物的手里,我们这些修为低下的修士,根本得不到,就算得到了,也不可能服用,因为那超越我们自身修为无数倍的药力,会将我们的膻中穴给活活撑爆!所以,我们这些修为低下的修士只能将其售卖,或者上交给大人物。

  老者讲到这里,停了一下,看了看并未做声的阳原,继续讲了下去。

  “据药经的记载,?这增加命元的丹药,最低一种,就是你手上这种丹药。虽然道友这种丹药是最低级的,可这价值,也是不可估量。”老者说到这里,从腰间拿出了一块玉牌。

  “小老儿我不才,正是这金澜城天丰商会的会长“余简”。”说着,将玉牌递给了阳原,之间上面刻着“余简”二字。下面,正是天丰商会的标志。

  阳原心头一震,看着面前穿着淡金色小马褂的余简,施了一礼。

  “原来是余会长,恕我眼拙了。”阳原怎么也没想到,这古经上记载的这种仅仅是增加十年命元的天命散,竟会引起这等大人物的震动,更没想到,这天命散,其实还大有来头。

  余简笑着摆了摆手“罢了,只是一个虚名而已,不值一提。”说着,将那瓶天命散递回了阳原手里。“既然道友是来售卖这药的,可否赏我小老儿一个面子,进里面详谈如何?”

  “这……”阳原有些犹豫,毕竟上次吴青的事情他还历历在目。此刻,也难免会产生一些犹豫,别的不提,就刚才余简看着天命散那副痴迷的样子,阳原就不得不警惕起来。

  “道友莫不是在担心我会杀人越货?”余简像是看透了阳原的心思一般,笑着道。“这倒没有,只是晚辈实力低微,不得不警惕一些。”阳原自知斗不过这种老狐狸级别的人物,心下一横,也就实话实说了。

  听着阳原这话,余简笑着举起了手里那块代表着他金澜城天丰商会分部会长的玉牌“这玉牌,是天丰商会总会长亲自制作出来的,上面,有总会长的一缕神识,若是我们心思不轨的话,总会长在刹那间就会得知,而且,我们所有分部会长,都以精血发下过誓言,一但心思不轨,就会遭受心魔反噬,修为全废,所以,道友不必担心,我天丰商会,可是从未做过人何杀人越货,强取强夺的事。”余简笑着说完这番话后,也不再言语,笑吟吟的看着犹豫不决的阳原。

  听着余简这番话,阳原心里的警惕也稍微放下了一些。况且,余简的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阳原再不去,也就真的是有点不识抬举了。

  想了想,阳原还是点了点头。

  余简哈哈一笑,带着阳原往楼上走去,这六层小楼的最顶层,便是他的住所,现在用来详谈这么重大的事,却是再好不过了……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