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回 阎罗殿报到(上)

  廊下,乌黑敦实的廊柱也是上可参天,柱子上面雕刻着十殿阎罗的浮屠,个个栩栩如生气势汹汹。偏殿和耳殿里,冥火闪烁,众多鬼差们聚在一起吃喝嬉戏,热闹非常。正殿门口,各色各样的鬼魂大排长龙,队伍直接排到了地府门外,每一个鬼魂都摇头丧气是十分懊恼。

  叶莲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些鬼在这里干什么?”

  华月郎平心静气的说:“排队挂号领号牌啊......阴间比阳间规矩,做什么事情都是要排队的,要想去投胎就必须要先领转世号牌。”

  “啊?”叶莲惊的张大了嘴:“你怎么不早说?我滴妈呀,我们一路走来,这队伍都排到黄泉路上了,我们这要折回去吗?天哪,这要排到什么时候啊?”

  “前排吉祥号,谁要?前排吉祥号,最后一个了啊......”此时,一个牛头鬼吆喝着,招摇的从队伍一旁晃悠而过。

  叶莲更加愕然了:“还有这样的?......哎,你这号是怎么要的?”

  牛头鬼闻声凑过来:“姑娘你要号啊?这号当然要买了!”

  叶莲迟疑。

  华月郎挥了挥折扇:“算了,我们有两个人,一个号也不够用。”

  说着,华月郎转身要走,牛头鬼阴阴的一笑,上来将他缠住,轻声的说道:“公子,鬼话不能信的,你们...要两个?”

  华月郎站定:“嗯,你的号多少银子一个?”

  牛头鬼一白眼,一脸的不屑:“切…看来是真不懂规矩啊。银子在这里算个屁啊!在这里买的是阳寿,普通号十年阳寿,吉祥号二十年阳寿,买卖成交,当下签阳寿转让契约,你下辈子的阳寿就归我了。”说着,牛头鬼拿出阳寿转让契约给他们看。

  “什么?”叶莲顿时怒上心头,拉走华月郎:“算了公子,我们不要了。”

  阳间世风昏暗,到处都是人情世故和见不光的利益规则,没想到阴间竟然也是如此。鬼魂到了阴间,本已经一无所有,而这些鬼怪竟然还能想出来此等转让阳寿的伎俩。不知他们那些所谓的吉祥号从何处得来,也不知转让到他们手中的阳寿又会以怎样的高价卖出。唉,正所谓阳寿天定,可为什么还要有转让契约的存在呢?如非如此,又怎会衍生出如此下流的勾当。

  叶莲和华月郎愤恨的离去。

  牛头鬼在后面叫喊着:“哎,不要别后悔啊!不要我的号,你们就算是排几百年也排不上!”

  叶莲拉着华月郎朝院外走,等避开了那牛头鬼,华月郎拽了拽叶莲,拉她到耳殿的廊下。

  “怎么了公子?”

  “难道你真要出去排队啊?”

  “不排队怎么办呢?早排早投胎。”

  “别傻了,牛头鬼说的没错,照那样排过去,几百年也轮不上你。”

  “不会吧?”叶莲顿时瞿然。

  “跟我来,我来想办法。”

  华月郎快步向前来到廊口,环视四周。当值的鬼差无不在吃喝玩乐,哪有正经办事的?几间配殿之内,众多鬼差聚拢在一起,有的在掷骰子买大小赌钱,有的四人凑成一桌在打竹牌,有的在喝酒吃肉,两人一堆儿铆劲儿叫喊着划拳,吵吵嚷嚷,乌烟瘴气。

  一边的台阶下,一个恶鬼对一个红毛鬼差点头哈腰的讨好,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定然也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那鬼差腰里挂着一个令牌,上面刻着的饕餮神兽张牙舞爪十分逼真。

  “幽冥令?”华月郎轻声的自言自语。

  饕餮传说是上古神兽,凶残无比,专以厉鬼妖魔为食,妖魔鬼怪都怕它,于是阎罗王将饕餮收为己用,命它镇守阴间结界的出口。因此,饕餮神兽就成了阴间的守护图腾,它的样子刻在阎王座下各差头的令牌上,被称为是幽冥令。在阴间有幽冥令的鬼差多是在阎罗王面前当差的,也怪不得那恶鬼对那红毛百般讨好了。

  说话间,红毛扬起酒葫芦喝了口酒,一边品味着烈酒,一边不耐烦的对恶鬼挥了挥手。恶鬼仿佛得令了一般,深鞠一躬兴冲冲跑进阎罗殿里面。

  红毛看着恶鬼的背影,不屑的耸了耸肩,合上葫塞儿,把酒葫芦挂在腰间,手里惬意的摇着幽冥令,大摇大摆的朝院外走去。

  华月郎迎上前将红毛拉住,红毛睥睨的扭过头。

  “差爷,在下华月郎,这位是叶莲姑娘,我二人新来阴间投胎,不知路数,请差爷多多指教...”华月郎说着把银子悄悄透过衣袖的遮挡塞到红毛手里。

  红毛转过正脸,慢条斯理的暗暗掂量一下银子,眉毛一挑,欣喜的撇撇嘴:“嗯,懂点规矩,挂号是吧?......”

  华月郎点点头。

  “可有什么宝贝献给阎王吗?”

  华月郎顿时一窘:“在下不知礼数,只带了一些散碎银两......”

  红毛不屑一笑,那鄙夷的目光就像是一个财大气粗的掌柜在嫌弃一个穷鬼:“切,银两?哼,一千年前还管用,”鬼差说着把银子装进衣袖里,“现在在阴间办事,银子早就不稀罕了......”

  看华月郎愣住了,红毛正要踱步离去,猛然间瞄到身后的叶莲,眼睛里登时贼光一闪:“咦?这个小妞长的不错啊......”说着,红毛伸过手欲调戏叶莲。华月郎下意识的挡开红毛的手,身子挡在叶莲身前,诚惶诚恐道:“差爷,不可...”

  “不可?”红毛冷视了一眼。

  华月郎不敢再贸然顶撞,只得默不作声。叶莲吓得手脚倥偬,躲在华月郎身后一动也不敢动。

  红毛转而狡诘的一笑:“你可想清楚了,要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宝贝献给阎王,你就算是等上几百年也无济于事。”

  华月郎迟疑了片刻,缓缓从衣袖里取出一个乌木盒子,这盒子三分像木七分似石,阴沉古雅,上面依稀刻着斑驳的螺纹,幽幽有暗香飘来。华月郎轻声说道:“差爷,说到宝贝,在下想起来还真有一个宝贝,劳烦差爷献给阎王......”说着,打开盒子,取出一枚雏蛋大小的灵珠。这灵珠通体晶莹剔透,没有半点杂质,莹然有绿光萦绕,朦胧中透着一股寒气。

  “这是什么宝贝?”红毛顿时眼都直了。

  “这是一颗千年灵珠,可令万物时光永驻,三界之内独一无二,请您代为献给阎王。”华月郎将盒子揣回衣袖,双手将裸珠奉上。

  红毛揉了揉眼睛,小心翼翼的拿来托在手里端着。

  “好东西...这可真是个宝贝......”红毛看的沉醉,忍不住伸舌头朝灵珠舔了一口,顿时周身酥麻触电似得打了个冷战。他自觉失态,瞄了一眼二人,背拢了双手清了清嗓子,又摆出一副威严的嘴脸,阴阳怪气的说道:“候着吧......”

  红毛把灵珠小心揣进怀里,转过身慢悠悠朝阎罗殿走去。

  华月郎深鞠一躬,叶莲趁机拉了拉华月郎:“哎,公子,人们都说阎王好过,小鬼难缠,灵珠交给他稳妥吗?”

  华月郎此刻也忧心忡忡:“此刻时不由我,正所谓求人不托二主,只能暂且这么办了。”

  “万一他私吞了怎么办?”

  “放心,献给阎王的东西,我料想小鬼是不敢贪图的。”

  华月郎长舒了口气,迫使自己镇定下来。

  “公子,那灵珠一定很珍贵吧,我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能在此拖累公子。”

  “姑娘不必在意,献宝不仅是为你,更是为了我自己,我们姑且等着吧。”

  华月郎和叶莲坐在殿门外的台阶上等候,心绪不宁的看着排队的众鬼。

  此时,之前巴结鬼差的那个恶鬼泱泱的内殿走出来,显然是没能在里面讨到便宜。他朝外面的队伍打量一番,只见队伍中有一个身材瘦小的黑鬼,或许是等待的时间久了,那小黑鬼神情涣散,一边站着一边打着盹儿。

  恶鬼二话不说插到了小黑鬼前面。

  小黑鬼还在愣怔,后面的矮壮鬼立时不忿了,他瞪圆了眼睛看着五大三粗的恶鬼敢怒不敢言,转而劈头给了前面的小黑鬼一巴掌。

  “哎呦!...谁打我?”小黑鬼被打得一个趔趄,登时醒了,操着一口劲爆的关东口音大骂道:“谁?...那个王八犊子手欠哪?”

  小黑鬼前后环顾,猛然发现前面多了一个壮汉,醒悟过来,伸手拉住恶鬼:“哎,你谁啊?干什么臭不要脸插队啊?”

  恶鬼一甩手,结巴着说:“吵吵啥?...瞅你长的小鸡子...似的,你饿...死的吧?”两个关东糙汉呛到到一块儿了。

  小黑鬼瞪了瞪眼:“我管我怎么死的?干啥呀?你想硬插啊?”

  “插你...咋滴?”

  “插队就是不行!这边标语看见没?”小黑鬼指着一旁牌子上的标语一字一顿的念道:“...插、队、死、全、家!你看着没啊?”

  “死...全家啊?”

  “啊!”

  “恭...恭喜你答...答对了,我就...就是我...我们家最后一...个死的。”说这么长的句子对于一个关东结巴来说的确是一种考验,他涨的脸红脖子粗,也不知道是理亏还是说不出来话被气憋的。

  (下回介绍)阎罗殿报到(下)

第四回 阎罗殿报到(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