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回 奈何桥上的断肠人

  “抽了号牌,就好生投胎去吧,我的使命也就完成了,来世再见!”

  老者言罢隐去,只留下意犹未尽的两人。

  华月郎和叶莲走在大街上,叶莲心情畅悦,不由得哼起了小曲儿。

  “叶莲姑娘,你的号牌已经拿到。你我投生既不同路,不如在此分别,在下还有事要办,不能奉陪姑娘了。”

  “公子你要走?不行!......”叶莲顿觉失态,尴尬的解释道:“哦,我是说,公子大恩叶莲没齿难忘,可是我对这里的路不熟的很,还不知道怎么去投胎呢?还望公子好人做到底,否则我一定会迷路的。”

  看着她一脸懵懂的表情,华月郎若有所思:“姑娘说的也是...好吧,请跟我来。”

  华月郎带着叶莲来到一座城楼下。这城楼的墙壁黑漆漆的,好像与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城楼正中有金字镌刻着四个大字“奈何结界”,城楼下设有门禁,两队鬼差分列两旁守着,众多小鬼在门前排队,验证转生号牌才能进去。

  “公子,这是什么地方?”

  “今夜还魂,明日投胎,这里就是奈何桥的所在,也就是今后投胎的地方,姑娘不是不认路吗?我带你先认一认路。”

  说着,两人归入队伍排队。由于排队的小鬼众多,队伍派的参差不齐,更有些不懂规矩的家伙捣乱,队伍中不时伴随着争吵,嚷的人心烦意乱。负责检号的守卫维持着队伍的秩序,他不耐烦的检查着号牌,逐一放行,对众小鬼态度十分恶劣,可能是骂人太多,嘴边喷了一圈的白沫腥子。

  “挤什么!挤你妹啊!就你们那些贱命还急着去投胎?别挤了!......说你呢听见没啊!......”“你瞎啊!没看见要验号牌吗?把号牌都事先给我举起来!”“啥号牌?你娘!没号牌给我滚犊子!教你滚听见没啊!”守卫着急起来手口并用,不觉就动起手来,懒得跟他们解释太多,或许动手是最简便的方法。

  等到华月郎排到近前,递上号牌,看到号牌上写着“云南沐府”,守卫态度罕见的变得恭敬:“哟,原来是沐王府的准少爷,您请您请......”

  叶莲也顺势递上自己的号牌,守卫瞄了一眼不耐烦的嚷道:“快走快走,下一个。”

  对于那些势利小人来说,趋炎附势是一项最基本的素质,在权贵面前总会不自觉的就暴露自己卑贱的本性。尽管这一句的谄媚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好处,但是他就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和仰慕。

  “呀,看,奈何桥,终于到了奈何桥了。”

  转过路口,叶莲惊喜的喊道,举目望去,不远处露出奈何桥的一角,华月郎急切的跑上前去。

  叶莲追到到奈何桥上,四下观望。

  乍看这奈何桥也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梁桥而已,长不过几十丈,宽不过数米,桥身左一半是纯净的汉白玉砌成,右一半是黑曜石砌成,相接之处,两种颜色浑然一体,一种蒙太奇的朦胧感。桥身刻着各样的符咒和人物浮屠,白色的一边是六尊地藏,黑色的一边是张牙舞爪的十殿阎罗。此桥的惊人之处莫过于桥下无梁柱支撑,桥身两侧直挺挺的横跨两岸,桥下悬高百仞,是峭立的崖壁,滔滔的忘川河水从下方流过,奔腾不止。

  叶莲的神经再次兴奋起来:“这就是奈何桥啊,哇,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华月郎痴痴的望着桥下的岩壁,面色惊慌如坠绝境:“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

  “彼岸花没有叶子,也没有花!”

  叶莲低头下望,果真如此,两岸的峭壁上依稀可以看见一片片矮小的植物,没有叶也没有花,就那么直愣愣、光秃秃的挺在那里。

  “这不可能?怎么会是这样?”华月郎顿时疯魔了一般。

  一旁,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世人都道来生好,

  唯有前世忘不了;

  三生石前返光照,

  只见眼泪不见笑。

  世人都说快乐少,

  是非仇怨惹人恼;

  奈何桥边擦肩过,

  恩怨情仇一笔消。

  “来,喝一碗汤吧......”桥头,一个老婆婆悠闲地一边吟唱着,一边盛汤递给身边赶来投胎的小鬼。

  这老婆婆蓬头垢面衣着褴褛,像是一个老乞丐一般。头发银白,乱糟糟的直垂到脚底;脸上堆满了皱纹,就像是一张枯干的人皮面具;昏黄的眼睛布满血丝,眼珠一动不动,完全没有了活气,眼光似乎也只能随着头部的扭动而转移;颤抖的双手还在不停的劳作着,指甲足有一尺长短,污垢不堪;赤裸的双脚上带着脚镣,脚上的皮肤乌黑干裂,俨然跟那脚镣一般的颜色。

  华月郎急慌慌来到老婆婆跟前。

  “孟婆婆,彼岸花为什么既没有叶子又没有花?”

  孟婆抬头用力的端详了他一眼,似曾相识,眼睛里霎时间似乎掠过无数往事。她微微一笑,脸上的皱纹扯开了一丝缝隙,她低头继续悠然的低头盛汤,言语极慢的说道:“这彼岸花每隔一千年一开花、一千年一发叶,年轻人,你来的正是时候,这花谢刚满一千年,待今夜风雨洗净之后,明日就要长出叶子了。”

  华月郎欣慰的缓了口气:“原来如此,明日长叶,那就好,那就好......”

  “我看你们拿了号牌,还没有去还魂,过了今夜,明日再来吧。”

  “谢婆婆。”

  “公子,那就是彼岸花吗?”叶莲凑上来问道。

  华月郎轻轻的点了点头,望着光秃秃的枝干出神。

  叶莲显得意兴阑珊:“唉,看景不如听景,也不过如此嘛,呃...公子,你看那是什么?”

  华月郎顺着叶莲手指的方向望去。忘川河波涛汹涌,河的下游,那是一片圆形的落水深渊,气势磅礴,不知其直径几许。深渊上方的天空由密布的叆叇盖顶,风起云涌变幻莫测。从奈何桥上远远望去,只能看到深渊的阳面断层,那断层之内岩石似乎都被烧的通红,整个深渊犹如一座巨大的熔炉一般,忘川河的河水源源不断的注入到深渊之中,发出噼啪刺耳的风雷电掣声,水汽随之升腾,成为那云雾的一部分。

  通红的崖壁上,无数厉鬼哭号挣扎着向上攀爬,他们的衣服早已被烧的化为乌有,身体也同那火红的岩壁一般的颜色,就连眼睛里也透射着烈焰的火光。攀爬的厉鬼未及半腰又层层落入深渊,下边的厉鬼依旧前赴后继。远而望之,厉鬼卑微的身体像不断向上扭动攀爬着的蛆虫,哀号阵阵,阴森无比......

  深渊的一侧,有一个狭窄栈桥延伸到近前。栈桥的一端,一个个等待被推下的恶鬼吓的浑身颤抖,血泪交融,凄惨的嚎叫着。

  “那是无间地狱。”火光打在月郎英俊的脸庞上,一闪一闪的:“惩罚恶人用的,也就是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桥下这条河叫忘川河,它的终点就是无间地狱。”

  叶莲若有所悟的点点头:“原来如此,哎呀,那要不慎坠河,岂非万劫不复?这些恶人倒是罪不容诛,要是好人掉进去,那多冤枉啊。”

  “是啊。每个人死了,都要来阎罗殿报到,阎王会根据每个人在世的善业恶业,去分胎,或转世成仙,或成人,或成畜。唯有生前积善业的人才能走上这奈何桥,喝了专门熬制的孟婆汤,就可以进入六道轮回投胎转世为人了......”

  华月郎挪开一步,若有所思的凭栏下望:“而生前恶业深重的人,便打入这无间地狱,永远不能进入轮回。可是所谓的善业、恶业,还不都是阎王一人所定?所以,在这地狱之中的人,又何尝都是坏人。”

  说着,华月郎一回头不见叶莲,突然看到叶莲拿着碗孟婆汤要喝,华月郎大吃一惊,跑过去一把拦住她。

  “不能喝!你还没有还魂,还不是鬼,喝完会魂飞魄散的。”

  “嘿嘿,我只是闻闻。”叶莲讪笑道

  华月郎夺过汤:“这是孟婆汤,又被称为忘情水,喝了它会忘记前世的所有记忆,这是投胎的时候才能喝的...你哪来的汤?”

  叶莲正尴尬,旁边一位没有腿的鬼老头颤抖着伸着手,凄惨的嚷道:“那是我的汤!”

  孟婆厉声道:“你们闹够了没有。”

  残疾鬼老头哭喊着:“她抢我的汤!”

  话音未落,叶莲弯腰麻利的把汤还给残疾鬼老头:“还给你!逗你玩儿呢,看把你急的,还哭上了,”说着,她顺手看老头胸前挂着的号牌,上面赫然写着“米脂李氏,王”,叶莲不由得惊叫起来:“哇,大叔,你下辈子是要当王的啊,恭喜恭喜啊。”

  残疾鬼老头双手捧汤,贱贱的一笑:“嘿嘿,我抽了几世烂牌,这次终于抽到个王了。”老头含笑仰脖,一饮而尽。

  “米脂李氏?什么王啊?怎么就没听说过呢?”叶莲自言自语道。

  “叶莲姑娘,走吧,别再这里添乱了。”一向脾气好的华月郎也显得不耐烦了。

  华月郎和叶莲检验了号牌,走出城楼。

  “哇,这一趟总算是没白跑啊,这奈何桥可真是阴间数一数二好玩的地方。”叶莲心情大好,在前面蹦蹦跳跳的走着。

  华月郎表情凝重的看着她:“好玩?叶莲姑娘,奈何桥你也去过了,今夜还魂之后,明日去奈何桥投胎即可,在下确实有要事在身,恕不能奉陪了。”

  (下回介绍)第七回:鬼市见闻

第六回 奈何桥上的断肠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