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六、同处一天

  成基老年疗养院

  “小姐,打扰一下,我们找关阳”

  “你们是?”,前台接待双眼紧盯着林宪,一幅花痴样。

  林宪不耐烦,直接掏出警官证,“警察”

  “哦,关阳啊,他已经好几天没来上班了,打他电话也打不通,家里也没人开门。”或许是林宪的不耐过于明显,前台小姐稍有些收敛,但眼睛还是忍不住的瞄林宪。

  “那…”黎雨还想再问,林宪直接到“你们院长哪?”

  “院长平时都是挺准点的,今天到这点也还没来,估计有什么事耽搁了吧”

  “你…”

  “你有没有你们院长的电话,麻烦打个电话,谢谢”

  “抱歉,院长没接,家里的座机也打不通。”

  “那麻烦把关阳的地址还有你们院长的地址,嗯,联系方式都写下来”

  前台连忙拿出纸笔,“好了,给您”

  而黎雨递给她一张疗养院的宣传页,留白的部分写着电话号码,“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你们院长来了,请通知我们”

  “好的”

  ————

  “你刚刚为什么打断我”

  “你那么厉害,都吓着人家了,多破坏人民警察光辉伟岸的形象啊”

  “谁让她一直盯着我看”

  “我以为你都习惯了,再说,查个案都能查出朵桃花来,不好吗?”

  “你以为我已经习惯了,那是不是说明你也觉得我长得帅?”林宪低头眼中含笑望着黎雨说。

  远远看去,彷佛男人在女人耳边低语,很是亲密。

  “咳,你对这个院长突然的迟到,有什么看法?”

  ““青”在牵引我们调查的方向。查到哪里,他就会再抛出一个饵。我有种感觉,这是一个测试,像是在测试我们有没有能力陪他们玩最后的游戏。”

  “那我们现在去哪?关阳家?”

  “嗯”

  “一休,让人那个成基院长家里调查,还有派人来我这。地址短信给你。”

  ————

  “你说他一个疗养院的医生,住这么高档的小区?”

  林宪掏出手机,“一休,查查关阳的收入情况”

  九楼

  黎雨收起手中的纸,“就是那个屋了”

  “你在这呆着”林宪带人慢慢走向屋门,两边站定,敲了敲门,“物业”

  等了一会儿,见没人应,又敲了敲

  林宪向黎雨摇了摇头,又对身后的人说,“开锁”

  林宪枪上膛,踹开屋门。里面的景象让所有人心脏都紧缩了一下

  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定定的看着门口。只是,脸色一片血色,显然一整张脸皮被剥了下来。脖子上一刀割喉,切面平整,血已经浸湿胸前的衣服,又干涸。

  黎雨趴在门边,“这里面怎么这么冷?”

  “进来吧”说着,递给她一副脚套手套

  “我又不是警察,进去合适吗?”

  “所以,你能看到警察看不到的,说不定就另有发现。”

  ————

  黎雨瞅着眼前这具尸体,“他脸皮被剥下来,那,和天还有快递点出现的人很有可能是带着人皮面具?如果是的话,那为什么要开空调那,我们完全可以根据和天事件的时间推算出这个关阳的死亡时间啊”

  “我倒觉得,凶手是一个很细致,很爱干净的人。现在才九月份,天气还有些热,他开空调或许只是为了,不让尸体腐烂生蛆。”林宪凑近,近距离观察,“而且,从死者脸周围的形状来看,一整张脸皮没有任何破坏。说明凶手刀法很好,一刀割喉的手法跟和天大厦三名死者的很像,具体要等法医鉴定”

  “刀法再好,这也是张人脸,而且凹凸不平。为了不破坏完整度,凶手一定也花了不少的时间,说不定凶手会是个强迫症。并且,如果他爱干净的话,那和天的时候,在密室里的就很可能是两个人。不然让他摞砖头,抹砂浆,还真是难为他了”

  “不对,和天密室里是一个人,追查那辆摩托,车上只有一个人。只是这个凶手也在,他负责杀人,然后另外两个人把死者钉在墙上后,一个在外面刷油漆,另一个带着面具在里面干活,吸引警方”

  “队长,里面只有死者的指纹和脚印。没有其他发现。”

  “调监控,看都有谁来过死者家”

  ————

  林宪掏出手机,“是一休”

  “老大,我们分别询问了,快递点的老板和那个快递员。老板说快递员在他店里干了三四年了,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而且老板和快递员都称是一点半左右开始送快递的。我们看监控确实也是一点半,而且还发现,那个快递员在去警局送快递前,有一个快递是在留明胡同,那里因为是老区所以胡同里面就没有监控。但是,从监控显示快递员进入留明胡同到出来整整有二十分钟。据快递员回忆,昨天留明胡同只有一份快递,并且没有让等,他也记不清为什么会耽误那么长时间。”

  林宪和黎雨对望一眼,“还有什么发现吗,目前没有了,我正在查关阳的收入情况。”

  “嗯,对了,是留明胡同哪一家”

  “24号”

  “老板和快递员都没有问题吗?”

  “没有,我们查过了,家世清白”

  “嗯,那先这样吧”

  “给黎天打电话,让他查车辆发现异常的十公里范围之内的废弃工厂”

  “好的”黎雨挂了电话,“为什么啊?”

  “回去再说”

  ————

  “这不是去院长家的路啊”

  “咱们去留明胡同”

  “你电话”

  “你接吧”

  黎雨点开扩音,“队长,这个疗养院院长家里没有人啊,我们要不要开锁”

  “开,他很有可能已经遇害了”

  “是”

  “队长,死者躺在床上,没有外伤。床头有瓶安眠药,里面只剩一半了。看着应该是自杀。”

  “尸体送法医处尸检,勘察现场”

  “是”

  “我们不去看看吗”

  “关阳家里什么都没留下,那院长家也不会。还得去疗养院查查,“青”杀他们肯定是有原因的”

  ————

  “林队长,我是这里的片区民警,这里面车开不进去,咱们步行吧”

  留明胡同里青砖黛瓦,一些有年代的雕刻纹饰十分漂亮。

  三人走到24号门口,打量四周

  门正好打开,一个老人那些菜篮子出来

  “小王,有什么事啊?”

  “老大爷,这两位警察有点小事想问问您,您如实回答就好”小王又同林宪说到,“这位老大爷是这的房东”

  黎雨鉴于今天上午林宪的表现,自觉的开问,“老大爷,您好,请问你们这最近有人退房吗?”

  “退房,没有啊。”

  林宪和黎雨同时皱起眉头,黎雨接着问,“那您知不知道昨天谁有收过快递”

  “这,我昨天和老伴去女儿家了,这还真不知道”

  “那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异常?那屋,那屋从租出去就没人住过,只往里面搬过一些东西。”

  “好,您去忙吧,我们自己看”

  “好了”

  ————

  屋里面确实和老大爷说的一模一样,完全没有任何生活的痕迹。只有,沙发茶几上放着一杯咖啡,墙角桌子上有一台洗照片的仪器。

  “林宪,你快看,这里有一封信”

  喜欢我的催眠吗?真期待最后一战——五

  “催眠,所以,快递员是来这里送快递,然后被催眠。而这个五昨天就等在这里,“青”的其他人把小渊绑架,传照片过来,而他就负责将照片洗出来并放到属于公安局的那类快递里。”

  ————

  “饿不饿,跟着我跑一天了”

  “没事,只要能早点抓住他们的尾巴,救出小渊,什么都值得。”

  ”先回警局吧”

  ————

  “老大,你们回来了”

  “小天,你怎么来了?”

  “已经八点了,我来接你回家”

  黎雨低头看了看表,“不知不觉,都过了这么久了。对了,不是让你排查废弃工厂嘛,有结果了没”,黎雨抿了口一休递过来的水。

  “没有,因为大宅比较偏僻。通往大宅的路上有很多岔路口都通向不同的工业区,排查起来比较困难。不过佣人方面的排查倒是有了进展。我们查到,这些佣人里,有一个叫秦丽的,有一个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经查实,这个男朋友最近频繁来大宅找秦丽,每次都是要钱。秦丽也向亲戚朋友都借了不少,现在他这个男朋友也失踪了,在他家发现了毒品。”

  一休接口道,“也就是说这个秦丽就是内贼,“青”先是引诱她男朋友染上毒瘾,然后拿她男朋友的命威胁秦丽,绑架孩子。”

  ““青”看着不像这么做的团伙,他们从来只找他们认为有错的,有罪的。我觉得这个秦丽还有他男朋友身上一定还能挖出来什么。这才是他们真正听命于“青”的原因”林宪坐在一旁,从一堆纸中抬头说道,“秦丽是什么到黎家工作的?”

  “三年前”

  “当时调查她的背景,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她是本市外秦村的村民,我们专门派人去打听了,如果有问题,我们不会录用。”黎天看眼表,“林队长,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工厂那边我们会连夜排查”

六、同处一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