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失控一吻

  “叮”电梯门打开

  黎雨看着走出电梯门的林宪,“那我上去了”

  林宪微微回头,“你把锅都扔在我家了,回去吃什么”

  黎雨嘿嘿傻笑着跟了上去

  “这是什么啊”

  “饭”

  “肉哪?我要吃水煮肉片,红烧肉,糖醋排骨,还有好多好多”

  “你伤还没好,不能吃油腻辛辣的,多吃点清淡的才好”

  “唔,我不吃了”

  林宪一把拉着要起身的黎雨,将她按在椅子上,端起她面前的白米粥,“张嘴”

  “我不”

  “张嘴”

  ————

  一番闹腾下来,黎雨笑的眼里雾蕴,双颊泛红,微微喘息,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是靠在林宪怀中

  而林宪低头,看着怀中小女孩,红唇轻启。

  大脑仿佛不受支配,猛的含住那红唇

  “唔”

  唇齿相依间,黎雨只来的及发出微弱的抗议声

  只是很快也淹没在林宪霸道的攻势下

  揉你入骨,溶于我血

  ————

  林宪紧紧抱着黎雨,将头埋在她脖子间

  气息像羽毛,痒痒的

  调整好呼吸,林宪直接将黎雨抱过来,放在腿上,环抱着,盯着她头上的发旋儿,见她到现在一句话没说,心底突然涌起一丝惶恐

  “你,不喜欢?”

  见她还不说话,伸手勾起,让黎雨与他平视

  轻抚她通红的小脸,指尖感受着她滚烫的温度,顺着指尖,一路烫进心头,烙入心底

  “生气了?”

  “哼”

  林宪忍不住轻轻的笑,低沉悦耳,“那你说,怎么样才不生气”

  “你还没追我”

  “呵呵,原来黎小姐是因为这事儿”

  额头抵着额头,绵绵情意,黎雨也忍不住笑了

  “嗯,不管怎么说,你得追我,而且,期间不能再碰我”,说着就在打掉还环在身上的狼爪

  林宪握住,“好”

  黎雨见他答得干脆,想他一个警察,应该不至于说话不算话,这就没多想

  “那你还不松开我”

  “吃完饭”,端起被冷落在一旁的白米粥,夹了根青菜,笑望着黎雨

  ————

  在林宪的‘严密监控’下,黎雨吞下最后一口粥

  将碗放下,抱着黎雨站了离开,向卧室走去

  黎雨一看情况不对,“你还没吃那”

  林宪低头,“我吃你就够了”

  “你…你刚还答应我”说着,挣扎着要下来

  林宪不得不把她抱的更紧,“再动我就真吃了你”

  将黎雨轻轻放在床上,伏着身,在黎雨耳边低语,“我怎么觉得,你比我着急那?”

  “林宪”

  “呵呵,乖乖睡觉”

  “我睡这个了,那你哪?”

  “你这是在邀请我和你同床共枕吗?”

  “滚蛋”

  ————

  林宪将碗筷都收拾好,再来到卧室一看,黎雨已经睡得香甜。

  在红唇上落下一吻,便轻轻退了出去。

  来到客厅,拿过黎雨随手放在沙发上的包,翻出钥匙,在手里掂了掂,俊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打开门,看着黎雨家里的盛景,林宪觉得自己好像找了个麻烦。

  认命的扁起袖子,拿出一个袋子,先去卫生间将黎雨的洗漱用品全部打包。

  又拿出一个袋子,将黎雨所有当季的衣服装起来,又收了几个内衣裤,放了进去。

  将两袋东西放到门口柜子上,又回头开始收拾屋子

  “叮…叮…叮”

  “林队长”

  “黎先生”

  “林队长这么晚了怎么在这?”

  “那你哪?”

  “主母担心小姐伤势,派我去医院守着,谁知道医院已经没人了。

  就来这看看,小姐哪?”

  “睡了”

  “那我先走了,这是何妈给小姐炖的补汤”

  “谢谢”

  黎天顿了顿,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

  提着东西下楼,摆放整齐,便进到卫生间冲澡

  出来之后,见黎雨还在梦中,轻轻掀起被角儿钻了进去,小心翼翼把她搂在怀里

  ————

  第二天

  “醒了?”林宪从厨房端出两碗粥

  “嗯,你昨晚在哪睡得啊”

  “客房。快去洗漱吧,准备吃饭了”

  “那我先上去了,一会儿再下来”

  “不用了,都给你拿下来了”

  ……

  “嗯,今天的这汤…?”

  “昨晚我上去拿东西,正好遇见黎天。他送过来的”

  “小天啊”

  “你和他…”

  “我和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

  “孤儿院,你不是黎家…”

  “哎,那是我哥,也就是黎寒认我当妹妹。

  我从有记忆开始,就在孤儿院长大。”

  ————

  “老大,小雨,你们来了。”

  “检查结果出来没?”

  “刚医院打电话,说出来了,让我们过去一趟”

  ————

  “长期服用少量安眠药。医生,这有什么问题吗?”

  “很多老年人因为睡不着失眠,喜欢吃安眠药来缓解这样的症状。

  但是,这样的药物对身体的伤害是很大的。

  尤其是里面的很多成分像安定剂是很容易引起依耐性,依耐性并不是安眠药可怕的地方。

  最可怕的是很容易形成抗药性,一旦形成了抗药性就很危险了。

  你们想啊,老年人谁没个三病俩灾的,这是多危险的一件事。

  我们发现这件事,也询问了那些老人,他们并没有服用安眠药的习惯。”

  “谢谢医生”

  ————

  “老大,你说他们是怎么让老人吃下安眠药的?”

  “一休,你去疗养院后厨看看”

  “老大,你怀疑是,食物。可是,这么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让老人有了抗药性,也是变相加快了老人的死亡。

  老人死后,因为是孤寡老人,无亲无故。那他们名下的财产,便可以以‘以老养老’的名义,由疗养院进行拍卖。

  从院长和关阳的收入来看,他们两个联合起来应该是贪了不少。”

  “小雨,要是照你说的这样。那他们真是太可恶了。我现在就去查疗养院后厨”

  “咱们回局里?”

  “嗯,老吴说专员已经到了。让我们回去看看”

  ————

  “柯警官,这位就是大厨”

  “你平时做菜有放什么特殊的东西没?”

  “没有啊”

  “你再好好想”

  “对了,关医生总是给我一瓶白色的粉末。说是一种中药,吃了对老人身体好。让我做菜的时候放点儿”

  “他让你放,你就放?难道你不怕老人吃出问题?”

  “警官,这,我刚开始也是不放。

  后来听说,我前几任就是因为不放这东西而被辞退的。

  院长也找我,明示暗示好几回。我也没办法啊,上有老下有小。

  只是,刚开始,我也跟着吃了,也没什么不好的反应。所以,…”

  “那这些粉末你现在还有吗?”

  “有,有”说着拿起一个调味罐,“就是这个”

  “这东西我们拿走了”

  “好,好”

  ————

  射击馆

  “彭彭”的枪声不绝于耳

  “十环”

  “十环”

  “十环”

  不起眼的小角落里,

  黎雨捅捅身旁人,“林宪,这人谁啊?这么厉害”

  “师岷”

  黎雨瞅着林宪,林宪回头,“怎么了”

  “然后哪?”

  “C市优秀刑警。射击大赛,蝉联五年冠军。搏击大赛,三年冠军,一年亚军。擅长传统刑侦,基本也算是内定专案组成员。”

  “一年亚军,谁把他打败了?”

  “老吴就差以死相逼,硬生生让我去参加了一届比赛,然后,他就成亚军了。你男人棒不棒?”

  “别胡说”

  “文有一休,武有师岷,还差一个法医,一个心理,一个痕迹。咱们专案组就齐全了”

  “你们都有特长,我怎么办啊?”

  林宪搂着她,“你有一个特长,他们都没有”

  “什么啊?”

  “我看见你就会心情很好,心情好了,自然我的效率就提上去了。你说你是不是很有用”

  “……”

  “老大,可算找到你们了”

  “一会儿,比赛计算机,你俩要去给我加油”

  “安眠药查的怎么样了”

  “果然是通过食物这一途径”一休大概说了一下,“那东西我已经给物检了”

  ————

  “一休,加油”

  “谢谢小雨,老大,你就不鼓励鼓励我吗?”

  “加油”

  “谢谢老大”一休欢快的进屋了

  “雨,可以松开了吧”

  黎雨松开拧着后背手,“疼了?”

  “不疼,打是亲骂是爱。我任你打骂”

  ————

  时间一分一分流逝

  一休的表情已经从最开始的轻松变成了严肃,至于其他人,更是到了束手无策的地步。

  “不对,这种级别选拔,一休应该很轻松的”林宪果断推门而入

  “一休,怎么了?”

  “老大,黑客入侵公安系统。是个高手”

  九月底的天气,屋里还开着空调,可一休还是满脸汗水。

  这时,老吴也带着这次出题的专家进来

  “局长,这不是我们设置的题目。是有人入侵了这次比赛的电脑”

  “完全扑捉不到他的痕迹,他自动退出了。”一休手下飞快,“但是,他在这里留下了一道锁。”

  “能破解吗?”

  “我试试”

  屏幕上只有两个字,邀请。左下角一朵动态的栀子花舞动着

  又是“青”

  ————

  ——不负责任小剧场——

  林宪:你拧我

  黎雨:我这不是想让你给一休加油嘛

  林宪:你拧我

  黎雨:你看你给一休加完油,他多高兴

  林宪:你拧我

  黎雨:那你想怎么样啊,要不然你拧回来

  林宪:亲亲

  黎雨:……

十、失控一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