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七、幕后推手

    “李先生,李太太。我们是公安局刑警队的,这是警官证。

  有些问题想请你们配合一下。”

  “请进吧”

  “您的女儿昨晚遇害身亡,我们通知亲属,请问,你们为什么拒不前往。”

  “哼,那个混账,死了就死了,我们早就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李父将手上的报纸一摔

  李母哭着,推了他一下“再怎么说,那也是咱们唯一的女儿啊。”

  师岷:“请问,你们和李文有什么矛盾?”

  “丢人的东西”

  李母擦擦眼泪,“文文她,哎…她交了个男朋友,是个有家室的。

  上个月都闹到家里来了,我们才知道。这街坊四邻的都传开了,孩子他爹一怒之下,就和文文断绝关系了。

  把她赶出家门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那你们知道那个男人的名字吗?”

  李母摇摇头,“不知道,文文不肯说。”

  “那李文她平时在家里怎么样?”

  “李文她学习并不怎么好,高中毕业也没有考上大学。

  我们不想她过早的进入社会,就只能给她找个职业学校上上。

  也怪我们,忙来忙去大半辈子,疏忽了对她的管教。

  文文平日在家里沉默寡言的,和我们夫妻俩就跟不认识一样”

  师岷想了想,“昨天晚上,你们在那里?”

  “在家里”

  “那我们能去她的卧室看看吗”

  “可以,在这边”

  师岷和涂淼进到李文房间,入眼是一些略显陈旧的家具。

  整个屋子不大,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小衣柜。整个屋子竟然没有更多的落脚地。

  师岷回身对李母说到,“我们自己看就好了”

  李母点点头,将门带上。

  师岷把柜门打开,里面挂着几件衣服,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涂淼将手中的书放下,看了一眼手指,“这里很久没人打扫了”

  “走吧,我们去找邻居问问”

  ————

  “李文在寝室跟你们关系好吗?”

  “李文她平日跟我们关系也就一般,不太爱说话。”

  “那你们知道她昨晚去干什么了吗?”

  “她肯定是和她男朋友一起出去了,她经常和她男朋友一起出去的。

  晚上值班老师来查寝就让我们给打个掩护。”

  旁边另一个女生八卦说,“说起她这个男朋友,可是个有老婆的人了。

  上回,她老婆都闹到学校来了。本来,听说是校领导打算开除她,后来,她那个男朋友来了,说他和李文只是普通朋友。

  又和校长在办公室叽叽咕咕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李文就没事了,还专门开大会通知,这都是误会,李文是清白的。

  这苍蝇不叮无缝蛋。”

  黎雨听着女生话语中透漏的讽刺和酸意,皱皱眉头,调转话题,“你们知道她那个男朋友叫什么吗?”

  “这…”三个女生互相看了看,一个绿衣服女生说到,“上回她没带手机,我就替她接了。

  那个男人说是她男朋友,手机备注好像是…是亲亲超。”

  黎雨看了一眼林宪,回头接着问,“那你们见过他吗?”

  “没有正式见过,只是他经常来接李文,我们远远看见过。

  不过他好像挺有钱的,开的是宝马,大背头,西装革履的。”

  “记得车牌号码吗?”

  “没注意”

  “那他最后一次来接李文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上个星期天吧”

  “李文最近有什么异常没有?”

  “异常?没有吧”

  “好的,谢谢你们的配合”

  ————

  车上,黎雨看着手中笔记本,林宪拨通一休的电话

  “号码查得怎么样了?”

  “最后给李文打电话的那个人叫牛超。

  是灿烂连锁酒店的副董,今年三十岁。我刚刚打电话过去,酒店的职员说他今天没有去上班。”

  “把他的家庭住址发过来,我和黎雨现在赶过去,你带人来支援。”

  “是”

  ……

  眼前这栋豪华的别墅,旁边车库里停着一辆宝马5系

  黎雨上前按下门铃,却并没有人开门

  林宪轻声说到,“按照门口保安提供的出入信息,他们家今天并没有外出过”

  两辆警车驶了过来,刚刚停稳,一休和申坤便蹦了下来,“老大”

  易临手中提着工具箱,迈下车,过程优雅沉稳,与他俩的跳脱形成鲜明的对比。

  “把这里围了,开锁”

  “得了,老大”

  ————

  一休上前用工具开锁,打开门的一瞬间,惊起了一屋的苍蝇。

  血腥味,十分浓重的血腥味疯了般钻进几人的鼻子。

  客厅布置的尽显奢侈,木质地板上一道拖擦形血迹。

  林宪转头对黎雨说到,“你一会儿可能看到的是一副非常残忍的场景,你不是弱者。”

  黎雨眼中满是坚定,“放心吧”

  穿戴好后,林宪带头走了进去

  一休和申坤沿着血痕分别向两端而去

  黎雨半蹲,沿着痕迹一步步的走着,“客厅地板上拖擦痕迹每隔一段距离都有停顿,并且越往这个房间的方向,停顿次数也就越多”

  “这说明凶手的力气不大,到这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才会中途停顿这么多次”林宪开口到

  而这时,申坤突然冲了出来,扶着门框脸色有些苍白

  “怎么了?”黎雨关心的问

  “小雨,你还是别进去了”,连他这个从警多年的,一时还有些接受不了,画面实在是太…

  黎雨固执的摇摇头,她还要陪着林宪一直走下去。

  而林宪和易临则是越过两人进到房间里。

  果然,如他们所料

  这是一间厨房,白色的地板上血淋淋的还未完全干涸。

  一具赤裸的尸体被扔在角落的地上,依稀可以分辨出是一具男尸,却已经没有了男性该有的特征。

  案台上,各种做饭的工具齐全,却都满是血迹。

  桌子上摆放着一道道美味的佳肴,只摆放了一套餐具。

  林宪上前将罩在上面的玻璃罩揭开,“红烧肉,清炖排骨,肉沫豆腐…”个个都摆盘漂亮,色泽鲜亮让人食指大动。

  而在场的所有人却直觉的背上一阵寒意,因为尸体的大腿上,肚子上,胳膊上都有切割的痕迹。

  中间靠左的位置,胸骨被抽出,徒留心脏曝光在他们眼前,还有苍蝇不断的在上面停留,而胸骨想必就在那盆排骨汤里了吧。

  “做这些菜的原料不会就是这个男人身上的吧?”黎雨站在门口问到

  “看这情形像是,拿回去做个检查就知道了”

  死者的脸部两边的脸颊刻着两个字,胡敏。

  一笔一画都深可见骨,血液糊了一脸。

  易临走过去,拿出放大镜细细的观看这死者的太阳穴,摇摇头。

  又拿出湿布,将死者脸上的血液擦净,露出死者的真容——牛超。

  易临又触碰转动了一下尸体,“初步判断是死亡时间在四到七个小时以内”

  ————

  “队长,上面还有一具尸体,柯警官请你们上去”

  “知道了”林宪转头对其他警员说到,“把这些工具,还有那双筷子收起来,提取指纹,拍照留证吧。”

  拖擦血迹的另一端是通向楼梯,一直到了二楼的主卧。

  主卧里,两三个警员正在取证,地上是一大滩血迹,

  “老大,尸体在主卧配套的卫生间浴缸里。

  死者是女性,身份是牛超的老婆,胡敏。

  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是自杀。”

  浴缸里,一个赤裸的女性尸体,黑色的长发漂浮在血色的水中。

  死者的右手搭在浴缸上,手腕儿处一条深深的口子,血液还在慢慢流出,一把水果刀被丢在地上。

  “这具尸体还是软的”,易临在警员的帮助下把两具尸体装好,“我先带回去做尸检”

  黎雨看着主卧地上的血迹,“看来这里才是第一案发现场,楼下厨房不过是分尸罢了。

  会不会是这个胡敏因为丈夫长期出轨,心有不甘,杀死了牛超,又自杀?”

  林宪拿起床头柜上的瓷碗,“床上,地上都没有挣扎的痕迹,她一个女人要想轻易的杀死一个比她力气大几倍的男人,除非先让他彻底失去意思,丧尸行动能力。”

  将手中的瓷碗递给一旁的申坤,“检查一下有没有安眠的成分”

  ————

  涂淼放下手中现场拍摄的的照片,“杀害他的人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

  林宪点点头,“不错,尸体上有很多刺伤,而且大部分还呈现集中状。

  说明凶手杀人不单单是杀人,更多的是一种发泄。

  杀死后还不甘心,进而将做出了烹尸的疯狂举动。”

  “那不就是胡敏了嘛,牛超出轨,她心理处于长期抑郁状态。

  最后就跟火山爆发一样,压抑不住了。还在牛超的脸上刻上了她的名字。甚至是,打开胸腔看牛超的心脏这样的举动。”

  “我觉得小雨说的没错”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胡敏的嫌疑确实最大。只是她人已经死了,我们只能找物证了。”

  林雨说到:“那李文哪?进出影院的监控中并没有出现我们已经掌握的人员”

  “一休,加大排查影院监控的力度,把进过那个放映厅的人员全部排查一遍”

  “等等,这是…这是胡敏在心理诊所的就诊单”,黎雨将手中的物证袋递给林宪,“这么厚就诊单,胡敏应该是长时间接受心理治疗的,为什么还会做出杀人的举动?”

  “走,去这家诊所看看”

十七、幕后推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