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一、只待君来

    李怀左脚尖轻轻踢开门,入眼所及,月光落在病床上,白色的床单被套显得愈发惨淡。

  而本该躺在床上的胡建已是消失不见,“啪”,本来只是开了小缝的窗户,被一下吹开,冷风倒灌进来。

  又是一阵“滋拉”的声音,大楼恢复了原本的光亮。

  ————

  “这个青五,为了彻底击垮胡建,还真是不嫌麻烦,不遗余力啊。

  先是接近他妹妹,让他妹妹又是杀人又是自杀的。

  又是在他酒店放了这么些具尸体,使他的酒店遭受重创,还顺手弄死了他弟弟。”

  一休啰啰嗦嗦一大堆,见没人听他说话,“你们都想什么那?”

  黎雨掰弄着自己的手指“我在想为什么要扎眼珠子?”

  “会不会是这个胡庆当初也参与了性侵以及虐待青五行为,所以,青五要毁了他的眼睛。”

  “一休,你别忘了,还有电影院里那个女孩,她眼睛里也插着两根针。

  那女孩肯定比青五还小呐,她总不可能也参与到当年的事里头吧!”

  “这眼珠子到底代表了什么,为什么女孩和胡庆有这个特征,而牛超和胡敏却没有,这还能有差别待遇不成?”

  林宪将黎雨紧皱的眉头抚平,“眼珠子的意义或许只有青五能给我们答案。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我们思考。”

  “什么问题?”

  “一个人,青五的亲生母亲,她是不是还活着,活着的话她在哪里,死了尸体又在哪里,当初那件事情她到底扮演者怎样的角色,她有没有遭受过胡建的虐待。”

  “是啊,胡家老宅里根本没有找到任何他母亲的资料”黎雨说,“现在的住处也没有见过胡建和女人一起照的照片。”

  “酒店的员工我问过了,没人听说胡建的夫人,更别说见过了”林宪说到,“而且,胡家没有别的亲戚,胡敏和胡庆也都死了。”

  ————

  一路从安全步梯追下来的李怀,茫茫车海早已没了踪迹。

  狠狠踢了下路边的灯杆,疼痛却蔓延了他的全身。

  “队长,你的腿!小心旧伤!”

  “没事,你们去把医院所有的出口都守着,每一个进出的人都得检查。”

  “那您?”

  “快去,不用管我。”

  “是”

  ……

  李怀靠着灯杆,点出一根烟,拨通了林宪的手机,“老弟啊,哥哥对不起你,人给丢了。”

  “你怎么样?”

  “我没事,你赶紧过来吧”

  ————

  夜晚,城市的繁华与喧嚣

  林宪不停的鸣笛,将警灯也给挂了上去,也丝毫没有在长长的车龙中为他们争取到丝毫优势。

  “通知师珉,让他加强戒备,注意安全。”

  等他们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见李怀的人在门口拿着照片,一个一个辨认。

  “林队长,你别怪李队长,是…”一看见林宪,李怀的队员就赶紧解释。

  林宪安抚到,“没事,你们队长哪?”

  “我们让他在楼上歇着,你也知道,他的腿不能剧烈运动,他今天一路从楼梯上跑下来,该是又牵扯着旧伤了”

  “好,你们收队吧”

  ……

  林宪等人远远便看到李怀坐在302病房门口。

  听见跑动的声音,李怀抬头,扶着墙要站起来。

  林宪赶忙扶着他,“坐下”,说完,也挨着李怀坐下。

  黎雨几人也是或坐或站,安静的听李怀讲述。

  “事情就是这样,还好这次停电没有带来病患的伤亡。

  你那两个值班的队员,我安排人看着了,一醒就通知我。”

  “好了,你也别自责了。赶紧带着你的人都回家休息吧。”

  林宪转头对一休说到,“一休,扶李队长下去。”

  目送一休和李怀一步一步走远,“队长,胡建丢了,下一步怎么办?”

  “林队长,你们队那两个人醒了。”

  “前面带路”

  ————

  “队长”

  “躺着,说说怎么回事?”

  “我最后的印象就是,我们俩正在病房门口聊天,医院突然就停电了。

  一个医生过来说,‘医院停电,我要进去检查一下病患和仪器’之后我就没意识了。”

  涂淼想了想,“除了这些,还有其他奇怪的地方吗?”

  “奇怪的地方…”

  “有,当时停电的的瞬间,我好像听见的音乐声,那种声音十分空灵,感觉能蛊惑人心似的。”

  “对,我好像也听见了。”

  众人看向涂淼,“这是一种催眠的方式。从听见那段音乐开始,你们就已经被轻度催眠了。

  一直到最后他说的话,他说话的语调一定是有着一定节奏的。”

  交代他们俩再休息一会后,便都退出了房间。

  “去胡家老宅,青五一定会回到那里”

  就像青二一般,从哪里‘死亡’就要最后回到哪里。

  时间没能化解他们心中的恨意,加深的执念,淬入骨髓。

  ————

  整个小区分普通住宅楼和别墅区,每个出入口都已经被监控起来,别墅区里,每一条通往胡家老宅的道路都有车子守在那里,以确保有异动时能第一时间封锁道路。

  已经是半夜三点多了,小区里幽暗的路灯,空旷错落的别墅。

  远远的树影下,一辆黑色的车子在浓浓的夜色和树影的双重掩盖下隐藏的近乎完美。

  整个车内仅靠月亮提供一点亮度,连车窗都是靠在花坛一侧的方向开了一条缝隙,仅供空气流通。

  副驾上的一休已经去和周公下棋了,林宪和黎雨俩人坐在后面

  黎雨靠在林宪的肩膀上,“你说,青五会什么时候来啊?”

  “他们心思难测,或许会今晚就来,也或许会,把胡建狠狠折腾几天再来。”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黎雨的头发,“我唯一能肯定的是,他一定会亲自来。”

  黎雨脑袋在林宪怀里蹭蹭,“嗯”

  林宪低头,轻吻着她的发顶,“要不要睡一会?”

  “不要,我要陪着你。”

  林宪将她抱的更紧,你总是有这个能力,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能使冰川般的心融化。

  ……

  黎雨是被香味给诱惑醒的,阳光透过深色的车窗洒在身上,暖洋洋的。

  明明想着要一直陪着他,结果还是睡着了。

  起身,林宪的外套滑落在下来,黎雨赶忙拾起来,拍了拍,顺便问到,“一休,吃的什么啊,好香啊。”

  “鸡蛋灌饼配上豆浆,美味又营养,绝配啊!”,递给黎雨一份,“你尝尝。”

  黎雨咬了一口,点点头,“豆浆和油条不才是绝配吗?”

  “油条和胡辣汤才是绝配,炸的又焦又酥的油条泡在热热的胡辣汤里。再说,现在只要能有吃的喝的,不管什么,在我眼里都是绝配。”一休说到这还摸着自己的肚子,“我怎么感觉我又饿了。”

  车门打开,林宪钻进来,“早上就吃那么油的东西,哪里营养了?”

  一休边努力往嘴里塞着,边说到,“老大,营养的是豆浆,鸡蛋灌饼只负责美味就够了。再说,你刚才吃的不也挺欢的。”当然,最后一句,一休也只敢在心里说说。

  黎雨也是拼命了往嘴里塞着,话都顾不上说。

  林宪抽出纸,将黎雨嘴角的油擦干净。情人眼里出西施,黎雨的狼吞虎咽在他眼里也显得格外可爱。

  黎雨将嘴里的食物都咽下去,“你刚去哪了”

  “易临来了,我去拿尸检报告。要听听吗?”

  “你还是等我吃完再说吧。”

  “小猪”

  嘴里吃着东西的黎雨只能以眼神表达自己的不满。

  “怎么,是谁昨天晚上说,陪着我不睡觉的。”

  “老大,你们秀恩爱,能考虑一下我这个单身狗的感受吗?”

  林宪一挑眉,“要不,你去找易临待着?”

  一休立马“谄媚”的笑到,“你们继续,我是空气”

  开玩笑,待在易临身边,大太阳晒着他也嫌冷,也只有涂淼和老大还有小雨能受得了。

  ……

  林宪低头看看表,已经早上七点了。

  整个小区也开始热闹起来,送孩子上学的,上班的,身子健朗的老人也都下楼遛弯,热闹的声音不断传来。

  “酒店的五具女尸,体表均发现福尔马林浸泡过的痕迹。死亡时间不一致,最短在一年之内,最长在五年之前。

  胡庆死亡原因,内胆破裂,惊吓致死。还真让我说着了,胡庆真是被吓死的。”

  “老大,小雨,他要是是被吓死的,那你们说,他死之前得看见多恐怖的东西啊?”

  林宪和黎雨相对而视,林宪轻声,“是人”

  “老大,你说什么?”,一休侧着身又往前凑了凑。

  “一休,为什么队里那么多人,林宪偏偏总是爱带着你那?”

  一休被她突然很严肃的表情,认真的语气吓一跳,话都说不利落,“可能…是因为我比较机灵吧。”脑子一抽,又憋出一句,“小雨,你嫉妒啊?”

  “……”,本来想逗逗他玩的黎雨,被一句话给整得,也不知该怎么说,只能扶额叹气。

  但是,一直盯着窗外的林宪发话了,“你们俩别玩了”

  顺着林宪的目光望去,只见两个穿着清洁服饰的人,骑着电动三轮,一路东张西望,不时看着手上的纸片,交谈几句。

二一、只待君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